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章 離婚(下)

作品:《重生之相逢未晚

    家丑不可外揚,即使老太太恨不得將王艷艷生吞活剝了,也虎著臉將王家人迎進了院子。

    林常青來的及時,老太太還沒來得及關上門他就到了,他對外面看熱鬧的村民們揮揮手︰“行了,活不干了,都杵在這兒干什麼,該干嘛干嘛去!”

    林城和他老婆徐虹听到消息也趕來了,夫妻倆純屬來看熱鬧的,王家來的人多,他們倆就算起不到實質性作用,好歹能扎個場子。老太太暗暗警告了林城和徐虹一眼,林城勾了勾嘴角,給老太太一個‘你放心’的眼神,老太太關上院門將一干伸頭探腦想看八卦的人擋在外面。

    林建滑著輪椅來到院中,王家人因為心虛一直沒來瞧過他,這會兒見林建左腿褲管空蕩蕩的,右腿僵直,心里不禁越發心虛。

    王老頭推了王艷艷一把,她按捺下眼底的不甘跪在地上,一言不發。

    老太太見她一臉青紫腫脹,原本還有兩分姿色的臉傷疤密布,甚是猙獰恐怖,心里的惡氣稍稍退了一絲。

    徐虹一向跟王艷艷不對付,她嫉王艷艷長得比她好看,更妒林老ど百般疼她,日子過得比她閑適安逸百倍,如今見她這幅模樣,臉上不顯心中暢快無比。

    “林建,是艷子她對不起你。”王老頭沉聲道歉。

    老太太聲音尖利︰“對不起?!她王艷艷害我兒子腿都沒了,你講一個對不起就完了,你們老王家好大的臉啊。”

    “王艷艷,你摸著你的良心想想,我們老ど是怎麼對你的?她把你當菩薩似的供起來,除了大春小春,他什麼時候讓你下過地?家里洗衣掃地帶孩子,你什麼時候操心過?你天天打牌也沒人說你,可你怎麼就這麼狠的心,跟外面野男人一起拿錢跑了,那可是我們老ど的救命錢啊,他究竟有什麼對不起你的地方,你說啊,你就這麼恨不得他死嗎?”

    老太太說到最後,聲淚俱下。如果不是孫子當機立斷,如果不是林常青伸出援手,她真的不敢去想象後果。每每夜里夢見兒子一臉煞白的躺在病床上等錢做手術,她就會從夢中驚醒,膽戰心寒。

    王艷艷抿了抿唇,看了林建一眼︰“呵,他有沒有什麼對不起我的地方,他心里比誰都清楚。”

    林建臉色一白,老太太見她死不悔改,怒火中燒,口不擇言︰“他對不起你?!我們老ど他怎麼就對不起你了?他是不是要把心掏出給你吃了,才算對得起你這小娼婦爛了心的小婊子?”

    這些罵人的話,王艷艷根本不以為意,她冷哼道︰“我娼婦也好,婊子也好,還不都是被你兒子逼的。”

    她抬頭直直看著林建,腫脹變形的杏仁眼沉靜如水︰“林建,我們夫妻一場,有些事情我給你留面子,就不挑破了。這次的事情是我鬼迷心竅,我對不起你,我們離婚吧。”

    老太太被她不疼不癢的模樣氣得肝疼︰“離婚?你說得輕巧。要離婚是吧,那你先把我兒子的腿還給他!王艷艷,我告訴你,這世上沒有這麼便宜的事!我兒子性子軟好欺負,老婆子我還沒死呢!”

    王艷艷根本就不看她,只對林建說︰“房子留給你,我淨身出戶,一分錢也不拿你們林家的,但是你必須答應放過陳老三。”

    林建為她的薄涼感到心寒,仿佛第一次認識眼前這個一起生活了十來年的人似的,“如果我不答應呢?”

    王艷艷抬頭看了眼陽台,正好跟沒藏好的林書四目相接,她看到兒子胖乎乎的臉上毫不掩飾的恨意,心底本就不多的母子情又淡去幾分。

    “你已經有林墨了,按照法律,我作為林書的母親擁有優先撫養權。”

    林書年紀小,听不太懂王艷艷話里的含義,卻一字字這些話銘記在腦子里,他想,等他長大了總會明白的。就算他不明白這些話的意思和背後暗藏的威脅,他還是能看懂王艷艷眼底毫不掩飾的算計。

    林建看著她,冷聲質問道︰“你為了一個男人,就連自己親生兒子都不放過嗎?”虎毒不食子,王艷艷的心,比他想的狠多了。

    王艷艷一心想要救出陳老三,要知道拐賣婦女兒童是重罪,如果林建死咬著這事兒不放,再有村長從中作梗,還有其他人煽風點火,沒準真會讓他坐牢也說不定。王艷艷跟陳老三鬼混了好幾年,在她心里,陳老三才是她真正的丈夫,反正現在他們關系曝光了,破罐子破摔,她光腳的不怕穿鞋的,只要能救出他,利用一下孩子有什麼大不了的呢?

    反正林書年紀小,以後有機會哄哄他就是了,能哄回來最好,就算哄不回來,他是從她肚子爬出來的,有血緣在,他以後敢不認她嗎?

    王艷艷如意算盤打得精,但在座的人都不是傻子,能不知道她這點心思?

