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3章 藥膳館

作品:《重生之相逢未晚

    說歸說,韓勛做事情還是很有分寸的,給林書找的學校並沒有離林墨就讀的青玉高中太遠,屬于青玉高中的附屬中學,校內學生擁有青玉高中的優先錄取權。學校師資力量雄厚,在整個京城都是排得上號的好學校,韓勛讓一個跟他關系不錯的二代,幫忙牽線,出了些錢,沒花太多功夫就讓林書成功插入初一的尖子班。在京城這地界,只要是本地人多多少少能有點七彎八拐的關系,有錢人更不在少數,林書能夠直接跳級到尖子班,完全取決于他優異的奧數成績。幾乎滿分的入學測試成績堵住了所有不滿者的嘴。

    班主任謝老師是個上了年紀的數學老師,胖乎乎的為人和藹,上課幽默風趣,很討學生喜歡。同時,他還是學校特聘來的特級教師,專門主持學校的奧數培訓課,帶出過很多優秀的學生。無論在教師間還是在學生間,都非常受尊敬。

    大致了解了謝老師的背景,林墨心里稍定。

    韓勛匆匆安排好林書的事情後,急急忙忙飛回M國繼續他的學業。他也沒像他說得那樣,給林書辦寄讀,而是讓林書暫時跟林墨一起住,等適應了京城這邊的環境後再作打算。

    林墨的上下學時間跟林書有不小的出入,兩所學校雖然離得不遠,但是步行少說也得半個多小時,林書初來乍到,林墨不放心他一個人坐公交上下學,本來想拜托葉知秋暫時幫他接送林書一段時間。結果韓勛大手一揮,派了個公司的司機每天專門接送林書上下學。

    大城市里的孩子遠不如小地方的孩子單純,他們生活的環境,早早幫他們練就了一雙利眼。青玉附屬初中這種半貴族制的學校里的孩子們,更是不凡。

    林書作為一個外地來的學生,一來就進尖子班,班上的同學都對他十分好奇,意外的沒出現排擠現象——當然,這其實也不算什麼意外,林書能從外地轉入青玉附中說明他家里有錢有勢,能夠轉入尖子班,說明林書的成績很好。這種‘別人家的孩子’往往最討老師喜歡,在沒有出現利益沖突前,腦子有毛病的人才會跟他結仇。

    林書是跳級進入初一的,年紀小,才剛剛開始抽條的他,瞬間淪為班上最矮的男生之一,被謝老師安排在教室第一排靠近講台的地方,跟班上的小班花坐一塊兒。林書簡單介紹了一下自己的名字和家鄉,標準的普通話讓一些想看好戲的孩子失望了。第一節英語課,上課期間老師為了熟悉新學生的學習程度,頻頻抽林書起來回答問題,令她意外的是,林書竟然說得一口流利標準的美語,甚至還會一些生僻的俚語,如果不是她曾經在M國留學,恐怕都听不懂。原先她還擔心小地方來的孩子會在英語上短板,如今看來卻是撿到寶了。

    下了課,她特意問林書家里是不是讓他去過國外,林書說自己沒去過,但是有個表叔是M國人,他給他捎帶了不少M國的電影電視劇,他的英語都是從里面學的。英語老師大概想破頭都想不到,林書最初苦學英語的動力就是為了要揭穿這位表叔‘陰險邪惡’的壞蛋面目。

    年紀越小,語言學習能力越強,林書有什麼不懂的,還可以及時請教林墨或者韓勛,再加上以學習語言為由還可以每天看上半個小時外語片,林書的口語想不好都難。

    林書的自學能力相當強,他那顆小腦袋仿佛天生就為了學習而生,在理科方面尤其有天賦,他最感興趣的物理已經自學到了高中課程,偶爾能夠為哥哥解答一兩道做不出來的題,能夠讓他高興上半個月。

