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競爭

作品:《重生之相逢未晚

    吃過午飯,林常青又去醫院看了看林建,帶著林建的囑托回了L縣。

    林建這些天在醫院里住著,嘴上沒說什麼,心里卻恨極了王艷艷。不過,他為人寬厚,並沒有真想要將王艷艷怎麼樣,只是想要找到她,並與她徹底斷絕夫妻關系。

    當初,他與王艷艷是領了結婚證的,她現在帶著錢跟陳老三跑了,難保她以後不會後悔又回來興風作浪。那陳老三油嘴滑舌游手好閑,可不是什麼省油的燈,王艷艷手里那點錢一旦讓他騙干淨了,以後還不知會發生什麼呢。若真如他所料,到時候林書夾在中間,無論如何都會受到極大的傷害。

    就算他從來沒有愛過王艷艷,林書到底是他親生骨肉,是他疼愛的寶貝兒子,他怎麼忍心看到他反復被自己的親生母親傷害?

    林墨在側邊听到林建的囑托後,在送林常青上車前,悄悄給了他一張紙條︰“三爺爺,紙條上的地址我無意間听王艷艷提過好幾次,她很可能去了這兒。”

    林常青掃了眼紙條上的地址,是南方G省的某個頗有名氣的大城市,聚集了大量外省打工人員,真要單獨尋某個人還真不容易,可偏偏這紙條上的地址極為詳細,說不定還真能找到人。

    “你確定紙條上的地址沒記錯?”林常青盼著能把王艷艷追回來,不說別的,林家現在背了這麼多債務,能從她手里摳點錢出來,林建的日子總歸要好過些。

    林墨點頭道︰“應該沒有錯,我听她提了好幾次。對了,三爺爺你報警的時候,記得告訴警察王艷艷是被陳大成拐走的。”

    紙條上的地址,是林墨前世花了不少力氣請私家偵探查到的,王艷艷跟陳大成在那里住了很長一段時間,只是不知道他們初到G省時是不是在那里落腳,不過,不管怎麼樣,總比海底撈針強。

    L縣治安說好也不算特別好,但是也說不上特別壞,至少拐賣婦女這種惡性案件發生的並不多。林常青雖然僅僅是個小小村官,但是在縣里七彎八拐的關系還是有一些的,通過他的關系告陳大成一個拐賣婦女,只要地址確切,想要抓到陳大成和王艷艷並不是件特別困難的事情。

    林常青瞬間就明白了林墨的意思,心里越發對林墨刮目相看,當即收好紙條,滿口應了下來。

    送走林常青,林墨火速趕回去準備今天晚上擺攤用的食材。

    回到住處,奶奶已經削好了大半盆土豆。

    “奶奶,小書呢?”

    “在醫院陪你爸爸。”老太太頭也不抬回道,手上動作飛快。她老人家現在渾身都是干勁,對她來說一天能掙一百多塊錢的小攤,完全是一家人以後生活的希望,一刻都不願耽誤。

    “有他在哪兒陪爸爸解解悶也好。”林墨洗了洗手,拿了把刀,坐奶奶旁邊一起削土豆。

    “墨墨,你說再過幾天,你爸爸就出院回L縣了,我們這小攤就這樣結束了?”老太太憂心忡忡道。在老太太看來,L縣的消費情況遠不能與錦城相比,這一塊錢一份的狼牙土豆到了L縣怕是不會有這麼好賣了。

    林墨輕笑道︰“奶奶舍不得?”

    老太太見林墨不以為然,睨了他一眼,嘆息道︰“當然舍不得了,一天一百多塊錢的收入吶。”

    “不賣土豆了,我們還可以賣別的東西啊。”

    老太太眼楮一亮︰“賣什麼?”

    無形中,老太太已經不再把林墨當成什麼都不懂的孩子,而是隱隱把他當成了主心骨。

    “等我們回去的時候,大概是臘月二十左右,城里人不殺豬,但是也得準備香腸臘肉過年不是?我打算等回去了,我們到村里買幾頭豬,做成臘肉和香腸拿到城里去賣。”趁著過年賣香腸臘肉,是林墨一早就想好的。不過時間趕得太急,估計只能出一批貨。

    老太太憂心的看著林墨︰“能好賣嗎?”幾頭豬,光買就要花好幾千,先不想賺錢,萬一賠了,那就賠大發了。

    林墨笑道︰“奶奶你還不相信我嗎?”

