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章 相逢

作品:《重生之相逢未晚

    由于一些規定限制,林書是農村戶口,想去縣城里讀小學非常困難。好在老杜常年跟學校打交道,有點門路,他幫林書弄了一個西城小學插班生的資格,他可以一直在西城小學讀書,以後小升初的時候再鄉里考試就行。西城小學距離林氏小食館不遠,都在西街,小學選址相對偏僻些,從小食館步行過去只要二十來分鐘,騎自行車只要幾分鐘。

    西城小學並不是L縣最好的小學,但是跟林書現在就讀的鄉鎮小學相比,無論是外部環境還是師資力量,都要強太多了。校長跟老杜私交頗好,本來只是看在老友面子上收個插班生,哪知竟撿了個寶。林書不僅每學期都考雙百分,居然還會奧數題。一開始,校長只是為了走個形式,給了林書兩張試卷,讓他做做,摸個底以後好給他安排班級。哪知他拿試卷的時候沒仔細看,把數學試卷拿成了一份奧數試卷,試卷給林書後,他就把辦公室留給小胖墩,自己跟老友一塊兒在外面抽煙聊天。

    他以為自己給林書的是一份小學四年級的測試題,上面就只有一些基礎四則運算再有點兒簡單的應用題,跟縣里的期末考試題一個難度,成績好的孩子最多半個小時就能做完。哪知過了一個小時,他跟老杜聊得嘴巴都干了,林書還沒有交卷。校長心里微微有些失望,覺得林書的期末考試成績多半有水分,不過既然已經答應朋友把孩子收下了,他也不可能反悔。反正林書以後考試都要回他們鎮上考的,成績也不算在他們學校,成績好壞影響不大,只要听話老實別給他惹事就行。

    校長進去收了林書的試卷,正好有人打電話進來,他光顧著接听電話,瞅都沒瞅一眼,就把試卷放進了抽屜里。

    “……好好好,晚上在老杜家聚,他說今晚有好東西請我們吃……”

    “行,行,那一會兒見。”

    掛掉電話,校長帶著林書走出辦公室,邊關門,邊問林書︰“剛剛的數學題做完了嗎?”

    林書不好意思的低著小腦瓜子︰“最後一道題跟爸爸教我的不太一樣,我算不出正確答案。”已經初具學霸品質的小胖墩對這樣的結果不太滿意。

    校長本身就是教數學的,這張試卷是他出的,他記得最後一道應用題明明跟期末考試題最後一題,是一個類型,怎麼小孩兒換個數字換種說法就不會了。小家伙的成績果然有水分。

    校長徹底放下此事,跟老杜一起把林書送到小食館,跟林墨客氣的聊了兩句,便隨老杜一塊兒離開。

    “老杜,今晚上你究竟請我們吃什麼啊,神神秘秘的,這會兒總能說了吧。”

    老杜賊笑道︰“佛曰,不可說。”

    所謂物以類聚,龐校長也是個吃貨,被老杜掉了半天胃口,心里好奇地要命,嘴上卻說︰“不說算了,我還不問了!等會兒我就知道了,為了你這頓好吃的,我從昨晚開始就沒吃飯了。”

    “太賊了,太賊了,老子這盤虧大了。”

    這會兒距離天黑還有段時間,店里沒有客人,大家都在準備晚上用的食材。林墨見林書熱得腦袋上全是細汗珠子,便從冰櫃里給他拿了一碗冰鎮過的綠豆湯。

    湯里加了冰糖,綠豆全部熬得碎碎的,湯濃而不黏,清甜爽口,一小碗下去,小胖墩滿足得眼楮都眯起來了,活像一只饜足的小狗狗。

    凍過的東西吃多了對身體不好,林墨無視小胖墩眼巴巴的小模樣,收了碗,問道︰“今天考試考得怎麼樣?”

    林墨不提還好,一說小胖墩兒就蔫了︰“數學題好難啊。”城里小學的題都這麼難嗎?小胖墩有點擔心自己跟不上學習進度。

    林墨稀罕的看著他︰“這麼可能?”林書這個小怪胎數學不是一向很好,高考的時候還考了滿分嗎?未來的物理量子學博士會為小學四年級的入學測試困擾?他要是沒記錯,爸爸前幾天就教他初中的數學了,小家伙還興致勃勃的看了他的物理課本,問了好幾個他想都沒想過的問題,害他被爸爸鄙視慘了。

    林書蔫頭蔫腦的說︰“可是真的好難,我做了好久才做到最後一道題,怎麼算都算不出正確答案,害得我都沒時間檢查前面的題,不知道有沒有算錯的。一百分沒戲了,最後那道題我寫了解題步奏,不知道能不能給我點兒步驟分,不知道這次能不能考個九十分。”林書到底年紀小,難免有時候會粗心大意寫錯答案。一想到哥哥之前承諾他的,如果考了雙百分就給他獎勵,更難過了。

    林墨拍拍他的小腦袋瓜子,笑道︰“沒準兒是題出錯了。行了,考完了就別想了,幫我把凳子抬出去。表現好,獎勵大大的有。”

