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章 開店(下)

作品:《重生之相逢未晚

    作為一個資深吃貨,老杜一口就能嘗出林墨家的包子是用足了料的,早幾年他走南闖北,去過的地方不少,吃過的美食數都數不過來,單說包子他吃過的就不下十數種,可還真沒幾種比得上這味道的。

    就因為這幾個包子,老杜一整晚都沒睡好覺,天麻麻亮就從床上爬起來,套好衣服就直奔西街的小店而去。

    這才早上七點,店里的包子剛蒸熟一批,老杜還沒進店里,聞到濃香的包子味兒,嘴巴就開始自主分泌液體了。

    林墨一邊幫老太太把煮茶葉蛋的小爐子搬到外面去,一面笑著招呼道︰“杜叔,早啊。”

    老杜眼楮直勾勾的看著蒸籠里一個個白胖胖的包子,忽然嗅到茶葉蛋咸香的味道,再看看旁邊大鍋里濃稠噴香的八寶粥,當即就挪不動腿了︰“林墨,先給我來碗粥,來三籠包子每個口味都要,再來兩個茶葉蛋。”

    “你是在這兒吃嗎?”店面太小,李嬸和面做包子饅頭已經佔了很大一部分位置,店里勉強能擺上兩張桌子,容納七八個人就餐。

    “當然。”老杜說完自己找了個位置坐下,看到桌上泡得紅嘟嘟的泡菜,立即從手邊拿了個小碟,夾了好些出來。

    泡菜是老太太秋天的時候泡的了,為了用行動表示對孫子的支持,特地把泡菜罐都背到了店里。透明的玻璃罐里有蘿卜,豇豆,筍子,蓮花白,辣椒,酸辣爽口,回口微甜,老杜嘗了兩口,直呼過癮。再配上香糯可口的稠粥,皮薄餡大的包子,咸香味濃的茶葉蛋,老杜只覺再沒吃過這麼過癮的早餐了。

    對面的高中以走讀生為主,但也有部分寄宿生。這會兒他們剛做完早操,不少膽子大又吃不慣食堂的學生,跟門衛求求情,很容易就能溜出來吃個相對美味些的早餐。

    “老板,你們家包子怎麼賣?”有人聞到香味,忍不住過來問。

    林墨穿著雪白的廚師服,帶著廚師帽,看著比他本來的年齡大了兩三歲,這個學生光顧著看包子了,直接將林墨認成店老板了。雖然,他本來就是店老板,卻因為年紀小總被人忽視,這人剛好歪打正著。

    “五毛錢兩個,兩塊錢一籠。”

    “這麼貴,你們家包子明明就比隔壁家的小!”寄宿生大多是從農村來的,絕大多數人手里都沒幾個錢,寧願在學校里吃便宜點兒的早餐,也不會到學校外面消費。眼前這個學生全身上下都是名牌,雖然都是國產的,但是瞧得出他的經濟條件絕對比其他人寬裕得多。

    “你嘗嘗味道就知道值不值這個價了。”林墨笑道。

    老杜一直埋頭苦吃,猛然听到熟悉的聲音,抬起頭來一看竟是朋友的孩子︰“小宇,你怎麼從學校里跑出來了?”

    “杜叔叔!”名叫小宇的男生跟老杜打了個招呼,走到他對面坐下,笑道︰“我就出來吃個早飯,你可千萬別跟我媽說啊,不然她又大驚小怪。”小宇因為成績不好,又喜歡玩游戲,被他老娘扔進學校住校,美其名曰體驗生活,住宿條件差、沒有游戲玩他都可以忍,唯一一點,他是真吃不下食堂里那些豬食。好在他悄悄賄賂了門衛,只要大門口沒老師守著的時候,他們就睜一只眼閉一只眼放他出來覓食。

    “不告訴你媽可以,但是你可不能亂跑,也不能再去玩游戲啊。”

    小宇笑嘻嘻的說︰“我知道,我這不是吃不慣食堂才出來的嘛,你放心,我心里有數。”說著,他從蒸籠里拿了一個包子 嘴里,眼楮瞬間就亮了。艾瑪,這才是人吃的東西嘛!

