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6章 END

作品:《重生之相逢未晚

    韓勛覺得自己好像做了一個很長的夢,好像夢盡了一生。當意識一點點清醒,夢境一點點破碎,等他睜開眼楮時,已經全然忘記夢中的一切,心卻依然沉浸在那些無法言喻的美好中,暖暖的,懶懶的,宛若在落日黃昏時海邊靜謐的霞光中享受著溫暖的海風。

    突然,一聲短促的尖叫打破了韓勛殘余的夢境,埋藏在韓勛腦海深處的記憶開始急速復甦,林墨,車禍,植物人,林墨!

    韓勛驚恐地抬起左臂,擼下衣袖,白皙的手臂上赫然是一道長長的刀疤,疤痕上還看得出縫過針的痕跡。

    怎麼會這樣,怎麼會這樣?

    為什麼……為什麼他還活著?

    林墨呢?林墨是不是已經,已經被他……

    “阿勛,阿勛,韓勛,你冷靜點,放松,看著我,看著我的眼楮,听我說,林墨沒事,他已經醒過來……”

    韓勛怔怔地看著韓東旭,好半天才把他的話消化掉,緊緊抓著他的手臂,聲音嘶啞激動得有些發顫︰“真的嗎?你沒騙我?他人呢?”

    韓東旭算是被韓勛磨得沒脾氣了,溫聲道︰“當然是真的,林墨在隔壁病房靜養。你先等醫生給你做了檢查,再過去看他吧。”他見韓勛掙扎要下床,立馬補了一句,“你知不知道你差點害死林墨,他醒過來以後一直非常難過,他家里人也都非常生氣,我看你還是先想想一會兒怎麼給他們交待吧。”

    韓勛瞬間蔫了下去,大悲大喜後,剛才的那股力量好像被人抽走了似的,輕易就讓韓東旭摁回了床上。韓東旭給旁邊醫生使了個眼色,他們立馬走上前來給韓勛做常規檢查。韓勛的問題主要是自殺未遂失血過多,昏迷了半個多月才醒,完全是因為潛意識逃避的原因。他現在醒轉過來,本身身體底子強健,只需好生調養上一段時間,就能很快恢復健康。

    醫生還在給韓勛檢查,韓母就擦著眼淚走進了病房,她拉著兒子的手,眼淚根本就止不住︰“你這孩子,怎麼就那麼傻呢?如果你出了什麼事,你讓媽媽怎麼辦?”

    韓勛看著母親蒼老憔悴的容顏,不禁自責,他沉默片刻,說︰“媽,對不起,是我錯了。”

    “哼,你還知道錯了?身體發膚受之父母,我看你小時候學的那些國學都學到狗肚子里去了!”韓父黑著臉走進病房,眉宇間看似嚴厲,可是驟然間蒼老許多的模樣看起來很有些色厲內荏的味道。

    韓勛昏迷期間,就有心理醫生告訴韓家人,他自殺的原因很可能是由于心里壓力過大引起抑郁癥,抑郁癥發作導致的。韓母一想起兒子自殺的情形,就後怕不已,立馬怒瞪著老頭子︰“好好的,你罵阿勛做什麼?孩子就算有什麼不對,也該等他好了再慢慢教,如果不是你,阿勛怎麼會做傻事?”

    韓父這幾天不知被老妻埋怨多少遍,他不就是反對了一下兩個孩子嗎?他做過什麼了?林墨的車禍又不是他派人去做的,怎麼什麼都算到他頭上?韓父氣得一臉通紅,可是看著老妻眼淚盈盈的模樣,再多的辯解和怒氣都只能憋在肚子里,挫敗地罵了句︰“慈母多敗兒,你就慣吧你。”

    韓母哼了一聲,轉頭凝視著韓勛,溫柔地揉著他的發頂,嘆息道︰“你呀,這次把我們都嚇壞了,怎麼能做那樣的事情呢?如果不是小書心血來潮,半夜愣要來看小墨,你們……哎,幸好現在都沒什麼事,小墨醒了,你也醒了,以後你們都要好好的,知道嗎?”

    韓勛驚訝地看看母親,又看看站在床尾的父親︰“你們不反對我和墨墨了嗎?”

    韓父臉色不太好,冷哼了一聲,到底算是默認了。

    好像睡了一覺起來,所有的一切都按照他想要的方向在發展,韓勛忍不住露出了傻笑,一邊不安分的去把手上的針頭,一邊嚷著︰“太好了,我要去告訴墨墨這個好消息。”

    韓東旭看他蠢樂的樣子,忍不住潑冷水︰“我看你別高興太早,先想想怎麼讓林墨原諒你吧。”

    韓勛大咧咧地說︰“大不了跪搓衣板唄。”

    韓東旭在國外長大,這還是他第一次回國,壓根兒不知道搓衣板是何方‘神物’,滿臉疑惑地看著韓勛。韓父看著兒子沒出息的樣兒,簡直不是一般的泄氣,哼了一聲,連話都不願意說了。

    韓勛昏迷十多天,醒來能夠自己掙扎著從床上坐起來,已經相當不錯了。最後還是韓東旭扶著他走到了隔壁病房。

    病房里只有林墨一個人,林建要管理公司的事情,不能時時守在醫院,林書早就返回京城讀書去了,家里只有老太太留在錦城照顧林墨。林墨自從十多天前甦醒過來後,病情一天天好轉,林建給他專門找了高護,他不想奶奶成天呆在醫院里受罪,就讓她在家休息,每天早晚過來看看他就是了。

