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8章 旅行(下)

作品:《重生之相逢未晚

    次日,在韓母的安排下,林墨跟林書一起去拜訪了媽媽的‘娘家人。’

    相比韓家,安家一直缺乏一種破釜沉舟的魄力,依靠著祖輩傳承下來的財富,和韓家的幫助,日子過得不溫不火的。經營著兩家規模一般的貿易公司,家族成員多數從事著教授、醫生、律師等光鮮的職業,在華裔中算是比較有名的書香門第家族,過著與上流社會挨邊的生活,沒法與韓家這種站在金字塔頂端的家族相比。

    安家一共有三房人,韓母是安家三房長女女,林墨的外婆則是二房的嫡長女也是獨生女。韓母出嫁的時候,安家還未敗落,她嫁得好,與韓父感情深厚,韓父少不得會提攜岳家。韓母只有一個胞兄,性格軟綿不適合開業,守成卻不成問題,如今安家經營的兩家貿易公司都是長房的產業。韓母的胞兄退休後,兩家公司幾個兒女都握著股份,為了爭老頭子手里剩下的股份,一個個斗得跟烏眼雞似的。大房那邊人口眾多,除卻祖上傳下來的古董,沒什麼拿得出手的財富,索性舌燦蓮花加入三房的爭斗中,伺機撈上一杯羹。

    韓母畢竟是外嫁女,安家往下一輩的事情她不好插嘴,而她一直孜孜不倦尋找安家二房後人的行為,也沒少惹來閑話。

    原因其實很簡單,當年二房的安仲義帶著女兒安蕊離開安家的時候,安家尚未分家,後來他和安蕊下落不明,安家大房不僅佔了原本屬于安仲義的那份財產,還佔了安蕊母親從娘家帶過來的嫁妝。這些東西放在動亂時代都是一筆不可小覷的財富,更何況是現今?

    吃進嘴里的肥肉沒有人會願意吐出來,所以,林墨的回歸沒有幾個安家人會感到高興。

    韓母早先也料到了這種情況,只是沒想到如今娘家的人為了錢竟然連面子都不肯顧了。她帶著林墨去安家,打了半天機鋒,大房的人才答應讓林墨去給他外曾祖母上香,上完香,半句挽留林墨在安家食宿的話都沒有,好似生怕林墨就黏上他們似的,氣得韓母臉都繃緊了。回到家里,關了門,跟韓老爺子叨叨了半天,才把火氣壓下去。

    韓勛清楚安家的現狀和過去的一些辛秘,早就跟林墨透過氣,林墨對今天的狀況並不意外。他本來也沒想過要從安家得到些什麼,能夠給外曾祖母上柱香就算了解了一樁心願。等日後回到國內,想辦法將外曾祖父、外祖父、外祖母的墳遷回鄉下老家,把他們葬在母親身邊,如果可能,看看能不能把外曾祖母也遷回去,到時候母親一家也算是在地下團圓了。至于安家,看他們今天的態度,想來是將自己當成上門打秋風的窮親戚了,那樣勢利的嘴臉,少認一門親也無所謂。

    娘家的事情讓韓母覺得有些心涼,等到第三天,韓勛提出帶林墨兄弟倆去佛州享受陽光海灘時,她再沒阻攔。只提醒他們要注意安全,玩兒得開心一點。

    乘坐飛機,當天下午,韓勛一行人抵達佛州。韓勛老早就在佛州買了一套海濱別墅,臨行前,讓人將那里打掃一新。短暫的假期,韓勛不希望周圍全是燈泡,這次過來一個保鏢也沒帶,別墅里也沒留佣人,只讓人提前準別了充足的食材和酒水。

    到別墅後,韓勛把行李放到別墅里,帶著林墨和林書一起去了海灘。這里不是林書心心念念的巴伊亞本田海灘,而是一處未經開發的小海灘,附近零落著各種風格不一的豪宅,居住的都是些非富即貴的人物,整個小鎮只有一個超市,一個加油站,一個酒吧,以及一個小碼頭。咸咸地海風輕拂而過,這里美麗寧靜得宛若遺落的仙境。

