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回去

作品:《重生之相逢未晚

    白天,有林書在醫院里陪林建,小家伙解解悶跑跑腿,他長得白白胖胖招人喜歡,嘴巴又甜,哄得病房里的家屬們心甘情願幫他們父子忙,省了林墨和老太太不少事兒。

    夜市那里,老劉改賣狼牙土豆後,確實抵了林墨一小部分生意,不過,不管他怎麼調味兒,味道始終不如林墨賣的正宗,一些忠誠度頗高的顧客往往在他那兒買過一次後就再不照顧他了。短短三四天過後,他的生意再次冷淡下來,又恢復到以前一天賺三四十塊錢的日子。

    可是,一天已經賺過上百塊的他,心態如何還能平靜的下來?

    看著林墨那小三輪車前人山人海的顧客,再看看他偌大的攤子上小貓兩三只,老劉憋悶得點了一支天下秀。抽了半天,愣是沒弄明白為什麼他用的調料明明跟林墨是一樣的,可就是調不出那麼鮮香誘人的味道。

    不對,醬料!

    電光火石間,老劉頓悟了,問題的關鍵就是林墨那碗黑乎乎的醬料!

    大概因為不死心,老劉的老婆偷閑又去林墨那邊‘刺探敵情’了,回來神神秘秘的對老劉說︰“隔壁那小伙子就這兩天就要走了。”

    老劉一驚︰“什麼,他們要走?”

    “對,那老太太說她是因為兒子生病了,到錦城這邊看病,賣東西是順便。她兒子現在好多了,再等幾天就要轉院回縣城里去了,就不賣狼牙土豆了。”女人壓低聲音有些興奮道︰“等他們一走,我們生意就好了。”

    老劉心不在焉的胡亂點點頭,一直到晚上回家躺床上都沒怎麼說話。

    “劉老五,你咋啦,今天一晚上都魂不守舍的?”他老婆總算發現他不對勁了。

    老劉目光灼灼的看著天花板,沒頭沒腦的說︰“你說我要能把那小子的醬料配方買下來,我們是不是就能翻身了?”

    “什麼意思?”

    “你看,沒有那種特殊的醬料配方,我們就算用最好的調料做,也做不出來林墨那個味兒。要是我們有了那個配方,林墨一走,整個夜市上就我們家的狼牙土豆最地道,別人也做不出來那個味兒,到時候那就是獨一份兒的。一天一兩百的收入,一個月下來得有四五千,我們白天還可以去公園學校那些地方擺個小攤,你說一個月下來得賺多少錢?”老劉的聲音里帶著一絲迫切和無限的向往。

    他老婆瞬間就明白過來他的意思,眼楮瞪得大大的,興奮又擔憂的問︰“林墨肯把配方賣給我們嗎?”

    “但願吧。”按理說林墨一個十五六歲的半大毛孩子,若要換成其他人,甭說買,就算騙老劉都有信心把配方騙到手里,可對上林墨他心里就沒底了。

    別看林墨長得好看平時又有禮貌,可他不說話靜靜看著你的時候,那雙冷冰冰的眼楮仿佛能看把你整個給看透了,舉手投足間根本不像個普通出生的男孩子,身上那種氣勢……老劉形容不來,反正感覺比他見過的那些當官的還厲害。

    老劉老婆顯然動心了,絮絮叨叨的說︰“你說他要是肯把配方賣給我們,大概會要價多少呢?”

    老劉撇撇嘴︰“至少得上千吧?不過,他肯不肯賣給我們還另說。明天你先去探探那太婆的口風。”

    “行,包在我身上。”

    次日晚上,林墨他們快收攤的時候,老劉老婆依言去找老太太探口風。

    老太太听了林墨的話,故意吊著他沒胃口,既沒說答應也沒說不答應,只說這事兒她做不了主,得回去問問她兒子。

    一晃又是兩天,老劉知道林墨他們就這兩天就要走了,心里越發按捺不住,等到晚上林墨快收攤的時候,他親自跑了過去。

    “小林,醬料配方的事情,你爸爸究竟怎麼個想法?”

    林墨見差不多是收網的時候了,淺笑道︰“劉叔,老實說我爸爸並不想賣掉我們家的祖傳秘方……”

    老劉急了︰“可你爸爸現在在醫院里住著,哪天不花錢?孩子,听叔叔一句,把配方賣給叔叔,好歹能換幾個錢算幾個錢。”

    “我也是這麼想的,不過,”林墨話鋒一轉︰“這還得看劉叔叔能出到什麼價位了。如果劉叔叔出的價錢合理,我可以去勸勸我爸爸。”

    老劉一听知道有門,便說︰“你先說說,你覺得多少才算有誠意?”話一出口,老劉就有些後悔了,怎麼能把主動權交到林墨手里呢?

    林墨臉上笑容更深︰“三千。如果劉叔一口價給我三千塊,我保證能說動我爸爸,並且醬料配方只賣給你一個人,而我以後也再不會到錦城賣狼牙土豆。”

    林墨說的每一字對老劉來說都充滿了誘惑,但做生意的都習慣漫天要價就地還錢,老劉當即搖頭驚呼道︰“三千?!小林,你這要價也太高了點,我哪兒來的那麼多錢?這樣,看在你家里現在有困難的份上,叔叔出一千如何?”

