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怪異感

作品:《重生之相逢未晚

    臨近過年,韓勛一個人在Z國,家里人特別不放心,每天幾通電話催他回M國。他才剛到Z國,想找的人半點兒線索都沒有,哪里肯回去。他本就是老來子,被大他許多歲的哥哥姐姐們寵大的,又因為常年被‘怪病’折磨,家里人都讓著他,拿他半點辦法都沒有。

    于是只好折中讓他去陳家過年。

    韓家跟陳家從祖輩起就交情頗深,在時局動蕩前就是Z國排得上號的大世家,世代姻親。清末動亂時期,韓家嫡系不惜一切代價遠渡重洋舉家遷往M國,經過數代人上百年的苦心經營,終于成了M國頗有名氣的豪族之一,但因為信奉低調原則,名聲只在真正的上流社會流傳。而陳家留在Z國,在站隊時運氣很好,解放後軍政兩方各有子弟身居高位,但是經過漫長的十年動蕩時期後,陳氏只有陳俊曦一系成功存活了下來,經過二十多年經營,再加上陳老爺子勉強能算個開國元老,如今陳俊曦在京城也算是稱得上太子一類的人物。

    韓家離開Z國日久,漫長的動蕩期過後,一直無人歸國,國內尚有往來的親友實在不多,陳家作為有姻親的世交,勉強能算一個。

    出于種種考慮,韓家便讓陳家多多關照韓勛,並讓他到陳家跟他們一起過年。

    對于家里的安排,韓勛原本並不排斥,但是不知怎麼回事,一看到陳家太子陳俊曦,他心里就沒由來生出一股邪火,全身的每一個細胞都叫囂著要痛揍眼前人一頓。

    韓勛現在才18歲,盡管是被家里寵大的,但是世家名門出來的孩子怎麼可能沒有心機。眨眼的功夫,他眼底的陰郁就退得一干二淨,並‘友好’的與陳俊曦握了握手。

    “韓勛,京城這地界沒有我不熟的地方,你想去什麼地方玩兒,盡管找我隨時奉陪。”陳俊曦對教養良好的韓勛頗有好感。

    韓勛因為心里怪異的感覺,對陳俊曦頗為冷淡︰“嗯,好。”

    “我們進去吧,我媽我爸一直都在等你。”陳俊曦將韓勛的冷淡當成是傲氣,不以為意。

    “好。”

    不知為何,見到陳父陳母,韓勛心中那股莫名的怒氣更強了,尤其是看到陳母殷勤的笑臉,他只覺得虛偽至極,心里不舒服透了。

    韓勛將買來的玉石擺件寶石飾品奉上,禮貌道︰“陳叔叔,田阿姨,小小心意,不成敬意。”

    田卿玉本是四十歲出頭的人了,保養得很好,加上本身就長得不錯,氣質出眾,看起來跟三十來歲的少婦似的,微微一笑異常溫柔可親。

    “小勛,你能來看叔叔和阿姨,我們就很高興了,還帶什麼禮物,真是。來來,快過來坐。”田卿玉罕有的熱情道,就連一向嚴肅的陳父也笑意盈盈。

    韓勛按捺住心底怪異的厭惡,冷著臉坐在旁邊,不冷不熱的寒暄了一個多小時。

    原本,按照家人的要求他會暫時住在陳家,可是他現在一刻都待不下去,婉拒了陳家人的盛情挽留,韓勛象征性的吃過晚飯後,離開陳家,回到之前住的酒店。

    “安東尼,幫我在青大附近買一套三居室。”

    “沒什麼要求,我希望能夠盡快入住就行。”

    “你看著辦吧。”

    剛掛掉電話,韓勛就接到了大哥的越洋電話︰“小勛,不是說好了先在陳家住一段時間嗎?你怎麼搬出來了?”

    韓勛喝了口紅酒,放下杯子,渾不在意道︰“我不喜歡他們家的人,太虛偽太做作了。”

    韓大哥知道自家弟弟任性慣了,決定的事情誰都沒法讓他更改,只好溫聲勸道︰“那要不你還是回來跟我們一塊兒過年吧,你一個人在外面,大家都很擔心你。”

    韓勛笑道︰“別啊,帝都治安挺好的,真的,用不著擔心我,我在這邊過得挺好。對了,我給你們寄回去的禮物收到了嗎?”

    “收到了,大家都很喜歡。”

    “那青大的入學手續幫我辦好了嗎?”

    “已經辦好了,你別岔開話題,我們大家都希望你能夠回來過年,爸媽年紀大了……”

    “好了,好了,我再考慮考慮吧。”

    “誰讓你考慮了,是一定要得回來。”

    “到時候再說吧,我困了,先睡覺了,有什麼時候明天再說。”語畢,韓勛不帶大哥反應過來,啪得一聲壓了電話。

    他喝掉杯中剩下的紅酒,簡單洗漱一番後,靜靜躺在床上。黑暗中,不知怎的,他又想起那天在錦城時,心底那股強烈的波動。

    說不定他要找的人真的在錦城。

    可是,他們相遇的地方不應該是三年後的G省嗎?

    思索中,韓勛漸漸陷入了模糊不清的夢境。

    “韓勛,你到底想要怎麼樣?”

    “我不想怎麼樣,我只想要你別纏著俊曦。”

    “我和俊曦之間,不關你的事兒!”

    “他是我朋友,他的事我管定了。我勸你最好識相點早點離開他,陳家不是你能夠招惹得起的。”

    “就算招惹不起,那也是我的事情,關你什麼事。”

    “……你別不識好歹。”他已經在外面有人了,他值得你這麼維護他嗎?

