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章 四合院

作品:《重生之相逢未晚

    晚上,韓勛做了一夜的夢。與往常一樣,夢中種種情節總是模糊不清,從影影綽綽的夢境中醒來,他只記得那個叫墨墨的人老大不願意的給他送上一盤噴香的蜜汁山藥,他的心情隨著那清甜馨香的味道而變得雀躍,然而隱秘的興奮喜悅背後,又藏著無盡的落寞。

    一覺醒來,韓勛心里只剩下那股驅之不散的空虛。

    他在床上躺了許久,才穿上衣服,走到隔壁健身房,簡單熱身後,對著沙袋一陣狂揍,凶悍狠戾的模樣與平時人前的漠然冷淡判若兩人。

    按理說,韓勛這種被家人寵大又不需要承擔繼承人責任的世家子弟,現在這個年齡正是叛逆不羈的時候。可偏偏因為‘怪病’的折騰,生生磨去了他少年人的跳脫,令他遠比同齡人成熟穩重。只不過少年心性,無論在外人看來他如何沉穩,內里,他不過是一個被‘怪夢’折騰得不輕的少年人。

    正因為怪夢帶給他的影響太深,心理醫生才會一再建議給他做催眠,洗掉他這段模糊又離奇的記憶。

    試問,有誰願意一次又一次在夢中眼睜睜看著愛人離世,自己卻無能無力的錐心之痛?

    他也不願意,他甚至看不清那個人的模樣,記不起那人的姓名,在日復一日的夢境中,那人總是籠罩在重重迷霧中,明明什麼都看不清,卻偏偏又有那麼強的感覺。是的,他忘不了靠近那人時,心里無法壓抑的悸動,那種誰也給不了的喜悅,他想與他接吻,想要與他做愛,想要將他藏起來,藏在只有他一人能看得到的地方。

    這些念頭,他從不敢與別人提起,哪怕是心理醫生。因為就連他自己都覺得自己就像個瘋子,更何況別人?如果這些瘋狂的想法被家里人知道了,他們一定會不惜一切逼他做催眠,逼他忘掉一切。

    他寧願自己活得像個瘋子,也不願意忘掉夢中那個人,忘掉他的墨墨。

    所以,他只有盡量讓自己看起來正常,他從不與家人和心理醫生以外的人提起他的夢,他跟的世家子弟一樣,努力接受精英教育,盡情享受豐富的物質生活,結識一幫可以互為助力的朋友兄弟,以優異的成績進入頂級世界頂級學府,得到教授導師同學朋友的一致認同……

    家世,學歷,品格,外貌……他所有的一切都看似無可挑剔。

    然而,壓抑得久,反彈就越厲害。外人看來他越完美,他的內心就越空虛。為了不讓自己變成一個徹頭徹尾的瘋子,他只能通過這種近乎自虐的健身方式來消耗自己一切負面能量。

    正午十二點,韓勛洗掉身上的汗水,換好衣服從浴室出來。正好接到陳俊曦打來的電話,約他去昨天說好的地方吃飯。

    對陳俊曦,韓勛心底總有一股莫名的敵意,不過,為了吃到夢里那種味道的蜜汁山藥,他忍了,應約前往。

    陳俊曦帶他去的地方,是一家私房菜館,據說老板祖上曾是宮廷御廚,這里的菜多以高檔奢華著稱,味道極好。由于老板不想外傳手藝,所有的菜都是由他和他兒子親手烹制,因此精力有限,每天只固定招待三桌不超過十八個客人。故此,來這里用餐的客人光‘富’還不行,還必須得‘貴’,而京城最不缺的就是大富大貴之人。

    饒是陳俊曦陳太子,臨時決定帶韓勛到這里就餐,也是花了不小的代價,才從另一個二代手里‘買’到了預約。

    這家私房菜館位于一個不起眼的四合院里,院子是老板從一個清代沒落王孫手里下來下的,經過多次休整,四合院已經全然恢復了昔日的王府風采。屋內屋外的擺件裝飾無一不是古董真跡,全是老板耗盡心思費了大量銀錢從外面淘來的。整座府邸用低調奢華價值連城來形容毫不為過。

    韓勛因為家族淵源,遠在M國的老宅子也是差不多這樣格局的四合院,可正如橘生于淮南則為橘,生于淮北則為枳,有些東西離了故土,不管你怎麼包裝味道始終是不一樣的。

    陳俊曦在旁邊看到他臉色微變,輕笑道︰“這里環境還不錯吧?”

    韓勛點點頭︰“很不錯。讓我都想買上一套以後住住了。”他腦袋里有許多東西一閃而過,快得抓不住。隱約感覺,好像有誰跟他提過,以後有錢就買一套四合院住,在院子里種上許多果樹,想吃什麼就吃什麼,熱了就在葡萄藤下乘涼吃果子,冷了就在廊下看雪吃火鍋。再養上兩條小狗,把它們當兒子寵著……

    “你怎麼了?”陳俊曦見韓勛臉色突然颯白,忙著急問道。

    韓勛腦袋空白了三秒,木然的看了陳俊曦兩眼,才緩緩道︰“沒事,剛剛頭痛了一下,老毛病了。”

    陳俊曦突然想起韓家人給他說的韓勛身體不太好,讓他多多照顧。原本他見韓勛身體好的跟什麼似的,便沒放在心上,現在總算回過味兒來。難道韓勛還有什麼隱疾不成?

