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7章 番外幸福時光

作品:《重生之相逢未晚

    早上,林墨睡得正熟,忽然感覺被窩里擠進兩個暖呼呼的小東西,倆小家伙還特別不老實,在他身上爬來爬去就算了,小爪子還捏著他的鼻子,讓他想裝睡都不行。

    他睜開眼楮就看到大兒子燦爛的笑臉︰“daddy,起床,陪我們玩兒!”

    小兒子也撲過來,在他臉上留下一個濕乎乎的吻︰“daddy,daddy,要游泳,要小鴨子。”

    09年的時候,林墨跟韓勛在加州登記結婚,韓家毫不避諱的給他們舉行了隆重的婚禮,令不少人唏噓不已。從03年到09年,六年時間里,韓家的變化不小。韓東旭大概是被弟弟有事沒事秀恩愛給刺激到了,回M國竟然一改從前花花公子的做派,認真交往了一個女朋友,女孩兒是華裔,家里是做進出口貿易的,跟韓家是老交情,女孩兒年齡比韓東旭足足小了七歲,他倆剛開始將往的時候,韓東旭還被韓母敲打了一番,讓他不要玩弄人家感情。韓東旭這次是動了真心,偏被冤枉的不慘,加上以前交過的那些女朋友中有幾個實在不是省油的燈,韓東旭的追妻之路不是一般的坎坷。不過,不管怎麼樣,結局挺好,最終修成正果,婚後一年,趕在老大韓子杰的雙胞胎兒子後面,生了一對龍鳳胎,可把家里人給樂壞了。

    韓家的孫子輩里一下就從一個艾倫小豆丁,變成五個小豆丁。

    次年也就是06年年初,韓芷雯和韓芷靜姐妹倆相繼出嫁,韓芷雯嫁的是華爾街新貴兼大學同學查理,倆人地下戀情從高中就一直延續到現在。查理家境一般,但是很有志氣,愣是靠一己之力拼成金融大鱷才向韓芷雯求婚。

    韓芷靜的情路比較坎坷,交往過的幾個男朋友,不是沖著她的色就是沖著韓家的財,談不久看清這些人的真面目都分手了,兜兜轉轉見家里的兄弟姐姐都安定下來,她眼瞅著自己年齡一天比一天大也著急了,最後開始听韓母的話抽出時間去相親,可惜相親對象一次比一次奇葩,最後竟然還遇到了小時候的‘大仇人’,打小她跟世交李伯伯家的臭小子就不對盤,見一次掐一次,如今長大了也不例外。不過,大約真的是緣分,兩人掐著掐著竟然掐出火花來了,趁著熱戀的勁頭,緊跟在姐姐的後面,步入了婚姻的殿堂。

    韓芷雯韓芷靜姐妹倆結婚後沒多久就傳出喜訊,不多時雙雙誕下麟兒。M國沒有計劃生育,韓家兄弟姐妹婚後跟另一半感情都不錯,婚後接連傳出喜訊,到2010年底的時候,家里孫輩的男孩女孩兒加起來有足足十個,這還不算二嫂肚子里新揣的一個。韓父和韓母年齡大了,享受著兒孫繞膝的天倫之樂時,不免擔心韓勛和林墨,兩個大男人在一起,沒個孩子始終不是個事。

    韓勛常年居住在Z國,偶爾回趟M國的家里,被那群小熊孩子們吵得要死,每每看著那些小佷子小佷女纏著林墨,他就酸得厲害,再加上他也不多喜歡小孩子,壓根兒就沒有養小孩兒的打算。

    他不喜歡,卻架不住林墨喜歡孩子。韓母旁旁敲側擊的給林墨說想讓他們代孕養個孩子後,林墨的心思也活泛了。韓勛一開始態度特別堅決,咬死了不想養孩子,還說如果林墨實在喜歡,就從他哥哥姐姐或者林書以後的孩子里過繼一個。可惜,韓勛也就是繡花枕頭表面上看著厲害,內里妥妥的一個妻奴。林墨都不需要說什麼,就看著那些佷子佷女的照片悶悶不樂幾天,韓勛自個兒就打退堂鼓了,主動咨詢代孕一事。

    韓勛覺得真要代孕一個孩子的話,最好這個孩子能夠同時具有他和林墨的基因。當下,M國一些前沿的生物實驗室里已經具備了這種技術,但是技術不是很成熟,尚處于試驗階段,實驗結果也不是特別滿意,無法保證孩子生出來後會發生什麼情況。韓勛深知林墨,面上看起來冷冷清清的,實際上心里比誰都重情,養個小狗病了死了他都要著急難過很久,更可況是養個孩子?