    天邊,金紅色的雲霞將整個海面染上了魔魅絢麗的色彩,海浪被海風徐徐吹到海灘上,又緩緩退回大海中,留下些許漂亮的貝殼靜靜躺在白色的海灘上,仿佛是大海從無垠的遠方捎帶來的禮物,也有倒霉的螃蟹暈頭晃腦的吐著砂礫,傻乎乎的揮舞著鉗子義無返顧的回到水中……

    林書大小生活在內陸,這還是他第一次見到大海,傍晚微涼的海風吹得他眯起了眼楮,片刻,跟韓勛一起撒丫子沖向海灘,直奔浪潮而去。

    林書不會游泳,身上套這個游泳圈,在海水里興奮得瞎撲騰,林墨下水游到他身邊,跟韓勛一左一右托著他,不斷調整他的動作告訴他技巧,不多一會兒,林書就領悟了最基本的狗刨式,動作丑得慘不忍睹,偏偏他自個兒樂得跟啥一樣,游泳圈一丟,跟條滑溜得小魚似的,隨著海浪飄來蕩去,笑聲傳了老遠。

    這里是淺水區,林墨見林書越游越順,就拋開不再管他。趁著林書背對著他們,韓勛快速黏過來,飛快在林墨唇上啄了一口,然後不待林墨反應過來,笑得跟偷到腥的大貓似的,飛快朝著林書游過去。林墨也不甘示弱沖上去,兜了一大捧水,迎頭向韓小人潑過去。韓勛轉身逮住林墨,使勁撓他癢癢,林墨瞬間歇菜,在水里扭來扭去試圖掙脫他的魔爪,林書見哥哥被‘欺負’了,立馬掉頭過來撓韓小人,三個人在水里鬧成一團,歡樂的笑聲混著低沉的浪濤聲被海風送到遙遠的天際……

    在水里鬧夠了,三人游回岸邊,歇了一會兒,林書開始去白沙里扒拉漂亮的貝殼、海螺,準備帶回去送給班上要好的同學。韓勛和林墨則童心大起,在海邊上堆起了沙堡。韓勛那渣技術,堆出來的沙堡只有他自己知道是個什麼玩意兒。眼瞅著林墨那邊漂亮的大城堡就快成功了,他把自己的破房子團成一個大沙球,沖著林墨大喊︰“林小墨,快讓開,快讓開。”

    林墨條件反射側到旁邊,只見一大團白乎乎的東西從天而降,‘轟’的一聲,他弄了半天的城堡瞬間分崩離析。

    “韓小人!”

    “Biteme!”

    “你完蛋了!”

    “哥,我幫你!”

    “喂,二對一什麼的,太不公平了!”

    “誰讓你以大欺小,活該!”

    “……”

    三個人一直玩兒到天黑才回家,林墨的沙堡沒了,林書辛辛苦苦撿到的貝殼海螺也在玩鬧中不知所蹤,回到家里都累癱了。洗了澡,換好衣服,三個人肚子餓得咕咕叫,韓勛把別墅里的烤爐找出來,搬到院子里,又打電話給鎮上的超市,讓他們送來一批新鮮的海鮮過來。林墨將就廚房里的材料配了些調料出來,林書負責削水果,用沙拉醬做了一大盤水果沙拉。

    等海鮮送來了以後,韓勛和林書在林墨的指導下弄起了海鮮燒烤。新鮮的食材,配上鮮美的調料,隨便弄弄就成了一份頂級美食,就連一向在晚餐上比較克制的林墨也吃撐了。

    吃完燒烤,三人及著拖鞋在幽靜的小鎮上逛了一圈,消了食回家。林書玩兒得太興奮了,一點也不想去睡覺,嚷著要玩兒游戲。韓勛陰險地拿出盛唐新開發的一款射擊游戲,完虐了林書十幾把,直把小家伙虐得垂頭喪氣自己乖乖說困了要去睡覺。

    無利不早起的韓小人,怎麼可能這麼平白陪林書玩兒游戲?兩人是下了賭注的,贏的那個人可以晚上陪林墨睡!不知韓小人險惡用心的林書,就這樣白白輸掉了往後半個月的權利,心里還深深覺得對不起哥哥。

    “……這樣欺負小孩兒,有意思嗎?”躺在床上,林墨輕輕踹了韓勛一腳。

    韓勛順勢壓在他身上,兩只手不老實地在他身上游走︰“欺負誰也沒有欺負你有意思。”

    林墨很有脾氣的回了一句︰“誰欺負誰還不一定呢!”