    老杜點頭道︰“這樣最好。林墨,再給我們來三籠包子。”

    小宇如餓虎撲食般,把三籠包子一掃而空,末了還不滿足,又買了三籠帶回學校,打算當午飯吃。

    臨近八點,陸陸續續有許多學生聞香而來,抱怨一番林墨家的東西貴後,每人都或多或少買了些東西。

    第一天準備的貨少,不到八點半,一千多個包子饅頭就全部賣光了。老太太煮的四十多個茶葉蛋也賣得一個不剩,直把她樂得見牙不見眼。

    以老杜為首不少街坊,紛紛讓林墨明天一定要給他們留點兒包子在那兒。

    短短幾天,林氏小食館的名字就在學生之間傳播開來。由于包子供不應求,不少學生不得不早早起床趕到學校,就為了吃幾個噴香的熱包子。不明真相的班主任還以為自己的學生轉性了,班會的時候,還挑了好幾個典型出來狠狠表揚了一番,讓這些平時學習成績不佳從未受過表揚的同學受寵若驚,還真那麼幾個同學豁然開朗,把吃包子的勁頭用到學業上,成績提升許多。

    事後,過了一段時間,班主任知道事實真相,頗感生氣,一怒之下也去林氏小食館買了幾個包子,嘗嘗他家包子究竟有什麼魅力,竟能令他們班那些朽木開竅,結果,一發不可收拾。他也跟他的學生一樣,淪為小食館的忠實食客。

    等包子生意漸漸走上正軌後,林墨又推出了午餐小菜飯。

    每天三種燒菜,四種炒菜,有葷有素,一鍋免費湯。葷菜一元一份,素菜五毛一份,米飯一毛錢一兩算,分量十足,菜式豐富,一般男生最多花上三塊錢,女生最多兩塊錢,就能吃得肚皮溜圓。價格比食堂略貴,味道和用料卻是食堂拍馬都比不上的。一些中午本來要回家的吃飯的走讀生,這下也買了飯盒,每天中午緊趕慢趕去小食館報道,生怕遲了就搶不到飯了。

    由于銷售場面實在太過火爆,有好幾次,有學生因為搶不到午餐差點兒打起來,林墨不得不將對外銷售改為預約訂餐。預約訂餐客戶需要先預繳一百塊錢餐費,小食館給他們發等額一元特制餐券,餐券一經出售概不退還允許補零,且餐券每月限售一百份,售完即止。

    銷售改革的同時,林墨稍微提高了午餐售價,一些持觀望態度、怕小食館以後質量變差的客戶紛紛退散,饒是如此一百份銷售名額也只在短短兩天內就被人一搶而空。

    將客戶數量固定下來後,林墨每天只需要做定量的飯菜,壓力驟減,賣飯的時候不會再像之前那樣混亂不堪,收入卻不比之前少。同時,他也可以騰出手來做晚上的小吃。

    學校附近的小館子和路邊攤晚上多是以賣燒烤、麻辣燙、肥腸粉和鍋巴土豆為主,還有個別賣春卷,賣紅薯餅,賣蘿卜干的,東西好吃不貴,吸引許多夜市上的人過來吃。

    林墨按照之前的計劃,只賣麻辣燙和狼牙土豆兩樣東西。

    狼牙土豆制作簡單,只要有他特制的醬料打底,食材調料都用好的,調味的時候把握好分量,不愁做出來味道不好。

    麻辣燙的做法也很簡單,關鍵在于湯底的味道,只要把鍋底料配好了,剩下的也就是個煮菜調味的功夫。

    麻辣鍋底的配料大同小異,但往往細節不同會導致整鍋鍋底味道不同,普通人或許不太容易嘗出麻辣之下隱藏的細微差異,卻絕對騙不過老饕的舌頭。林墨以前收集改良過不少火鍋配方,這會兒正好派上用場。因為只是普通小吃,也賣不了多貴,那些昂貴的養生方子自然是用不著的,但是,要是能配出好吃又不上火的鍋底,絕對受人喜歡。

    剛好,這樣的配方林墨知道不少,歸根究底不過是在湯底里添加一些不影響口感的中藥材。而配方的珍貴之處就在于,要用什麼樣的藥材,要用多大的劑量,稍有偏差,就會毀掉整鍋鍋底料,不僅不能起到應有的作用反而會讓味道變得無比怪異。

