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0章 過渡

作品:《重生之相逢未晚

    軍訓結束後,林墨的大學生活很快走上了正軌。上輩子他是靠陳俊曦走後門才踏進青大校園的,在一群天之驕子之間沒有絲毫底氣,用自傲死死藏起心底的自卑,讀完四年大學,愣是一個朋友都沒交到。這輩子,他靠自己以優異的成績考上了青大,同寢室的又都是先就相熟的朋友,大家一起上學放學,沒事兒打打鬧鬧,互相幫助偶爾相互拖個後腿,日子過得簡單又熱鬧,到了這一刻,林墨才覺得自己似乎找到了遺失了兩輩子的青春。

    他現在能這樣恣意地享受青春,也離不開爸爸的功勞。這兩三年里,林氏火鍋樓從兩家迅速變成36家,最開始的一個荒山農場,變成了現在的十座農場,為了方便配送食材,林建還提出組建了物流配送公司。當初在組建物流公司時,林建只是單純從管理層面考慮的,林墨卻知道,物流公司會隨著網絡和網上購物的迅猛發展,迎來廣闊的市場。因此在創建之初,林墨不僅相當的支持,還提了不少意見,讓公司在組建之初構架就趨于成熟,少走了無數彎路。

    陌上物流公司成立以後,接到的第一筆外部合作合同來自HAN。

    韓勛根據夢里模糊的記憶,再結合林墨對未來的預知,早在2000年初就開始騰出手來進軍電商領域,並且從盛唐中獨立出來,以本人的身份成立HAN公司,直接並購了當時才剛剛起步的一家C2C電商,利用韓家在國際上的人脈和影響力,迅速打入亞太市場站穩腳跟。緊接著又開始研發B2C、C2C平台,以及與之相伴的安全交易平台,經過這一系列的‘蝴蝶’,原本是在2003年才出現的網購平台,提前到2002年初就出現了,而且起始之初的各種交易細則運管措施遠比在歷史上出現的那家更完善。

    如今萬事俱備,HAN正處于良性發展中,只欠缺一個一飛沖天的機會,而這個契機就在明年。

    陌上物流公司與HAN簽訂合作合同後,前期投入了許多錢來構建全國流通網絡,那花錢的速度,就算林建如今身家不菲,依然覺得心驚肉跳。好在,從今年開始,隨著B2C和C2C平台的開放,陌上物流開始出現盈利。林建一開始只是想開個物流公司方便自家火鍋店送菜,哪成想不知不覺就弄成現在的規模,陌生的物流領域讓他覺得構建和經營起來吃力,但更多的還有一種挑戰的激情和快感。

    愛人早逝,兩個孩子不在身邊也不需要過多操心,林建幾乎將所有的精力都匯聚到了工作上,林墨一面欣慰爸爸能夠找到寄托,一面又難過他孤零零一個人沒人照顧。不過,林建自己一點也不在乎,一心一意打理著越來越龐大的家產,完全樂在其中。

    老家,老太太也懶得再勸兒子結婚了,只常常叮囑兒子要好好照顧自己。她現在年紀雖然大了,精神頭卻一天比一天好,只不過仍然過不慣她嘴里‘地主婆’的生活,一天不去荒山農場轉轉心里就不舒服。除了去荒山轉,她現在也經常去林城家里,原因很簡單,去年她大孫子林東結婚了,娶的是鄰村的一女孩兒,曾經是林東的同學,跟林東以前偷雞摸狗不同,人家是正正經經大學畢業,以前跟林東一塊兒讀書的時候,那可是成績又好長得又漂亮班花,追的人不是一般的多。至于林東怎麼把人給追到手,至今仍然是村里的一大謎題。

    不管怎麼說,心儀的媳婦兒娶到了,林東的冷鍋魚店也開了幾家分店,小有身家,當然,這些都是次要的,最高興的得數老婆給他生了一個大胖小子,樂得好幾天都合不攏嘴。老太太榮升曾祖母級別,四世同堂不知多好高興,每天一有空就要去瞅瞅她胖乎乎的曾孫孫。林城如今的日子日漸富裕,想起以前對母親和弟弟的那些小心思,心里燒得很,他跟老太太提了好多次,要把老太太接回他家里住,老太太在小兒子家里自由慣了,哪里肯答應。無奈之下,林城只好加倍的孝敬母親。

    相較于兩個兄弟,林芝的日子過得不算太好,至少她自己是這樣覺得的。這兩年國內的發展非常快,即使在L縣這樣的小地方依然說得上是日新月異,林芝兩口子窩里斗還行,創業就實在不怎麼在行了。眼瞅著縣里的建材店一天比一天多,利潤一天比一天薄,物價還插著翅膀在飛,林芝兩口子也愁。不過他們家的店鋪是早些年買下來的,不用出房租,即使利潤不如往些年豐厚,日子也比許多普通職工要寬裕。女兒長得漂亮,踹掉紅旗‘風光上任’嫁了一個科長,進了事業單位,好歹算個官太太。撇開這科長比她女兒大了十歲,還有個八歲的兒子,而她女兒未婚先孕只生了個女兒,這樁婚事林芝還是比較滿意的。