    可林書確確實實是林建的軟肋,王艷艷一戳一個準,林常青哪能容她輕易得逞,他緩聲開口︰“王艷艷,你和林建的媒是我做的,讓我也說兩句公道話。既然你覺得林建有對不起你的地方,你怎麼不早點說出來呢?你跟陳老三在一起不是一天兩天了,村里風言風語不少,既然這樣,你怎麼不早點跟林建離婚呢?”

    王艷艷無言以對,她總不能說她想要林家的財產卻不想要孩子吧。

    “你們兩個結婚也有十一二年了,這十一二年來,林建縱然有對不起你的地方,但其他方面也不差吧?我們村里會給老婆洗衣服襪子的,你們家是獨一份;成天不干活打牌串門子的,你也是獨一份;林建不抽煙不喝酒不打牌,辛辛苦苦攢錢修了樓房,這麼好的房子整個村里能有幾戶?他再有對不起你的地方,他也盡到該盡的責任,你卻要將他逼上絕路死路,夫妻一場你至于嗎?”

    面對林常青的質問,王艷艷同樣無言以對,她默默低下了頭。

    王老頭老淚橫流︰“林老弟,這事兒是她做得不地道,是她大逆不道,她錯了,我們家對不起林家也對不起你給做媒保縴一片心意。是我沒教好女兒,我給你們磕頭認錯。”說著他作勢要跪,林城眼疾手快一把將他拉住。

    “別,你可千萬別跪,我們家老ど受不起你這一跪。你還是給我們說說,該怎麼賠償我弟弟這只腿吧。如果不是你女兒把錢拿走了,我弟弟現在兩只腿都還是全乎的吶,也用不著背一屁股債。王艷艷你一心想要離婚,可以啊,你這樣的女人我們林家還瞧不起吶,我弟弟娶了你簡直是倒了八輩子血霉,祖宗八代的臉都讓你臊光了。就算你想留下來,我們老林家還不稀罕!我呸。”林城一口粘痰吐到王艷艷旁邊。

    縱然平時他跟林建多有不合,但再怎麼說他們也是一母同胞的親兄弟,打斷骨頭還連著筋,外人都欺上門來了,他能不護著點兒嗎?

    一提到賠錢,老王家的人臉色頓時煞白,由白轉黑。王老大和王老ど下意識往旁邊縮了縮,王老頭飛快的看了眼女兒,沉著臉沒說話。

    王艷艷看了眼林城,又看著林建道︰“之前拿的那些錢,我們在路上就已經花光了。”

    徐虹最是愛財,一听到錢字,耳朵都豎起來了,她尖聲道︰“王艷艷你騙鬼呢,你們才去了G城幾天,一兩萬塊錢說花光就花光了,感情你們是坐火箭去的,成天吃金子啊。”

    林常青好歹是村長,經常去鄉鎮府開個會什麼的,接觸的事情多了,自然比旁人更清楚婚姻法里的彎彎道道。

    “王艷艷,婚姻法我比你懂,如果你們現在想要離婚,婚內共同債務是要共同償還的。就算不要你賠償些別的,林家小十萬的賬,你起碼也得背個四五萬吧。你想我們撤訴,放過陳老三,可以,但是你先把這些錢還上。”陳老三是出了名的不務正業,他能還得起這些錢就有鬼了。王艷艷想拿孩子要挾林建,也不想想她自個兒還一身的把柄呢。

    林常青三言兩語,就道出了王艷艷心底最大的顧慮,令她無措起來。

    她可以拿孩子作為籌碼,可是她打心底就沒想過要撫養林書,她真要讓林書跟著她,她躲還來不及呢,因此,她的威脅不過是紙老虎罷了。但林常青的威脅卻處處落在實處,逼得她心慌意亂。

    “我沒有那麼多錢。”

    林常青厲聲喝道︰“那你究竟還有多少錢?”

    王艷艷被她這嗓子一嚇,下意識說出真話︰“一萬八。”話一出口,她後悔得恨不得咬掉自個兒的舌頭。

    她跟陳老三去G省才兩三個月,在那邊剛找到工作,還沒領工資呢,就警察抓回來了。這一趟花了不少錢,她這次帶走的錢加上陳老三手里那點積蓄,一番折騰下來就只剩這點了。

    林常青清清嗓子道︰“你跟林建的媒是我做的,如今親家成了仇家,我就再做個中間人,今天把事情了了。林家現在還背了九萬多塊錢的債,家里就看著這棟樓房還值點錢但是已經抵押出去了,滿打滿算能抵個五萬左右,剩下四萬多的債你們一家一半。

    王艷艷你還兩萬塊錢從此淨身出戶,林書以後歸林建養,你跟他們從此一刀兩斷。你什麼時候錢還上了,什麼時候把離婚手續辦妥了,我們就什麼時候撤訴,放過陳老三,如何?不過我勸你盡快想好,不然指不定哪天警察局那邊就給他定罪了。”

    王艷艷下意識覺得有什麼不對,還想辯駁幾句,哭窮裝瘋,卻被王老頭厲聲打斷︰“林老弟斷得公道,是我們有錯在先,這事兒就這麼訂了。下午我就把錢給你送過來,明天他們就去把手續辦了。”

    “艷子,是你對不起老林家,你給林建還有你婆婆磕三個響頭,不求他們能原諒你,只求你老爹我心里能好過點。”

    王艷艷千般不甘,終究還是被王老頭按著腦袋,給林建和老太太重重磕了三個響頭,最後踉踉蹌蹌離開了林家。

    林書看著她頭也不回的走了,眼中噙著的淚水最終大滴大滴滾落下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