    林墨用老母雞活著棒子骨熬出來的濃湯做底,加入精心調配的鹵料,待鍋底燒開,麻辣濃香的味道立刻四散開來。

    老杜自從听說林墨晚上還要賣小吃以後,就把其他店員發配到批發市場去了,他自己天天在這家小店蹲點守候,這不,剛一聞到香味兒,立馬就過來了。

    “杜叔你來得正好,我們剛燙了些冒菜,你幫我們嘗嘗味道,看看有沒有需要改進的地方。”林墨知道老杜等他的麻辣燙已經等了好幾天了,特意多燙了許多菜。

    老杜光看著大碗里那紅彤彤的油湯,碧翠的作料,就知道味道差不了,他忙從林墨手里接過大碗,咧嘴一笑︰“那我就不客氣了,光看這顏色,我就敢說味道一定差不了。不過,這湯料光聞就知道很辣,我一把年紀了,怕是不敢天天吃。”對于資深吃貨而言,胃是革命的本錢,甭管再好吃的東西,都得給身體留點兒余地。

    林墨笑道︰“杜叔,我們家這冒菜甭管吃多少,你都不用擔心上火。”

    老杜端著碗坐到他最愛吃的泡菜面前,將信將疑道︰“真的假的?”

    林墨自信滿滿︰“你試試不就知道了。”

    老杜夾了一塊兒肥牛放到嘴里,肉燙得恰到好處嫩滑爽口,麻辣味十足,細細一品,舌尖滿是濃香。再來一筷子毛肚,嫩脆適中;丸子肥嫩多汁;土豆軟糯細膩;藕片鮮辣脆爽;粉條膩滑筋道……

    不過眨眼的功夫,老杜吃得滿頭大汗,碗里連滴湯都不剩。

    “爽,爽,實在是太過癮了!比我去吃的那些啥子正宗火鍋好吃多了!小林你這手藝簡直絕了,干脆叔叔出錢,給你開家火鍋店,利潤我們倆對半分,如何?”老杜目光灼灼的看著林墨。

    “杜叔的好意我心領了,我明年還要讀書呢,等以後有機會我們再合作吧。”林墨一直屬于那種自尊心強又不乏野心的人,他的目標怎麼可能僅僅是個小吃店而已?只不過,他知道的這些配方都是花了極大的代價耗費無數時間精力收集到的,暫時他還沒有分一杯羹給誰的打算。

    “行,這可是你說的啊!將來有什麼需要杜叔幫忙的地方,盡管開口,杜叔保證沒二話!”老杜走南闖北閱歷豐富,他還真沒見過像林墨這樣特別的孩子,撇開他過分出眾的外貌不提,光是舉手投足間的動作、平日里的言語,根本瞧不出是個十五六歲的農村小孩兒,那氣質氣勢比一些年歲比他大的高干子弟都強。這一刻,他心里有種跟林常青一樣的直覺——這孩子將來能干大事!

    私底下,老杜在家里不止一次跟老婆叨叨,要是他有個女兒,一定要把她嫁給林墨,這麼好的女婿簡直打著燈籠都找不著,能甩他親兒子八條街。令他無原則溺愛兒子的老婆,非常不高興卻又不得承認這是事實,漸漸地,她也慢慢改掉了護短的毛病,開始正視起孩子的教育問題。當然,這是後話了。

    林墨高興的點頭道︰“好!”他跟老杜打好關系,不光是僅僅互為鄰里,更重要的是,老杜在縣城里關系深厚,有他罩著,能鎮住不少牛鬼蛇神。小店開了大半個月,一直順風順水沒人上門鬧事,這其中何嘗沒有老杜的功勞?

    冒菜和狼牙土豆的生意,比林墨想的更為火爆,店里就他們四個人外加個老太太根本忙不過來,他只好又請了兩個高中剛畢業沒找到工作的男青年做兼職。從下午五點到晚上十點,每月算他們三百塊。

    有了這兩人加入,林墨每天晚上幾乎只需要負責收錢就行,輕松許多。

    在忙碌中,一個月時間‘嗖’的一下就過去了。林墨發完工資,算了算,這個月自己大概淨賺了五千多。按照這勢頭下去,下個月收入大概能破萬,用不了多久他就能把欠下的債的還清,等到時候再累積一些資本,興許可以在年底租一間更大的店鋪開個火鍋店什麼的。

    林墨信心滿滿的規劃著未來,另一廂,林常青接到派出所打到村上的電話,說王艷艷和陳老三已經被遣返回來了,不過王艷艷堅決不承認自己是被拐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