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章 小人多作怪

作品:《重生之相逢未晚

    正值盛夏,天氣太熱,林墨額外出錢,借旅館的小廚房炖了些綠豆排骨湯,綠豆可以消暑止渴,排骨能夠補血,擱點兒生姜,慢火燜炖,撒點兒鹽,不需要太多調料工序,就能美味又營養。

    小旅館里條件有限,只能用老板平時做飯的小鐵鍋炖,沒有用砂鍋炖出來的香。

    林墨擰開保溫杯蓋,將排骨湯倒進他帶來大塑料飯盒里,帶著姜香的咸香味四散開來,韓勛的嘴巴開始不爭氣的分泌液體。

    “還躺著做什麼,起來喝湯。”

    “我腿疼,手疼,使不上力氣,你扶我。”韓勛嚴肅臉,說得一本正經,大有一副你不能欺負傷殘人士的架勢。

    林墨︰“……”剛剛那個準備跳下床的人是誰?

    林墨將飯盒放在一邊,認命的揭開薄被,一看韓小人被剪得七長八短的牛仔褲,兩條腿上全是繃帶,裸露在繃帶外的皮膚也沒逃過青紫腫的命運,心里郁氣頓消。

    哼,你也有今天,活該!

    不過,往上看到他騷包的人魚線,標準的八塊腹肌,微露的性感鎖骨,結實的手臂,肩寬腰窄天生一副衣服架子的好身材,就連身上難看的青紫刮傷都莫名添了幾分男人氣概,林墨心口散掉的郁氣又有重新開始郁結的跡象。

    他絕對不承認他會嫉妒韓小人的身材!

    “我扶著你肩膀,你自己用力。”

    扶著肩膀……

    用力……

    韓勛腦海里很不和諧的出現了乘騎位,俊美的臉上浮現出一絲詭異的紅暈,突然兩只微涼略有些粗糲的手搭在他肩上,他只覺腦袋里有什麼東西‘砰’得一聲炸開了,心跳如雷,全身血液都好像沸騰了一般。

    林墨下午在小旅館洗了個澡,身上還殘余著劣質香皂的味道,可韓勛就覺得那味道比F國的香水還要誘人百倍。微微一抬頭,他便透過林墨敞開的衣領看到他精致的鎖骨,雪白的肌膚上淺色的小點……

    ‘咕咚’韓小人下意識咽了咽口水,好不容易才把黏在幾乎要黏在上面的眼珠子挪開,順著林墨雙臂的力氣,慢吞吞地坐了起來。

    林墨把勺子放進飯盒里,遞到他面前,他‘用力’抬起手,手指踫到飯盒邊緣時‘抖’得厲害。

    “算了還是我喂你吧。”林墨沒好氣道。

    韓勛得了便宜賣乖,心里都樂開花了,還裝出一副不情不願的樣子︰“這可是你主動要求的,不是我求你的。”

    有本事你眼楮別這麼亮!韓小人,你不別扭會死嗎?

    “……算我求你的行嗎?”林墨‘咬牙切齒’道。要不是看在上輩子他悉心照顧我那麼久的份上,老子管他去死,愛吃不吃!

    韓勛小人得志的勾了勾嘴角,露出一副可恨的‘大爺’嘴臉︰“準了。”不管是在怪夢中還是在現實里,他果然還是最喜歡林小墨炸毛的樣子,看他現在想噴火又強忍著,眼楮都比平時亮多了,比他冷靜淡漠的時候可愛多了。

    韓小人的惡趣味,林墨兩輩子都沒法理解。

    他好不容易才忍住沒把飯盒直接蓋在他頭上,憋著一口氣,舀了一勺湯送到韓勛嘴邊。韓勛就著勺子,喝進嘴里,一嚼,咸香軟糯,味道不錯,不過,“太燙了,給我吹吹。”

    林墨才不會遷就他,又舀一勺送到他唇邊︰“你自己吹。”