    然後,然後就沒有然後了。

    第二天早上,林書睡到自然醒,慢悠悠從床上爬起來,家里居然半點動靜也沒有。他只好去敲哥哥的房門,只听屋里一陣悉索聲後,韓勛披著襯衣從里面走了出來,反手小心翼翼將門關上。

    “表舅你的身上怎麼那麼多紅印子?”林書歪著頭,有些好奇問道。

    韓勛趕緊拉好衣服,一本正經的瞎掰︰“昨晚上忘記關窗戶了,讓蚊子咬的。”

    “好厲害的蚊子!”林書眼楮里閃過一絲遺憾,那蚊子怎麼不多叮他幾口呢,最好給他叮個滿臉包。

    韓勛無比饜足的點頭,臉上的笑容簡直遮都遮不住︰“是挺厲害的。”

    林書看著他古怪的表情,忽然後知後覺的想起昨晚哥哥也在這房間里睡,忙問︰“那我哥哥有沒有被咬?”

    韓勛繼續胡謅︰“被咬了幾口,你哥昨晚吹了風,有點著涼,還在睡,我們別去吵他。一會兒等我洗漱了,我帶你去鎮上吃早餐。”

    林書有點擔憂的看了眼門,悶悶地點頭︰“好吧。”

    林墨一直睡到快中午才醒過,除了腰有些軟,某個羞于啟齒的地方有些腫脹,別的都還好。洗漱了下樓跟跟林書和韓勛一起去附近一家很有名氣海鮮館吃了午飯,下午繼續在海灘玩,晚上跟韓勛一起去鎮上的酒吧喝了些小酒,回來在韓勛半哄半騙下做了一晚上沒羞沒臊的事。

    等他再次醒來的時候,已經不知什麼時候被韓勛抱上游艇,游艇不知開到了何處,再看不見白色的海灘,極目遠眺,水天相接處只有無窮無盡的幽藍,幾個白點由遠及近慢慢闖入視線才看清是悠閑的海鳥。

    “釣著了釣著了,我這條魚比你剛才釣的都大!”甲板上傳來林書的歡呼聲。

    “小樣兒,這才剛開始!”韓勛自信滿滿地說。

    林墨听著他倆的聲音,不禁彎了彎嘴角,海風驟起,一個小海浪沖過來打在游艇上,明明沒有絲毫感覺,林墨卻覺得整個世界都在晃蕩,腦袋不可避免的開始暈乎。

    “墨墨,你醒了!”韓勛一直留心著林墨,扭頭忽然看到他站在甲板上,立刻朗笑著沖他招手,讓他過去。

    林墨極力不去看海水簸動,快步走到韓勛身邊,韓勛見他臉色發白鼻尖上掛著虛汗,忙問︰“怎麼了,還不舒服嗎?”

    林墨搖頭道︰“沒有,我有點暈船。”

    韓勛忙起身,讓林墨坐在他的搖搖椅上,摸摸他的額頭,沒發燒,才放下心來說︰“你先坐著,我去給你拿暈船藥。”

    過一會兒,林墨吃了藥,韓勛一直讓他挨著自己坐,不知是不是藥起了作用,還是別的原因,林墨漸漸不覺得暈了,後來索性找了跟魚竿一起釣起了魚。等到下午徹底恢復了,還跟韓勛一塊兒玩起了潛水,在水底牽手,靜靜欣賞著色彩斑斕的海底世界,瘋狂地接吻,任由魚群從他們身邊穿梭而過。

    海上的生活遠離喧囂,背離世俗,入目的只有碧藍如洗的海水,澄澈清亮得仿佛觸手可及的天空,朵朵白雲悠閑的漂浮在空中,偶爾有海鳥尖嘯著飛過,片刻又重新變得寧靜。在這里什麼都不用想,什麼都不用管,閉上眼楮,輕柔的海風拂面而過,靜靜依偎在愛人的懷抱中,暖暖的陽光仿佛能一直照入心底最陰霾的角落……

    歡樂的時光總是過得飛快,林書覺得自己都沒怎麼玩兒,就到了該回家的時候。兄弟倆戀戀不舍的離開M國,回到老家,陪陪老太太,溫習溫習功課,看似漫長實則短暫的暑假眨眼就過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