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章 盛唐

作品:《重生之相逢未晚

    王艷艷在娘家借了兩千塊錢,湊足了兩萬,下午讓王老大給林家送了過去。

    老太太顯然不太滿意就這麼輕易的放過王艷艷,但是她心里也知道這是最好的結果。現在大孫子越來越出息了,家里的日子肯定會越過越好,王艷艷現在離了婚還能賠他們兩萬塊錢,要是等到以後,指不定還要分家里的財產呢,那可是她大孫子的血汗錢!說什麼都不能讓那黑心婆娘佔了便宜!

    一想到王艷艷用林書作為要挾,老太太就氣得肝疼,這得多狠多毒的心腸啊!思及此,老太太對小孫子越發疼惜了。林書自王艷艷走後,就一直垮著小臉,捧著課本發呆,悶悶不樂的。老太太看在眼里疼在心里,變著法的哄他,許諾等林墨回來了,給他做一堆好吃的,他才陰轉多雲。

    不管林書再怎麼不喜歡王艷艷,那畢竟是他親媽,在他內心深處有著對母愛最赤誠最無奈的渴望。當王艷艷毫不留戀甚至連提都沒提出要看他一眼,就決絕的離開了,他怎麼可能不受傷?不難過?

    這樣的難過和痛苦,在他幼小的心底扎根,汲取往日積澱在心里的、母親背地里對他動輒打罵的怨懟,終究發芽成長,生生吞噬掉了小孩子天生對母親的孺慕之情。

    王艷艷低估了她對林書的傷害,也低估了小孩子記仇的本領,她縱有再多如意算盤,注定都會一一落空。

    次日,王艷艷大早帶著身份證去了民政局,林建也帶上結婚證戶口本還有村上開具的證明,準時抵達。民政局里的人一上班,他們倆就第一個去辦了手續。

    隨後,林常青又跟王艷艷一起去派出所銷案,將陳老三放了出來。按理,拐賣婦女兒童這種‘大案’是不會因為兩句誤會就能簡單銷案的,不過誰讓林海在里面有熟人呢,報警的時候請所長吃的那頓飯送的那些禮物,可不是白請白送的。

    陳老三游手好閑慣了,壓根兒就不是什麼正派本分人,一听王艷艷把剩下的錢全賠給林家了還貼了兩千進去,當即差點兒沒翻臉。他好不容易忍住了,回家腆著臉跟親戚借了三千塊錢路費,灰頭土臉的又去了G省。

    之前,王艷艷有錢,也舍得給他花錢,又有幾分姿色,他自然樂得甜言蜜語哄著她。現在錢沒了,王艷艷被她爸打的傷疤還沒好,看著生生老了好幾歲,他哪還有什麼心情伏低做小?王艷艷為了他幾乎絕了所有後路,哪里肯輕易放過他?兩人剛到G省,就吵了不下數十架。G省消費高,那三千塊錢幾乎眨眼就見底了,兩人沒辦法,只好老老實實去工廠里打工。

    G省那邊的工廠多,工人更多,老板為了效益,恨不得將女人當成男人用,男人當成牲口用,兩人都閑散慣了,哪里吃得下這苦頭?換了幾次工作,生活過的越發艱難,兩人本就不穩固的感情,在日復一日的爭吵中日益消磨。

    陳老三在村里的時候就是混混潑皮,到G省見過‘世面’後,分分鐘就黑得透透的。為了輕松掙大錢,他再一次將主意打到王艷艷身上……

    林建跟王艷艷離婚的事情,比林墨想得還要順利,他都沒想到竟然還能從王艷艷身上剮下一層油水來。不用想,他都能猜到王艷艷現在的日子不好過。

    對于她,只要知道她過的不好,他就安心了。惡人自有惡人磨,王艷艷的好日子還在後頭吶。

    王艷艷還回來的兩萬塊錢,林建當天就還給了林常青,林墨小食館的生意蒸蒸日上,一個月後,拿到那些學生們的預約餐費,又湊了兩萬塊,父子倆一合計,便把欠林常青的錢一並利息全還上了。

    銀行那邊貸款期限是兩年,利息也不算太高,林墨並不急著還款,他卯足了勁兒掙錢,希望到年底的時候能湊到買間新商業區鋪面的錢。

    沒了王艷艷這個隱患,又還清了林常青的錢,林家的日子過得越發好了。林建不忍心老太太到大哥家里‘受苦’,主動承擔起了老太太的所有養老責任。老太太感動之余,將自己這輩子所有的積蓄——三千五百塊錢拿出來平分給兩個兒子,搬到了林建家里。林城拿了錢以後還不用贍養老娘,本來應該高興的,可他總覺得心里怪不是滋味的,感覺自己好像特別沒用似的。

    看著林建家因為林墨漸漸富足起來,再瞧瞧自家偷雞摸狗不干正事的兒子,差距不是一星半點的大,難道就這麼放任自家兒子不著四六的混下去?不管林城如何貪婪、小氣、上不得台面,他身為人父,總是希望自己的孩子能有出息。

