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手術

作品:《重生之相逢未晚

    L縣距離省城並不太遠,林墨他們從醫院出發,開車走國道,三個多小時就到了省醫院。林海一早聯系的朋友很有些能量,在林墨他們到之前,就已經幫他們聯系好省醫院里最好的外科手術醫生,並且通過電話與縣醫院那邊的主治醫師聯系交流,已經初步制定了手術計劃。

    等林建他們一到,主刀醫師和助手們拿到他的病歷資料,仔細研究了他雙腿的X光片,又給他重新做了檢查後,重新修正了手術計劃。

    中年醫生拿著單子,遺憾地說︰“很抱歉,病人錯過了最佳治療時機,左腿膝關節以下部位必須進行截肢。如果家屬同意手術,請在這里簽字。”

    林墨心里最後一絲僥幸破滅了。不過比較前世的情況,他又覺得很安慰。好歹右腿還保得住,左腿膝關節以下截肢的話,以後安上義肢,還能跟正常人一樣行走。上輩子,有個女孩兒兩只腿都裝的是義肢,人還能跳舞呢。哪怕現階段還沒法考慮義肢的問題,爸爸的右腿能好,至少拄著拐杖還能行動,即使再不方便,也不用像上輩子那樣淪為一個完完全全不能動凡事都要人照顧的廢人。

    老太太看著醫生遞過來的單子,無措的看著醫生,嘴唇抖得不行︰“我……我們家老ど真的必須截肢嗎?不截不行嗎?”

    醫生說了一些專業性很強的術語,老太太听不懂,但是也明白,林建的左腿是真保不住了。

    “墨墨,真的要簽字嗎?”老太太淚眼婆娑的看著孫子。

    林墨拍拍老太太的背,沉聲道︰“奶奶,簽吧,這已經是最好的結果了。”

    “我可憐的老ど哦……”老太太再忍不住嚎啕大哭起來。

    林墨溫聲勸了她一會兒,老太太才抖著手,在單子上簽下自己的名字。

    李春蓮。

    老太太的名字雖然土氣,但那三個工整漂亮的小楷讓醫生忍不住多看了她兩眼,贊道︰“老太太的字寫得真好看。”

    換成平時,老太太估計還要自夸兩句,現在哪有那心情,“還成。醫生,我兒子的手術請您一定要多費點兒心啊。”

    醫生笑著點點頭︰“您放心,我們一定會盡力的。”

    醫生說完拿著單子離開了,很快一干醫護人員將林建推進了手術室。臨進去之前,林建的狀態不太好,仍然處于昏迷狀態。老太太一想著老頭子也曾這樣被人推進手術室,連話都沒跟她一句,就走了。急得跟熱鍋邊兒上的螞蟻似的,不停的在緊閉的手術時門前走來走里,嘴里念念有詞的求著諸神菩薩保佑。

    林常青害怕他們倆老的老小的小,遇到事情處理不下來,也跟著一起來了。下午他老婆過來的時候,他讓他老婆把林書先帶回村里去了,暫時先住在他們家。林墨家里喂了四只老母雞,一只大公雞,關在院子里沒個人喂也不行。早上出門的時候,林墨就忘了喂,林書那兒有鑰匙,只要記得每天給它們喂點兒糧食弄點水就行。

    林書顯然不太樂意留下看家,但小孩兒也很懂事,哥哥和奶奶不讓他去,他也沒像別的小孩兒那樣撒潑打滾,只包著兩泡眼淚珠子,可憐兮兮的帶著哭腔說︰“那哥哥你們早點回來,我乖乖在家里等你們。”

    那小眼神瞅得林墨心都軟了,當即拍著胸口保證一定會盡快回家。某個無良哥哥,在心里壞笑——矮油,原來他那一臉斯文敗類相的弟弟,小時候居然是個小哭包。可惜沒有相機,要是能把他現在這模樣照下來,擱以後拿出來,那樂子可就大了。

    林常青被老太太晃得頭暈,說︰“老嫂子,你別晃了,我剛問了醫生,手術得好幾個小時呢,你快過來坐著吧。這會兒時候不早了,你和小墨在這兒等著,我去給你們煮點面帶回來。”

    林墨喉嚨疼得厲害,啞著嗓子說︰“三爺爺,你留在這兒陪奶奶,我去買吧。我昨晚好像有點著涼了,順道去買點藥。”

    林常青擔憂道︰“你知道路嗎?”

    省城可不是L縣那疙瘩大小的小縣城能比的,連他來了幾次沒人陪著都不敢亂晃,生怕走丟了,更遑論林墨一個半大小子。

    林墨淺笑道︰“沒事兒,不知道路可以問嘛。我這麼大了,走不丟的。”

    倒也是,省城的人大都很熱情,一般不會瞎指路的。而且林墨是小子,又不是丫頭,吃不了虧。

    “那好,你自己小心點,如果找不到路,就坐三輪,讓他送你到省醫院,知道嗎?”

