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 小賺一筆

作品:《重生之相逢未晚

    夜市上的好吃嘴很多,大多成群結伴的出來玩兒。這年頭,不管男女普遍還沒有形成不吃晚飯減肥的概念,夜市小吃攤的生意尤其好。

    林墨的銷售局面打開後,才不大一會兒他就忙不過來了。

    不少食客原本是抱著嘗鮮的想法,想要嘗嘗其他口味的狼牙土豆味道如何,沒想到一嘗就停不下來嘴了。

    酸辣味是使用剁得細碎的泡野山椒拌的,不同于醋的酸,野山椒的酸中帶著濃濃的辣,而野山椒本身就比普通的辣椒面辣得多,幾口下去能辣一身汗出來。濃郁的酸辣味兒讓嗜辣的錦城人直呼過癮,個別極度嗜辣的好吃嘴愣是將袋子里的野山椒也全部生吃了。

    甜辣味更受小朋友喜歡,甜本身是一種吃多了會膩的味道,但同時適量的甜也有很好的提鮮效果。當糖和辣子組合一起,糖的膩很容易被辣掩蓋,進而變成一種鮮,拌上蔥花香芹,以及林墨特制的醬料,那噴香的味道再挑嘴的小朋友也能被征服,就算大人吃了也會忍不住叫好。

    孜香的做法很簡單,其實就是在普通麻辣口味的基礎上多加了孜然粉而已,也可以不放辣子直接加孜然粉。一份普普通通的狼牙土豆,加上孜然粉後,立馬就多了一種燒烤特有的香味,吃起來完全不比燒烤攤上的烤土豆差。

    麻辣味是最最常見的,買的人也是最多的,畢竟不是每個人都願意嘗試新口味。然而,等好吃嘴們嘗過後,立馬就會發現不同——同樣是麻辣味兒,但是林墨這里的味道明顯更濃郁,麻辣組合到一起的鮮香味異常明顯,一吃就知道用料非常地道。常年吃辣的錦城人,輕易就能品嘗出辣椒與辣椒之間的差異。

    林墨前世做慣了高端飲食,不願意從食材上克扣顧客,用的全是上好的清油和最好的調料,土豆也是精選菜市上最好的那種大土豆,成本遠比其他小攤貴。夜市上狼牙土豆的價格基本上穩定在一塊五兩袋或是一塊錢一袋,林墨新開的小攤又做不了幾天,不好貿然提價,為了保證收益,他只好縮減分量,每份土豆條只有別家小攤2/3那麼多,一份土豆大概能賺五毛錢左右,並不比其他攤販多賺得了多少。

    原本還有不少顧客嫌分量太少,嚷著下次再不來買林墨的東西了,可等他們嘗過以後,轉身又過來排隊了。

    第一天試營運,時間緊迫,林墨準備的土豆不多,夜市進入高峰期沒多久,林墨隨車運來的三桶土豆就被一搶而空了。不少顧客嚴肅表示,自己還沒吃過癮,讓林墨明天多準備一點貨。

    林墨滿口應下,高興的踩著三輪車回家了。

    他將鍋里剩下的廢油倒給門衛大爺,又送了他一份自己預先留下的土豆條,並付了他當天的租金後,老大爺樂得見牙不見眼,高高興興幫林墨收拾車子上的東西。

    林墨把桶和調料帶回了家,余下的東西全都寄放在門衛大爺那兒。回到家,他清了一下兜里的錢,一共賣了160塊,刨去今天的各項支出,淨賺了70多塊。

    從後世來看,70塊錢還不夠吃頓像樣的洋快餐,可放到現在,工地上最苦的苦力活也不過二三十塊錢一天,爸爸的日平均工資也不過才15、6塊錢而已,70塊錢已經不少了。

    好歹有進項了。

    林墨滿意的把桌上疊放的整整齊齊的五毛一塊收起來,瞅著才十點過,簡單沖個澡,洗掉身上的油煙味,昨天洗的衣服還沒干,只好將就著穿剛才那身,拿電吹風匆匆吹干頭發,趕著去了醫院。

    “老ど,你說墨墨一個人賣東西,不會出什麼問題吧?”老太太在病房里轉了好幾圈,坐立不安。

    林建又何嘗不擔心,不過他對兒子有信心,安慰道︰“媽,你別瞎操心,你不是說墨墨做的土豆條還吃嘛,不會賣不出去的。”

    “誰擔心這個?”老太太憂心道︰“我是擔心錦城的治安不好,萬一出個什麼事兒……呸呸呸,我們家墨墨福大命大,一定什麼事兒都沒有。”

    “媽,錦城是省城,治安比我們L縣好多了。墨墨好歹是男孩子,多鍛煉一下沒有壞處。”

    “話是這麼說,”老太太突然咋呼道︰“不,不行,我還是得去瞧瞧我乖孫,不然我不放心。”

