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章 離婚(上)

作品:《重生之相逢未晚

    王母抹著眼淚把王艷艷拉進她房里,打了盆溫水,擰了張毛巾小心翼翼幫她擦身上的傷。

    “媽,媽,輕點兒,疼死我了。”傷口沾了水疼得王艷艷齜牙咧嘴,直吸冷氣。

    王母看著女兒身上一一道道拇指出息的血痕,心里疼得不行,但是想想女兒做的事兒,又忍不住生氣︰“要我說你就是活該,放著好好的日子不過,跟外面的野男人瞎攪和什麼!林建多好的人啊,長得好又斯文還是老師工作體面,平時也勤快把家里料理井井有條的還修了樓房,你說我們村里多少人羨慕你,你怎麼就不知道惜福呢?”

    王艷艷輕哼一聲︰“我呸,媽,你根本就不知道我過的什麼日子!自從生了林書,林建根本就不踫我。你以為他就真為我好了,他是想讓我給他守活寡!他心里只有林墨那個死鬼媽!我年紀輕輕,我憑什麼啊……”

    王母不可置信的瞪大了眼楮︰“什麼意思?”

    王艷艷跟著陳老三去G省逛了一圈,錢沒掙到多少,卻眼界大開,跟陳老三在那邊的‘表姐表妹’逛了幾次歌舞廳以後,骨頭都輕了。她沒臉沒皮道︰“就是林建他不跟我上床,滿足不了我的需要唄。陳老三是沒啥能耐,可他床上功夫好啊,我們倆可是真心相愛。”

    王母老實巴交了一輩子,罵人都很少帶髒字,她從未想過自己一手帶大的女兒,竟然會說出如此露骨不堪的話。她有心想要訓斥王艷艷幾句,但是看她不疼不癢的樣子,她知道她不會乖乖听話的。

    她怔怔道︰“那,那你打算怎麼辦?”

    王艷艷從她媽手中拉過毛巾,小心翼翼的擦著胳膊上的傷︰“能怎麼辦?當然是離婚啊。媽,你該不會還想我跟林建那個殘廢過一個輩子吧?”通過陳老三的挑撥,在王艷艷心里,林建就是個不能人道的廢人。

    王母打心底就沒想過要讓女兒和女婿分開,她厲聲道︰“你跟林建離婚了,小書怎麼辦?他才幾歲,你都三十了,你為他考慮過嗎?你可是他親媽誒!”

    王艷艷冷哼一聲︰“親媽又怎麼了?那孩子根本就不親我,養大了也是白眼狼,我看他跟他奶奶長一個模樣我就來氣。反正我還年輕,想要孩子還怕生不出來嗎?媽,我老實跟你說吧,我跟陳老三在一起這幾年,都打了三個孩子了。有一回林建知道了,還給我炖了雞呢。嫁給他這種孬種,我簡直是倒了八輩子血霉。”每次看到林書,她就想到那些被她打掉的孩子,哪里能給他好臉色?

    王母直勾勾瞪著女兒,氣得渾身發抖︰“你,你——”

    “媽,行了,你別你你你了,給我弄點吃的。今天都一天,我還就早上的時候在派出所吃過一個饅頭,快餓死了。”

    王母恨鐵不成鋼︰“都什麼時候,你還想著吃!”

    “吃飽喝足了我才有力氣對付林建啊,他現在狠著呢,我看他不把陳老三關進局子里,他是不會罷休的。”王艷艷眼底泛著怨懟的凶光。

    “你快別給我提什麼陳老三了,你要是還認我這個媽,你就給我好好回去求林建原諒你,跟他好好過日子。他現在一只腿沒了,只要你肯回去跟他認個錯,以後好好照顧他,把小書拉扯大,他們會原諒你的。”

    王艷艷驚訝道︰“什麼,他腿沒了?”她才從派出所出來,根本就不清楚林家的情況。

    王母沉痛的點點頭︰“你婆婆說,就因為你把錢帶走了,他沒能及時做手術,錯過治療時間,醫生把左腳給他截掉了。”

    王艷艷臉上沒有出現王母想要看到的沉痛悔過,反倒一臉沉思,問︰“那你有沒有听說,他總共花了多少錢?”

    王母苦著臉道︰“怎麼沒听說,你婆婆說現在家里背著小十萬的債吶,房子都抵押出去了。”

    “什麼?”王艷艷吃驚道︰“這麼多,林建該不是去錦城看的病吧?”

    “要是不去錦城,他怕是連命都保不住。就因為這樣,只要你肯乖乖回去,我相信你婆婆絕對會原諒你的。”老實人也有心眼,在王母眼里,林家老的老小的小,就是一個爛攤子,只要她女兒肯回去挑起這個爛攤子,相信林家人肯定再樂意不過了。至于欠下的錢可以慢慢想辦法嘛,林墨不也大了嗎,托關系學個手藝找個活兒,一個月幾百塊收入總能有把錢還清的一天。王母的想法是很理想主義的,但在農村里,欠下巨額債務的家庭哪家不是這麼一點點還的?

    王艷艷心電急轉,丟到手里的毛巾道︰“媽,他們家都這種情況了,你還讓我回去,那不是把我往火坑里推嗎?小十萬的債,就是把你女兒我切片論斤賣了也還不上。不行,我必須得盡早跟林建離婚!”

