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9章 大學

作品:《重生之相逢未晚

    順心又忙碌的日子似乎過得特別快,林墨覺得不過是一個晃神的功夫,他苦逼的高中生活就徹底成了過去,等回過神來,大一的軍訓都結束了。

    如今昂首擴胸走在青大的校園里,他深覺憑自己本事考上大學的感覺,就是跟走後門不一樣。為了讓大學的生活更有意思些,林墨放棄了曾經懶惰的想法,把上輩子已經學過的會計學變成了企管。不管怎麼變,班上的妹子依然挺多,雖然良莠不齊,但是還是很有些出挑的。鑒于林墨在軍訓中的優秀表現,和那張分外吸引人的臉,軍訓結束後,有意無意找林墨搭訕的妹子就沒少過。

    “……林墨,今天晚上班上有聯誼活動,這次是集體活動,不能以任何借口推辭哦。”簡芸芸漂亮外向多才多藝,不僅是班上奪目的班花,還是學校里排得上號的校花,又是京城本地人,家里條件很好,開學第一天就被班上同學一致推舉為代班,軍訓剛一結束就轉正了。

    大學是一個濃縮的小社會,遲鈍點單純點的書呆子依然兢兢業業的忙著學業,心思活絡點的,則開始待價而沽,網羅人脈,順道來一場純純的校園戀情。

    林墨一直在京城讀高中,戶口也早就換成了京城的,平日里衣著打扮都是韓勛一手包辦,隨便一件都是國際大牌,甚至收工定制的也不少。眼尖點的早就把林墨當成富家少爺了,再加上他那張比明星還俊美些的臉,幾乎一踏進大學校園就成了焦點。拿韓勛酸不拉幾的話來說,他家林小墨現在就是一塊噴香的奶油蛋糕,一個個的都想撲上來啃上兩口,也不瞧瞧他是不是有主的。

    林墨想到韓勛那副酸溜溜的模樣,不禁彎了彎嘴角,簡芸芸的臉‘轟’得一下就紅了,一向大方外向甚至有些男孩子氣的女孩兒竟然結結巴巴丟下一句“那,那說好了,晚上記得準時。”說完落荒而逃。

    坐林墨身邊的三個室友,簡直羨慕得眼楮都綠了。

    林墨卻有些頭痛,晚上他已經答應了林書要陪他在家吃晚飯的,這下可怎麼辦?偏偏青大的規定定得很死,大一學生必須住校,一周就兩天回家的時間,林書現在升高中了,學業比以前重,見哥哥必須住校,就自覺主動申請了宿讀,平時每周只周六能回家住一晚上,放歸宿假也才只能住上兩天。因此,但凡林書回家的日子,林墨都盡量抽出時間陪他。

    “金副班,能不能帶家屬啊?”林墨扭頭問同桌。

    “什麼金副班,忒難听了,得叫金哥。”金爵,是韓勛好友兼合伙人金鑫的堂弟,人稱爵爺,當然,他可不敢在林墨面前稱爺,仗著比林墨早了一天出生,從認識林墨那天起就孜孜不倦讓林墨叫他哥。不過,他認識林墨的時間也不長。先前他隨家人一直在外地,高考考上青大後才回的京城,經過金鑫介紹認識了韓勛。韓勛知道他跟林墨報了青大的同一個系後,動了些關系,把兩人分到了同一個班同一個寢室,美其名曰多個照應,實則是明目張膽往林墨身邊安‘眼線’。林墨一開始有些反感韓勛這麼做,後來跟金爵接觸多了,發現他人很好後,才消了氣。不過,等到他倆關系好了,韓勛又開始後悔了。

    “林墨,你不會是要帶女朋友來吧?那我們班的美女們還不傷心死啊。”雷祥一臉八卦樣兒,一雙眯眯眼簡直都要沒入肥肉中難覓芳蹤了。雷祥是金爵的高中同學,關系非一般鐵,又高又胖,像只大熊似的,看著憨厚內里賊精,對朋友絕對沒話說。雷祥家里是從政的,在地方上影響力非同一般,但是到了京城就有些不夠看了,雷祥很識趣的收起稜角,成天一副很好說話的樣子,班上除了林墨他們寢室四個人,沒人知道他家里的真實情況。

