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章 同意

作品:《重生之相逢未晚

    林墨昧著良心將韓勛塑造成一個見義勇為的好青年,硬著頭皮編了一段,他之前初到錦城時,被幾個小混混打劫,韓勛幫他打跑了這些人。林墨好歹看過些後世的狗血電視劇,編的很像那麼回事,加上他從小長到現在記錄一直良好,幾乎沒有說過謊,林建很容易就相信了他。

    “——你說他現在因為車禍,失去記憶了?”

    “嗯。”

    “那你應該先幫他找到家人啊?”林建很感激韓勛救了他兒子,但是兒子說讓他暫時回L縣跟他們生活一段時間,他下意識就覺得不妥。

    林墨說︰“這我知道,可他不是本地人,我之前听他說過他好像有親戚在京城那邊,我已經通知警察讓他們幫忙找了。但是我除了知道他叫韓勛,別的什麼都不知道,一時半會兒可能聯系不上他家人,醫生說他隨時都可能恢復記憶,所以我想先照顧他一段時間。”

    林建沉默片刻說︰“知恩圖報很好,如果等我們離開的時候,還沒有找到他家人,你再問問他願不願意跟我們一起回縣里。如果他願意,就讓他跟我們一起吧。”通過林墨的賣力描述,林建對韓勛印象還不錯。

    “好”。總算蒙混過關,林墨微微松了口氣。

    林建語氣突然變得強硬︰“你被人打劫的事情,為什麼不告訴我們呢?如果今天不是因為韓勛的事情,你是不是就打算永遠都不提這件事了?”

    林墨被老爸嚴厲的目光盯得頭皮發麻,只能乖乖低頭認錯︰“爸爸我錯了,我只是不想你和奶奶擔心。這件事情你可千萬不能告訴我奶奶,不然她一定念死我的。“韓小人,老子被你害慘了!”

    “知道我們會擔心,就更應該早點告訴我們。”林建見兒子衣服虛心听取認真悔過的模樣,氣消了大半,不過,他並沒有打算這麼簡單就放過兒子︰“家里不可能無緣無故收留一個外人,如果韓勛要跟我們去縣里,你奶奶那兒,你自己跟她說,照實說。”看著兒子的臉,一點點垮下去,林建剩下的氣全消了。

    “等明天,我好點了,你推我到樓下去看看那孩子,好好謝謝他。”

    謝他?憑什麼!但是謊話已經編出來了,林墨只好硬著頭皮萬般不樂意的點頭應了下來。

    一會兒,先去跟韓勛對個口供。

    等林墨忙完,服侍林建睡著後,再到樓下韓勛已經睡著了。他摸了摸他額頭,沒有發燒,又在他旁邊坐了一會兒,韓勛一直沒有醒來的跡象,他才給他搭了一條薄被,起身離開病房。

    他去外面小賣部,給林常青家里撥了一個電話。接電話的是林常青的老婆,林墨與她寒暄兩句,本想讓她給奶奶說一聲,爸爸已經沒事了,哪想奶奶正好就在他們家等電話。

    她把話筒交給老太太,老太太幾乎沒怎麼打過電話,生怕林墨在對面听不清,扯著嗓子大聲說︰“乖孫,你爸爸他沒事吧?”

    林墨忙說︰“沒事了,沒事了,奶奶你放心吧,醫生剛才又給爸爸檢查了,他說爸爸的身體沒事兒,他不舒服主要是因為這兩天天氣太熱,等過幾天退涼就好了。他還說爸爸的腿傷愈合的很好,年底的時候就能取鋼板,你不要擔心。我沒在店里,他們調不好包子和鍋底的味道,你先把店關幾天,等我回來再開吧。你跟李嬸谷嬸還有柳哥他們說一聲,這幾天的工錢會照常算給他們。”

    眼看著白花花的銀子掙不了,老太太別提都心疼了,但是又能有什麼辦法呢?總不能以次充好,砸了自家的招牌吧“好,我知道,我待會兒就去跟他們說。”老太太想了想,又大聲問道︰“你那邊錢還夠不夠花?要不要奶奶再給你送點錢過來?”

    “不用,錢夠用了,奶奶你這幾天就在家里好好休息一下吧,爸爸這邊沒什麼事,我一個人能照顧得過來。”

    “好好,電話費貴,不說了,要是有什麼事情你再給你三爺爺三奶奶打電話,他們會通知我的,知道嗎?”老太太邊說邊往下壓電話,林書很想也跟哥哥說兩句話,卻只能眼巴巴看著。

    “我知道……”林墨剛一說完,老太太在那邊就壓了電話。這時候的電話還是雙向收費,村里就只有村支書辦公室和林常青家里裝了電話,凡是到他們家里打電話接電話短途都是一塊錢一分鐘。老太太只覺得自己才說了幾句話就兩分鐘了,肉痛的不行,從兜里掏出兩塊錢交給林常青老婆,兩人推讓一番後,最終收下這錢。

    老太太趁著天色還不算太晚,打著手電筒帶著林書,分別到李嬸她們三人家里,給她們說了一通。

    柳立和于冬是林墨後面請的兩個男生,都不是青桐村的人,家住在市郊,老太太只能明天一早到店里去他們兩人說了。小店雖然暫時不開了,老太太卻沒像答應林墨的那樣歇兩天,茶葉蛋她還是得照賣。

    老太太前腳回家,李嬸後腳就打著電筒去了王嬸家里,兩人不知說了些什麼,最後,李嬸不大高興的離開了。

    林墨在醫院里守了林建一夜,中途去看了韓勛好幾次,見兩人吃過藥都睡得很安穩,沒有出現別的癥狀,他總算放下心來。天快亮的時候,他坐在韓勛床邊,不知不覺趴在他身邊睡著了。

