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章 開店(中)

作品:《重生之相逢未晚

    現階段銷售局面還沒有打開,主要消費群體還是對面的高中生,家庭條件好點兒的,一天能給三五塊塊的早飯錢,家庭條件差點兒的很可能就只有幾毛錢,要是他真把價格訂太高了,恐怕東西就不那麼好賣了。

    林墨思來想去,將小籠包的價格定在五毛錢兩個,兩塊錢一籠,包子也比別家的稍微小上一點點,這樣下來,一個包子大概能淨賺5分錢。一天得賣掉兩千個包子,他才能賺到百十塊錢。

    粥,只做普通的八寶粥,米就是從鄉下收來的秈米,里面紅棗薏仁枸杞等等都挑好品質的,暫時定價定在五毛錢一杯,這樣一來幾乎賺不到什麼錢。只能等以後發展出固定客戶了,再提高售價。

    茶葉蛋是老太太想賣的,她自個兒會做,東西就擺在鋪子外面賣,她自負盈虧。蛋,她打算從鄉下買正宗土雞蛋,配方上,他可以幫忙適當改進些,如果賣得好以後還可以加些鵪鶉蛋。老太太把茶葉蛋的價格定在八毛錢一個,土雞蛋便宜的時候,一個蛋大概能賺一兩毛錢。她的定價比別家要高些,但是正宗土雞蛋和洋雞蛋的味道,嘴刁的人一口就能嘗出來,只要東西做好了,不愁沒人買。反正對老太太來說,一天能賺個幾塊錢,比她種菜賣強,她就很滿足了。可以說,在錦城擺攤的那段經歷,給了老太太很大的觸動。

    至于中午的‘小菜飯’和晚上的小吃,林墨決定等包子鋪開起來了以後,再一步步來,穩扎穩打的發展是最好的。

    試營業階段,林墨打算先賣香蔥鮮肉、香菇鮮肉、白菜鮮肉,三種餡兒的小籠包,等李嬸她們幾人做熟練了以後,再添入其他花樣。

    當天下午,林墨就親自調了些餡兒,讓李嬸先包幾籠包子給大家嘗嘗。李嬸有心想讓大伙瞧瞧她的本事,當即拿出了看家本領,從發面到揉面 面皮再到包包子,只見她十指翻飛,眨眼的功夫一個白白胖胖皮薄餡兒厚的小籠包就包好了。

    王嬸有心跟她學習,奈何總有些笨手笨腳的,學了半天,包出來的包子總算能看了,若是賣的話,賣相實在差了些。

    谷嬸不聲不響的跟著李嬸的動作做,包壞了幾個包子後,竟然也包得像模像樣起來,讓李嬸和王嬸頗為詫異。尤其是王嬸,簡直佩服得五體投地,直說自己太笨。

    包子包好了,要醒過才能蒸。趁著這會兒閑工夫,谷嬸麻利的把小店里里外外打掃得干干淨淨,簡直恨得的將水泥地面也用帕子好好擦擦。李嬸和王嬸則拿著菜刀剁肉餡,用絞肉機絞出來的肉餡,無論如何都不能與人工剁的相比。

    開張第一天,林墨不打算做太多包子饅頭,只準備大約能做一千個包子,兩百個饅頭的材料。不過,要將這一二十斤上好的五花肉和幾斤純瘦肉活在一起剁成餡兒,也不是件輕松的事情。

    做鮮肉包子最好的肉是用豬後臀肉,不肥不膩,相對而言,五花肉就太肥了些。不過,這些餡兒里,林墨都會加入諸如香菇白菜之類的蔬菜,這樣一來,做出來的包子雖肥卻不會膩,口感絲毫不比前者差。

    要做出好吃的小籠包,光有好面和好肉還不夠,調味也是極為關鍵的一步。

    在給肉餡兒調味時,林墨除了放入傳統姜蒜末雞蛋鹽巴外,還加入了他自己熬制的雞粉和醬料。

    雞粉有些類似于外面賣的雞精,他自制的這種是從一個老廚師那兒買來的‘宮廷配方’,是由老母雞的雞肉、雞蛋、雞骨粉為基料,並配以香料草藥谷氨酸鈉等按照一定比例混合而成,增香提鮮上面遠比那什麼‘一滴香’、‘濃縮雞汁’之類的玩意兒強百倍,還不會對身體產生任何副作用,這玩意兒曾是盛唐的鎮店法寶之一,他花了極高的價錢才從那個急需用錢的老廚師手里買到配方。這種雞粉的制作工序極為復雜,中途什麼時候放什麼材料放多少,都有極其嚴格的規定,差錯一點點都做不出來那種味道,幾乎無法實現量產。好在雞粉產出比例不算太低,一只老母雞制作的雞粉夠林墨小店用上小半月,成本尚在承受範圍內。

