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章 開店(上)

作品:《重生之相逢未晚

    原本林墨是想開一家賣面點的早餐店,中午、晚上賣點兒中餐什麼的,成本不高來錢快。可是西街這家店鋪地段雖然好,但是店里壓根兒就擺不了幾張桌子,現在城管管得不嚴,外面倒是可以再擺幾張桌子,但是僅限于早上九點以前,晚上六點以後。

    如果按照這個計劃行事,每天勢必招待不了多少客人,賺不到太多錢。

    好在鋪面位置好,對面就是一所走讀制的公立高中。早上不賣面,賣包子饅頭稀飯,買的人反而比吃面的人更多。學生嘛,誰不想睡個懶覺,踩著上課的點到學校再正常不過了,早自習趁老師不注意的時候,隨便塞點包子饅頭咕咚咕咚灌兩口稀飯多方便?

    中午吃不慣學校食堂的學生大有人在,到時候隨便做點燒菜炒菜,跟學校食堂一個賣法,只要味道比學校食堂好,分量比它足,還愁沒學生來買嗎?

    晚上外面可以擺桌子,賣點兒冒菜麻辣燙之類的小吃,保準能把附近逛夜市的人給吸引過來。

    當然,這麼多事情光他一個人就算累死都干不完,重活一世,林墨就算再迫切的想要家人過上富足安康的生活,那也必須先將自己的健康放在第一位。他可不想再過一次‘年輕的時候拼命掙錢,年老的時候用錢養命’的苦逼人生。

    在找鋪面期間,他已經在考慮請人的事情。包包子,洗碗,擇菜,林墨略略一算,至少得請三個人才忙得過來。

    好在現階段工資普遍不高,這些也不是什麼重體力活兒,一般農村婦女都能勝任得了。一個月給個五六百,多的是人想來做工,不愁挑不到勤快老實的。至于具體人選,林墨把這事兒交給奶奶去辦了。老太太在村子里過了一輩子,還能不清楚誰誰誰是什麼德性?開店這事兒,老太太比林墨還上心呢,他一提這事兒,老太太就自覺把挑人的活兒攬下來了。

    該考慮的林墨都考慮的差不多了,只是現在想盤下那個鋪面,還差了足足一萬六。

    林建听完關于鋪面的規劃後,滿意的點點頭,道︰“就照你說的辦,錢的事情我來想辦法。”

    “好。”

    林墨大概能猜到爸爸的‘辦法’,他們家好不容易把欠親戚朋友那些錢還上了,依照家里現在的情況,再想找大家借做生意的錢,恐怕沒什麼人敢借給他們,只能寄希望于村長林常青。只有他有這個經濟實力,也只有他會相信他們家有能力還上這筆錢,繼而最有可能借出這筆款。

    正如林墨設想的一樣,當天下午林常青到醫院里看望過林建後,次日他帶了兩萬塊錢到醫院交給林建。林建給他寫了借條,並在借條上承諾還款時按照銀行利率還他雙倍利息。

    這一次林常青沒有推辭,一來這兩萬塊錢還沒到期他就從銀行里取了出來,損失了一大筆利息錢;二來,他相信以林墨的本事,絕對能夠連本帶利的還上;最後,當然也是最重要一點,這雙倍利息錢是他老婆下了死命令必須要的,否則,他就等著回家跪搓衣板吧。

    借到錢,當天下午林墨就去找到鋪面老板娘,她大概急著將房子脫手,當即答應明天就去辦過戶手續,還承諾把店里那些鍋碗瓢盆桌椅板凳全送給他。

    林墨看過,她店里那些東西都能夠將就用,正好省了他一筆開銷。

    鋪面是以林建的身份買下來的,他腿腳不方便沒法跟著去辦手續,又擔心林墨年紀小被人騙,只好事先寫好委托書,讓林常青帶著,托他跟林墨一塊兒去辦。

    林常青借著兒子林海的關系,憑著一張委托書,很容易就幫林墨把該辦的手續一天之內全辦好了。把錢交給老板娘,拿到鋪面鑰匙,換了鎖,林建就算是鋪面的新主人了。

    接下來,又花了小半月時間,林墨在林常青的幫助下陸續把房產證,經營許可證等等全拿到手里了,期間,還請林海找來手下裝修隊,把小鋪面粉飾一新,灶台重新葺過,內里全部布置了一番,原本破破舊舊的小面館變得干淨明亮,讓人眼前一亮,絲毫不比別家店鋪差。

    等店鋪裝修結束,老太太請來村里‘先生’選了一個黃道吉日。

    開張前夕,老太太把請好的三個人全叫到家里,給她乖孫過過眼。

    這三人林墨都比較熟,不僅是村里出了名的勤快人,前世的時候,也都對他們家照顧頗多。

    大家寒暄一番後,林墨開始布置任務︰“李嬸,你本來就會包包子做饅頭,以後早上揉面,做包子饅頭就這塊兒全交給你負責。”

    李嬸大約有一米六二的個頭,圓臉微胖,眼楮不大,笑起來給人一種溫和又不失精明的感覺。這三人里就她家境最好,看起來也最年輕。

    她老娘是北方人,她自小跟著她做面點,包子饅頭餃子餛飩都是她的拿手好活,絲毫不怯,滿口答應下來。

    “王嬸,你早上負責熬粥,賣粥打包,行嗎?”