    沒辦法,韓勛只好退而求其次,通過資深代孕機構,為避免後續糾紛,由代理人出面,找了一個各方面條件皆優異的女人,用她的卵子受精成功後,為他們代孕了這對異卵雙胞胎。美中不足的是,這女人本身就是個多國混血的混血兒,兩個小寶貝生下來以後,雖然看起來都繼承了他們父親的黑發黑眼,但還是能夠看出混血的痕跡。

    孩子剛出生的時候,胖嘟嘟的又有著同一個母親的基因,看起來差異不大。現在長到兩歲多,慢慢就能看出區別來了,大兒子韓智宇一雙桃花眼簡直跟韓勛一個模子印出來的,小兒子林智軒的鳳眼跟林墨如出一轍,受到生物學母親的基因影響,韓智宇和林智軒有著白種人特有的深邃輪廓和雪白的皮膚,同時兼具黃種人的精致細膩,隨著兩個小家伙從小小的肉團團慢慢長開,胖乎乎模樣不是一般的漂亮可愛,乖乖听話的時候簡直跟小天使似的。

    當然,如果是不乖的時候,絕對是兩個不折不扣的小惡魔。

    從兩個小家伙呱呱墜地,到他們現在能說會跑會調皮搗蛋,整個過程就是韓勛和林墨一部巨大的辛酸史,而這部辛酸史不過才開了個頭而已……

    “你們爸爸呢?”林墨坐起來,抱著兩個兒子,一人親了一口,兩個小家伙高興得眼楮都眯了起來。兩個小家伙穿著一模一樣的超人睡衣,笑起來時有種莫名的神似,任誰見了都會說他們是親兄弟。

    韓智宇奶聲奶氣地說︰“爸爸在……在做早飯。”

    林智軒是個小吃貨,不太欣賞韓勛的手藝,鼓著包子臉說︰“要吃daddy的蛋黃泥,不要喝奶奶。”

    林墨擰擰兒子的小胖臉︰“不乖乖喝牛奶,小心變成小矮子哦。”小兒子挑食的毛病不知跟誰學的,不合口味的東西不吃,看起來不漂亮的東西不吃,就連喜歡吃的東西出現頻率高了他也要鬧情緒,這一點真是相當的不可愛。前不久,林墨才從韓母那兒知道,韓勛小時候就是這毛病。

    林智軒才不懂什麼矮不矮的,他就是不喜歡吃爸爸做的東西,小孩子脾氣一上來就擰上了,抱著林墨的手撒嬌︰“就要蛋泥泥,就要蛋泥泥。”得,一著急連菜名都叫錯了。

    韓智宇對蛋黃泥興趣不大,他喜歡吃香酥脆甜的小餅干,他也跟著鬧︰“要小餅干,daddy我要吃小餅干。”

    “不行,早上只能喝牛奶,吃雞蛋和水果。不乖乖听話的話,今天就不帶你們去爺爺那里玩哦。”林墨雖然非常珍惜和疼愛兩個寶貝兒子,但是遇到‘原則性’問題時,絕對不會讓步。

    兩個小豆丁想要‘點菜’,又想去鄉下玩兒,糾結得小臉蛋都皺起來了,他們還沒領會到‘魚和熊掌不能兼得’這麼深奧的問題,只一個勁兒的撒嬌,見平時寵愛他們的daddy不松口,兄弟倆心有靈犀的扁著嘴眼看要開始撒潑,韓勛從外面走進來。

    “韓智宇,林智軒!”韓勛不過冷著臉喊了一聲,兩個小家伙立馬乖乖收聲,像是被逮著做了壞事似的怯怯地把小胖臉埋進林墨懷里。

    韓勛現在已經三十四歲了,外表看起來仍然是28、9的樣子,氣質卻跟過去有著翻天覆地的變化。他本就是富貴圈里浸淫大的闊少爺,又獨自在Z國開疆拓土打造出一個龐大的商業帝國,久居上位的氣勢絕對不是說著玩兒的。兩個小家伙年齡還小,但是趨利避害的本能是天生的,面對林墨的時候,他們敢撒嬌甚至撒潑,面對韓勛的時候,卻只能乖乖的。哪怕,至今為止,就算韓勛氣急了也沒動過他們一根手指頭。

    對兩個小家伙來說,爸爸好可怕,黑著臉的爸爸好像大魔王,daddy救命!

