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7章 旅行(中)

作品:《重生之相逢未晚

    韓勛帶著林墨和林書在一家環境清幽的西餐廳簡單吃了些東西,然而直接驅車去了韓家在紐城的別墅。韓家的祖宅建在另一個州的莊園里,而現在韓家洗白後,事業中心變成了紐城,除了韓勛外,他的那些哥哥姐姐包括嫂子平時大部分時間都在呆在紐城。韓老爺子退下來後,曾經搬到祖宅住了很長一段時間,現在因為韓母舍不得牙牙學語的寶貝孫子,就暫時搬過來跟韓子杰夫婦一起住。艾倫是韓家這一代第一個孩子,整個家族都寶貝得不行,每逢周末,韓東旭、韓芷雯、韓芷靜、韓勛就聚到這套別墅,逗逗小孩兒,陪陪父母,少了利益紛爭,多了血脈真情,一家人其樂融融。韓父腥風血雨的過了大半輩子,越發珍惜如今的生活,除了時不時出去跟他的老朋友們聚聚,大部分時間都留在這里享受天倫之樂,半句沒提回祖宅的事情。

    韓母是女人,心思要更細膩些,大兒子最省心,如今坐穩了韓家家主的地位,嬌妻稚子都全了,不用她在操心些什麼。可下面幾個孩子就讓她來氣了,二兒子已經三十三眼瞅著就要三十四了,還沒個定性,嘴里老早就嚷著要結婚,卻從沒帶過人回家。兩個女兒,一個二十八、一個二十七,眼瞅著都是老姑娘了,可心里裝得全是各種金融指數,一問她們男朋友的事兒,姐妹倆就相互打掩護,給她們安排相親也不肯去,簡直愁死她了。

    至于小兒子韓勛,韓母一想到再過一兩月他就要去Z國,不知什麼時候才能回來,心里更愁。

    老話說得好,兒女債,兒女債,兒女蠢了怕他們過得不好,得處處替他們謀劃,勞心勞力,兒女太有出色了,索性連謀劃的余地都沒有,只能眼見著干著急,費心費神。

    “還是我的乖孫子可愛,一點不讓奶奶操心。”韓母笑著,親昵地跟小艾倫貼貼臉。艾倫咧嘴一笑,露出一口小乳牙,甜甜的小酒窩簡直能把人心給暖化了,他大概以為韓母在跟他玩兒游戲,奶聲奶氣地喊著奶奶,咯咯地笑著,口水涂了韓母滿臉。

    韓父放下茶杯,瞥了眼那邊祖孫二人鬧出的動靜,心里微酸,個諂媚的小東西,只知道親他奶奶!

    小艾倫大概亦有所感,抓起腳邊精致的汽車模型,一搖一晃走到韓父面前,奶聲奶氣地說︰“爺爺,給爺爺,抱抱!”說著將模型放到韓父腿上,對他張開藕節似的小手臂。

    韓父頓時繃不住嚴父嘴臉,忙彎腰將寶貝孫子抱在懷里,冷不丁地被熱情的小家伙親了一下臉,老爺子臉上浮現出各種得色。

    韓勛帶著林墨走進家門口,就看到小艾倫正在跟老爺子玩肉麻兮兮的‘貼貼臉’游戲,看著老頭子臉都快笑成菊花了,韓勛忍不住輕咳了幾聲。老爺子扭頭見林書一臉驚訝地盯著他,不禁老臉一紅,將小艾倫放了下去。

    小艾倫一點都不認生,邁著小短腿,搖搖擺擺地跑到韓勛面前,張開手臂甜笑道︰“叔叔,抱抱。”

    “哎喲,寶貝兒,想我了沒有?”韓勛將他抱起來,舉得老高,小家伙興奮地大小,一個勁兒嚷著要‘拋高高’。

    “不行,你奶奶正盯著我們呢,我要敢把你拋高高,你奶奶敢把我從樓頂踹下去。”韓勛裝出一副苦瓜臉盯著艾倫。

    艾倫眼珠子骨碌碌直轉,小手指著外面修剪整齊的草坪,小聲說︰“goout,出去!”小家伙很聰明,中文英文都在學,一著急就會把兩種語言混用。韓家人還好,中英文都是母語,只可憐艾倫的外公,一大把年紀的地產、石油大亨,為了跟小外孫無障礙交流,不得不請人專門教他中文。為這,跟他亦敵亦友了半輩子的韓老爺子得瑟了好些日子。

    “真是個小機靈鬼。”韓勛繼續裝苦瓜,“你奶奶盯著,我可不敢出去。”

    “奶奶,奶奶!”小艾倫可憐巴巴的望著韓母。

    韓母板著臉說︰“不行。”

    小艾倫是個好脾氣的寶寶,至少在他心情還不錯的時候,他一般不會哭鬧。要求被拒後,他把視線投向了叔叔帶進來的兩個陌生人身上。也不知是不是林墨投了他眼緣,他看了林墨一會兒後,竟然主動張開兩只小胖手,奶聲奶氣地對林墨說︰“哥哥,抱抱。”見林墨沒有馬上接過他,小家伙表情還有些委屈。