    王嬸個頭比李嬸矮些也更胖些,她家里男人前兩年在工地干活受過傷,現在做不了重活,家里全靠她一女人撐著,兒子還在讀初中,日子過得非常拮據。大約因為同病相憐的緣故,上輩子王嬸總是時不時給林墨他們送點自家種的菜,自制的豆腐乳咸菜,這些東西雖然不值多少錢,但這份情誼卻不是金錢能夠衡量的。

    她是從隔壁村子嫁到青桐村的,做面點不拿手,但是熬點兒粥什麼的還不在話下。

    “行,你只管交給我,我保證能干好。”王嬸笑著應道。

    “谷嬸,蒸包子上屜給顧客打包包子的事情就交給你了,成嗎?”

    三個人里谷嬸個子最高,大約有一米六七,非常瘦,臉上法令紋很深,讓她看起來很嚴肅比同齡人更顯老相。早在十年前,她丈夫就因意外去世,她一個人把獨生女兒拉扯長大,日子過得非常清苦艱難。所謂寡婦門前是非多,村里明里暗里傳她一臉克夫樣,活活把她丈夫給克死了。也不知是不是因為這些流言蜚語的緣故,谷嬸很少說話,再加上她長相陰沉嚴肅,村里不少小孩兒挺怕她的。

    林書原本也是其中之一。後來,林書因為王艷艷的事情被外村小孩欺負嘲笑,谷嬸挺身而出,幫他嚇跑了那些熊孩子,還把他帶回家給他蒸了一碗蛋羹壓驚並且開導他一下午,自那以後,林書就再不怕谷嬸了。再後來,林書到外面讀書,拿了獎學金,每年過年回鄉下祭拜的時候,都不忘給谷嬸帶點兒禮物。

    在林書眼里,谷嬸幾乎相當于半個母親。

    谷嬸為人比較孤僻,平時沉默寡言,但她做事情非常認真麻利,各家有紅白喜事都樂意請她幫忙,林墨都沒想到老太太竟能請動她。

    谷嬸板著臉認真道︰“我力氣大,交給我沒問題。”

    林墨笑了笑,看著眾人道︰“這是早上的事情,包子只賣到早上九點,中午和下午你們負責擇菜,晚上李嬸和王嬸負責做冒菜和狼牙土豆,谷嬸負責收拾店里碗筷打掃衛生,晚上十點鐘準時關店。”

    “因為工作時間比較久,我都給你們算雙倍工資,每人每月七百塊,如果你們做得好,我可以按照各人表現適當給你們一些額外獎金,年終也會給你們封個大紅包,以後要是忙不過來,我還會再請人。當然丑話說在前頭,如果你們干得不好,不能勝任我給你們安排的工作,那麼我只能另外請人了。”人情歸人情,該有的獎懲機制還是不能少。

    之前老太太請她們時,都沒提工資的事兒,現在一听一個月七百塊,心里哪里還有半點意見?

    李嬸反應最快,忙道︰“林墨,你放心,嬸嬸一定把看家絕活拿出來,保證不讓你失望!”

    王嬸也忙跟著笑著應和。

    只有谷嬸一人板著臉,眼中不喜反憂,遲疑道︰“林墨,你這工資是不是開得太高了?”

    林墨笑道︰“只要生意好,我一定不會虧待各位嬸娘的。”七百塊錢一個月,放到後世實在算不了什麼,但是放到現下經濟條件不寬裕的鄉下婦女身上,是不折不扣的‘高薪’了。這些工資平均下來,每天都有二十來塊,不比男人們在工地上干苦力少了,工地上的活兒今天有明天沒,一個月下來掙個三四百就算多的了,哪能跟林墨開出的薪資相比?

    他之所以開這麼‘高’的工資,一方面是因為工作時間長且工作辛苦,另一方面則是想要在力所能及的情況下幫大家一把,也算是償還前世大家對他們家的恩情了。

    接下來,林墨又跟她們詳談了一下工作細節,次日,也就是開張前天,林墨將三人帶去了小店。逛了一圈後,又領著她們一起去菜市買面買菜買肉等等一系列東西。

    小面館以前也賣包子饅頭,蒸籠都是現成的。林墨嫌數量太少,又給訂了一些。他打算主要賣小籠包,因此訂得都是小蒸籠。

    這會兒L縣的包子花樣還很少,只有大包子和小籠包,甭管大小都只有香蔥餡兒的。大包子賣五毛錢一個,小籠包一籠八個,兩毛錢一個,一塊五一籠,饅頭跟小籠包一個價。

    盡管這會兒原材料價格都偏低,但是這個賣價,真用上好的豬肉做根本賺不到什麼錢。林墨做慣高端飲食,無論從哪方面來講,他都不能容忍用病死豬肉做包子餡兒。

    這樣一來,他就不得不提高自家包子的賣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