    他快走兩步,拉開院子中間的椅子,讓韓勛坐下,給他斟了一杯茶,坐他旁邊說︰“我認識一個老中醫,醫術很好,要不我們下午過去看看?”

    韓勛呷了口茶水,說︰“用不著,我哥給我找醫生瞧過,已經好多了。”心病還須心藥醫,更何況韓勛從不認為自己有病。

    陳俊曦笑道︰“那就好。”

    兩人閑聊片刻,美麗嫻雅穿著旗裝的女服務員便把菜和酒水端了上來。這些菜是陳俊曦昨晚就點好的,全是這里的招牌菜。

    對著滿桌子色香味俱全的菜,韓勛只對蜜汁山藥感興趣,夾了一塊兒小的,嘗過之後頗為失望。

    陳俊曦只吃了一口蜜汁山藥,就不再動筷,便問︰“怎麼,不合口味嗎?”

    “味道很好,只不過不是我想要的那種。”韓勛喝了一口梅子酒,果香濃郁,還算不錯。

    陳俊曦眸光一閃,笑道︰“哦?能讓小勛如此念念不忘的味道,想必一定是佳肴極味,什麼時候也帶我去嘗嘗”

    韓勛心里沒由來生出一絲不悅,面色陡然變冷︰“他只為我一人做吃的。”這話說得有多違心,只有韓勛自己知道。

    究竟是什麼人居然能讓韓勛臉色大變?陳俊曦心中大感好奇,笑問道︰“不知是哪個她?”

    一瞬間,陳俊曦很狗血的腦補了一段王子殿下與灰姑娘愛而不得的淒美愛情劇。難不成韓家就是因為這原因,把韓勛下放到Z國了?否則,他怎麼會放著M國好好的哈大不讀,跑到Z國來做什麼交換生,就算青大是Z國的頂級學府,跟世界級頂級學府相比,差距不可謂不大,更可況韓勛學的還是計算機專業,眾所周知,M國的計算機技術絕對是領先全球的,而Z國卻是連互聯網都是近兩年才興起的。這里頭一定有什麼貓膩!

    只一點,陳俊曦猜得沒錯,韓勛確實是為了一個人遠渡重洋來到Z國,只是事實的真相遠比他想的更離奇更曲折。

    韓勛不願多提此事,尤其是當著陳俊曦的面,他岔開話題問道︰“我很想買個四合院,你能幫我留意一下嗎?”

    陳俊曦識趣的接過話茬︰“沒問題,這事兒包在我身上,你打算要哪種類型的,大概要個幾進的,具體位置有沒有什麼要求?”

    順著四合院的話題聊下去,陳俊曦和韓勛好似都忘了‘那個人’。

    就在韓勛滿京城找四合院的時候,那個人也在滿城找合適的鋪面。

    春節過後,不少店鋪生意淡了許多,有些經營不善者只得將店鋪轉租或整個盤出去。

    林墨東奔西跑找個半個月,只挑中了三家鋪面。

    一家在南街,以前是做糕點生意的。地段很好,由于店主老是偷工減料以次充好,干了兩年干不下去了,年初租期已滿就沒再續租,房東只好重新找租戶。租價偏高,但尚屬于能接受的範圍,只是附近多以服裝店為主做吃食生意的特別少,且生意都不太好,于林墨而言這地段不算最好。

    一家在西街,是一家小面館,面積不大,對面是一所公立高中,原本生意很好,偏偏店主家里遭逢劇變,不得不盤出鋪面。原來,老板春節回老家過年的時候,出了車禍,一輛大東風把他的摩托車給撞了,老板和他年僅五歲的女兒當場死亡,老板娘因為跟她男人吵架,沒有回去,一個人留在L縣過年,哪知竟然出了這種事。她一個女人,過個年弄得家破人亡哪里還有心情經營店鋪?也不知因為什麼原因,她拿到司機的賠償款後,壓根兒就不想再在L縣多呆,急著要將鋪面出手,地段上佳的一樓一底小店鋪,樓上樓下加起來大概有四十平米,雖然房子有些老舊,但是她只要三萬塊,簡直就是白菜價。

    最後一家位于東街車站附近,店面寬敞,每日人流量很大,附近又有居民小區,周圍店鋪的生意都特別好。林墨最中意的是這家,但是房東要價實在太高了些,上一任租客就是被房東的高房租活活擠兌走的。跟房東見面聊過以後,林墨發現房東是那種特別勢力貪財的人,他擔心自己生意好了以後,房東很可能會借機生事找茬加價,到時候反而影響生意。

    思來想去,並與林建商量後,父子倆人都一致選中第二家鋪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