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章 共浴

作品:《重生之相逢未晚

    韓勛毫無遛鳥俠的自覺,一臉捉狹的笑道︰“墨墨,就算我的身材很完美,你也不能這麼直勾勾的盯著我看啊,我會害羞的。”

    臥槽!害羞?害羞你妹!

    林墨心里一千萬頭神獸呼嘯而過,恨不得把面前這不要臉的混蛋拖出去暴揍一百遍,但是,他相信,如果他真這麼做,被暴揍的那個絕對是他。

    老爸,你確定你不是在把你兒子往火坑里推嗎?往狼窩里塞嗎?

    好在林墨心理素質過硬,片刻就平靜下來,反手關上門,客觀冷靜的評價道︰“少自戀了,就你這樣也能算完美?快別丟人現眼了。”

    韓勛臉上得意的笑容頓時僵了,眼底看不見的黑霧開始升騰,桃花眼微微眯了眯︰“哦,你的意思是還見過比我更好的身材?誰啊,說出來給我听听,讓我也見識見識。”

    十八歲的韓小人,身體還沒有定型,就算再怎麼鍛煉,身上的肌肉也最多算是肌理分明而已,無論如何也比不上十六七歲後,身體處于男人黃金年齡段的他自己。

    林墨不得不感慨,小人就是小人,兩輩子都喜歡用‘色誘’這種爛招。上輩子病重的時候,他借著幫自己洗澡的借口,吃豆腐就不說了,還總愛在他面前秀秀好身材,有幾次還把自個兒秀出‘火’來了,面紅耳赤的窘迫樣被他嘲笑了好久……

    “……你在想誰啊?想得這麼入神?”韓勛的聲音酸得堪比三十年老陳醋,他琢磨著林小墨該不會是在想陳俊曦吧?哼,就他那四體不勤的白斬雞身材能跟他比嗎?難道林小墨還有其他喜歡的人,又或者,還有那個不要臉混蛋也想‘色誘’林小墨?韓勛越想越覺得第二種可能性極大,心底涌起了一股深深的危機感。

    “不關你的事,”林墨俯身擰盆子中的毛巾,余光掃到某人的大鳥,臉上剛剛降下去的熱度又升了上來︰“喂,把你內褲穿上,你這樣像什麼樣子。”

    韓勛看著林墨泛紅的耳朵,閃躲的眼神,心情頓時大好,他一臉坦蕩無辜的看著林墨︰“誰洗澡會穿著褲子洗啊?不都脫光的嗎?我們倆都是大男人,我免費脫給你看,我都不害羞,你害什麼羞。快點兒,順道幫我把頭也洗了。”

    “……”很好,韓小人看我怎麼整你!

    “……喂,林小墨,輕點輕點,頭皮都讓你抓掉了……”

    “太燙了,太燙了,皮要掉了……”

    “喂喂,水鑽到眼楮里去了……”

    “左邊,左邊,往右點,對,對,再搓搓,呼,輕點,輕點,啊——”

    浴室里不時傳來嚎叫,林書越听越滿意,大眼楮都彎成月牙了。哥哥給他洗澡的時候可舒服了,這家伙真可憐,看來不用太擔心他能搶走哥哥了。

    林書沒高興多久,小臉就垮下去了。新修的小樓房,樓上樓下一共有6間屋子,一個堂屋兼客廳,緊挨著廚房的屋子充作小飯廳,余下四個房間做寢室,一家四口剛好一人一間。林書喜歡黏著哥哥,雖然有自己的小房間,但是在林墨床上睡得時間更多些。他房間里是只有一個村里木匠用碎木料拼湊做的兒童單人床,1.2x1.5的尺寸,韓勛的塊頭怎麼可能躺得進去。

    林墨房間里的舊床,雖然也不是特別大,但那是林建和程緩緩結婚時的婚床,躺兩個人妥妥的,一點問題都沒有。韓勛趁林墨洗澡的時候,去老太太那兒打探了敵情。老太太還怪不好意思的說,家里房間床鋪有限,只能讓他和林墨擠擠了。韓勛一臉燦笑的告訴她,他真心一點都不介意。他從老太太那兒拿了鑰匙,打開林墨的房間門,摸索一下按亮電燈,環視一圈——雖然是太過簡陋了點,但是收拾得挺整潔的。床有些硬,要是能再小點兒就更好了。林小墨睡著睡著滾到他懷里……

    韓勛的呼吸帶上了一灼熱。

    他戀戀不舍把眼珠子從床上挪開,將特意讓阿虎買的廉價牛仔背包打開,將里面的衣物錢包手機一股腦全倒了出來。不多的幾件廉價T恤襯衣短褲都讓林墨洗得干干淨淨的,韓小少爺哪里會疊什麼衣服,他將這些衣服隨便亂折了幾下,看著勉強有些整齊。他抱著衣物打開老舊的衣櫃,林墨的衣服不多,但從小到大的四季衣物再加上林書的衣服,基本裝滿一衣櫃。衣櫃分了三層,下面兩層是用塑料袋打包裝好的秋冬季衣服,最上面一層是林墨和林書這些日子穿的夏裝,疊的整整齊齊並排放在一起。