    常軒詫異道︰“不可能吧,我都沒听小書呆提過?”常軒是京城人,跟林墨同校不同班,小書呆是林墨剛讀高中時的同桌商翼,高二分班後,林墨選了文科,商翼選了理科,常軒是商翼後來的同桌。商翼一貫埋頭苦讀,沒能交到什麼朋友,林墨也很難跟班上的人玩到一塊兒去,時間久了,兩人的關系倒是維持得不錯。高二下學期的時候,商翼的父親出車禍死了,肇事司機跑了,母親病倒,本就貧寒的家庭不僅無法負擔商翼的學業,還背上了沉重的債務需要商翼回去承擔。林墨听說商翼要退學,得知前因後果後,主動幫商翼還了債務,醫治好他母親,自那以來,商翼就把林墨當成這輩子最好的朋友。常軒知道商翼家里的事情時,也曾考慮過要幫商翼一把,可惜出手沒林墨快,只能眼睜睜的看著商翼變成林墨的小尾巴,憋氣不已。

    林墨沒好氣地瞥了眼這群八卦的男人,說︰“都想什麼吶,我帶我弟弟。”

    金爵哀嚎︰“堅決不準!林墨,你再把你弟弟帶過來,你就不怕我們班的男生晚上給你套麻袋嗎?”林家的基因實在是太強了,哥哥好看得不像話就算了,弟弟也長了一張人神共憤的小白臉,再擱幾年保證又是一禍害,大禍害。

    “你瞎說什麼呢?我弟弟才幾歲呢?”林墨白了金爵一眼。

    “我妹子自從上次看過你弟弟以後,回家一直發花痴到現在還沒好,我可憐的妹子啊,都怪你弟弟。”金爵一想到自家小傻妞一夜之間情竇初開,他就忍不住炸毛,悔不當初啊。

    “……那能怪我弟弟嗎?”弟控不干了。

    “不怪你弟弟怪誰?”長成小白臉樣兒就算了,沒事成績那麼好做什麼?沒事還亂害什麼羞,害羞你妹啊……不對,我妹啊,我可憐的妹子。妹控也爆發了。

    “爵爺你別嚎了,咱妹要能追到小林書,那簡直賺翻了好不好?”雷祥很中肯地說了一句公道話。心中默默把那彪悍的小肥妞跟乖巧懂事的小林書放一塊兒,又默默的挪開。

    “祥子,你丫少胳膊肘往外拐!”

    “我實話實說!”

    “白瞎諾諾喊了你那麼多年哥!老子回去告訴她……”

    “別啊,爵爺我就開玩笑,開玩笑,小林書必須是咱家妹子的,誰敢搶我跟她拼命。”

    “這還差不多,不對,咱諾諾才不稀罕那臭小子!”

    “……”

    常軒默默‘呵呵’兩聲,決定再不理這倆二傻子。

    那頭,林墨直接去問簡芸芸能不能帶家屬,得到肯定答復後,補交一百塊錢活動經費,直接回家接林書去了。

    這兩年多的時間,林書變化不小,最直接的變化就是小家伙已經跟林墨快一樣高了,林墨的身高從之前起就一直滯留在178再無寸進,林書則將小時候的寬度迅速轉換成長度,嗖嗖嗖往上冒,那速度看得林墨簡直不是眼紅兩字能形容的。更讓林墨糾結的是韓勛,那混蛋上輩子明明只長到了185,這輩子都一大把年紀了居然愣生生躥到了188,簡直太可惡了。

    林墨正準備下車回家接林書,忽然收到一條短信︰親愛的,我今天要去一趟H國,預計三天後才能回來,不要太想我哦,。

    林墨快速給韓勛回了一條︰嗯,絕對不想。

    韓勛︰我就知道,沒良心的家伙。

    林墨︰哦。

    韓勛︰哦什麼哦,混蛋,看我回家再找你算賬!金爵什麼都給我說了,我警告你啊,我不在的時候,堅決不準勾三搭四,離那朵爛雲遠點,不然,哼。

    林墨想了半天才想起來‘爛雲’是簡芸芸,想到韓小人氣急敗壞的模樣,不由笑了笑,十指翻飛飛快回復道︰不然怎麼樣?

