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 擦肩

作品:《重生之相逢未晚

    有老太太加入後,林墨頓時輕松許多。他負責炸土豆調味道,老太太負責收錢,老太太人老成精,幾乎沒有人能從她手里‘逃票’。

    幾天下來,林墨幾乎每天都能賺到一百以上,原本因為巨額債務,心里總是惴惴不安的老太太和林建,眉宇間少了許多郁結。林建正值壯年,又常年田間地里的勞作,身體底子很不錯,心情好了,傷勢愈合得很好。

    轉到普通病房後,在林墨的美食攻略下,熱心的病友家屬見林墨和老太太每天進進出出忙得夠嗆,也會主動幫忙照顧林建。林建的傷主要在兩腿上,除了行動不便外,其他的倒沒什麼。但是正因為現在兩腿完全不能動,上廁所什麼的尤為麻煩。

    林墨到底年少,身體又不像別的男孩那樣強健,要抱林建去上廁所什麼的,實在夠嗆。好在,同病房的幾個病友家屬都很熱心,經常主動幫助林建,讓林墨和老太太感激不已。

    到了周二,林常青帶著林書到錦城看林建。

    小胖墩到了醫院,一看到林建,撲到他身邊,‘哇’得一聲就哭了出來。林建哄了他好一會兒,他才抽抽噎噎的止住了,一雙略微縮水的小胖手抱著林建的手臂怎麼都不肯撒手,好像生怕林建不要他了似的。

    小胖墩消瘦了許多,小圓臉都沒以前那麼嘟嘟的了。倒不是林常青家里克扣了他,說起來,林常青家里的生活水平比林建家強多了,每天魚啊肉啊水果啊什麼的都沒斷過,可東西再好,那是別人家的,再加上,因為家庭原因,林書的心思本就比別的小孩兒敏感,每天听著村里的閑言碎語,怎麼可能沒心沒肺吃得噴香?

    這些閑言碎語里面,最令林書害怕乃至恐慌的一條就是,他爸爸要把他過繼給林海。

    林書人小,分辨不出這些流言的真偽,但是小孩子也並不是一點心思都沒有。村里人以為他人小,當著背著都在議論紛紛。王艷艷卷款跟野男人跑了,林建去錦城看腿得好幾萬,林書又成天在林常青家里呆著,而林常青一直都想要個孫子,偏偏兒媳婦不肯生,這一連串的事情,實在太容易引發人聯想了。漸漸地,不管林常青怎麼跟人解釋,村里都流傳出林建要把小兒子‘過繼’給林海的傳言。

    說是‘過繼’,其實類似于‘賣’。沒有兒子的人家,怕死後無人摔瓦盆燒香火(注),從旁系中過繼一個兒子頂立門戶,在鄉下並不是什麼稀罕事。

    小胖墩听得多了,雖然哥哥保證過不會‘賣掉’他,但是架不住他心里害怕,成天吃不香睡不好,一身嬰兒肥都快掉光了。

    病房里人不少,各自低聲與自家人交談著,林常青把買來的水果放在旁邊,拉了張椅子坐在旁邊,笑道︰“老ど,看著你沒事,我就放心了。”

    林建摸著林書的發頂,感激道︰“三叔,這次真是太感激你和林海了。要不是你們,我現在……哎。”

    “一家人不說兩家話,你現在最主要的任務就是把身體養好,把心放寬,小書和小墨還有嫂子都還指著你養呢。”

    “嗯,我知道。”

    林常青見林建氣色不錯,不像是郁結于心的樣子,猶豫片刻,壓低聲音試探著問道︰“王艷艷的事情你打算怎麼辦?”

    林建面色一僵,嘆息道︰“錢,她已經拿走了,我又不知道她去了哪兒,還能怎麼辦?”

    林常青憂心道︰“她走之前,還問村里人借了不少錢,現在大家都在說這事兒。”

    林建暗暗攥緊拳頭︰“她借了多少?”

    “具體的數額我不知道,大概有幾千塊吧。”

    “三叔,你回去告訴大家,我會想辦法還上這些錢的。”

    “好,”林常青搖頭自責道︰“哎,真是造孽啊,都怪我,當初要知道她是這種人,說什麼我都不會把她介紹給你。”

    林建忙說︰“三叔,你已經幫我們夠多了,這事兒不怪你。”

    “對了,王鵬托我給你帶了一千塊錢過來,他說他們家實在拿不出什麼錢來了。他說,他對不住你。”

    王鵬便是林建幫忙的那家事主,現在他家舊房子拆得只剩兩間搖搖欲墜,修新房的錢已經全拿出來給林建了,家里鬧騰得厲害。這一千塊錢是他剛從工地上領到的工錢,錢沒捂熱乎就交給林常青讓他送過來,為這事兒,他老婆正在跟他鬧離婚呢。

    “這是不怪王鵬,要怪還得怪我不小心。這錢我不能再收王鵬的了,三叔你幫我給他送回去。”說到底大家都不容易,王鵬家的情況本身就不好,好不容易東拼西湊湊夠修新房的錢,還出了這種事情。盡管林建是受害者,他也不忍心真‘賴上’王鵬,更何況,王鵬確實已經盡力了。

    林常青為難道︰“王鵬的那說一不二的牛脾氣你是知道的,我只負責帶錢給你,至于收不收,你還是自個兒給他說吧。”說著,他將信封里一沓鈔票硬塞進林建手里。

    林建只得先將錢收下,在林常青的要求下,當面將錢點清。

    接著,林常青又拿出另一個信封,交到林建手里︰“這里面是三千五百塊錢,是村里人和你的同事還有學生們的一點心意,錦城離得太遠,大家又不熟悉路,就托我把錢給你帶過來,等你回縣里,大家再來看你。”

    林建拿著沉甸甸的信封,眼楮微微有些濡濕︰“有勞大家費心了。”

    很多時候,對病人而言,錢多錢少並不是最重要,最重要的是有沒有那份心。

    林常青笑道︰“一方有難八方支援,這是應該的。”

    兩人閑聊了一會兒,林墨提著分量十足的午飯過來。乍一見林書和林常青,心里很吃驚。

    “三爺爺,你怎麼來了?”