    在讀書上面,林書比他有天分多了,天才和普通人的區別就在于,同樣付出99%的汗水,林書因為那1%的靈感可以推導出許多他想破腦袋都想不到的公式,而他只能考個中規中矩的會計學位。林墨根本就沒擔心林書會跟不上進度。

    小胖墩歡快的點點頭,使足勁兒把比他還長的長椅子拖了出去,一心想著表現好了,哥哥給他加個小餐,上次那個芙蓉酥就不錯。

    又過了幾天,林建也不知因為天氣的原因還是別的,林建總覺得右腿一陣一陣疼,開始他還咬牙忍著,到後面越來越疼,林墨中午回家發現他臉色不對,便緊張問道︰“爸,你沒事吧?怎麼臉色這麼白?”

    林建不想讓兒子擔心,便死撐著露出一個勉強的笑容︰“沒事,可能剛剛在院子里曬久了,有點中暑。你別管我,去好好休息一下。”

    林墨簡直太熟悉他現在的表情了,上輩子爸爸身體難受又不想讓大家擔心時,蒼白勉強的笑容就跟此刻一模一樣。

    林墨板著臉走到他面前,用手摸了摸他的額頭,溫度高得燙手,當即臉色一黑,眼楮都快噴火了,也不知是生自己氣還是生爸爸的氣,責問道︰“爸爸,你在發燒,你知道嗎?你身體不舒服為什麼不告訴我?”

    林建看兒子突然變得異常強勢,有點不知所措,他微微低下頭說︰“真沒什麼事兒,就是剛剛曬太久了。”

    林墨蹲下來,雙眼與他對視︰“是不是腿不舒服?”

    林建看著兒子眼底濃濃的擔憂,沒由來心虛起來,到了嘴邊粉飾太平的假話也說不出口了︰“這兩天右腿一直疼……”他見兒子臉色劇變,忙解釋︰“其實也沒多疼,我估計應該是在長骨頭的緣故,過幾天就沒事兒了。”

    “這種事情是能夠估計的嗎?”林墨意識到自己語氣過重,按捺下怒火道︰“對不起,爸爸我太著急了。你先喝點水,我去找輛車,我們馬上去醫院檢查。”

    林建拉住他︰“墨墨,我真沒什麼事情,過一會兒就不疼了。”

    林墨抽出手,說︰“這種事情我們倆說了都沒用,只有醫生說了才作數。爸爸,我知道你什麼意思,但是你這樣,我和奶奶會更擔心的,萬一要是出了什麼事情,你讓我們怎麼辦?”

    林建無言以對,只能任由林墨去找人找車。

    等林墨跑了一圈,找了一輛三輪摩托回來載林建時,林建已經昏迷過去。林墨強自冷靜,跟人一起小心翼翼將林建抱上車,把放在家里還沒來及存銀行幾千塊錢全帶在身上,以最快的速度去了縣醫院。

    醫院折騰半天檢查完後,醫生告訴林墨,林建的右腿疑是出現感染,最好將他送到省醫院進行詳細檢查,否則很可能造成無法挽回的後果。林墨听完後心里所有的怒火擔憂變成了冷靜,他立即給林常青打了個電話,讓他請林海幫忙聯系省醫院里的熟人,又讓送他們來的那人立刻去店里通知老太太,讓老太太想辦法準備點錢,以防急需。

    救護車上,醫生給林建掛了藥水,他的體溫已經慢慢降了下來。林墨握著他粗糙微燙的大手,目光呆滯的看著爸爸蒼白的臉,眉頭緊皺,心底思緒萬千。

    韓勛到錦城已經有快半個月了,他一個人每天在錦城的大街小巷轉來轉去,始終沒有再找到那天那種強烈的感覺。不過,他並沒有灰心,這天下午三四點,他漫無目的的在街上亂轉,不知不覺又走到了那天那條巷子。

    他這次重回錦城,在這條巷子以及巷子周圍的地方逛了不下幾十遍,他問過許多人,可附近根本沒人知道那個叫‘墨墨’的人。

    太陽很毒,白花花的曬得人眼花,韓勛走到路邊時,行人綠燈正亮著,他快步穿過街道,余到光掃左前方停著的那輛噴著紅十字標識的面包車時,心,突然不受控制的悸跳起來,他下意識停下腳步,車行道的紅燈突然變綠。

    林墨仿佛心有所感般看向窗外,只見一輛‘嗖’得一下從後面沖了過去,直直撞向韓勛。

    韓勛!

    韓勛!!

    他怎麼會在這里!

    撞擊明明是發生在一瞬間,卻好像被誰故意放慢了速度,一幀一幀緩緩在他視網膜上倒影成像,當大片大片猩紅艷麗的血液被干渴的柏油路吞噬時,林墨一直引以為傲的冷靜理智轟然坍塌。

    十米不到的距離,他能清晰的看到韓勛嘴巴開開合合——林小墨血液順著他的臉頰流下,那雙永遠神采熠熠自命不凡的桃花眼漸漸失去光彩,緩緩合上……

    “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