    韓小人可不是那麼容易打發妥協的,他微微皺眉,‘大義凜然’的指出︰“湯會滴到被子上。”

    “……”

    林墨還能說什麼,只能收回勺子,吹涼了一口口喂到他嘴里。韓勛總算滿意了,一口接一口喝著湯,眼珠子不時滾過林墨臉上的每一個角落,越看心情越好,明明是咸香的排骨湯,愣是讓他喝出了蜜的味道。

    喝完湯,護士過來將空掉的輸液瓶撤走,韓勛躺了一會兒,用半殘的爪子戳戳正在收拾東西的林墨說︰“我想上廁所。”

    林墨︰“……”

    “快點兒,憋不住了。”

    “……那你就地解決好了。”

    韓勛的聲音提高了五度︰“表弟,明明是你信誓旦旦要照顧我的,怎麼現在又變卦了?男人要言而有信,怎麼能像女人一樣善變呢?”

    病房里很安靜,韓勛的聲音不大,但是全病房的人都听見了,大家紛紛看了過來。林墨恨不得把韓小人扔到樓下去,狗改不了吃翔的混蛋,就算再活一輩子還是這麼討厭!等你病好了,看我怎麼跟你算賬!

    林墨陰著臉,扶著韓勛下床,韓小人本想乘機裝個手疼腳軟什麼的揩點兒油,但是看林墨那足足比他矮了一頭的小身板,他又有點舍不得了。

    韓小人不再‘作怪’,林墨順利的將他扶到走廊盡頭的男廁所,韓勛臉皮再厚,也不好意思讓林墨幫他解褲子掏小鳥什麼的。當然,若說真一點兒也不想那絕對是騙人的,他就怕萬一林小墨笨手笨腳的踫到他家老二,然後老二不听話起了反應,那丟臉就丟大發了。丟臉事小,萬一把林小墨嚇跑了,那就虧大了。

    他一直以來所做的那個怪夢,總是斷斷續續的,半數以上時間都在反復‘重播’他陪林小墨渡過的最後那段時光,夢總會在他看到一片荒涼的墳地時暮然驚醒,通過夢中的片段,他知道,其實夢里他從頭到尾都沒將林小墨拐到手。

    所以,他才會在醒來後,第一時間裝失憶,死皮賴臉纏著賴著林墨。

    無論他如何喜歡他的‘夢中情人’,那畢竟是個夢,在見到林墨前,他甚至始終記不得看不清他所愛的人究竟長什麼模樣。

    怪光陸離的夢變成了現實,令他分不清是愛還是執念的夢中情人活生生的站在他面前,他迫切的想要一探究竟,迫切的想要融入他的生活了解他的一切。

    撇開那個糾纏了他六年的怪夢,他與林墨相識還不到六個小時,可是林墨帶給他的熟悉感遠遠超過了認識六年乃至更久的人。他發自內心喜歡他,想要親近他,想要逗他,他迫不及待的想把所有美好的詞匯一一對應安到他身上。

    可林墨不是完美的,他會對他生氣,會不耐煩,會無可奈何,會笨笨的被他騙,他不會打扮,穿著廉價難看的衣服,發型土拉八幾的,身上還藏著不少秘密,還有更多的東西等待他去發掘……然而,正是他的這些不完美,才讓他覺得這一切是真實的,林墨是真實的,他以為要把對一個‘幻影’莫名又扭曲的愛轉移到本尊身上很難。可事實上,他發現一切都是那麼的自然,當林墨靠近他身邊時,他心跳如鼓,他覺得哪怕他身上劣質香皂的香精味都遠勝這世上任何一款名師調制的昂貴香水。

    人可以用各種各樣的借口,欺騙自己的想法,但再充分再高明的理由,都欺騙不了本能。

    他喜歡林墨,喜歡現實中這個總被他逗得炸毛的少年,這一次,他比陳俊曦更早遇到他,他一定會得到他!無論是人,還是心!

