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 夜市

作品:《重生之相逢未晚

    盡管天氣不太好,錦城的夜市依然熱鬧如昔,賣小吃的,賣服飾的,賣小百貨的,賣古玩的等等應有盡有,還有表演民間雜耍的,整條街上人聲鼎沸,熙熙攘攘。

    林墨嗓子的炎癥剛消,不敢吃夜市上口味很重的小吃,他晃了兩圈,準備在地攤上買了些換洗的衣物。這次來得太匆忙,他們祖孫三人除了身上穿的這身,壓根兒就沒帶其他衣服。剛才在醫院的時候,他已經咨詢過醫生了,以林建現在的情況,就算要轉回L縣的醫院,至少也得半個月以後。怎麼著,他們也不能半個月不換衣服吧。

    錦城的商販們進貨渠道比L縣的商販們,多多了,地攤上的衣服質量肯定好不到哪兒去,但是價格卻比L縣那邊便宜了三成不止。林墨選了家衣服質量款式看起來還不錯的小攤,跟一眾大媽大娘拼殺一番後,終于成功‘搶’到四套衣服。作為一個好哥哥,林墨怎麼可能落下寶貝弟弟呢。

    冬裝材料在那兒管著,價格偏貴,這四套衣服林墨把嘴皮子都快磨破了,才砍成一百五十塊錢成交,還問老板娘要了兩雙襪子做添頭。回過頭來,就有人跟老板娘掰扯,憑什麼他買的就那麼便宜,不行,這件衣服最少還得再便宜五塊。老板娘賣林墨已經覺得自己虧大發了,張口就說‘憑那小伙子長得俊,我樂意算他便宜,這件少了三十不賣,你愛買不買。’那人猶豫再三見確實砍不下來價了,才掏錢把買下。

    光有外套還不夠,林墨轉了幾圈,又去另一個小攤上買了些換洗的內衣襪子之類的,還給奶奶買了雙保暖鞋,若不是錢不夠了,他還打算給自己買雙運動鞋。

    夜市上生意非常火爆,林墨想著還要在錦城呆十多天呢,今年春節在一月底等回L縣又該快過年了,不可能就一直坐吃山空吧,要不他也弄個小攤到夜市賣點小吃?夜市只開到晚上十一點,睡一覺白天去醫院照顧爸爸正好,就是要一直累著奶奶守夜,怕是不太好。林墨思前想後,決定先去問問市場管理人員。

    管理人員告訴林墨,夜市上許多攤子都是固定的,但是也有一些短期流動攤子,就是位置沒那麼好,入場費一天5到20塊錢不等,得看佔地面積,具體位置由管理人員安排。

    林墨特意去那幾個流動攤點看了下,大多數處在偏角處,燈光不好,人流相對較少,生意馬馬虎虎,多是些賣小飾品的。有幾處位置稍微好點,價格估計要貴些。

    夜市上各式各樣的小吃都有,林墨覺得如果自己要賣的話,多半也不能脫俗。他們在錦城呆的時間不長,不可能去大肆購買工具,海叔那兒有現成的大鐵鍋,陽台上還扔著一個大蜂窩煤爐子,小區守門大爺那里好像有輛小三輪車,晚上他用不上,問他租用一下付他租金,他應該會答應。

    新穎美味的小吃,林墨腦袋里裝了不少,但是要制作簡單快捷又符合錦城人口味的,還真不多。林墨首先想到的就是狼牙土豆和香辣孜然小土豆。土豆的受眾最廣,既易于烹制,又易于保存,只要能夠把味道調好,就能非常出彩。

    夜市上沒有賣小土豆的,只有些賣鍋巴土豆的,兩者做法相似,都需要先將土豆煮熟剝皮,在進行油炸調味,但是小土豆味道明顯更香更細膩。同樣的,小土豆的剝皮過程很慢很繁瑣,他根本沒那麼多時間去弄。

    至于狼牙土豆,本來就是一道風靡錦城的小吃,不光夜市上賣的人多,學校周邊賣的也多,不稀罕。但,從另一個角度來看,一道大眾的小吃,更容易在短時間里打開市場。而他相信自己調出來的味道絕對不比任何人差,從別人手里掠奪一些客源應該不難。更何況,夜市上賣的狼牙土豆,只看到有麻辣味道的,味道和菜品都遠沒有後世那麼豐富,有很大的提升空間。

    拿的東西多,雨漸漸大了起來,林墨沒委屈自己,叫了一輛三輪車送他回住的地方。

    林墨回到家,痛痛快快洗了一個熱水澡,將新買回來的衣物全部洗了晾上,這天氣若是不放晴,沒個三四天別想穿上干衣服。

    晚上林墨一直想著擺攤的事情,整晚都睡得不踏實,早上五點過就醒了。他邊穿衣服邊暗暗嘲笑自己真是越活越回去了,想當初並購價值幾千萬的會所都沒像現在這樣失眠過,一個賣小吃的攤子而已,真沒出息。

    轉念一想,這可是自己白手創業的起點,起點,能不激動嗎?