    王艷艷老早就起過離婚的念頭了,奈何林建先是把錢管得很緊,後來沒跟她商量就把房子給拆了修了,家里那點現錢全折進去了,她想離婚又不想要孩子,很可能到頭來什麼都得不到,這才一直拖著。哪知林建突然摔傷,王鵬當即拿出一大筆錢交給她,她跟陳老三一合計,這才起了私奔的念頭。

    正因為特意去了解過夫妻離異後的財產分配,她知道,夫妻之間除了婚內財產是共有的,債務同樣是共有的。

    林建會殘廢全是因為他自個兒不小心,就算實在要怪,也得王鵬一家承擔責任,沒得把她拖下水的道理。林建千方百計把她從G省弄回來,該不就是為了讓她來承擔這筆債務吧?

    王艷艷心思本就不純,她下意識把自己當成林建,換位思考,越想越覺得林建有陰謀,當即整個人都不好了。

    她噌得一下站起來,扭曲著一張腫得跟豬頭似的臉說︰“不行,我必須馬上回去找林建,這婚必須得馬上離!”

    王老頭剛走到門外就听到王艷艷在說離婚,還沒來得及壓下去的火氣再次暴漲,他一腳踹開門,大聲怒吼︰“你說什麼?你要離婚!你再說一遍試試!”

    王艷艷噗通一聲跪在地上,大哭道︰“爸,林家現在欠了這麼多錢,還借了高利貸,連房子都抵押出去了,要是還不起債,沒準還要拖累到您和大哥老ど啊。”借高利貸是王艷艷瞎掰的,她在G省見識過收高利貸的凶殘後,一直記在心里。

    “你听誰說他們家借了高利貸?”王老大著急問道,他愛打牌,賭莊里少不得有‘放水’的,他曾親眼見過一個還不起錢的人,被他們整個剁了右手掌。

    王艷艷見大哥信了她的鬼話,哭訴道︰“林家什麼情況我還不知道嗎?林建就那幾個錢的死工資,修房子還欠了一屁股債,現在他腿沒了,學校肯定不要他教書了,除了高利貸,有誰肯借他錢?高利貸利滾利,那麼多錢我怎麼還得起,要是我不跟他離婚,指不定那些要債就會要到你們身上來啊。”王艷艷說著說著,連她自己都信了三分。她做夢也沒想到,林常青竟然肯讓他兒子做中間人幫林建貸款,還借了這麼多錢給林家。

    王老大和王老ど臉色頓時不好看了,在房子外面听牆腳的妯娌倆,當即又恨又急。王老頭老實本分了一輩子,光听別人提起高利貸就膽顫唏噓不已,當這些事情真輪到他頭上時,當下就沒了主意,嘴唇哆嗦了半天,卻一個字都說不出來。

    王家幾口人都像被人掐住脖子一般,偌大的老房子里只剩下王艷艷母子的抽泣聲,可惜一個真難過一個假傷心。

    沉默了許久,王老頭啞著嗓子,認命道︰“不管這婚你究竟離還是不離,這件事情你錯了就是錯了,明天你就給我上林家磕頭道歉去。林書是你兒子,你是他親媽,不管怎麼說,你得替他多想想。”

    王艷艷低眉順眼的應了下來,心里卻打起了別的鬼主意。

    次日一早,王老頭帶著王艷艷並兩個兒子一起,跟親戚借了兩輛摩托車,去了青桐村林建家里。他們到的時候已經上午九點過了,隨著天氣一天天變暖,田間地里萬物復甦,村民們少不得天天早起給田地里的油菜施肥除草。他們幾人一下車,眼尖的村民看到了,立刻指指點點,放下手中活計湊上來看熱鬧。

    不知是誰悄悄溜去通知村長林常青了,他作為媒人,不想來也得來。

    老太太自從昨天晚上知道王艷艷跟她姘頭被警察逮回來了,激動得恨不得立刻沖過去扇她幾巴掌暴揍她一頓,嚷了好幾次要去王家找她算賬,被林墨父子好說歹說總算給勸住了。老太太整晚都沒睡好,大早連雞蛋都不賣了,就在家里等王艷艷來了給她點兒顏色瞧瞧。敢這麼害她兒子,簡直是太黑心爛腸了!

    林墨也沒睡好,他擔心林建心軟吃虧,偏偏事出突然,昨晚收攤回家快十一點了才知道消息,鋪子上根本就走不開。林建和老太太一直把他當孩子,不想讓他插手此事,便一致讓他回去看鋪子,他們倆來處理這事。

    老太太跟林建一樣,擔心王艷艷拿林書做文章,今天一早托人幫林書到學校里請了幾天假,把他藏在了家里。小學和初中都在鎮上,兩所學校離得近,有個什麼風吹草動大家都知道。林建家里那點倒霉事,早在老師之間傳開了,林書的班主任接到消息二話沒說第一時間給他批了假條。林書成績好,懂事有禮貌長得也討人喜歡,是班主任欽點的大隊長,她打心眼里喜歡他。相對的,她就不太喜歡林書那不靠譜的媽了。

    林書躲在家里,他悄悄蹲在陽台上縮著身子,透過水泥花窗偷偷看著下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