    林墨笑著推門進來︰“奶奶,爸爸。”

    “哎,我的乖孫誒,可算是見到你了。”老太太拉著林墨的手不放,好像幾十年沒見過她寶貝孫子了似的,殷切的問道︰“今天還順利吧?東西賣完了嗎?就算沒賣完也不要緊,實在不行我們自己吃。”

    林墨把老太太扶到旁邊坐下,說︰“奶奶,土豆已經全賣完了。”

    “什麼,全賣完了?”老太太瞪大了眼楮,她親自幫忙準備的土豆,那可是好幾十斤吶。

    “生意比我預想的好,今天都不夠賣,明天得多準備些。”

    老太太頓時喜笑顏開︰“我的乖孫就是能干。今天沒人為難你吧?”

    “沒有,大家看我年紀小,都挺照顧我的。”

    “那就好,那就好。”老太太心里懸著的大石頭總算落下了,“那今天賺了多少錢?你先別說讓奶奶猜猜,至少得有15塊錢吧?”

    林墨笑道︰“不對,奶奶再給你一次機會。”

    老太太見他胸有成竹的樣子,立馬把數字翻倍了︰“難道是30塊?”

    林墨還是笑著搖頭,圈起指頭比了一個七,這下連原本不太看好兒子去擺攤的林建都瞪大了眼楮。

    “70塊?哎喲,你沒哄奶奶開心,那幾桶洋芋你賺了70塊?”老太太眼楮都瞪圓了。她平時也經常種菜到鎮上去賣,賣上十多塊錢已經算是最多的了,怎麼都想不到幾桶不起眼的土豆能賺到這麼多錢。

    林墨笑道︰“而且是淨賺,明天我們多準備一些土豆,起碼能賺到100塊錢以上。”

    省城的經濟要比縣城發達許多,人們手里漸漸寬裕,在縣城里看來很貴的東西,到了這里則是稀松平常。在這個經濟急速發展的時候,資本正在向少部分人手中迅速積聚,無數財富神話,在這個時代頻頻萌芽。

    林建和老太太都同時露出了不可置信的神色,這顯然已經超出了他們的認知。林建雖是老師,但是為人耿直本分,又在鄉村中學任教,沒有什麼大富大貴的親戚朋友,見識到底有限。

    老太太好不容易從震驚中回過神來,當即拍板決定︰“明天我跟你一塊兒去,省得你一個人忙不過來。”老太太的心思很簡單,一天好幾十上百的收益,要是沒人眼紅就奇怪了,墨墨年紀這麼小,要讓人欺負了去可怎麼辦?

    “那爸爸這兒怎麼辦?”小攤生意比預想的更好,林墨一個人確實有些忙不過來,今天又好幾次差點兒把錢收掉了。

    林建說︰“我這里能有什麼事,有你奶奶在旁邊看著,我也放心些。”

    老太太接過話茬︰“明天下午你先去夜市那邊,我給你爸爸送完飯,等醫生檢查好了,再過去找你。”

    林墨看著兩人殷切的目光,只得點頭︰“好吧。”

    他在醫院呆了一小會兒,就被老太太‘攆’回家去了。

    與此同時,大洋彼岸的正值上午,冬日的太陽才剛剛升起不久。與外面和煦的陽光不同,韓家的客廳里格外緊繃。

    “阿勛,你已經成年了,我尊重你的決定。但是,作為父親,我希望你能夠在M國完成你的學業,然後再去Z國闖蕩。”韓父沉聲說道,那張依稀可辨年輕時風采的臉龐,既威嚴又慈祥。

    韓勛已經下定決心遠渡重洋︰“爸,我去Z國也一樣可以完成我的學業。”

    韓大哥看著他執迷不悟的樣子,忍不住生氣,指著他道︰“你學的計算機專業,Z國的計算機水平能跟M國相提並論嗎?為了一個虛無縹緲的夢,你竟然不惜拋棄家人遠渡重洋,我看你是腦子壞掉了。”

    韓家二哥掐滅手中的煙蒂,語重心長道︰“阿勛,我建議你還是接受溫切斯特醫生的意見,接受催眠治療吧。”

    韓勛的手驟然神經質的握緊,抿著嘴唇,半晌,輕輕搖頭︰“不可能。”

    韓媽媽和韓家三姐眼底不禁泛起紅潮。

    韓媽媽難過的說︰“都怪我,我不該把那對指環給你的。”她原本想給小兒子一對傳家寶,哪知道卻害兒子患上了怪‘病’。

    韓勛搖頭︰“媽,不關指環的事。宏遠大師不是說了嗎,這是緣分,是注定,與人無尤。我相信我一定能找到他的。”

    韓家人全都默默嘆息一聲,在百般勸說無效之下,只得將韓勛送上前往Z國的飛機。

    在飛機起飛的剎那,韓勛心底所有的不安與躁動奇跡般的平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