    得想個辦法把兒子‘掰正’啊。林城抽著煙,鮮少如此認真的思索著。

    過了四月,天氣一天天熱起來。韓勛漸漸適應了京城的生活,通過陳俊曦的殷勤引薦,認識了不少高干子弟,在學校里也結識了一幫志同道合的朋友,日子過得不錯。

    “老大,你要做即時網絡通訊?”韓勛新認識的同班好友趙雲飛興奮的怪叫。他在計算機方面非常有天分,奈何Z國一直到95年才出現第一家互聯網供應商,標志著普通老百姓進入互聯網時代。直到現在,電腦在絕大多數人心中都是昂貴又神奇的存在,長久以來的閉門造車雖然不至于世界脫節,但是與發達國家相比差距著實不小,許多創新型的先進理論都只能在海外刊物上看到,許多像趙雲飛這樣痴迷軟件技術的人,有勁兒也沒處使。

    旁邊,同樣痴迷計算機技術但是不愛說話的汪勇,也目光灼灼的盯著韓勛。

    他勾了勾嘴角︰“即時網絡通訊只是一方面,我還想投資打造門戶網站。”那個古怪的夢帶給韓勛不僅僅只是失去愛人的痛苦,還有一些關于未來模模糊糊的影子。他回Z國既是為了尋找夢中人,也是為了印證夢中的事情究竟會不會發生。在他無窮無盡的夢魘里,他同樣學的是這個專業,在這方面,他總有種領先前沿的說不清道不明的靈感和預感。為了證實自己的‘預見’,也為了證實墨墨不是自己的臆想,他千方百計說服家人回到Z國,就是想要締造屬于自己的計算機王國,通過無孔不入的互聯網布下一張天羅地網,他就不信捕不到他的心上人。

    韓勛只是憑著夢中模糊的‘先知’行事,業內許多人也看好計算機發展的前景,卻沒想到它會在未來短短幾年內呈井噴爆發式發展,讓Z國進入信息大爆炸時代,潛力無窮。

    金鑫也是韓勛新結識的朋友之一,他們家立足軍方在京城勉強能算個新貴,有點能量。他本身是學經管專業,對計算機技術一知半解,在商機方面卻有著天生的嗅覺。

    “你打算以個人名義投資呢,還是以韓家的名義進軍互聯網行業?”如果是以韓勛個人的名義投資,少不得需要他們哥幾個的支持,成功了,大家都是元老有錢一起賺;如果是以家族名義,那麼他們以後頂多喝點殘湯,當然他們也不需付出太多心血,其中的彎彎道道大家心里都有數。

    韓勛輕笑道︰“韓家有我大哥負責,我就投點零花錢自個兒折騰著玩玩而已,你們要是有興趣都可以加入進來。”

    金鑫皺眉道︰“以你現在的身份,想要投資這個行業,恐怕有點難度。”

    韓勛現在是美籍,雖然是地地道道的純種Z國人,可有國籍在那兒限制著,一些敏感行業,恐怕不是那麼容易插足進來的。有些事情一旦上升到政治高度,就不單單是錢能夠解決的。

    金鑫能想到的,他如何想不到,“這件事情我以後再想辦法,現在當務之急是讓雲飛和阿勇幫我調試程序。”

    “調試?你的意思是程序你都編了?”趙雲飛看韓勛的目光簡直像是在看怪物。

    韓勛點點頭︰“當然。”事關尋找他生命中最重要的人,能拖嗎?

    一天後,在韓勛的公寓里,趙雲飛興奮幾乎要跳起來︰“老大,牛,太牛了,這款軟件簡直做得太完美了。完全是天才的想法!我敢打賭,我們的MOMO一定是全世界最棒的!”

    MOMO是韓勛給他編的這款即時通訊軟件取的名字,諧音墨墨,只有他一個人知道是什麼意思。

    韓勛關掉計算機,起身去冰箱里拿啤酒,他笑了笑,“當然。”

    韓勛在公事上一向果斷,從不拖泥帶水。韓家家大業大,自韓勛出生起就繼承了韓氏財團5%的股份,每年享受分紅。不要小看這5%的分紅,韓氏一族雖然低調,但是韓氏財團卻是M國上流社會中公認的龐然大物,韓勛靠著這筆分紅,從小到大從沒省過一分錢,手中累積下來的財富仍然多得令人咋舌。按照韓氏家規,但凡子孫後代放棄進入家族企業另行自主創業,都能夠領到一筆巨額創業基金,並得到一定程度上的家族支持。因此,在錢、人力上面,韓勛根本就沒擔心過。

    他讓金鑫和趙雲飛、汪勇出面組建公司,他隱與幕後,提供財力物力乃至技術上的支持,金、趙、汪三人技術入股各佔10%干股,他獨佔70%,暫記名于一個華籍心腹名下。他財大氣粗的買下一棟寫字樓,入鄉隨俗擇了一個良辰吉日,這天,對Z國影響深遠的盛唐網絡公司開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