    老太太一直在旁邊听著,當即佯裝生氣道︰“一千?哼,你打發叫花子呢?別說我兒子,就算是老太婆我也不會答應!這可是我們家祖傳的秘方,傳了好幾代人了。墨墨,別跟他磨嘰了,配方我們不賣,走,回去了。”

    老劉急了,脫口而出︰“別啊,三千,三千就三千!林墨說好了啊,這配方只賣我一人啊!”說完,他驚疑不定的看看四周,見沒人注意他們,才放下心來,眼瞅著事情就要成,他可不想半路殺出個程咬金出來壞他好事。

    林墨看了眼老太太,兩人眼底俱是閃過一絲笑意,他沉聲道︰“你把錢準備好,明天下午我會早點過來,到時候你給我錢,我教你熬這種醬的配方。”

    老劉心願得成,價格雖然比預期的貴了許多,但是只要有了配方,不愁掙不回來錢,他臉上也多了幾分真誠的笑意︰“行,那我們就這麼說定了!”

    回家的路上,老太太樂得嘴巴都不合攏過,一路上都念叨著︰‘還是我乖孫最有辦法!’

    第二天晚上拿到錢,老太太數著厚厚的一沓‘四大領袖’,整晚都有種做夢似的不真實感。老實說,就連林墨自己都沒想到事情居然會這麼順利,老劉比他想的更希望得到配方。

    配方賣給老劉,並教會他後,林墨就再沒去過夜市。

    林建的傷勢恢復的很好,醫院方已經同意他轉院回L縣縣醫院。在省醫院和縣醫院治療期間,醫療費前前後後加起來花了五萬二。林墨從銀行和林常青那兒借來的錢,還剩了一萬六,這半個月里賣狼牙土豆攢了兩千多塊,林常青又帶了三千五的‘份子錢’,還有最初王艷艷給老太太的兩千塊,再加上賣配方得的三千塊,刨去這段時間的生活支出,現在家里總共還有二萬五。

    這些錢用來還債是遠遠不夠的,林墨打算先用這筆錢在年前小賺一筆,趕在年前把欠的一些‘零碎賬’先還上,留一點本錢過完年再做打算。至于欠林常青和銀行的錢,先拖一段時間,等來年收入穩定了,再慢慢還。

    打定主意,這兩天林墨一直忙著聯系爸爸轉院的事情,到了臘月十九這天,他們一家終于又回到了L縣。

    林建是注定要在醫院里過年了,好在回到熟悉的縣城,時不時有人來探望探望他,跟他說說話,他的心情比在錦城時更好了些,精神也更旺了。

    林書期末考了雙百分,老師只給他布置了三篇小作文,外兼一本寒假作業叢書。他在醫院里邊陪爸爸,邊做作業,作業做得差不多了,爸爸又給他預習功課,教他五六年級的數學知識。林書從小懂事,不像別的男孩子那麼調皮,盡管病房里條件很差,他依然能夠靜下心來看書學習,讓爸爸倍感欣慰。

    林墨的二姑姑就住在城里,她家距離醫院就十幾分鐘的路程。林建回來當天,她板著張秋霜晚娘臉來看了他一次,給了兩百塊錢。老太太本想住到她家,就近照顧林建,話沒說出口,就讓她給堵得開不了口了。

    老太太當即氣得紅了眼楮,她跟沒事兒的人一樣,隨便找個借口離開了。

    林墨在一旁看得直皺眉頭,待她走後,對老太太說︰“奶奶,二姑家房子小住不下,我們就在醫院附近看看能不能租個地方住吧,爸爸現在也不是一天兩天就能出院的,大過年的,我們也不好總去打擾二姑。”

    老太太抹了把眼楮,說︰“我知道她還是在記恨我。”

    林建勸道︰“媽,二姐不是那個意思,你別多想。”

    “她是我肚子里爬出來的,她什麼心思我能不知道。你也別勸我了,我知道她這輩子都不會原諒我的。可她也不想想,如果不是我給她找的這門親事,她能過上今天這樣的好日子。沒想到,我竟然生了個這麼沒良心的玩意兒。”老太太哽咽道。

    上一輩的事情,林墨知道的不多,不好隨便插嘴,只好對老太太說︰“奶奶,你現在這兒等著,我去看看附近那個老旅館還有沒有房子。”他記得醫院附近有一個老廠房改建的旅館,有不少病人家屬都在那里租房子住,條件還算可以,就是價格有些偏貴。

    “你去吧,路上注意安全啊。”

    “我知道了,奶奶。”

    林墨前腳剛走,林建大哥林城跟他老婆余慧芳就來了,屁股還沒坐熱乎,就問林建什麼時候還錢。

    林建被大哥和大嫂翻臉無情的態度氣到胃疼,當即就把欠他們家的錢連本帶利先還上了。有兒媳婦在,老太太給大兒子留面子,嘴上沒說什麼,心里也挺難過的。他們走後,病房里的氣氛又變得低迷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