    醬料相比之前在錦城賣給老劉的那種制作工序更復雜些,又多添加了些材料,減少了熬制時間,顏色看起來偏紅潤,不僅能讓包子香味更濃郁,餡兒料蒸出來後,顏色也會更好看些。

    有這兩樣‘法寶’在手,林墨根本就不愁包子的銷路。

    果然,等包子蒸好以後,揭開屜蓋,濃郁的香味隨著蒸汽撲面而來,就連林墨自個兒都忍不住咽了咽口水。李嬸確實很有兩下子,這些包子蒸好了,全都白胖可人,頂上雪白的褶子跟小裙子似的分外可愛,底下皮薄餡兒厚卻不漏汁兒,光看著就令人食指大動。

    “大家先別忙了,快來嘗嘗包子味道如何!”林墨說著,用筷子夾了一個香菇包,吹兩口,一口咬下去,滾燙的肉汁霎時充滿口腔,瞬間口水四溢,他也顧不著燙了,一邊哈氣,一邊大口嚼著包子,忍不住大叫好吃。

    這會兒L縣的生豬養殖還沒有形成規模,大多是農戶自己喂養的,幾乎都是是青飼料加玉米面米糠這樣子喂出來的,豬病少注射的各種針劑少,肉味濃香肉質細膩緊實,根本不是後世那些綿軟水多的豬肉能比的。

    三位大嬸早被包子香味饞得偷偷咽口水了,洗了洗手,抓著包子就往嘴里塞。

    李嬸含糊不清的說︰“林墨,你這包子餡兒怎麼調的,咋怎麼香呢?”她家里有蒸籠,偶爾也會自己做個包子饅頭什麼的,她自負自己手藝挺好的,不比外面館子賣的差,可一嘗林墨蒸的這包子,頓時就泄氣了,完全都不是一個檔次的。

    林墨半開玩笑道︰“獨家秘方,恕不外傳。”

    王嬸笑得眼楮都眯起來了︰“我還《九陰真經》呢,我看你這孩子跟你學平弟弟一樣,電視看多了。”林學平是她兒子,剛讀初二,上學不專心,成天就知道看電視,最喜歡看那什麼《射雕英雄傳》,放學回家就在家里瞎嚷嚷。林墨只比她兒子大一歲,長得好又有禮貌平易近人,絲毫沒把她們三人當成請來使喚的普通工人對待,潛意識里,王嬸就沒把他當成老板,而是跟她兒子一樣的小輩。言語間,不自覺就帶上了長輩對晚輩的態度。

    林墨笑道︰“哪有,我就偶爾看看。這幾天我爸天天追著我要我看書吶。”數學語文英語都還好,物理化學什麼的,他又沒正兒八經的讀過高中,大學里他學會計又沒有這些東西,早把它們全還給老師了,看起書來頗為吃力。剛巧踫到林建前幾天考他物理方面的題,他一問三不知,差點兒沒把他給氣壞了。這幾天,他只要一去醫院看望爸爸,他就追著讓他看書,他那叫一個愁哦。

    李嬸說︰“讀書是好事,只有好好讀書,以後考上大學了,才能揭了咱們身上的老農皮,再不過那面朝黃土背朝天的苦日子。”李嬸的兒子才剛讀高一,她一心想讓兒子考大學出人頭地,可惜她兒子不爭氣,沒能考上。她咬牙花了好幾千的擇校費將兒子送到一所民辦高中,每天沒少在她兒子身邊念叨這些話。

    林墨不以為然道︰“其實做農民也沒啥不好的,有不少人做農民也發了大財,不比那些大學生混的差。”青大出來的還有去賣豬肉的呢,那些大字不識幾籮筐的煤老板只要招招手,多少博碩本削尖了腦袋想替他們賣命?人生際遇,條條大路通羅馬,有些東西只是之一,並非唯一。

    李嬸全然把林墨當成了叛逆中二期少年,很是不贊同道︰“我們村里哪個不是做了一輩子農民的?除了你海叔,能有誰是真正發了財的?你海叔好歹也是個高中生,就說你,你的獨門秘方還不是從書里學來的嗎?”