    “在家里閑著沒事兒,就過來瞧瞧你爸爸,小書在家想你們想得厲害,他剛考完試,我索性就帶他一塊兒過來。”

    眼瞅著快過年,細細一算,確實也到了小學放假的時間。

    林書有些不好意思,仰著小胖臉小聲喊道︰“哥。”

    林墨把兩個超大型的保溫杯放在旁邊,一把抱起林書,擰擰他的臉蛋說︰“在家里有沒有乖乖听話?”小東西瘦了不少,林墨心中閃過一絲心疼。

    林書閃躲道︰“哥,快放開我,我已經是大人了,你不能再掐我的臉……”

    林墨哪兒肯輕易饒過他,想著林書長到以後比高了足足一頭,心里越發想要好好逗逗小胖墩。

    “就你還大人,大前年也不知道是誰在我床上畫地圖的?”

    “那是……那是因為喝水喝多了……不對,你明明答應我再不提這件事情了!”小胖墩氣得面紅耳赤,小胖臉鼓了起來。

    林墨一臉無辜︰“有嗎?”

    “有!”

    “是嗎,我忘了,不算。”

    “……”林書一臉受傷的看著哥哥,哥哥什麼時候變得這麼賴皮了?

    林建看著兄弟倆毫無芥蒂的玩鬧,心里的沉重也一掃而空,笑道︰“墨墨,你先別顧著跟小書鬧著玩,時間不早了,你先帶三爺爺和小書去吃午飯吧。”

    林墨放下林書,說︰“好。”

    林常青客氣一番,最後被林墨說服去家里做飯給他吃。

    離開醫院前,林墨把炖好的山藥排骨湯分給病房里的其他人,並托他們幫忙照顧林建。大家興然應允。

    回去的路上,林書小聲對林墨說︰“哥,我不想回去了,我想留下來照顧爸爸,可以嗎?”他擔心林墨拒絕,忙補充道︰“家里的雞我已經托三奶奶幫我照顧了,我還跟吳老師請過假了,等回去了直接去她家拿通知書和寒假作業,好不好嘛?”林書學著林琳的口氣撒嬌,不過他到底是‘大男孩子’了,學不來她扭股糖似的的動作,就這樣都已經把他自己‘麻’得起雞皮疙瘩了。

    果然,林琳說得沒錯,撒嬌是門兒技術活啊。

    林墨勾唇笑道︰“小東西,想得還挺周到的,你想留下來就留下來吧。”林書一個人留在家,他確實不放心。村子里那些流言蜚語他能夠想象得到,大家或許有口無心,但是對孩子的傷害卻是真實而深重的。他可不想胖乎乎的小家伙變成日後陰沉敏感的模樣。

    林書沒想到林墨這麼容易就答應了,高興的歡呼道︰“哥,你真好!”

    林墨笑著揉揉他的頭頂。

    旁邊,一亮黑色的轎車飛奔而過,等車上的人猛然扭頭,林墨恰巧牽著林書拐進小巷子里。等車上的人匆匆忙忙下車沖過來時,只看到一條空蕩蕩的無人小巷。

    “少爺,怎麼了?”

    韓勛皺眉,微微搖頭︰“沒事,我看花眼了。”

    他連夢中人的臉都看不清,又怎麼可能輕易在街頭踫到他呢?那些恍惚的夢境正在一一應驗,或許他應該像夢里那樣,靜靜的等上三年,他就會真的出現在他的生命中。

    可是,他真的甘心嗎?萬一,他又被其他人搶走了怎麼辦?他根本就不知道他在哪兒,他甚至不知道他長什麼模樣,他該去哪里找他呢?

    或許,他真的已經瘋了吧。

    韓勛攥緊拳頭,狠狠捶了一下旁邊的大樹,手,瞬間血肉模糊,他卻仿佛不知道痛一般,凝望著巷子深處,久久不曾言語。

    “算了,走吧……”

    風,輕輕將他頹然的聲音吹散。

    “哥,你怎麼了?”林書見林墨突然停了下來,仰頭問道。

    林墨怔愣片刻,道︰“沒事兒,剛剛眼皮跳得厲害。”有那麼一瞬間,他以為他听到韓勛的聲音了。

    “那你哪只眼皮跳呢?奶奶說左眼跳財右眼跳災。”

    林墨被他一本正經的語氣逗笑了︰“兩只都在跳,這是自然現象。小小年紀別學奶奶迷信,知道嗎?”

    “哦。”

    回到住處,老太太已經起床了,在她的協助下,林墨就著家里的食材,做了一道回鍋肉,一道水煮肉片,水晶蘿卜,熗炒土豆絲,白菜丸子湯,林常青還是第一次嘗到林墨的手藝,直呼絕了。

    一餐下來,林書肚子撐得溜圓,越發覺得自己留下來的決定簡直太英明神武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