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章 春節

作品:《重生之相逢未晚

    一開始有不少人是因為林墨賣的臘肉香腸色澤好看,試吃品嘗著很不錯,抱著試試看的心態買點兒回去試試,結果無一例外全被美味給征服了。

    次日,林墨多拉了三倍的貨,結果比前一天結束的還早。L縣唯一一家上檔次的大酒店直接給找他預定了一百五十斤臘肉,五十斤香腸。臨近過年,每天在那家大酒店團年宴客的工廠企事業單位特別多,沒想到平時無人問津的臘味竟然大放異彩,有好幾桌領導吃到中途還再點了這兩道菜。酒店老板想著春節期間,會有許多人到酒店宴客,臨時又找林墨補訂了兩百斤臘肉,一百斤香腸,還問他有沒有新品種的臘味。

    于是,他只做了幾十斤醬肉和醬肝全被酒店買走了。

    除夕前天,幾百斤臘肉香腸一掃而空,林墨就留了十來斤香腸,一個大豬頭,外兼四個臘肉,兩個醬肘子過年。從買肥豬開始一直到賣光臘肉,林墨每天忙得半死,平均每天只能睡到五六個小時,人都瘦了一圈,好在成果喜人,短短十天不到,總共賺了五千多塊。

    從林建出事到除夕前天,前前後後差不多一個月時間,林墨賺了一萬有余。老太太徹底不再擔心兒子身上的巨額負債,私底下,她時不時悄悄跟林建念叨,誰能有本事一個月賺上萬塊?就只有她乖孫!他能有林墨這麼能干又孝順的兒子,這輩子享老福了。

    林建心疼兒子奔波之余,也由衷為兒子感到驕傲。但是,就內心而言,他依然希望林墨能夠繼續學業,在他們那一代人的觀念里,尤其是他本身還是老師的情況下,始終認為只有讀書只有考上大學才算是真正的出人頭地。

    關于這個問題,林墨跟他講了很多次,他現在完全不想再去學校讀書,學校里教的那些知識,他可以自學。林建哪兒能同意,父子倆經過多次理性的‘討價還價’,林建暫時同意他休學一年,一年後直接去初三下學期學習,然後參加中考。

    一開始林墨對讀書考大學挺不傷心的,後來一想,無論如何自己這輩子總不能就只拿個‘初中未畢業’的文憑吧,那還不讓常青藤大學肄業的韓小人給看扁了?這沖著點兒,以後也得努把力拿個大學文憑。大不了咱以後還報會計專業,好歹是曾經拿過中級會計師資格證的人,又有管理經驗,只管熬到考上大學,以後該逃課就逃課,該怎麼著怎麼著,只要能混個不丟人的文憑就好。

    打定主意,林墨對以後上學的事情就沒那麼排斥,閑暇時也會把課本翻翻。

    除夕夜,林建是注定只能在醫院里度過了。根據L縣歷來的習俗,若是欠了別人錢,除夕之前必須把錢還給別人,否則來年會走背運。林建的想法跟林墨一致,債務中大頭的部分放到明年再想辦法,先把欠親朋好友那些零零碎碎的錢先還上,連帶王艷艷借走的那部分,還完後家里還剩下一萬四。

    這會兒L縣鋪面租金還很便宜,這些錢,足夠林墨起本,做個小本生意。

    到了除夕這天,老太太被大兒子接回家團年。不管林城私底下怎麼編排怎麼不高興老太太偏心,面子還是得要。年,還是必須跟老娘一塊兒團。相比團年,林城更想知道林墨是怎麼把那些臘味做出來的。光是听外面傳林墨十來天時間賺了幾大千快,林城就眼紅的不行。

    老太太沒防著大兒子,如實相告︰“墨墨能做出那麼好吃的東西,完全是因為緩緩給他托夢,在夢里教他的。”

    林城︰“……”這是騙鬼呢。

    “我寧願相信是你教他的,程緩緩都過世多少年了,她過世的時候墨墨還剛會喊媽呢。”媽也真是的,大過年的提一個死了那麼多年的人,也不嫌晦氣!林城不樂意的想。

    “你愛信不信,我做的臘肉香腸你吃了一輩子了,是那個味兒嗎”要讓她說,墨墨就不該送老大什麼臘肉的。這吃了別人,還不念句好。

    林城老實的搖搖頭。

    “那不就對了。”老太太吃了一口紅燒鯉魚,腥得不行,簡直沒法跟墨墨做的相比,索性撂下筷子不吃了。

    “媽,怎麼不吃了?”