    可惜,這丁點滿意,在看著林城家買了豪華的商品房,開上小轎車,添了漂亮兒媳乖孫子後,蕩然無存。至于林建家,那更是想都不能去想,一想林芝就氣得心肝膽肺都在痛。

    妒忌,如同一條毒蛇,蟄伏在林芝心底,時不時得出來咬她一口,讓她痛不欲生。

    長久的時間下來,林芝知道娘家的兄弟不待見她,從他們那里討不到什麼好處,她只能退而求其次,在老太太身上下功夫,每到逢年過節早早來看老太太。人心都是肉做的,林芝再怎麼不好,畢竟是老太太親生親養的閨女,時間長了老太太的心也軟了。外孫女結婚的時候,老太太把這些年的積蓄全拿出來,給外孫女置辦了一套分量十足的金飾。連帶的,林建和林城都隨了一份厚禮,只可惜,就這樣,林芝依然覺得不滿足,每次看著林建家里的東西,恨不得全搬回自己家里。

    老太太心軟歸心軟,卻並不糊涂,不管林芝再怎麼旁敲側擊想要‘入股’林建林城的產業,她都一口回絕,氣得林芝不知在背後罵了她多少次‘老不死的’。

    家里的事情,林建和老太太一貫不想讓林墨操心,林墨知道的不多,但是每次回家看到林芝壓抑著嫉妒獻殷勤的模樣他就頭痛。其實,如果林芝沒有那麼不知足,他也不介意像對大伯那樣,給她指條明路,撇開那些恩恩怨怨不提,她再怎麼不是,她都是奶奶的親生女,她過得不好,奶奶也不會高興。可林芝的心實在是太大了,開口就要入股火鍋樓,轉身又跟王艷艷簽‘合約’,一副恨不得把他們家全變成她家的架勢,林墨除非腦子有毛病才會幫她。

    “……墨墨,我們農場的商標注冊成功了。”林建在電話里開心地說道,最近他一直在忙這個事情。現在農場開得多了,每個農場的面積都不小,農場里出產的那些糧食就算了,可以用來喂牲畜,精心栽種出來的綠色蔬菜拿來喂雞喂豬就實在太虧了。林建跟林墨合計著注冊一個有機蔬菜的商標,將富余的農產品銷到市場上,不求能有多大盈利,只要能抵減一部分農場的支出就行。

    “那真是太好了,農場那邊的負責人跟超市對接好了嗎?”這兩年,隨著經濟高速發展,外出務工的農民越來越多,精心侍弄莊稼的人越來越少,種植都高度依賴著化肥農藥,當下人們只覺得那些蔬菜糧食味兒不如以前好了,等再過些年,患各種怪病的人越來越多,人們只會越來越注重食品安全。這會兒,有機蔬菜的概念對普通民眾來說還比較新,能夠接受有機蔬菜比普通蔬菜價格高三分之一乃至數倍的人實在不多,因此,林墨現在也不指望用這噱頭賺錢,只圖搶佔市場份額。等日後受眾多了,再慢慢提價也不遲。

    “已經聯系了好幾家超市,有兩家比較感興趣,約了下來再談。對了,D省那邊的農場附近有一片山林,種了不少干果樹,承包人家里出了事情急需用錢,他的意思是想把這片山林轉包給我們,我去看了,那片林子還可以,有好幾百畝,最多明年就能有大出息,我想把它承包下來,你覺得行嗎?”這片林子的轉包費對方開口就要一百萬,一分錢不少。林建去實地考察了,林子確實打理得不錯,往後剩余的租期也還長,回本是早晚的事情,林建真正擔心的是銷路問題。

    “爸爸覺得行,那肯定沒問題。只要合同沒問題,轉包下來就轉包下來吧,至于銷路,不是還有韓勛開的HAN嗎?到時候我們注冊一個商標,就放在網上賣。”林墨笑道,哪怕過了這麼些年,爸爸早就已經能獨當一面了,遇到大事還是喜歡跟他商量著來。這樣也好,同一件事情,多一個人想總能避免一些不必要的紕漏。

    林建還有些遲疑︰“網絡上賣能行嗎?”

    “行,怎麼不行?干果是自家產的,物流公司也是自家的,網絡上,韓勛還能給我們技術支持,肯定賠不了本。”

    林建徹底放下心來,他忍不住數落林墨︰“你怎麼老是韓勛韓勛的叫,他是你表舅舅,不能亂喊,亂了輩分知道嗎?”

    林墨頭痛道︰“知道了,知道了,外面好像有人敲門,就先這樣吧,爸爸再見。”

    “嗯,再見。”

    林墨掛了電話,外面的敲門聲越來越大,簡直可以稱之為砸門了,林墨有些納悶,走到門口,透過貓眼看了下,樓道昏黃的燈光下,那個醉醺醺的家伙分明是陳俊曦。

    他來這里做什麼?

    “林墨,你開門,我知道你在里面,你開門!”陳俊曦敲了半天見沒人給他開門,直接上腳瑞,樓道里很快多了些探頭探腦看熱鬧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