    韓勛皺了皺眉,將衣物暫時放在一邊,把明顯是小孩的兩疊衣服重疊到一起塞到衣櫃角落里,再將他自己的衣服緊挨著林墨的放下。

    這下順眼多了。

    韓勛眉頭舒展開來,關上衣櫃,把鼓鼓囊囊的錢包放在一邊,準備一會兒交給林墨。然後,他拿著黑色的手機和充電器犯難了,這東西該藏哪兒?萬一要被林小墨發現,絕對妥妥的被趕出去。如果不帶在身上,並每天一個電話報平安,阿虎隨時都可能找上門來,這玩意兒完全就是個燙手山芋。

    更郁悶的是,開機還完全沒信號。

    外面突然傳來上樓的腳步聲,韓勛顧不了那麼多了,趕緊關機把手機扔到了床下角落里,從書桌上抓了本書,坐在床邊裝模作樣的翻弄著。

    林書和林墨是一塊兒上樓的,小胖墩看到壞蛋大模大樣的坐在他哥的床上,嘴巴撅得都能掛油瓶子了,小眼神別提多怨念了。

    可是爸爸管教的嚴,小胖墩再不高興也不敢對客人做不禮貌的事情,他要真敢跟別的小孩那樣撒潑耍賴打滾,老爸絕對會揍他,還會罰他抄課本。

    那個人真是太討厭了,以後再也不玩了他送的破車了。

    “好了,別不高興了,今天晚上早點睡覺,明天哥給你做好吃的。”林墨笑著拍了拍林書的肩膀。

    再好吃的東西也不能拯救林書此刻低落的心情,他怏怏的點點頭︰“好。”

    “走吧,哥幫你鋪床。”

    “嗯。”

    林書的房間在林墨隔壁,他的床很小,一會兒就鋪好了。接連下了兩天雨,溫度已經暫時降了下來,晚上用不著吹風扇。鄉下蚊蟲多,林墨找了些蚊香給林書點上。

    “哥,把桌上的那本數學書給我,我有幾道題不會做,你給我講講。”

    林墨順著林書的小胖爪子看過去,赫然是本初中奧數,頓時覺得腦袋都大了。換成當初真正十五歲的他,這書上的題估計還會個五五之數,現在光練習冊上那些上思考題都夠他糾結的了,哪里還會做這些?可是他既不想讓家人發現異常,又不想在弟弟面前丟面子,只好硬著頭皮將書遞給小胖墩。

    林書特意折了頁腳,很容易就翻到了特意用紅色水筆做記號的那道題,他把書遞給林墨,林墨看了三遍把題意讀懂了,可是根本不知道怎麼解題。

    韓勛在房間里左等右等,林墨半天沒回來,他哪里還坐得住,抬腳就往隔壁走去。門虛掩著,他敲了敲門,里面傳來林墨的聲音︰“門沒鎖,你推門進來吧。”

    “哦,”韓勛走進去,見林墨坐在小書桌旁,一邊看著手邊的書愁眉緊鎖,一邊在草稿紙上寫寫畫畫,便問︰“這麼晚了還在做題?”

    林墨頭也不抬道︰“嗯,小書讓我給他講講這道題怎麼做……”

    韓勛湊過腦袋看了看書上的題,他不太習慣看簡體字,看了兩三分鐘後看懂了,再一看林墨在草稿紙上寫的亂七八糟的解題步奏,說︰“你的思路錯了,不應該用這個公式,應該這樣做……”

    林墨已經被這道題攪得腦袋都歇菜了,一听韓勛會,立馬乖乖遞上了紙筆,韓勛就著草稿紙上空白的地方,幾下就演算出了正確的答案。因為中間省略了詳細的步驟,林墨看了演算過程和結果,依然不太懂,只好說︰“算了,還是你來給小書講這道題吧。”

    這幾天來,韓勛還是第一次見到林墨這麼,嗯,‘乖乖’地跟他說話,心情瞬間好到爆棚,他朗笑道︰“好。”

    林墨看著他溢滿開心的桃花眼和舒展的俊顏,心,不可抑制的悸動了。恍惚間,憶起前世最後那段時光里,韓勛總是蹙起的眉頭和勉強的笑容,兩廂對比,心底竟生出絲絲縷縷的愧疚和說不清道不明的難過來。

    等林墨回過神來,小胖墩已經跟韓勛杠上了,書上還有不少小胖墩做了標記的難題,為了難倒韓勛,他一一指出來。韓勛眉頭都不皺一下就把這些題全部演算出來,就連極個別林建不會的,都沒能難倒他。在給小胖墩講解的時候,不僅講得簡單生動易懂,時不時還能說幾個這些經典奧數題背後的小典故出來,不時蹦幾句洋文,唬得小胖墩一愣一愣的,不佩服的都不行,心里的敵意消減了許多。

    林墨不得不承認,認真做事一臉精英樣的韓小人比他平時嘴賤耍寶的時候,順眼太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