    “行了,我吃飽了,你們慢慢吃吧。”說完,老太太拿出一個紅布包,遞給旁邊一直大口吃肉沒說話的林東,笑道︰“東東,拿著這是奶奶給你的壓歲錢,拿著。”

    林東擺擺左手說︰“奶奶那些錢你就自己揣著吧,我都成年了,不能再要你壓歲錢。”

    林城老婆徐虹忙道︰“說什麼傻話呢?甭管錢多錢少那總是你奶奶的一片心意。媽替你收著。”說完笑著從老太太手里接過紅包。

    老太太撇撇嘴,本來想教育林東幾句讓他開年了認真學個手藝,別成天滾混,讓徐虹這麼一打岔,到嘴的話都沒能說出口。林東瞪了她一眼,覺得自己挺沒面子的。

    徐虹視如無睹,借著盛湯的理由,轉個身離開紅布包一看里面竟然是張五十,頓時笑了。老太太今年怎麼這麼大方,去年才只封了十八塊,今年翻了三倍。片刻,徐虹臉上的笑容就僵硬了。林老ど家里可是兩個孩子,他們家才一個,敢情老太太是變著法給老ど家送錢呢。難怪她今年那麼大方呢!

    徐虹曲解老太太一番心意暫且不提,老太太也不喜歡老大家里那怪怪的氣氛,連夜回到林墨家里,替他們在家祭拜守歲。

    林墨父子三人則在醫院里團圓。

    除夕夜,只要能勉強回家的病人,幾乎都不會留在醫院里過夜。因此,平時總‘熱熱鬧鬧’的醫院現在終于冷清下來,林建所在的病房,就只有他們父子三人。

    林墨下午在老太太的臨時出租屋那里借灶台做了一大堆好吃的,有香酥雞,豬頭肉,香腸,紅燒鯉魚,胡蘿卜燒牛腩,火爆肥腸,藕盒,蜜汁山藥,銀耳湯。如果不是條件有限,林墨還想再多做些菜。不過,就這十個菜已經足夠他們父子三人吃得肚皮溜圓了。

    有值班的醫生護士嗅著他們病房散出去的香味兒,實在好聞,忍不住過來蹭飯,一嘗林墨的手藝,他們幾個心里對除夕夜值班的怨念瞬間全消。伴隨他們怨念消失的還有盤子里那些菜,吃到最後盤子里連滴湯汁都不剩。

    林書最喜歡藕盒和蜜汁山藥,眼巴巴看著他們把他最愛的兩道菜消滅光,小胖墩敢怒不敢言,鼓著小胖臉躲角落里生悶氣。林墨被他可憐巴巴的小模樣逗樂了,悄悄在他耳邊說︰“你要喜歡什麼菜,哥明天再給你做。”

    他猶記得韓勛最喜歡吃的就是蜜汁山藥,一個大男人竟然喜歡吃甜食,說出去都沒人相信。曾經,每次春節韓小人都死皮賴臉的要跟他和陳俊曦一塊兒過,還次次都特別大爺點上一堆菜還要求必須得他親手做,各種討人厭。韓小人現在大概還在M國享受他的世家少爺生活,林墨有些落寞的想。

    小胖墩頓時換上笑臉,重重點了點頭。

    林建在旁邊看著兄弟倆親密無間的樣子,不禁會心一笑。正如林墨擔心王艷艷的事情會對小書產生影響一樣,林建作為父親,更擔心林墨會因此疏遠甚至埋怨小書,令他欣慰的是,他的擔憂不僅是多余的,墨墨還明顯比過去更疼更寵小書了,以至于有時候,他都有種墨墨在把小書當兒子養的錯覺。

    吃人嘴短,一個年輕醫生不知從哪兒弄了一台能進博物館的黑白電視機,給抱到林建病房里,熱情的幫他調試好。高齡黑白電視機統共只能收到兩個台,一個L縣電視台一個中央一套,恰逢春節,地方電視台完全轉播春晚節目,兩個台節目完全一樣,醫生幫忙調了一個最清晰的頻道。過了一會兒,其他病房里有人听說林建病房里能看電視,來了好幾個病人家屬,大家一塊兒看,不時發出歡聲笑語,漸漸地,驅散了醫院的冷清,多了幾分過年的味道。

    與此同時,韓勛因為不樂意留在陳家,被家里一天幾個電話催,最後只得飛回M國跟家人一塊兒過年。也不知是不是因為在錦城那次強烈的情緒波動,韓勛這個年過得老是心不在焉的。家里人舊話重提,讓他卻接受催眠治療,他自然不肯,為此還跟大哥韓子杰吵了一架,不等春節過完就飛回了Z國。

    離開學尚早,韓勛在京城認識的人不多,大多數人都是沖著他的家世來結交他的。他又不缺朋友,哪會樂意跟這些人來往。大過年的他一個人在京城呆著非常無聊,偶爾也會應約與別人一起參加點宴席什麼的。正巧,踫到有人點了蜜汁山藥,韓勛之前根本不屑吃這種甜不拉幾的東西,這次居然破天荒的嘗了一大塊,吃完後,鬼使神差的說︰“可惜,不是那個味兒。”

    恰巧陳俊曦這天也在,他就做他旁邊,听後笑著問道︰“那你想要的是什麼味道的?”

    韓勛兀自神游,沒頭沒腦的說了一句︰“有家的味道的。”

    陳俊曦笑道︰“我還真知道有一家大概能做出你說的那個味道,你什麼時候有空,我可以陪你一起去。”

    “我明天就有空。”

    陳俊曦微微一愣,他約了韓勛無數次,只有這一次他答應的最爽快。韓勛真有這麼喜歡吃‘蜜汁山藥’呢,還是因為別的原因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