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6章 旅行(上)

作品:《重生之相逢未晚

    半年的時間,說長不長,說短不短,當林墨在熙熙攘攘的人海中看到韓勛時,不禁有些晃神。即使每天都在通電話,可是當真人終于出現在面前時,心底不禁生出一絲‘恍若隔世’的感覺。四目相對時,仿佛隔著再遠的距離也能看到對方眼底灼燒的思念。

    韓勛快步走過來,林書乖乖叫人︰“表舅舅。”

    林墨看到韓勛的臉色僵了一下,忍不住彎了彎嘴角,似笑非笑的喊了聲︰“表舅舅。”

    韓勛簡直瞬間就給氣笑了,上前直接給了林墨一個大熊抱,低頭伏在他耳邊用只有他們兩人听得見的聲音說︰“寶貝兒嘴巴真乖,留點力氣到床上再喊。”

    半年的時間,韓勛已經長到了前世的1米85,林墨每天堅持鍛煉,總算提前長到了前世的1米75,再配上他那副天生縴瘦的身材,韓勛往他面前一站,頓時就把他這些日子積攢的信心打擊得一干二淨。韓勛今天上午有個會議,會議一結束就匆匆忙忙趕了過來,身上還穿著墨黑色的正裝,肩寬腰窄大長腿,往那兒一站活脫脫一衣服架子,渾身上下充滿了禁欲的美感,配上他深邃奪目的目光,氣勢驚人性感得要命。林墨跟他一比,簡直就像沒發育成熟的未成年似的——雖然他本來就還要再等上幾個月才成年。

    林墨又羞又惱還帶著小小的嫉妒,悄悄在韓勛腰上用力掐了一把,听到他陡然變得急促的呼吸聲,才面色如常的放開他。韓勛轉身也抱了下林書,還在他額頭上親了一下,揉著他扎手地短發親昵地說︰“不錯了,半年不見都快長成帥小伙了,比你哥哥長得快多了。”

    林書有點不習慣韓勛跟他這麼親昵,耳朵微紅,咧嘴笑了笑,“還好。”

    韓勛自然地接過林墨手里的箱子,笑著問道︰“你們倆有沒有想好去哪兒玩兒?我可是加班加點把所有的工作忙完了,專門抽出時間來陪你們,想去哪兒玩兒都沒問題。”

    林書看了不少M國的電影電視劇,想去玩兒的地方簡直不要太多了,為了這趟M國之行,他還專門買了M國地圖研究的。小家伙高興地咧著嘴巴掰著指頭如數家珍︰“要去好萊塢,迪士尼,黃石公園,巴伊亞本田海灘,還有拉斯維加斯,賭神isveryawe……”小家伙一副恨不得半天之內玩遍全M國的架勢。

    林墨直接給了他一個爆栗子,“其他地方都可以,賭城不行。”

    林書皺著小臉嘟噥道︰“我就看看而已。”

    “看看也不行,再說了你才幾歲,你連大門都進不了。”

    林書扭頭望著韓勛,小眼神可憐巴巴的充滿了期待︰“表舅舅一定有辦法的對不對?”林書可以說是看著賭神長大的,電影害人不淺,小家伙早就被荼毒成了腦殘粉,听說要來M國就一直盼著能一睹賭神的風采。

    韓勛差點就敗給了林書小狗似的眼神,飛快瞄了眼林墨,見他正似笑非笑的看著自己,立馬笑著揉揉林書的腦袋︰“你還太小了,可以去賭城看秀,不能進賭場玩,不過如果你喜歡的話,我可以請賭神送一張簽名照給你。”

    “好吧。”林書心里有點小遺憾,要是能夠快快長大就好了,不過能夠有賭神簽名照也不錯,班上的那些家伙肯定得羨慕死他。這麼一想,林書又高興起來,然而等到十多天後,拿到‘賭神’的簽名照,林書直接傻眼了,那個白頭發狐狸笑的胖老頭是誰啊?說好的酷帥狂霸叼炸天的賭神大人呢?

    現實往往充滿了幻滅。

    “……我們最多只能在這邊玩半個月,你說的那些地方,想要好好玩兒的話,估計只能去一兩個地方了。”

    林墨說完,韓勛的臉色頓時就變得難看起來︰“你們不是還要一個多月才開學嗎?怎麼只玩這麼幾天?”

    林書其實很想玩兒到開學才回去,他有些期盼的看了眼林墨,見他沒說話,便失望地解釋道︰“哥哥說奶奶年紀大了,我們暑假要多陪陪她,不然開學了去京城,要很久才能回家。”

    韓勛還能說什麼?好在他這邊的事情已經處理得差不多了,最晚十月份他就可以徹底脫身去京城,也就再過一兩個月的事情,現在他忍。

    “原本還想多陪你們玩兒幾個地方,只有這麼點時間的話,還真得好好想想去哪兒玩兒了。”韓勛調整好臉色,笑著問林書︰“小書,你說,你最想去哪兒玩兒?”