    林墨早上有些低血糖,被兩個小家伙鬧得頭疼,他悄悄對韓勛豎了下大拇指,小家伙們光顧著躲避爸爸的‘精神攻擊’,完全沒看到兩個無良老爸臉上和煦的笑容。

    收拾好,坐到餐桌前,桌上有沖好的牛奶,煎好的培根、雞蛋,全麥面包片,拌好的蔬菜、水果莎拉,還有兩碗特地給兩個小家伙蒸的肉末蛋羹。

    這兩年多,因為要帶孩子,韓勛和林墨還有各自公司集團的事情要忙,在小家伙們渡過嬰兒期把他們從M國接到京城的四合院里後,韓勛專門從M國那邊帶了幾個佣人阿姨過來照顧他們的生活起居,還給他們請了兩個資深幼教。但是父子天性就是父子天性,無論那些人再對兩個小家伙盡心盡責,他們始終更依賴他們的daddy和爸爸。

    早十多年前,韓勛就說過要跟林墨學廚,林墨原以為他開玩笑,沒想到他還真下了決心去學。奈何他的天賦實在不怎麼樣,拿手的幾樣全在今早的餐桌上了。偏偏他還挺樂意做的,只要是休息空閑的時候,都會露一手。兩個小家伙早讓家里的廚娘、他們的daddy和經常過來玩兒的章莫章叔叔一干人等喂刁了嘴巴,不怎麼欣賞爸爸做的蛋羹,但是礙于爸爸的淫威,挑食如林智軒也會乖乖把碗里的東西刮干淨。

    林墨到底對兩個小寶貝更心軟些,在小家伙們吃完早餐後,在他們殷切的目光下,一人給了他們一袋自制的小曲奇餅干。

    “謝謝daddy。”

    韓勛頗有一家主的威嚴︰“你就慣著他們吧!”忽然間,好像有點明白老頭子指責老媽慣他時那種心情了。

    林墨依然微笑著看著兩個小家伙,都不帶給他一個眼神,“給他們一點餅干就叫慣了嗎?你買的那堆玩具才叫慣吧?”

    沒錯,就是堆,而且一堆就是一整間屋子,什麼超人、蜘蛛俠、鋼鐵俠、海陸空三系交通工具模型、高仿真手槍、各種毛絨公仔……目測兩個小家伙從嬰兒期能夠玩到十歲以上。可憐林墨小時候就只玩兒過竹蜻蜓,鐵皮青蛙,塑料槍,完全不能比。

    韓勛輕咳兩聲︰“又不全是我買的,對了,給奶奶準備的禮物都帶上了嗎?”

    “你少轉移話題,剛剛明明是你放進後備箱的。”

    “……真是白疼那兩個小混蛋了,明明我比你盡責,他們居然更黏你,一點兒也不科學。”韓勛難得挫敗道。兩個小家伙剛到京城的時候,晚上不適應鬧騰,都是林墨睡覺佣人哄他們,他在旁邊看著幫著;主動給他們做吃的,不領情;他們喜歡的那些玩具哪個不是他給買的,可是兩個小家伙看到他,時不時的就露出看到天敵一樣的眼神,真不是普通的讓人泄氣。

    韓勛選擇性遺忘了,每當兩個小崽子跟他搶‘老婆’時,他那張黑臉是多麼具有‘殺傷力’。

    “誰讓你平時老是嚇我們宇宇和軒軒的,對不對?”林墨坐在後排座照看兩個孩子。

    小家伙們也不知到底听沒听明白,居然一本正經地附和︰“對!”

    韓勛︰“……”有種被老婆和兒子們聯手欺負的感覺,怎麼破?