    韓勛醒來就看到他疲憊的睡臉,有心想把他抱到床上,又怕弄醒他,只好將身上蓋著的薄被揭下來,輕手輕腳搭在他身上。

    他微微側身,借著微亮的天光,仔仔細細凝視林墨的臉龐,手指在虛空中一點點滑過他的微微蹙起眉心、緊閉的雙眼、濃密的長睫、高挺的鼻梁、微動的鼻翼、微嘟的唇瓣……一遍又一遍,好像這樣就能將人永遠鐫刻進心底一般。

    林墨睡得不是很沉,被他的爪子在面前晃來晃去,給晃醒過來。

    韓勛見他睫毛不斷煽動,眼看就要醒來,立刻躺正身形,閉上眼楮裝睡。

    林墨直起睡得酸痛的腰,下意識抓住身上的薄被,再看韓勛身上什麼都沒蓋,心神恍惚了一下,將被子重新蓋回韓勛身上。他伸手探了探韓勛的額頭,體溫正常,微微勾了勾嘴角,起身給他掖好被角,捏了捏酸麻的胳膊,理理衣服,輕輕離開病房。

    韓勛虛著眼楮看著林墨離開病房,心里那股後悔勁兒別提了,早知道他就不裝睡了。林小墨也真是的,走那麼快干什麼,都不知道等他醒了再走。

    林墨去樓上看了眼,爸爸還在睡,看著沒什麼問題,這才離開醫院。他輕車熟路的找到附近的菜市,買了些粳米並紅棗枸杞薏仁蓮子葡萄干等,預備做簡易的八寶粥。

    最近高溫不退,吃雞容易上火,老鴨湯雖然夠滋補,但是想在一般菜市場買到正宗老鴨是不可能的,只能等回L縣的時候再做,看了一圈,還是只有排骨最適合。

    林墨在肉攤上挑了些軟排,七月底八月初,新鮮的蓮藕剛剛上市,菜市場有兩家在賣。林墨看了看,買了三斤紅花蓮藕,與白花蓮藕不同,紅花蓮藕不僅炖出來的湯色澤泛紅,蓮藕本身更粉藕肉肥厚,頗有入口化渣的感覺,非常適合用來煲湯。

    他又買了些別的東西,林林總總提了兩大口袋,回到小旅館。

    小旅館的老板昨天下午喝過林墨炖的綠豆排骨湯以後,今天哪里還肯收額外收林墨借用小廚房的錢,只說廚房隨便他用,做好的東西分他一點,就算抵水電氣錢了。

    林墨今天特意買了一個中號砂鍋,他將砂鍋洗淨後,放少許粳米在里面煮,等煮出雪白的米湯後,等湯涼一會兒,直接倒掉。這樣一來,不僅可以徹底去除砂鍋中細小碎渣,還能一定程度上提升鍋的品質,讓炖出來的東西跟用老砂鍋炖出來的拉進差距。

    等砂鍋涼後,再重新洗淨,將淘洗干淨的薏仁、蓮子放入砂鍋中燒煮。煮直半熟,再倒入粳米,蓋上鍋蓋,中火燒開,小火燜炖,等湯汁漸濃再放入紅棗枸杞葡萄干等物,繼續用文火燜炖。

    八寶粥用糯米比用粳米更香,但是民間有傳,糯米是發物,如果有骨傷最好不要吃,否則容易留下病根。傳言是真是假林墨不知道,但兩者在營養成分上差距不大,沒必要為了一點口感去以身試險。

    將粥炖上後,林墨給小旅館的老板說了一聲,讓他幫忙照看一下,他去附近的男裝店里買了些換洗的衣服,有他們父子的,也有給韓勛的。

    買好衣服回去,將這些衣服洗洗晾上,這時八寶粥已經炖好了,林墨先自個兒盛了碗嘗嘗,雖然粳米的口感沒有糯米好,但炖得爛熟後,濃郁的棗香和清淡的葡萄味兒混著米香味很好聞,熟透的薏仁和蓮子嘗起來糯糯的,葡萄干、棗子、枸杞天然的甜味完全融進粥里,甜味微淡,色澤紅潤,吹涼了嘗一口,能感覺整個胃都熨帖了。

    林墨將粥盛到燙過的保溫杯里,給旅館老板留了些,舀到旁邊的小鐵鍋里。洗淨砂鍋,將浸出血水的排骨冷水下鍋,待水開後,將糊滿沫子的水倒掉。洗淨砂鍋,盛入冷水燒開後,再放入排骨,放少許老姜、花椒、黃酒、蔥段、少許鹽,去腥提鮮,燜炖至湯色變白,排骨初熟,倒入肥厚的藕片,等水重新沸騰,用小火燜炖半小時最後放入適量鹽和胡椒粉,一鍋噴香的蓮藕排骨湯就炖好了。

    等湯炖好後,林墨問旅館老板借了一個鋁鍋,盛了大半鍋排骨湯進去,等溫度不那麼高以後,用買菜時特意要的幾個大塑料袋裝好,拎著兩個大號保溫杯一起去了醫院。

    林墨離開醫院後,韓勛躺在床上百無聊賴,等護士給他換藥的時候,他假意問護士知不知道林墨的爸爸在哪個病房。小護士剛好跟葉知秋關系很好,之前還買過林墨不少狼牙土豆,跟他們比較熟,自然知道林建這次住哪個病房。韓勛從她那得到地址後,等藥水輸完,立刻拔了針頭,一瘸一拐到了樓上,順利找到林建。

    等林墨再到醫院的時候,兩人正聊得津津有味。

    與此同時,老太太忙了一大早,賣完茶葉蛋步行回到家里,剛坐下喝了口小書給她泡的老鷹茶解解渴,就听到有人敲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