    韓勛︰不怎麼樣,頂多把你做得起不來床而已。

    這下換林墨面紅耳赤了,果斷將短信刪除得一干二淨,關機,下車,剛走進小區,林書就換了身衣服從樓上走了下來。正處于發育期的林書,帶著少年特有的瘦削和稚氣,藍色的牛仔褲,白色的t恤,干淨的球鞋,簡單又帥氣,小時候乖巧圓胖的臉蛋漸漸長開,五官不如林墨那樣出色,卻帶著別樣的斯文俊雅。看著逆光走來的弟弟,林墨不禁在心底感嘆,難怪金家的小胖妞會回去發花痴,弟弟真的長大了。

    “哥,不是說話今天晚上在家里吃飯嗎?”林書這三年一直跟林墨住在一起,大約是因為在陌生環境里只有哥哥一個親人,又沒有上輩子那些隔閡誤會,小時候的兄控屬性不減反增,每次一放假回家就黏著林墨,著實讓韓勛頭痛得不行。

    “班上有活動推不了,只好帶你一起去了。”

    林書有些躊躇︰“可是你的同學我都不認識。”

    “怎麼不認識了?金爵、雷祥、常軒他們你哪個不認識?”林墨看著林書憋氣又別扭的樣子,忍不住笑了笑。

    “我跟他們又不熟。”

    “多見幾次就熟了,反正也就吃個飯而已,吃完了我們就回來。今天作業多嗎?”

    林書眼珠子一轉,裝出委屈的樣子說︰“超多。”

    林墨戳了戳他額頭,寵溺地笑道︰“你喲。不過這借口不錯,一會兒吃完飯我們就用這借口溜。”

    “哥,我想吃章哥做的楊枝甘露,還有芒果班戟,百味湯。”

    “全是些甜食,不怕胖回小時候那樣?”

    “不怕!”

    “下次牙疼的時候別叫喚。”

    “誰叫喚了,誰叫喚了?”

    兄弟倆笑著鬧著,林墨無意間瞥見街角似乎閃過一個人影,心莫名跳了下,定楮細看熙熙攘攘的人群似乎沒有什麼特別的,便沒多想,跟林書一起上車前往班上訂的聚餐地點。

    班上並不是每個學生家里都富裕,新上任的班干部們收上來的活動經費有限,吃了飯還想出去唱唱歌,因此訂的吃飯的地方並不多好,就學校外頭一家普普通通的火鍋店。約定的時間到了,班上的同學陸陸續續到來,林墨兄弟倆來得最晚,一到場大家就起哄要求罰酒。結果林墨說自己是開車過來的,一會兒還要送弟弟回去,大家就不好再勸什麼了。林書年紀小,林墨從不讓他在外面喝酒,兄弟倆一人要了一听可樂,跟金爵他們坐一塊兒,有一搭沒一搭的聊天吃菜。

    “……這家火鍋真難吃,跟你們家的比起來真是差太遠了。”金爵因為金鑫的關系,知道林墨家里的情況,早在家那邊的時候就去吃過林氏的火鍋了,那味道吃多少遍都不膩,哪像這兒?

    “行了,你就少幫我宣傳吧。”

    “等哪天你們家店開到京城了,你可別小氣啊,給哥弄個免費卡什麼的,以咱倆的關系沒問題吧?”這兩年,林氏火鍋樓以錦城為中心,向外擴展,在相鄰的幾個省市里開了三四十家分店,那生意紅火得不知有多少人眼紅,偏偏有韓家摻著股,愣是沒人敢整什麼ど蛾子,順風順水的,照這架勢下去,最多再等一兩年能開遍全國,開到京城來不過是早晚的事兒。

    “一邊兒去,我跟你有什麼關系,你誰啊,我不認識你。”

    “林墨,咱做人不能這樣,翻臉不認人了是吧?”

    “那誰先翻臉的?我怎麼覺得我身邊好像出間諜了?”

    金爵頓時心虛了,拿著桌上的啤酒瓶就站了起來,轉身去跟人敬酒,遁了。

    雷祥坐旁邊端著就被搖頭晃腦得︰“林墨真有你的,咱爵爺以前啥時候這樣孬過,也就你,一句話就能把他給嚇跑嘍。”

    “那是他做賊心虛。”林書在旁邊幫林墨打抱不平,金爵是韓勛的眼線這事兒林書知道,不過他就沒搞懂韓勛為什麼要這樣做。

    “咱弟弟可真夠犀利的,來,哥敬你一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