    韓勛過來的時候,林墨睡得正熟,這次車禍後,林墨是真的元氣大傷,精力大不如前,甦醒過來的十多天里,絕大部分時間都在昏睡。韓勛幾乎屏著呼吸坐在他身旁,小心翼翼地將林墨的手握住手中,溫暖柔軟的觸感令他不禁眼眶一熱。

    好像有心靈感應一般,在被韓勛親吻手心的瞬間,林墨忽然醒了過來。他看著韓勛好端端坐在他面前,不禁也紅了眼圈,怔怔地看著他,嗓音沙啞︰“韓小人,你真是蠢死了。”

    “林小墨,沒有你我絕對活不下去,所以以後不準再嚇我了,知不知道?”

    “嗯。”

    “要快點好起來。”

    “嗯。”

    “等你好起來了,我們就去荷蘭領證,去開滿郁金香花的地方度蜜月,好不好?”

    “嗯。”林墨看著韓勛不斷上揚的嘴角,也忍不住跟著笑了起來,“鑒于你做的蠢事,我必須再好好考慮考慮。”

    “林小墨,你怎麼能這樣?”韓勛的笑容一點點垮下去,漂亮的桃花眼卻再次綻放出奪目的光芒。

    “哼。”

    “我不管,戒指都帶上了,以後你就是我的人了,必須得听我的。等你出院了,我們就去結婚。”

    “……你想太多了。”林墨嘴里這麼說,手卻緊緊握住韓勛。再一次經歷死亡,當車禍發生的一瞬間,林墨曾以為自己的這一生可能就這樣結束了。在瀕臨死亡的剎那,時間明明非常短暫,卻足夠讓人回憶自己的一生。重活一世,他改變了家人的命運,改變了朋友的命運,明明了卻了上輩子那些遺憾,心里卻依然有著強烈的不甘。在那一刻,他真切的明白,自己是如此的眷戀著韓勛,如此的不舍,如此迫切的希望能夠再看哪怕韓勛一眼。或許正因為這份不甘,他才會挺過一次次死劫,最終頑強的活了下來。當他終于清醒過來,從爸爸嘴里得知韓勛為他殉情,昏迷不醒時,他真切的體會什麼叫哀大莫過于心死。

    活著,真好。

    他們都還活著,真好。

    “嘶——好痛,林小墨你擰我干嘛?”韓勛倒吸了一口冷氣。

    “看看是不是在做夢。”林墨輕笑道。

    “小壞蛋,讓我也擰擰你,說不定是你在做夢呢?”

    韓勛剛舉起魔爪,林墨眨眨眼楮,可憐兮兮地看著他︰“阿勛,我頭暈。”

    韓勛瞬間慌了,大聲喊︰“醫生,醫生!”

    韓父在門口把兩人的互動盡收眼底,臉色黑了又青,青了又白,最後實在看不下去了——那是誰家的蠢兒子,真是太傻了!

    韓勛的身體底子非常好,在醫院里休養了兩三天,又重新變回往日的生龍活虎了。相比之下,林墨恢復得很慢,又在醫院里住了一個多月才出院,還留下了嗜睡、頭暈、體虛怕冷的後遺癥,只能下來慢慢調理。好在他現在才20來歲,正是人一生當中恢復力最強的時候,只要多花些心思,想要徹底調理過來不是難事。

    經過這次的事情,韓、林兩家的家長全都嚇壞了,韓勛連殉情這樣的蠢事都做出來了,誰忍心去拆散他們?如果那天晚上林書發現的及時,說不定他們兩人現在都已經不在了,現在光想想,他們都覺得後怕不已。對于他們來說,兩個孩子能夠活過來、醒過來,已經是最大的奇跡了,他們只希望在將來的日子里,兩個孩子能夠平安幸福健康地活到老。

    其實看開了也沒什麼,林墨和韓勛的容貌都非常出色,兩個人站在一起真的非常般配,頑固如韓父,偶爾看到他們親昵地斗嘴時,都會被他們之間濃濃的幸福感染得會心一笑。

    林墨出院回家後,韓母牽頭,在林家為林墨和韓勛舉辦了一個小小的訂婚儀式。儀式是按照L縣當地風俗辦的,兩家親人坐在一起,請‘先生’為兩位新人演算八字,然後在兩家父母和親人的見證下,男方家人給彩禮,女方家人‘添香’。林墨和韓勛都是男人,不存在嫁娶,在老太太請來的先生面色古怪地替二人合了八字,表示天作之合後,他倆在雙方親人的見證下交換了戒指。

    “林墨,等你畢業了我們就結婚好嗎?”韓勛好不容易等到雙方家長都同意他們倆了,最近盡想著拐林墨跟他一起去領證,最好是讓林墨拿到M國的綠卡,以後他們在M國結婚領證的話,他們的婚姻關系就是真實有效受到法律保護的,而不是一張不被法律認可的婚書。

    “好。”這一刻,林墨覺得自己的一生真的圓滿了,家人的命運得以改變,他和韓勛的感情得到家人的支持和祝福,他和韓勛還有漫長的一生相依相伴走下去。

    唇瓣相接,十指交纏,執子之手,與子偕老,此生無憾。

    ——THE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