    ——————

    林墨自從大學畢業後,就開始大刀闊斧的打造他的餐飲帝國。除了火鍋、藥膳外,還開闢高級餐飲會所市場,有機食品市場,深加工農副產品如酸菜、咸鴨蛋、松花蛋、腌肉、臘肉、香腸等等,不僅國內暢銷還遠銷海外。

    林墨接管了餐飲方面的工作後,林建就騰出手來專營物流。他們的物流公司創建早,有韓勛的ANX全力合作,起點比別的物流公司不知高了多少倍,再加上客戶至上的服務理念和工作態度,這些年順風順水的發展下來,規模相當可觀,早已購買了自己的飛機,其財力和背景是國內其他物流公司望塵莫及的,在業內穩穩佔據著絕對的龍頭老大位置。

    人找錢艱難,錢找錢容易。

    有了足夠豐厚的資本,在遇到適合的項目時,林建和林墨都會順勢投資一些,多年經營下來,林建早已成了某財富排行榜的座上客。

    功成名就後,更多女人對林建趨之若鶩,可惜越是這樣,他越樂意繼續單著,于是還真就這麼一直單著了。

    老太太現如今總算學會過她口中的‘地主婆’生活了,無他,主要是年紀大了,再想做田間地里的活也做不了多少了,只好打打養生拳強身健體爭取長命百歲。

    林墨他們這次回去就是給她老人家祝八十大壽的。老太太實打實的年齡只有七十九,但是按照L縣的風俗,八十大壽就是要在七十九的時候過,說是這樣才能渡過‘九’劫,具體怎麼個說法也只有老一輩的才清楚,反正大家都是這麼過的。

    林書如今幾經輾轉還是去了Y國留學,仍然學的前世量子物理學專業,他這一世的起點比前世高得多,早在一年前就拿到了博士學位,如今在Y國一所世界聞名的大學里任教,並且主導著一項擁有劃時代意義的物理研究,一旦實驗成功,他很可能成為下一屆XX獎得主,甚至被載入史冊都有可能。

    當然,林書一貫覺得自己跟哥哥比起來還是差太遠了,很少跟家里人提起他在學術上的成就。估計他說了,林墨也听不懂那些永遠跟他絕緣的物理理論,但這些並不影響他大力贊助弟弟的實驗室。

    林書從國外大老遠趕回來,比林墨他們更晚些抵達老家,到的時候已經是晚上了。

    不過,這次他可不是一個人回家了,還帶了一個漂亮女孩兒,林墨和韓勛咋一看都覺得小丫頭挺眼熟的,一時沒想起來在哪兒見過。

    “林大哥,韓大哥,我是金諾,金爵的妹妹,好久沒見你們不會不認得我了吧?”金諾個子高挑身材玲瓏有致,溫婉的瓜子臉,五官精致柔和,一頭栗色的及腰長發,跟高大斯文英俊的林書站在一起,任誰都要贊一聲天作之合。

    可任誰都想不到,當年盯著林書發花痴的小胖矮妞,不僅完成了毛蟲到蝴蝶的華麗蛻變,還堅韌不拔的追到了心儀的‘男神’。不消說,金諾的性格絕對沒有她看起來那麼‘乖巧’。

    單瞧她那八面玲瓏的妹控哥哥金爵,就知道金諾絕對也是個精靈古怪的主兒。

    “女大十八變,諾諾現在這麼漂亮,你不說我還真沒把你認出來。”林墨跟金爵關系一直很好,他倒是听金爵提起過金諾去Y國留學了,卻不知道她竟然會跟林書走到一起。改明兒,得好好氣氣金爵這個妹控。

    金諾挽著林書的胳膊笑著說︰“我一直都這麼漂亮,對吧?”

    林書在感情上比較害羞被動,在Y國這麼多年耳聞目濡也沒什麼改變,女朋友當著家人的面這麼問他,耳朵一下就充血了,有些靦腆的點點頭︰“對。”

    韓勛在旁邊暗罵大尾巴狼,想當年揍老子的時候,那手黑的喲。

    老太太沒想到八十大壽的時候,林書還能給她帶這麼個大驚喜回來,樂得嘴都合不攏了。自從林墨和韓勛代孕生了韓智宇和林智軒後,老太太的目光就盯在了林書身上,奈何林書遠在國外讀書,她縱然有心無處使力,眼瞅著小孫子都快28了還沒定下來,村里跟他同齡的孩子都上小學了,老太太心里很著急。也曾暗地里跟兒子討論過,林書是不是也喜歡男孩子,要是真喜歡,把人帶回來她也不會說什麼的。大不了像林墨那樣代孕一樣有後不是?可林書這麼些年愣是連朋友都沒怎麼帶回過老家,今天忽然不聲不響的帶了個女朋友回來,老太太只差沒樂瘋了。

    她拉著金諾一個勁兒的贊,金諾也特別會說話,把老太太哄得相當開心。

    聊久了,林墨才知道,原來金諾竟然是在讀博士生,而且跟林書學的是一個專業。這年頭,這麼時尚漂亮IQEQ皆高的女博士可不多,林墨妥妥的把未來弟媳放在天才的位置上,心里的想法跟老太太不謀而合——乖乖,他們倆以後結婚生出來的孩子得有多逆天啊?