    “我好了。”韓勛理好褲子,艱難的轉身對林墨說道。

    “哦。”林墨上前扶著他的手臂,看著他被剪得破破爛爛的褲子,赤裸的上半身,不禁皺了皺眉頭。一會兒去給他買點換洗的衣物吧。

    雖然每走一步,腿都鑽心的疼,韓勛還是覺得自己從來沒有像現在這麼開心快樂過。

    這種幸福的感覺沒有持續太久,回到病房後,林墨扶他躺好,又給他倒水,讓他吃了藥,然後對他說︰“我爸爸在樓上住院,他腿腳不方便,晚上我需要留在那兒照顧他,你自己早點休息吧,要是有哪兒不舒服記得及時按鈴叫醫生護士。我待會兒會給他們說一聲,讓他們多留心你的情況。”

    這,這簡直是晴天霹靂!

    韓小人很想說,‘我的腿腳也不方便’,但他並不是分不清輕重的人,回憶起林墨下午坐的救護車,他微皺眉頭語帶關切的問道︰“爸爸他怎麼了?病得嚴重嗎?”

    “那是我爸爸,謝謝。”

    “可是我有記不得該叫爸爸什麼,你不是我表弟嘛,你爸爸跟我爸爸有區別嗎?我們就別再稱呼上糾結了,你還沒告訴爸爸究竟怎麼了。”

    你丫別一口一個‘爸爸’喊得這麼順口!

    “首先,我說過我不是你表弟,其次,我爸爸不是你爸爸,別喊得這麼順溜,我爸可沒你這麼大的兒子。”林墨嚴重懷疑韓勛失憶的真相。

    “那你說我該叫你爸爸什麼?”

    “……叔叔。”

    “哦。那叔叔他到底生了什麼病?”

    “年初的時候我爸把腿摔壞了,這兩天他身體不舒服,我帶他過來做檢查。”

    “那沒什麼問題吧?”

    “還好,醫生說需要留院觀察幾天。”

    “那就好,等我腿好點兒了,你能帶我去看看叔叔嗎?”韓勛決定裝到底︰“說不定看到他我能想起點什麼。”

    “他不認識你,我不是說了,我們之間並沒有親戚關系嗎?你給我好好養病,別折騰別給我找麻煩,不然我就通知你真正的親戚把你領回去,你的,明白?”林墨亮出殺手 。

    “……明白。”韓勛不樂意的點頭,然後又問︰“那你家住在哪兒?”

    “你問這個干嘛?”

    “萬一你丟下我跑了,我好去找你。”韓勛認真看著林墨,故意將聲音里帶著兩分落寞,三分不舍依賴。

    林墨果然心軟了,︰“行了,我跑不了,晚上我爸那邊要是沒什麼事,我會再過來看你的。”

    韓勛這才滿意的點頭,等林墨一走,他立馬從床上爬起來,動作宛如行雲流水絲毫不見半分停滯,旁邊兩床病人及家屬全都張大嘴用看怪物似的目光看著他,他只淡漠的掃了他們一眼,那些人全都閉緊了嘴噤若寒蟬。

    “這兒哪里可以打電話?”他今天出門的時候不想被人打攪,把手機丟在酒店里沒帶,這會兒打電話雖然麻煩,卻很慶幸,萬一要被林小墨發現他手機的那些聯系電話,指不定已經通知他家里人了,那他還如何裝下去。

    病房里其他人面面相覷,最後一個中年男人頂著壓力,用不太標準的普通話回答他︰“醫院外面的小賣部有公用電話。”

    “好,謝謝。”

    “不用,不用。”中年男人迭聲回道。

    韓勛拉開抽屜,拿出他的錢包,捏在手里,離開了病房。每下一級樓梯,腿上的傷都會被拉扯,左腿一處傷重的地方隱隱浸出紅色,但是這樣痛,對他來說根本算不了什麼。

    小賣部就在住院部旁邊,韓勛等了兩個人後才輪到他,他先後撥了幾個電話,把該交代的事情全都交代清楚了,也不管屬下保鏢們怎麼哀嚎,掛了電話,付了錢,瘸著腿回到病房里躺著,本想著一定要林墨來,但大概是因為藥物的原因,等著等著就睡著了。