    林墨失笑,小心翼翼從韓勛手里將小家伙接過去,艾倫一點都不認生,小胖臉在林墨臉上貼了又貼,乖得不行。

    韓母笑道︰“墨墨,小書,你們快過來坐。我們家艾倫真跟墨墨有緣,以前還不會說話的時候,就知道賴著墨墨了,這麼久過去了,他竟然也不認生。”

    艾倫跟家里人親,那僅限于熟悉的家里人,遇到不熟悉的人,小家伙別說求抱抱了,就是你費盡心思想把他逗笑都難。小家伙長大這麼大,還是第一次見了面就要人抱。別說韓母了,就連韓父都覺得有些不可思議。

    都說小孩子眼楮‘靈’,看得見別人看不見的東西,小艾倫這麼喜歡林墨,只能說明林墨確實跟他們韓家投緣。韓父和韓母相視一眼,夫妻倆對林墨的滿意又多了幾分。

    林墨本來就很喜歡小孩兒,艾倫這麼乖,更是愛得不行,當即就在小家伙臉蛋上吧唧親了一口,笑道︰“那是因為我們艾倫聰明。”

    小艾倫不知道是不是听明白了林墨在夸他,竟然有些不好意思了,大胖臉一個勁兒往林墨懷里扎。韓勛在旁邊酸溜溜地看著,直想沖著小家伙大吼一聲︰小胖子滾粗,我來!

    過了一會兒,林墨把昏昏欲睡的小艾倫交給佣人,他把準備好的禮物一一拿了出來。以韓家今時今日的財勢,並不會去計較禮物的貴賤,更在意的是送禮人真正的心意。林墨給他們準備的禮物,以家鄉的土特產為主,額外還有一些章莫炮制好的藥膳食材,沒有特別貴重的東西,但是瞧得出都是林墨和家人用心準備的,韓父韓母哪里有不喜歡的道理?

    這天剛好是周五,到了傍晚韓勛的幾個哥哥姐姐陸續回家。

    韓芷雯和韓芷靜最早回家,韓家兩姐妹模樣偏韓母多些,五官妍麗又不失英氣,家族的先天培養和職場的後天磨練,更讓二人深具女王氣質。然而,在面對至親的家人時,少不得卸下防備與架子,多幾分小女兒的嬌態,沒有一般有錢人家大小姐高不可攀的惺惺作態,隨意親和得如同大姐頭似的,十分好相處。

    姐妹倆早就知道林墨是弟弟韓勛放在心尖上的人,很是好奇,今天得見真人竟然如此‘好看’,知道林墨給她們送了可以美容養顏的花茶,見林墨皮膚好得跟剛剝殼的雞蛋似的,少不得跟林墨聊起美容上的話題。而女人一旦聊起了這個話題,往往半天收不住。林墨原先對美容保養沒什麼了解,奈何現在開的藥膳館就是以女子養顏為主題,會時不時跟章莫、葉知秋聊到這方面的話題,一來二去還真知道了不少實用的小技巧小偏方。韓家兩姐妹因為工作壓力大,又長長坐辦公室,皮膚被輻射得厲害,眼瞅著那些化妝品擱在臉上的作用越來越小,姐妹倆暗地里也著急。如今听林墨說得各種食療的方子,直听得兩眼放光,躍躍欲試。

    韓東旭稍晚一步回家,他的外貌與韓勛有五六分相似,身高相仿,一看就是兄弟倆。韓東旭是整個韓家里最愛玩兒的一個,眼底總不經意流露出幾分風流。看了林墨後就忍不住感慨,緩緩表姐要是生個女兒該多好,他還犯得著愁媳婦兒人選嗎?林墨被他‘夸’得小臉都快滴血了,韓勛則氣得牙癢癢,等二哥回房間換衣服的時候,把人堵門口狠踹了兩腳才勉強息怒。韓東旭在家里一貫愛‘找抽’,平時老愛‘逗’下面幾個小的炸毛,他以為是別的事情惹到韓勛不高興了,神經粗沒多想,疼得齜牙咧嘴的,嚷著早晚要找機會踹回來。

    韓子杰夫婦最晚回來,韓子杰一早就知道林墨和韓勛的事情,回家見林墨跟家里人都處得不錯,大伙兒言笑晏晏的,他也不好掃興,他一向城府深,面上絲毫不露什麼,親熱地跟林墨打招呼聊天,好似什麼都不知道。

    晚飯是在別墅里吃的,韓家的廚子手藝不錯,燒得一手好粵菜,煲了兩道林墨帶過來的藥膳,味道好極了,一餐下來賓主盡歡。

    韓東旭是閑不住的性子,晚餐過後,逗了一會兒小艾倫,便驅車離開別墅回城里享受他的夜生活,韓芷雯和韓芷靜姐妹倆則說晚上要約見重要客戶,隨後離開。

    林墨和林書在韓母盛情邀請下,留了下來。到了陌生的環境,林書一直有些拘謹,林墨怕他不習慣,便說晚上跟他住一起。韓勛干盼萬盼,好不容易到嘴的肥肉就這樣沒了,心里別提多不是滋昧了,只盼著能早點離開別墅想干什麼干什麼。韓子杰瞧著自家弟弟那副沒出息的樣兒,忍不住嘆了口氣,看向林墨的目光不由深了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