    “嗯,我知道了。”

    住院費預繳了五萬,老太太手里還有一萬多塊錢,她怕遭扒手,拿了一半讓林常青幫她揣著,剩下一半,她又是藏暗包,又是藏鞋底,簡直恨不得把錢全塞進肚子里才覺得安全。

    老太太理了老半天,肉痛的拿出兩張百元大鈔,還有幾張十塊一塊五毛的零錢遞給林墨︰“一會兒多買點東西,你三爺爺跟著我們忙了一下午連口水都還沒喝過。感冒也不是小病,你自己緊著點,反正家里大的錢都花出去了,不差這幾個錢。奶奶還指望著你以後掙錢給我養老吶。”

    林墨接過錢,笑著安慰道︰“我曉得,奶奶放心,以後我把您老人家養得白白胖胖的。”

    “油嘴滑舌,你快去快回,別讓我擔心,知道嗎?”雖然知道林墨不是個讓人操心的孩子,老太太還是忍不住叨念。

    “我知道。”

    外面下起了毛毛雨,吹著風,濕冷濕冷的。林墨緊了緊身上的衣服,直接去省醫院的門診部。排了一小會兒隊,輪到他,醫生給他量了量體溫,發現他有些低燒,再仔細詢問了他的癥狀後,給他開了三劑針劑,好幾小袋小藥丸四天的量,花了他差不多五十塊。饒是林墨經歷過十多年後進次醫院脫層皮一個感冒三百起的年代,也不禁有些肉痛。

    爸爸一個月的工資才四五百呢,這幾包小藥丸耗了他十天的薪水,黑,真黑。

    針劑需要飯後注射,林墨隨便在門診部外面的小賣部買了個面包,買了瓶礦泉水,就著礦泉水把面包啃了,返回門診部打了針。

    休息了一小會兒,雨停了,他去醫院外面找餐館。

    林墨上輩子就沒來過省城幾趟,而且都是好幾年之後才來的,對省城的路線實在不熟。他連問了幾個人,才在醫院附近找到一家中餐館。

    這會兒已經七點鐘了,錦城冬天的天氣黑得早,天氣又冷,中餐館里沒什麼客人。林墨去點了一份麻婆豆腐,兩份紅燒肉,一份土豆鹽煎肉,外加一份熗炒白菜,打包帶了回去。因為地段關系,餐館的價格偏貴,幾個菜加上三份足量的米飯,花了林墨三十多塊錢。

    相比L縣的消費,省城要貴太多了。回醫院的路上,林墨想著爸爸的手術做完了,也不可能馬上回縣里去,最少也得在這邊呆上十天半月。等爸爸的手術做了,三爺爺肯定要回去的,不管怎麼說他家里的事情也不少。他和奶奶不可能一直住醫院里,飯菜也不可能一直在外面買。一來太貴,二來爸爸也需要吃一些有營養的東西補補,傷才能好得快些,外面賣的東西哪有自己做的好。

    或許,可以再麻煩三爺爺幫忙找個住宿的地方。

    打定主意,等找地方吃了晚飯,林墨把自己的想法給林常青說了。

    林常青暗道這孩子果然心細,想事情也想到極為周到,心里對林墨又滿意了好幾分。以前沒怎麼接觸還不知道,原以為林墨就是個聰明文靜會學習的好孩子,沒想到他小小年紀辦起事情來,比一些大人還穩妥周到,可惜偏遇上了這種事,不然村里第一個大學生肯定就是他了,真是可惜了。

    “我來的時候,你海叔就說了,他在這附近有一套房子,他平時也就辦事的時候會過來住,平時都空著,明天我就帶你們過去認認地方,老ど出院之前你們就安心住那兒吧。”提到兒子,林常青眼楮里透著得意。

    老太太忙說︰“這怎麼好意思……”

    林常青呵呵笑道︰“老嫂子還跟我客氣什麼?你佷子的地方就跟你家一樣,隨便住多久都沒問題。”

    又是借錢,又是幫忙跑關系,現在還借房子給他們住,簡直是幫了他們天大的忙了。哪怕老太太再氣憤王艷艷,這下也不好再遷怒到林常青身上。老太太心里跟明鏡似的,林常青這一樁樁一件件忙前忙後,相當于救了她兒子一條小命啊。再拿王艷艷的事情說事兒,那就是不懂事拿喬得理不饒人。再說,林常青介紹這樁婚事也是出于好心,誰知道王艷艷是那麼個東西呢?要怪還是得怪王艷艷那個挨千刀的狐狸精。

    老太太疊聲道謝,絕口不再提王艷艷的事情,林常青也樂得揭過這一頁。

    手術一直持續到凌晨一點半。林建的情況暫時穩定了,但還需要在重癥病房觀察一段時間才能轉到普通病房去。

    林墨透過病房的窗戶,看到爸爸靜靜的躺在床上,不禁微微笑了笑。不管怎麼樣,爸爸至少保住了一條腿,家人的命運已經脫離了既定的軌跡,一定會往越來越好的方向發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