    林建輸了一天的液,又吃了藥,現在已經好多了,臉色沒有中午那麼蒼白了,右腿還隱隱有些痛,但比之前好了許多。

    林墨坐他旁邊默想該怎麼跟家里人說韓勛的事情,臉上沒什麼表情,林建以為他還在生他的氣,猶豫了一下,說︰“墨墨,這一次是爸爸錯了,你別生爸爸的氣了好嗎?”

    林建外柔內剛,性子很倔強,林墨鮮少看到他服軟的時候,看著爸爸訕訕又歉意的模樣,他心里縱有再多的氣都消了︰“爸爸,我沒有生你的氣,我是氣我自己沒能及時發現你身體不舒服,也沒能及時知道小書在學校里被人欺負。我總覺得我能憑自己的力量,努力掙錢,就能你們過上安穩幸福的日子,可事到臨頭才發現自己做的還是太少,還是不夠。”林墨說的這些話不只是指今生,更多是因為前世的遺憾。

    林建一听,心里頓時更愧疚,這些日子以來墨墨用他稚嫩的肩膀努力扛起一家人的生活,而他,他作為一家之主,他都干了些什麼呢?墨墨承擔了本該由他承擔的責任,他不僅沒能施以援手,還給他添麻煩,簡直太不應該了。

    可是他現在動也動不了,除了在家里喂幾只小雞,給小書預習一下功課,還能干什麼?

    “墨墨,你做的已經夠多夠好了。這些責任本該由爸爸來承擔的,是爸爸對不起你。等這次回去以後,我一定好好養病,等腿好了,我就去店里幫你,好嗎?”

    林墨知道如果只讓爸爸安心養病,他根本就靜不下這個心,像今天這樣著急著走路導致受傷的事情遲早還會再發生,最好的辦法是讓他有事情做。

    “其實爸爸在家也可以幫我。”

    林建听了眼楮果然一亮,忙問︰“做什麼?”

    “等這次回去,我教你包餃子,你學會了就在家里包,包好了凍冰櫃,我以後晚上多賣一樣水餃。”

    “那,你們會不會忙不過來?”

    “要是忙不過來再請人就是了,賺的錢總比請人的錢多些。”前段時間,老杜已經答應晚上把他西街那家小店門口,讓給林墨擺桌子,他家店面比林墨家的大了一倍不止,外面很寬敞,能夠擺上八張四人小桌,這樣一來,就算再添一樣餃子,也不怕顧客沒地方坐。

    賣餃子是林墨臨時起意,他也沒打算在這上面賺多少錢,只希望爸爸能有個寄托而已。

    听到有事情做,林建更有精神了,簡直恨不得馬上就出院回家︰“那好,等回家了你就教我包餃子,不過,冰櫃怎麼辦?你店里只有一個,天天都得用啊。”

    “我讓杜叔再幫我從冰淇淋廠弄個二手的,花不了多少錢。”老杜雖然主營文具用品,但是認識的人著實不少,他把林墨當成忘年交,從與林墨認識到現在幫了他許多忙。林墨現在店里那個冰櫃,就是他幫忙從冰淇淋廠買的二手貨,八成新,只花了七百多塊錢,非常便宜。

    林建以前一個月就拿個四五百塊工資,現在兒子一個月能賺上萬,令他大開眼界,越發相信兒子的本事。現在兒子說有錢賺,他又能有事情做,再買個冰櫃就買個冰櫃吧。

    “行,都听你的。”兒子有出息,雖然並不是他所期待讀書考大學方面的出息,林建心里依然美滋滋的。

    林墨見爸爸心情不錯,便打算趁機給他說說韓勛的事情︰“爸,我還有個事情想給你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