    模糊的夢境,激烈的爭吵,韓勛作為旁觀者,仿佛也能體會到夢中那個成年的自己壓抑的怒火,扭曲的遐思,愛而不得的壓抑。

    一聲刺耳的喇叭聲,嚇醒了韓勛,他冷汗淋灕的醒來,懷中似乎還殘余著那人微燙的體溫,那種強烈的後怕。

    “……墨墨……”

    韓勛脫口而出,心底驟然刺痛。

    林墨突然從夢中驚醒,他看了看外面,天色尚早,裹了裹被子又再次睡了過去。早上醒來,已經完全記不起昨夜夢到了什麼,只是心里隱隱有種失落感。

    這種感覺沒持續多久,院門被人敲得砰砰直響。

    他打開門,一看是熟人,笑道︰“趙伯早,快進來坐坐。”

    老趙咧嘴一笑,露出一口被煙燻黑的牙齒,兩腮的肥肉微微顫抖,擺擺手︰“不了,不了。小墨,你讓我幫你問的豬,已經給你問好了,這兩天價格有點貴,毛豬已經漲到六塊了,不過我保證全都是兩百來斤的大肥豬,完全滿足你的要求。”

    老趙是青桐村唯一一個豬販子,過年的時候也在殺豬。現在還有不到十天就過年了,鄉下要殺豬過年的人家早就已經弄好了,他小半個月前就閑下來了。沒想到,林墨居然會找他要他幫忙買五六頭肥豬,說是殺了做成香腸臘肉拿到街上去賣,原本他還不信林墨的話,不想林墨當場就給了他五百塊錢訂金。

    他見林墨是鐵了心,連夜幫他問十幾戶養豬人家,按照他的要求,幫他找到了六頭大肥豬。

    林墨沒想到他這麼快就問好了,當即高興道︰“六塊就六塊吧,不過,趙伯,這六頭豬能在今天之內幫我殺出來嗎?”

    殺豬是個體力活,老趙做了一輩子殺豬匠,這點能耐還是有的,“你這要的太急了,我這還沒架鍋燒水,估計今天弄完會有點晚了。不過,有你彪哥幫我,應該沒太大問題。”

    “那好,趙伯,你等我,我馬上去拿錢,我們現在就去買豬。”轉眼就要過年了,林墨必須得在年前把這些豬肉做成臘肉香腸全部銷出去,時間實在緊迫。

    “好好,你去吧。”

    賣臘肉香腸的事兒,林墨一早就已經把爸爸和奶奶說答應了,他這趟回來,林建給了他一萬塊錢,基本上剛夠。

    這時候,鄉下養豬都是散養,自家母豬生多少豬崽便養多少,既沒有形成規模,也基本上不用飼料,一頭豬養大得養大半年。但是,對于這會兒的農村人來說,收入渠道少得可憐,養豬是家里收入的大頭。一年忙到頭,很可能就攢幾個賣豬賣到的‘大錢’,大家都非常看重。

    林墨一口氣買下六頭肥豬,一下子就成了村里的大新聞。恰逢農閑,村里不少人跑來看熱鬧。

    豬血旺是好東西,但是六頭豬的血旺也實在太多了,林墨索性讓幾戶平時沾親帶故關系還不錯的人家接了回去。投桃報李,大伙也自發自覺的幫林墨把這六頭豬的豬肉下水等全運回了家里,還借了他許多大盆子。

    回到家里,大伙幫著把這些切好的豬肉一塊塊晾在塑料薄膜上。

    按照林墨的要求,老趙把這些肉盡量切成三斤左右一塊,為此,林墨多付了他一倍的手工費。

    弄好這些,已經是晚上九點過,林墨把八個熱心的大叔大媽留下來吃晚飯。

    因為知道林墨要殺豬,老太太今天特地從醫院那邊趕了回來,因此,晚飯是老太太準備的。有回鍋肉,肝腰合炒,紅燒肉,豬皮炖雪豆,毛血旺,豆花,煮冬瓜,香酥花生米。樣數不多,分量十足,老太太的手藝比不上林墨專業廚師級水準,但是也不差,一餐下來,大家都吃得嘴角流油,非常滿足。

    飯後,林墨對大伙感激道︰“今天真是太謝謝各位叔伯嬸娘了。”

    大伙笑道︰“幫點小忙是應該的,還謝什麼謝,平時你爸爸也沒少幫我們。”

    林墨笑道︰“我還想請大家幫個忙,不過,這忙不白幫,我付你們工錢。”

    大家心里都明白林墨要他們做什麼,忙推辭道︰“都是親戚里道的,幫你做點臘肉香腸的,哪能收你工錢?只要管飯就行。”

    林墨搖頭︰“大家的好意我心領了,但是這活兒辛苦,讓大家白干我可不好意思。這樣,從明天開始,你們過來幫我,我一天付你們三十塊錢工錢,如何?”

    現在在工地上打零工,少的才一二十,得有點技術的才能拿到三十塊錢一天,大伙听了林墨給的報酬後,都愣了片刻,才面面相覷道︰“這也太多點了吧。”

    這時老太太發話了︰“不多,就沖今天大家來幫我們這點兒心意,這點工錢就不算什麼!再等不了幾天就要過年,只要大家肯幫我們在年前把貨趕出來,我就再感謝大家不過了。”

    大伙听老太太這麼說還能有什麼意見,眼瞅著就要過年,誰不想在年前多賺倆錢,過年的時候用呢?當即,所有人都拍板表示,一定幫林墨在年前把貨趕出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