    林墨被噎了一下,大概這幾天被老爸逼狠了,令他言辭有些偏激。不過,李嬸的說法何嘗又不是另一種程度的偏激。

    “李嬸說得對,是我想左了。”

    王嬸笑道︰“要我說啊,你這麼聰明又能干,就算少讀兩年書,王嬸相信你以後也一定有大出息,絕對不比那些大學生差!”

    林墨嘿嘿一下,拿了個白菜包大口咬著,心里想的卻是,如果不是怕將來被韓小人瞧不起,他才懶得去讀書考大學吶。不過,這輩子能不能再遇到韓小人還兩說,就算再遇到了,他們一個是盡享榮華的天之驕子,一個是汲汲營營的升斗小民,只怕終究……

    林墨的目光突然黯淡下來,口中鮮美可口的包子似乎也變得索然無味。

    韓勛,韓勛,你真的喜歡他嗎?林墨捫心自問,心底卻一片茫然,連他自己都搞不清楚對他究竟是什麼感情,他只知道,上輩子有那麼一刻,當韓勛把戒指戴在他手上時,他真的想過如果還有幸活下來,他一定會跟他好好的過完下半生。

    他們之間……

    “……小林,小林。”一個笑嘻嘻的男音打斷了林墨的思緒。

    “杜叔,有什麼事兒嗎?”林墨抬頭看是隔壁文具店的老杜,微笑著問道。

    老杜吸吸鼻子笑道︰“我在鋪子里聞到你們家包子味兒實在是太香了,肚子里的饞蟲都快爬出來了,就想過來看看,買兩個嘗嘗。”老杜經營了好幾家文具店,批發市場最大的那家文具批發店也是他們家的,手頭很寬裕,他這人不抽煙不打牌,就喜歡吃。偏偏還是怎麼吃都吃不胖的那種人,光看他那麻桿身材還真瞧不出他是個資深吃貨。這不,一聞到隔壁的包子香,他就坐不住了。

    “杜叔太客氣了,大家以後都是鄰居了,吃兩個包子我哪里還能收你的錢?我們還沒開張,今天就自己做來嘗嘗味道,做得不多,我給你拿一籠,讓阿姨也嘗個新鮮,要是有什麼需要改進的地方,千萬要給我們提啊。”說著,林墨三個味道的包子各拿了一些裝到盤子里,遞到老杜手中。

    老杜使勁吸了口包子的香味,嘖嘖稱奇︰“我這輩子還沒聞到過這麼香的包子味兒,不用嘗我都知道絕對好吃。叔先謝謝你啦,以後要有什麼需要幫忙的地方盡管開口,只要叔能幫上忙的絕無二話。”

    “好,謝謝杜叔。”林墨正愁著怎麼跟隔壁鋪面打好關系,沒想到老杜就自己送上門來了。他們兩家賣的東西不沖突,想來以後應該能夠處理好鄰里關系。右手邊那家是賣面的,不過老板看起來挺正派的,看著不像是那種喜歡惹事的人,希望以後能夠和平共處。

    老杜端著一盤包子前腳剛跨出林墨鋪子,後腳就忍不住先塞了一個進嘴里,香菇和肉糾纏在一起的濃香美味瞬間就征服了他的味蕾,嚼巴嚼巴咽下去,再往嘴里扔第二個時,他深深體會到了豬八戒吃人參果是什麼感覺。

    等他端著只剩了寥寥兩三個包子到老婆跟前時,面對老婆倒豎的柳眉,他懦懦的說︰“這不能怪我,只能怪他們家包子太香了。”

    “死鬼,見到好吃的你就把老娘給忘了,白瞎老娘跟了你幾十年了,一點兒良心都沒有。”罵歸罵,老板娘捻起一個包子,咬了一口,眼楮瞬間就享受的眯了起來。等老杜回過了神來,他老婆已經把盤子一掃而空。

    老杜嗅著空氣中殘余的包子味兒,表情那叫一個哀怨啊。

    “他們家是明天開張嗎?”

    “對!”

    “明天早上你早點兒過來,多買幾籠,給我們兩家老人都送點兒,讓他們也嘗嘗。”

    老杜目露‘凶光’︰“買幾籠哪兒夠,至少得十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