    林墨慢吞吞的刷著牙,看著鏡子里面粉嫩嫩的少年厚顏無恥的想,勞資現在才十五歲,激動一下有什麼不正常?呼嚕嚕吐掉嘴里的泡沫,就著冷水洗了把臉,扒拉扒拉土兮兮的發型,鏡中的少年露出一個中二氣息濃重的燦爛笑容,看著那口白晃晃牙,他自己反而受不了了,撇撇嘴,笑容又變成了那種陌生而熟悉的從容優雅。

    老了就是老了,換身新皮,也不可能真正變回少年時的單純無憂,更何況,至十五歲後,他的人生就變得光怪陸離,而他的心境也沒修行到返璞歸真的境界。

    就這樣,也挺好。林墨用手指踫了踫鏡子上的臉頰,笑容消失,那張精致的臉上只剩下冷冽和漠然,眉間比以往多了幾分為家人而存在的暖意。

    這才是真正的自己。

    昨天買回來的雞和棒子骨都還沒處理。林墨想著爸爸和奶奶好像都挺喜歡香菇雞肉粥,就將小母雞生扒掉皮後煮上,水發幾朵香菇,準備一會兒熬粥。

    等整只雞煮到八成熟,他扒掉雞肉,將大腿骨焯掉血水後,放入生姜,少許米酒,以及其他調料,和雞架一起丟進大鍋大火煮,等水開了一會兒後,轉小火慢炖。爸爸的腿傷非常嚴重,初期階段不能吃油膩的東西,應該以清淡飲食如蔬菜魚湯為主,這鍋骨頭是用來熬高湯,方便之後做菜的。

    林墨選了些雞大腿上的肉,和發好的香菇一起,撕成細絲,一會兒熬粥用。

    雞皮是好東西,有人不愛吃,也有人愛吃的不行。林墨打算留著做個粉蒸鳳衣。

    血旺和下水不太多,但是扔了太可惜,林墨決定等一會兒粥熬好了以後,用它們燒土豆。

    大骨頭煮好了,上面能扒不少肉下來,這些肉直接吃好。

    到了七點過,天依然沒亮,林墨瞅著時間差不多了,揣著兜里僅剩的五十塊錢又去了菜市。奶奶那天給他看病的錢,昨晚買東西都不夠,身上這五十塊錢是他歷年積攢的壓歲錢。

    菜市上還不多,菜販們已經早早擺上了新鮮的蔬菜瓜果。錦城冬天的蔬菜相對L縣要豐富許多,菜販子們從外地運了不少大棚蔬菜回來,各類蔬菜應有盡有。

    林墨從事飲食行業多年,再清楚不過大棚蔬菜內幕。尤其這會兒還不流行有機蔬菜綠色農業,國家相關管控還不到位,為了催長催熟這些蔬菜,菜農們什麼藥都敢用,已經被癌癥活活折磨至死的他可不怎麼敢吃。

    這時節稱得上時令蔬菜實在不多,無外乎南瓜白菜青菜蘿卜土豆山藥等,其中山藥和白菜具有活血化瘀的效果,比較適合爸爸現在吃,天氣寒冷,這兩種蔬菜能保存的時間也相對較長,林墨多買了些。南瓜和土豆也買了些,又割了兩斤瘦肉,一斤五花肉打成肉臊(碎肉)。

    林墨一向喜歡吃魚,但是魚必須吃得鮮,現在顯然沒這個條件,他只買了三斤鯽魚。

    菜市場有賣泡菜的,林墨選了家看著還不錯的,買了些泡豇豆和泡蘿卜,還買了些豆腐乳。

    匆匆回家,粥已經熬好了,高湯還得再炖會兒。

    林墨把泡豇豆切成碎末,取了少許肉臊,加入干辣椒熗炒,幾分鐘後一份酸辣可口的爛肉豇豆就做好了。就著豆腐乳,林墨喝了兩大碗稀飯。

    飯後,大骨頭高湯也熬得差不多了,他把大骨頭和雞架以及鍋里的碎渣全濾了起來,將高湯放到旁邊等它自動凝結。

    用昨天新買的保溫杯裝上粥準備去醫院,剛走到樓下,就看到奶奶回來了。

    “奶奶,你怎麼回來了?”

    老太太看到他松了口氣,道︰“這都九點過了你還沒過去,我擔心你在家里是不是出了什麼事,就回來看看。”

    林墨這才後知後覺的想到,在奶奶眼里,自己就是個半大孩子,第一次到錦城來,指不定就讓人拐跑了。

    拐跑還是其次,老太太在醫院一會兒听人說煤氣中毒會毒死人,一會兒听人說煤氣會爆炸,又是車禍又是搶人的,她擔心了一晚上,早上沒見到孫子整個人都不好了,等醫護人員給林建做了檢查,她立刻匆匆忙忙趕回來了。

    林墨歉意道︰“對不起,奶奶讓你擔心了。我早上去菜市場買了些菜,沒注意時間就過去了。”

    “行了,沒事就好。”老太太守了林建一夜,又擔心林墨,整晚上就打了個盹兒,精神很不好。

    “奶奶,我自己去醫院就行了,你快回家休息吧。鍋里給你溫著粥,桌上還給你留了菜,你記著吃,中午飯你別擔心,我會按時回家做的。”

    老太太看著寶貝孫子孝順的模樣,心里既甜又心酸,原想說午飯由她做的,想到自己根本不會用那什麼‘爐具’,只得作罷。

    “好,你路上一定要注意安全,你爸爸那兒有什麼事情,你記得喊醫生知道嗎?”

    “嗯,我知道。”

    林墨到了醫院,林建還在睡覺,他沒吵他,靜靜坐在旁邊想該如何跟奶奶提擺攤的事情。一個胖護士推門進來了,小眼楮巴巴看著林墨手邊的藍色保溫杯,欲言又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