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 相談、擺攤

作品:《重生之相逢未晚

    林墨走到門口小聲問︰“美女,有事嗎?”

    胖護士頓時羞紅了一張臉,看著林墨疑惑的俊臉支支吾吾說了句︰“我真的是美女嗎?”說完,連她都受不了,落荒而逃了。

    林墨啞然失笑,十幾年後‘美女’不過是個隨意的稱呼而已,沒想到他隨口一說竟然把小護士給嚇跑了,天知道,他真心沒有一丁點別的意思。

    過了一會兒,林建終于醒了過來,他的氣色比昨天好多了。因為之前醫生已經給他做過檢查了,林墨幫他簡單洗漱了一番。

    “爸爸,我給你帶了粥過來,還是熱的,你要不要現在喝點兒?”收拾妥當,林墨問道。

    林建最近這段時間吃的都是流食,不耐餓,“你不說我還沒覺得,還真有些餓了。”

    林墨擰開杯蓋,香菇和雞肉結合在一起的細膩的香味霎時飄了出來,林建下意識咽了咽口水。林墨把粥倒進小碗里,試了下,溫度正好,拿過勺子,一勺勺喂到林建嘴邊。

    “真好吃。”林建邊吃邊含糊的說。

    林墨開心地笑了笑,有什麼比看到親人滿足更值得高興的呢?

    等林建喝完粥,林墨猶豫著開口︰“爸,我昨天晚上去夜市逛了一下,我想去夜市擺個攤賣小吃。”

    林建心里被狠狠刺了一下,不由自責的想,如果他能夠小心點,何至于摔壞了腿?品學兼優的兒子何至于淪為街邊小販?母親一大把年紀了還要為他奔波受累,家里還欠著巨款……這一切全都怪他,是他拖累了家人。

    林墨見他面露痛色,忙道︰“爸,你別胡思亂想,我們是一家人,本來就該有福同享有難同當。你生我養我,你現在生病了,我伺候你那是天經地義的事情。”

    林建眼中微微有些濕意,伸出手去摸了摸林墨的發頂︰“好孩子,是爸爸拖累你了。”

    林墨不禁想起前世爸爸服毒自殺前,那歉疚頹老的模樣,心中驟然一痛,眼底泛著紅絲,他拉過爸爸的手,緊緊握住,異常嚴肅認真的看著爸爸的雙眼,緩聲道︰“爸爸,你從來都不是我的拖累,現在不是,今後也不是。讓你和奶奶、小書過上好日子是我這輩子最大的願望,也是我應盡的責任。”

    林墨的聲音不大,卻充滿了不容置疑的味道。

    林建既詫異又欣喜,他詫異于兒子好像一夜之間褪盡了青澀,好像天塌下來下他也能用他稚嫩的肩膀抗住;他驚喜于兒子遠比他知道的更堅韌堅強成熟懂事。

    兒子都已經主動挑起了家庭重擔,他還有什麼面目在這里自怨自艾?

    不過是斷了半條腿而已,天底下的殘疾人多了去了,別人都能活得好好的,他憑什麼就不可以?只是少了半條腿而已,等他康復了,以後能做的事情還有很多,他還就不信了,他一個大男人正值壯年還真會變成兒子的包袱累贅不成!

    “墨墨,你別擔心,爸爸會很快好起來的。照顧你們是爸爸的責任,這份責任還不到你承擔的時候。這學期就算了,等下學期開學,你還是照常去上學,家里欠下的債爸爸會想辦法來還的。”盡管林建巴不得兒子現在就回去上學,但是以他當前的情況,沒有兒子的照料,光靠母親一人是不現實的。

    林墨知道林建的性格非常倔強,往往他做下的決定,輕易不會改變,這一點,他們父子倆都是同類人。林墨骨子里是個成年人,就算明明知道父親的想法不太可能實現,他也不可能像個叛逆期少年那樣跟父親硬踫硬,他選擇迂回和暫時妥協。

    “上學的事情以後再說吧。”林墨重新回到剛才的話題上︰“我還是想去夜市擺個小攤,不管能不能賺到錢,就當做是鍛煉,爸爸,好嗎?”

    林建看著兒子懇切的目光,心里悶悶的難受,猶豫片刻,道︰“擺攤可不是件容易的事情……”

    林墨見他有些松動,忙趁熱打鐵道︰“就是因為不容易,才更應該接受鍛煉啊。爸爸,你放心,我已經做過初步調查了,我會量力而行的。”

    看著兒子如此懂事,林建實在不知該如何開口拒絕他的要求,只得說︰“你想弄就弄吧,量力而行不要把自己累壞了。”

    “嗯,那奶奶那兒……”

    “你奶奶那里,我去給她說吧。”

    “好,謝謝爸爸。”

    “呵,你這孩子。”住院這麼多天以來,林建臉上終于露出了一個會心的微笑。

    中午,林墨趁著爸爸睡著的功夫,回到住處,開始準備午餐。

    本來想早上燒的雞下水還沒弄,林墨把它們再次清洗一遍,削了兩個大土豆,將下水並著豆瓣爆炒後,放入土豆塊,稍微炒了一下,加入適量水和高湯燒上。

    林海家里的廚具很齊,林墨從櫃子里找出一個蒸鍋,將早上開始腌制的生雞皮放入盤中,在盤里碼上調好味道的胡蘿卜厚片,等水開了以後,將盤子放入蒸鍋蒸上。

    他洗了一顆大白菜,直接用手將菜葉掰碎,放在旁邊備用。

    這時土豆差不多已經燒好了,林墨將芹菜和大蔥切碎均勻撒在上面,關火起鍋,香味撲面而來。

    他打開蒸鍋蓋子,粉蒸鳳衣的火候已經差不多了,他熄掉火,在另一口鍋里,熱上少許油。他從蒸鍋中取出盤子,把盤子倒扣,將蒸好的菜倒入另一個盤子中,將鍋里滾燙的油倒在鳳衣上,在滋滋聲中,撒上蔥花香菜,一股濃郁的咸香味兒逸散開來。