    林書一直糾結到離開機場大廳,才皺著眉頭說︰“我想去巴伊亞本田海灘,我想看看海。”

    韓勛笑道︰“沒問題,到時候我帶你們出海,保證好玩。”

    林墨看兩人興致頗高,決定還是先不要提自己暈船的事情,省得掃興。

    正想著,旁邊忽然傳來一個咋听起來很耳熟的女聲︰“韓學長,”女人快步走過來,溫婉笑道,“真的是你,沒想到會在這里遇到你,好巧。”

    田茜茜雙目通紅,眼角掛著淚滴,偏偏還要強裝出一副笑臉,好似受了許多委屈似的,美人梨花帶雨的模樣很容易招人疼惜。可惜林書年紀小,不解風情,韓勛和林墨兩個大混蛋眼楮里除了對方,再容不下第三個人,田茜茜這媚眼算是拋給瞎子看了。

    細算起來,林墨覺得他跟田茜茜也算是老交情了,見識過她猙獰瘋狂的真面目後,再看她這副嬌滴滴的白蓮花樣,只覺得無比倒胃口。再想到上輩子田茜茜對韓勛的執著,林墨尚未倒過時差的腦袋開始隱隱作痛。

    韓家幾代經營,在M國是排得上號的老牌家族之一,韓勛作為韓家這一代最小的小少爺,‘財貌’雙全還極具斂財本事本身還沒什麼不良嗜好,不知有多少名媛貴女打他的主意。國外風氣比國內開放得多,臉皮比田茜茜厚百倍的追求者都大有人在,可韓勛從來沒有像討厭田茜茜這樣討厭過哪個瘋狂的追求者。因為夢境的緣故,韓勛幾乎看到她的第一眼,就本能的生出一股厭惡。偏偏這女人還老喜歡往他面前湊,甚至在學校里散播出他倆似是而非的緋聞,更搞笑的是,居然還讓她姑媽去試探他母親。

    說句不好听的,田家算什麼?

    田茜茜的父親不過一個芝麻大點的小官,仰仗陳家鼻息生存,而現在的陳家跟韓家比起來,根本就算不了什麼,真不知道她們哪里來的自信,敢肖想聯姻二字。她們也不想想,既然是聯姻,那麼一切就無關感情,只關乎利益,田家之于韓家能有什麼利益可言?說到底,田茜茜大概也是仗著自己有幾分姿色吧。

    平心而論,田茜茜長得是不錯,可是比她漂亮的人,韓勛見得太多太多了,而這個世上唯一能夠令他動心的美色,唯有林墨一人而已。

    “嗯。”韓勛不冷不熱的應了一聲,滯了一下腳步,拉著行李箱,繼續往前走。等在機場外的保鏢,見田茜茜一直往韓勛身邊靠,立刻快步走了過來,巧妙的側身將田茜茜擋在外面。韓家的兄弟姐妹各個都繼承了家族遺傳下來的好基因,外貌能力皆出色,隨之而來的狂蜂爛蝶不要太多,經驗豐富的保鏢們幾乎眼楮一掃,就能瞧出田茜茜的心思來。

    “韓學長,我的錢包和手機剛剛被人偷了,你能不能……能不能幫幫我?”說著,田茜茜的眼淚流了下來,她光顧著要哭得我見猶憐,忘了眼淚會沖花她精心描繪的眼線和用心涂抹的粉底腮紅,片刻功夫,臉上變得五顏六色,八分姿色也只剩了三分。縱使保鏢大哥有再有愛‘美’之心,也難以生出憐惜之意。

    韓家身居高位,在外處事一向低調惜羽,而韓勛暫時還沒有跟陳家撕破臉打算,當然,他也不會對一個自己厭惡的女人散發多善意,省得人家再誤會不是?他可是有家室的人!

    田茜茜心里砰砰直跳,她直勾勾的看著韓勛,一直以來她引以為傲的姿色屢屢在他這里受挫,她是多麼的渴望有一次例外。她激動地看著韓勛轉頭看著她,還來不及高興,下一秒,她被韓勛眼里濃濃的厭惡和輕蔑打擊得體無完膚。

    田茜茜這一次真的哭了,韓勛的那個眼神,讓她想起了她姑媽談論起姑父在外面那些女人時的模樣,輕賤、不屑……有那麼一瞬間,田茜茜幾乎被她心底深埋的自卑淹沒。

    田茜茜魂不守舍的被jone開車載到了最近的大使館,等她回過神來,訓練有素的保鏢早不見蹤影了,本來還想從保鏢那兒套點韓勛的消息,這下徹底沒戲了。

    “小姐,請問有什麼需要我們幫助的嗎?”

    田茜茜搖搖頭︰“沒,沒有。”說完丟下一頭霧水的工作人員,落荒而逃。

    她拖著行李在外面找了個平靜陰涼的地方坐下,打開她的小香包,手機和錢包赫然之內。

    田茜茜鐵青著臉,從包里拿出鏡子和補妝工具,打開鏡子,她差點被鏡子里面容扭曲的自己嚇到。她憤怒得砸了鏡子,雙手捂著臉,眼淚從指縫中慢慢溢出滴落——

    韓勛為什麼要這樣對她?

    她為了討他歡心,專門去學廚藝;舍下臉皮主動追求他;想盡一切辦法打听他的喜好,盡一切努力接近他;甚至,在他離開Z國後,不惜一切代價,獲取哈大的交換生名額……她為他做了這麼多,他怎麼就不肯多看她一眼呢?他為什麼要那麼討厭她呢?為什麼?

    田茜茜不知枯坐了多久,夜色降臨,華燈初上,夜幕籠罩下的繁華都市變得波雲詭譎光怪陸離。

    田茜茜見五六個黑人小混混將她圍了起來,心里頓時就慌了,正要拿出手機準備報警,卻被其中一人一把抓住。

    周圍傳來一陣陣淫邪的笑聲。

    一個巡警走過,大聲喝道︰

    小混混沖巡警拋了幾個媚眼,顯然,他們已經是老交情了,巡警飛快看了眼掙扎不休的亞洲女人,心里暗道一聲可惜,若無其事的走開了。

    為首的小混混被她踢中下體,瞬間蹲了下去,尖聲咆哮道。

    田茜茜趁他們不注意,踢掉高跟鞋拼命往大使館的方向沖過去,引得不少人側目。小混混們不想招惹麻煩,大吼一聲,“賤人,你給我們等著”,轉身毫不客氣的拿走了田茜茜所有的行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