第38章 同床

作品:《重生之相逢未晚

    講著題不知不覺就到了晚上十點半,鄉下娛樂少白天事情多,晚上一般睡得比較早,這會兒站到外面陽台上看,到處都是漆黑一片。

    老太太已經煮好了明天要賣的茶葉蛋,敲碎蛋殼將其浸泡在鹵水中,爬上樓準備休息。原本她的房間在樓下,林建摔壞腿後,上下樓梯不方便,她就跟林建換了房間,搬到了樓上來。

    她見林墨房間里燈開著沒人,頗為心疼的關了燈,再到林書房里,見韓勛正在給他講題,便笑著︰“時間不早了,都快睡覺去,那些書明天再看也不遲。”

    韓勛在給林書講題的時候,林墨也把自己的課本拿出來研究,一抬頭看時間確實不早了,說︰“嗯,我們知道了,奶奶你先去休息吧,我們馬上就去睡覺。”

    “好,”老太太往前走了幾步,又退回來說︰“你們肚子餓不餓,下面廚房里有茶葉蛋,餓的話自己下去拿。”林墨和韓勛正是半大小子吃窮老子的時候,雖然晚餐吃的挺多,但都這個點了,加個宵夜很正常。老太太雖然精簡節約,但只要條件過得去,從不在吃上面虧待孩子們。在她的觀念里,有個好胃口,又有東西填肚子,就是最大的福氣。

    “嗯,奶奶你快去休息吧,別管我們。”

    老太太知道林墨心疼她,笑道︰“好好,這就去,這就去。”

    動腦子有時也是力氣活,經奶奶這麼一說,小胖墩真覺得自己好像有點餓了,一想到鹵香濃郁的茶葉蛋,看著哥哥砸砸小嘴巴,其意不言而喻。

    “想吃就下去拿兩個上來吧,”林墨看了眼旁邊一臉茫然的韓勛,說︰“多拿幾個上來,不過待會兒吃完,必須下去漱口。”

    小胖墩連連點頭,一咕嚕跳下床,穿上拖鞋蹬蹬蹬跑到樓下。他吸溜著口水從鍋底撈了六個雞蛋,放進盤子里,用涼水沖掉外面的鹵汁,端著盤子又跑回樓上,第一時間送到林墨面前。

    “我肚子不餓,你跟你韓哥吃吧。”重生以來,林墨比以前更注重養生,晚上只要過了八點,沒有特殊情況,基本上都不會再吃東西。

    “哦,”听韓勛講了兩個小時的奧數題,不知不覺間,小胖墩對他的敵意已經消減許多,“韓哥,吃茶葉蛋。”

    韓勛還真的從來沒吃過茶葉蛋,他聞著覺得很香,便隨便拿了一個剝開來,茶葉蛋只煮了一小會兒老太太就給斷火任由其浸在鹵汁里,只有碎殼的蛋白上浸了少許顏色,清淡的鹵香下帶著股淡淡的茶香,純糧食堆出來的土雞蛋,蛋白細嫩蛋黃細膩,吃起來格外適口。

    不知不覺間,韓勛吃掉了四個雞蛋,林書吃了兩個,他頗為遺憾的說︰“都沒怎麼入味兒,要明天早上吃,更好吃。”

    韓勛看著他的圓嘟嘟的小下巴說︰“小家伙,我覺得你最好少吃點,不然以後變成大胖子,沒女孩子喜歡,後悔都來不及了。”

    “……”韓小人好不容易在小胖墩那里積累的一絲絲好感,瞬間煙消雲散。

    林墨看著弟弟吃癟的樣子,忍不住勾了勾嘴角︰“瞎說什麼,別教壞我們家小書。都去把牙刷了準備睡覺,下樓輕點聲,別吵到奶奶和爸爸。”

    林書端著盛著蛋殼的盤子走在前面,韓勛跟在後面,兩人一前一後輕手輕腳的下了樓。林墨把林書的房門虛掩上,回到自己房間,將蚊香點上。

    過了一會兒,兩人輕聲上樓,林書小聲的跟林墨道了一聲晚安,回了自己房間。

    韓勛和林墨坐到床沿,兩人沉默了片刻,韓勛拿起床上的錢包遞到林墨面前。

    林墨皺眉道︰“你給我錢包干什麼?”

    韓勛理所當然的說︰“我現在什麼都記不得了,這里面是我全部家當,我怕弄丟了,你幫我保管吧。”

    林墨沒有動,只抬頭看著他說︰“你今天跟小書講題的時候,條理清晰,引經據典,我真的一點都看不出你失憶的樣子。”

    韓勛心里暗叫聲糟,臉上卻絲毫不顯,他振振有詞道︰“那你說說失憶的人該是什麼樣子?林小墨,我發現你真的很沒良心誒,我好歹是你的救命恩人……”

    “韓勛,如果你沒有失憶,你應該很清楚我們之間並不是那種關系。”

    韓勛咬緊牙關不松口,鐵了心裝到底︰“那好,那你說說我們之間究竟是什麼關系?我們究竟是怎麼認識的,你不肯對叔叔奶奶講真話就算了,為什麼對我也不肯坦誠呢?你總說我裝失憶,那好啊,你既然知道我丟失的那些記憶,為什麼不肯告訴我呢?”差一點,韓勛就忍不住問,如果你真的知道夢里那些事情,知道得比我更清楚,為什麼這麼多年都沒有來找我呢?