    林墨和老太太仿佛看到了一個小號的林書奮筆疾書的模樣。

    老太太這個八十大壽過得相當開心,即使早已跟她離了心的女兒一家沒有來,有大兒子,小兒子,還有一屋子的孫子、重孫,老太太一張臉都笑成了菊花。

    林家這些年發得厲害,林建從來都不是忘本的人,他發了大財回過頭來也狠狠帶動了一把村里的經濟,現如今,L縣誰不知道青桐村是有名的別墅村?

    老太太八十大壽林建為她大辦了一場,流水席足足辦了三天,還專門請了老一輩人喜歡的地方戲班子過來唱戲。林建和林墨都不願意太過張揚,沒有對外說,只請了家里的親戚和村里人,生意上的那些朋友都沒請,老太太非常喜歡這樣的安排,既滿足了她作為老人的虛榮心,又不會太折騰。

    韓父和韓母趕在老太太大壽當天早上到了,因為韓勛跟林墨在一起亂了輩分,韓父韓母跟老太太只差了幾歲,索性就依著老太太說的,兩人喊她一聲大姐,到林建那里,林建依著程緩緩的輩分叫,而林墨則跟韓勛喊兩人爸爸媽媽。沒辦法,輩分亂了就是亂了,怎麼喊都是錯,索性怎麼順口怎麼來。

    “爺爺,奶奶!”兩個小豆丁常常跟韓父韓母視頻電話,對二老一點兒都不陌生,也不怵韓父,小嘴巴不知有多甜,張開雙手要抱抱的樣子,萌得二老心肝顫。忙一人一個抱起來,小家伙們熱情得在兩個老人臉上留下無數濕漉漉的熱吻。

    “哎喲,咱們軒軒真乖。”韓父抱著林智軒笑得見牙不見眼,說來也奇怪,家里那麼多小孫子小孫女,第一不怕他的就數林智軒,第二不怕他的則是韓智宇。韓父現如今也是七十好幾的人了,心腸越發軟和,對家里的孫子孫女們再不復當初對兒女們時那麼嚴厲,可惜家里的小孩子年紀要大些,在他們父母的教導下對爺爺都是格外敬重,正所謂敬而遠之,老爺子總覺得家里的小孫孫們就沒有林智軒兄弟倆跟他親熱,最起碼像這‘熱吻’的待遇是不會有的。韓老爺子不知道的是,在小家伙們眼里,跟‘惡魔’爸爸比起來,爺爺真是太慈祥有愛了。而韓勛因為是寵著長大的ど子,對老頭子到底少了幾分哥哥姐姐們的畏懼,更不會去教導寶貝兒子敬畏老頭子,于是就形成了現在這樣美麗的誤會。

    林智軒長得像林墨,性子卻不像,嘴巴可甜了,眼楮笑得彎彎的,奶聲奶氣地說︰“爺爺,爺爺也乖。”

    “哈哈哈……”老頭子活了幾十年,約莫著還是頭一遭有人這麼贊他。

    韓智宇見弟弟有人夸,奶奶都不夸他,著急了,沖著奶奶表白︰“奶奶,奶奶,我也乖。”

    韓母也大聲笑了起來︰“對,對,我們宇宇也乖。”

    大家笑著說著,很快就到了中午,林建早早給老太太訂了一個三層高的大蛋糕,大中午的意思著點了蠟燭,老太太也虔誠的許了願望。

    韓智宇和林智軒最近剛學了生日快樂歌,林墨和韓勛才起了一個頭,兩個小家伙一點兒也不怯場拍著小肉爪,奶聲奶氣地唱了起來︰“……祝你生日快樂,祝你生日快樂……”唱完了中文,又用英文唱了一遍。

    大家跟著他倆一起唱著,所有人臉上都洋溢著幸福的笑容,請來的攝像師飛快按下快門,將這美滿的一刻永遠定格。

    【更多精彩好書盡在耽美小說網 http://www..la】

    附︰【本作品來自互聯網,本人不做任何負責】內容版權歸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