    早上買回來的幾條鯽魚還浮在盆面上吐泡泡,林墨找了把剪刀,利落的把這些鯽魚開腸破肚,並用小刀細細刮去鱗片。鯽魚的鱗片細小,在沒有專用工具的情況下,可不容易刮干淨,饒是林墨這樣的老手也很花了些時間。

    處理好鱗片將鯽魚洗淨後,他在它們肚子里塞入姜片和胡椒粒,將其放入砂鍋中滴入少許黃酒直接用清水慢炖。這樣炖出來的鯽魚味道很普通甚至有點腥,顏色也不是純正的奶白色,但是營養價值卻是最高的,最適合用來給爸爸進補。

    林墨最後一道白菜湯快燒好時,奶奶已經起床了。

    “奶奶,你怎麼不多睡會兒?”

    老太太可不好意思說自己聞到菜香味兒給饞醒了,只道︰“年紀大了覺少,昨晚打了個盹,上午回來睡了這麼久,夠了。你爸爸還好吧?”

    “挺好的,早上給他帶過去的粥,他全都喝了,醫生說過了今晚,明天一早就給他轉病房。”說話的功夫,林墨將白菜湯起鍋里,一部分盛進了碗里,一部分倒進了保溫杯里。

    “這就好,我們趕緊吃飯吧,吃完飯,我再去醫院里瞧瞧你爸。”

    “好。”

    幾道家常小菜再一次成功讓老太太撐著了,棒子骨里面的骨髓大半進了林墨的肚子,他也撐得不輕。這年頭的豬不像後世那樣完完全全用飼料催出來的,肉味很地道,連帶的骨髓的味道也香濃許多。

    林墨亂沒形象的舔舔嘴巴暗想,反正棒子骨便宜,等什麼時候再炖上一鍋,好好吃一頓。

    飯後,鯽魚湯火候還不夠,老太太讓林墨在家看著,她先一步去醫院了。

    趁著熬湯的功夫,林墨成功說服門衛大爺晚上把三輪車租給他用,一天晚上三塊錢,租用期間,如果三輪車有什麼破損,由林墨負責修復。

    接著,他騎著三輪車去菜市買了幾十斤大土豆外兼許多調料以及工具。等他回到小區,門衛大爺已經幫他買好了蜂窩煤——大爺他兒子就在賣蜂窩煤,因此,在林墨一口氣買了三百個大蜂窩煤後,門衛大爺在他住處後面的雜物間騰了一小塊地方,供林墨放置這些煤炭。

    林墨弄好這些回到住處,砂鍋里的鯽魚湯已經炖的黏糊糊的了,在姜和黃酒的作用下,又炖了這麼許久,幾乎沒什麼腥味兒了,他調入少許鹽巴,將魚湯倒入保溫杯中帶去了醫院。

    也不知林建是怎麼同老太太說的,老太太全然同意林墨去擺攤,只反復囑咐林墨不要太累。下午她還回去幫林墨刮土豆,淘菜,做一切準備工作,還主動讓林墨教她怎麼使用煤氣灶,以後一日三餐就由她負責。

    到了傍晚,萬事俱備,林墨蹬著三輪車拉著一車的東西,慢吞吞的來到夜市。找到管理人員,交了相關費用並送了管理人員一包紅塔山後,被安排到一個地段相對較好的臨時攤點。

    夜幕降臨,辛苦工作了一天的人們,卸下負擔和面具,慢慢涌到燈火通明的夜市。

    林墨的攤點剛好在一家肥腸粉小攤旁邊,這家小攤味道一般,客人稀少,連帶的,林墨的生意也不怎麼好。

    夜市開始半個多小時,第一個顧客才終于找上門來。

    來者是兩個十六七歲的小姑娘,打扮得卻比二十歲的女人還成熟,花里胡哨的一看就是逃學出來的。她們倆完全是沖著林墨那張臉去的。

    “小帥哥,土豆咋個賣呢?”短頭發的女孩笑著問道,旁邊,她的同伴擠眉弄眼的笑著。

    “一塊錢一份。”林墨帶著職業的微笑回答道。

    兩個女孩子看得眼楮都有些直了,這個笑起來比電視里的明星還好看。

    “給我們來兩份唄。”

    “你們要什麼味道的?”

    兩個女孩兒一听覺得有些稀奇,狼牙土豆不都只有麻辣的嗎?

    “你這兒都有什麼味道的?”

    林墨笑道︰“有麻辣,酸辣,甜辣,孜香四種口味。”

    “那我要個酸辣的。”

    “我要孜香的,多給我來點兒辣椒。土豆脆一點。”

    “好的。”林墨把分量十足的土豆條倒入油鍋中,炸了片刻,將土豆撈進兩個小盆中,加入特制的調料,攪拌均勻。

    兩個女孩兒看著林墨麻利中不失優雅的動作,都有些失神。這人怎麼連做菜都怎麼好看呢?

    “好了,一共兩塊錢,謝謝惠顧。”林墨笑眯眯的把裝在塑料口袋里的土豆遞了過去。

    兩個正處于中二期,天不怕地不怕的叛逆女孩兒竟然破天荒的臉紅了,短發女孩兒從兜里掏出兩個鋼丟到林墨車上,接過袋子跟同伴一起逃也似的跑遠了。

    林墨不明所以的皺皺眉頭,看到下一位客人上門,立刻又換上了職業的微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