    林墨看著韓勛,見他神情激憤眼底帶著一絲受傷,想好的說辭頓時再說不出口了。

    是啊,如果韓勛沒有失憶,如果他真的有前世的記憶,他又何必裝呢?以他的性子,只怕早就迫不及待的逼他實現前世答應他的承諾了。

    只是,上輩子韓勛執著了那麼久,這輩子還會嗎?

    上輩子他孑然一身,想怎麼樣都可以;這輩子他多了爸爸和奶奶需要他照顧,他有責任有義務甚至必須讓他們過上幸福無憂的好日子,但是他們連同性戀是什麼都不知道,這一切讓他們如何接受?

    他現在進退維谷,無論做出什麼樣的選擇,總要傷害到他心里最在乎的人。韓勛也好,至親也好,對他而言都是上天的恩賜讓他死而復生,失而復得,沒有人知道他有多珍惜這一切。然而,越是珍惜,越是害怕失去。

    所以,他只能像一只鴕鳥一樣,把頭埋進沙地里,狼狽的逃避。

    對他而言,韓勛失憶了未嘗不是件好事。只是,在他內心深處,究竟是不是真的這樣期望,連他自己都說不清……

    “……因為沒有什麼好說的。”

    韓勛心底驟然一痛,沒什麼好說的?沒什麼好說的,難道他一直以來的尋覓、堅持和痛苦都不過是場笑話嗎?

    韓勛幾乎忍不住要質問,卻在看到林墨眼底再無法掩飾的疲憊和憂傷時,再多的怒火也化成了心疼。算了,算了,這輩子還有那麼長的時間,他就不相信把林小墨追不到手!不信把他變成‘韓’小墨!

    眨眼間,韓勛斂去眼底的怒氣,裝出一副不樂意的模樣︰“不說就不說,看你能憋到什麼時候。錢你幫我收好,你睡里面還是外面?”

    林墨也恢復成了往日的冷清模樣,說︰“你手腳有傷,你睡里面吧。”

    “哦。”韓勛應了一聲,手腳麻利的脫得只剩下一條黑色內褲,溜一聲滑到牆邊,大大咧咧的躺下。

    林墨已經懶得說他了,把衣服褲子給他扔到一邊,將錢包先放到書桌上,關燈和衣上床,背對著韓勛。

    黑暗中,兩人都沒有說話,小小的房間里,只有外面傳來的蛙鳴蟲叫和彼此輕淺的呼吸聲。漸漸的,林墨的呼吸變得綿長,沉入夢中。

    韓勛像一只隱藏在叢林中的獵豹一般,緊緊盯著他的獵物,等他徹底放下心防,才用手輕輕按著他的肩膀讓他躺平。靜靜等他再次睡熟後,再小心翼翼直起身,近乎貪婪的在他嘴上偷偷印上一吻,唇瓣相接,心髒幾乎要跳出胸腔,舌尖情不自禁的舔了又舔,柔軟真實的觸感讓他忍不住沉迷,直到手臂上的傷口傳來撕裂般的痛楚才戀戀不舍的躺回去。

    等痛楚過後,他微微側身,將手臂霸道的搭在少年縴細的腰肢上,才心滿意足的閉眼睡去。

    出乎意料的一夜好眠,林墨醒來時發現自己竟然躺在韓勛懷里,自己的手臂還好死不死的搭在他的腰上,兩人竟手腳相纏相擁而眠了一晚上。

    林墨想掙開,卻發現韓勛抱得死緊,他扭了幾下,然後突然僵住了——

    腿根處有個大家伙正在迅速抬頭,對他‘豎’然起敬。

    林墨尷尬得臉都紅透了,偏偏熟睡中的韓勛竟然毫無自覺,甚至翻身將他壓在身下,下體本能地在他腿根蹭了蹭。更要命的事情發生了,他悲催的發現自己居然也被蹭出火了。

    林墨費了吃奶的勁兒也沒能推開死壓著他的韓勛,反而在這扭動的過程中,兩人的下面不斷踫觸摩擦,越來越硬……

    忽然,他耳邊一熱,只听一個喑啞充滿欲望的聲音說︰“墨墨,別扭了,讓我幫你”

    年少的身體哪里經得起欲望的蠱惑,還未等林墨回過神來,一只大手已經伸進了他的內褲,不由分說的捉住他的脆弱,撫摸揉捏竭盡纏綿。巨大的快感將林墨滅頂淹沒,不知過了多久,在無意識的輕哼中,釋放出來。

    韓勛看著身下的少年呼吸凌亂,白皙的臉蛋上暈著潮紅,平日里冷清凌厲的鳳眼彌漫著薄霧,說不出的慵懶情色,迷得他神魂為之顛倒瘋狂。

    他仿佛著魔一般,瘋狂地想要親吻他淡色的雙唇,想要狠狠的佔有他,想要在他身上烙下永遠無法磨滅的印記。

    兩人都像是被莫名的蠱惑了一般,四目相對,唇瓣幾乎要貼到一起。

    房間外突然傳來林書的聲音︰“哥,哥,你們起床了沒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