    老太太轉念一想,不起眼的大土豆到孫子手里一天都能賺到一百多,他主意大,沒準兒真能賺錢。

    老太太笑呵呵的說︰“相信,相信,我當然相信啦。”

    一老一少閑聊著,不知不覺就把東西準備好了。

    老太太跟往常一樣,先去醫院送飯再去夜市。為了節約時間,一向節儉的老太太來回都坐三輪車,掏錢的時候,那叫一個肉痛。好在,她去送飯的時候,還會帶上十多袋土豆條到醫院,賣給胖護士以及她的吃貨朋友們,一來一去算是抵上車費了。

    林墨時不時的籠絡一下夜市的管理員,攤位算是暫時穩定下來了,因為生意好,之前也有混混找他鬧事,後來被一個經常照顧他生意的女孩兒給擋了下來。那女孩兒就是林墨開張那天第一個照顧他生意的逃學女,她家里大概跟道上有些關系,那些小混混都特別買她的賬。也不知道她怎麼跟那些人說的,之後,他們再沒來找過林墨麻煩,相反,他們還挺愛到林墨那兒買狼牙土豆的,每次一買至少都是二三十塊錢,次次都分文不少的付給林墨。

    林墨挺感謝那女孩兒的,每天給那女孩兒留一份免費狼牙土豆。在他眼里,那女孩兒就一小丫頭片子,就他那點情商,哪能瞧出那女孩兒對他有意思啊。反倒是老太太慧眼如炬,看出女孩兒的心思了,老人家直接拿出看孫兒媳婦的目光打量小姑娘,小姑娘就算平時再潑辣再豪氣也不好意思了,在老太太旁敲側擊的說了幾次後,再不敢到林墨小攤上拿土豆條了,每次都讓她好朋友代勞。

    沒有小混混找林墨麻煩,但他生意實在紅火,還是有人看不下去了。

    林墨剛把三輪車騎到他的攤點上,就發現旁邊那家生意不佳的肥腸粉攤改賣狼牙土豆了,他們仗著佔地面積大,還在門口放上了簡易的廣告牌。廣告牌上四種口味的狼牙土豆赫然跟林墨賣的一模一樣。

    事實上,自從林墨推出新口味的狼牙土豆後,夜市上賣狼牙土豆的攤子幾乎沒幾天就全都供應上了這些新口味,可惜的是,這些人全都舍不得用料,味道沒一家比得上林墨的。

    肥腸粉店的老板生意一直不好,他做吃食生意多年,大概能算出林墨每天賺的錢,他哪兒能不眼紅?他從下午五六點守到晚上十一二點,生意最好的時候也不過才賺個五十多塊,大多數時候都在三四十左右,兩口子累死累活一個月還不如別人打工的。再一瞅林墨,忙歸忙,人一晚上能賺一兩百,能當他干好幾天了!

    他瞅著林墨賣的狼牙土豆也沒有多特別,就是比其他人舍得用上好的調料罷了,他也用這些調料,憑他做這麼多年吃食生意的經驗,他還不信他調出來的味兒比不上一毛頭孩子!

    林墨的生意很好,但是蜂窩煤爐子的效率實在有限,人們常常需要排很久隊才能買到一份土豆。現在,旁邊就有一家賣同樣口味狼牙土豆的攤子,一些耐心和忠誠度不足的顧客自然就不願意再排隊了。

    原本,林墨十點鐘就能賣完收攤,這天他一直賣到十一點,才把下午準備的土豆條賣完。

    回家的路上,老太太佝著身體坐在三輪車里,憤憤不平的說︰“我就說那老劉沒安好心,什麼沒事兒幫我們忙,我看他是誠心來偷師學藝的!”

    老劉就是個別肥腸粉攤子的老板,前幾天一直分外殷勤幫他們祖孫倆的忙。

    林墨狡猾一笑︰“我還就怕他不來偷師學藝。”

    老太太不解道︰“乖孫,啥意思?”

    “那些材料他可以買最好的,但是奶奶你別忘了,調味的醬料是我特制的,沒有這種醬料,老劉永遠也調不出我們家那個味兒。”

    老太太頓時樂了,笑罵道︰“哼,他活該,這就叫惡有惡報。”

    “不過我打算把醬料的配方告訴老劉。”

    “什麼,你瘋了?”

    “奶奶,你覺得我會白給他嗎?”狼牙土豆林墨以後是不打算再賣了,就要離開錦城了,何不趁此機會小賺一筆呢?前世他買各式各樣的秘方,可沒少花錢!

    老太太不笨,頓時明白林墨的意思了︰“哎喲,還是我家墨墨聰明。墨墨,你打算多少錢把配方賣給他?”

    “至少得千八百吧。”這年頭物價高,而這個醬料配方也不是多稀奇,只是加了兩味尋常人想不到的能夠提鮮的中藥材罷了,加上炒制的手法特殊,醬料非常濃香,賣這個價不算太虧。他現在無比缺錢,能多賺一分都不能放過。

    老太太吃不定究竟能不能賣這麼多錢,嘴里卻格外高興的說︰“便宜那個老王八蛋了。”

    祖孫倆一路笑著回去了。

    夜里,老太太去醫院守夜,林墨把睡得迷糊的林書喊醒,載著他一塊兒回了住處。幫他洗了澡,給他換上新買的衣服,小林書心里非常高興,晚上抱著哥哥的胳膊,睡得異常踏實。一些一直壓在他心上的石頭,總算落地了。

    林墨戳戳他紅撲撲的嬰兒肥小臉,嘴角勾起一絲笑意,也沉沉睡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