    一天的課程下來,林書給半數的主課老師留下非常良好的印象。尤其是謝老師,看著林書順溜的解答那些奧數題,樂得是見牙不見眼。

    尖子班的學生更注重成績,班上忽然來了個這麼強有力的競爭對手,不少成績拔尖的學生心里隱隱有些壓力。

    青玉附中是半貴族式的,但是並非全部學生的家里都那麼有錢,學校每年都會招收一些成績優異的貧困學生以此來保證整體的教學成績。青玉附中的學費非常高,同樣的,獎學金也相當高,家庭貧寒的學生只要成績夠好,能夠減免所有學雜費,拿到的獎學金不僅夠他們整年的生活費開銷,甚至還能補貼到家里。家庭條件好的學生自然不會考慮這些,林書的出現則給那些家境貧寒的學生帶去了不小的壓力,畢竟學校每學期獎勵的名次就那麼些,多一個競爭對手就意味著少一分機會。

    剛好,尖子班里這樣的學生不在少數,林書一時半會兒想要融入集體也沒那麼容易。不過,這些‘學霸’們更多的心思都放在埋頭苦學上,還不至于空到有時間去找林書的茬。

    林書並不在意自己沒能在第一時間融入集體,他覺得只要能夠離開原來那些認識的人,離開那些知道‘她’的人,一點點排外對他來說根本不算什麼。

    青玉附中的師資力量跟林書原先就讀學校完全不是一個檔次的,林書再聰明以前的成績再好,到了這里也會產生壓力。在L縣的時候,他是全縣有史以來第一個獲得奧數全國一等獎的學生,但是到了這里,光他們班拿過奧數全國一等獎就有三個,還不算其他班的,其他各種各樣的獎項得的也不少。班上的同學除了平日成績好,課外還會學繪畫、樂器、跳舞、武術等等,多才多藝。而他除了學習,在這些方面,就沒有一樣拿得出手的了。而他好像也天生對藝術不怎麼敏感,比起藝術,他更喜歡電視里那些大俠們的武術——能強身健體,還能懲強扶弱。

    原先在L縣的時候,林書就鬧過想去學跆拳道,老太太怕他吃苦受罪舍不得,林建怕他影響學習沒同意。到了京城,他跟林墨舊事重提,林墨倒很支持他的想法,有點武術防身,遇到危險的時候,總能多一兩分保命的機會。這次陳老三預謀的綁架事件,也讓林墨多了幾分危機感。

    誰也不能斷定將來就一定會一帆風順,真遇到危險了,自己有點依仗,總好過一味等待救援。

    林書的學校附近就有跆拳道學校,林墨給他報了班,周六周日上午上課。

    從這學期開始,青玉高中的上課時間抓得更緊了,周六要上全天,周日要上午半天,一個月只放一次雙休。這段時間韓勛沒在,林墨還要分心照顧林書,也沒人模仿他的字跡幫他做作業了,每天的時間都緊巴巴的。不過,這一次,林墨卻沒有放松健身計劃,依然有條不紊的按照韓勛給他制定的那套健身方案,每天鍛煉。連帶的,林書也每天早早起床跟著哥哥一起鍛煉。

    時間一天天過去,在林墨的陪伴和時不時的開導下,林書漸漸適應了京城的生活。在學校里,跟同學們的相處也漸漸融洽起來。

    林墨到底擔心王艷艷的事情給林書留下陰影,找了休息時間,特意帶林書去看過一個很厲害的心理醫生。每次見面的地點都不是在醫院,林書甚至都不知道自己看了心理醫生,只覺得每次跟這位姐姐聊過以後,心情都會好很多,不知不覺間對王艷艷的仇恨似乎淡去許多,不多時,就從過年時的陰郁恢復到了曾經的活潑快樂。

    林書一開始還懷疑過這位大姐姐是哥哥的女朋友,見了人後發現,年齡比哥哥至少大十歲以上,才打消了念頭。小家伙後來很是好奇的追問過林墨的女朋友是誰,林墨被他逼急了,就騙他說已經分手了。林書有些失望,還偷偷打電話問韓勛,韓勛在林墨的耳提面命下好歹幫他圓了謊。

    分手兩個字,絕對是韓勛這輩子最不想從林墨口中听到的話,為這事兒,他還跟林墨鬧了兩天別扭,最後到底沒能頂住心上人的軟語相求,不甘不願的答應了。

    韓勛在M國的日子並不輕松,要忙學業,要時不時處理一些盛唐的事情,還要關注他的其他投資,出席上流社會的各種宴請拓展人脈關系,有空了還要回紐城陪陪家人,一分鐘恨不得掰成兩分鐘來用。不過,無論怎麼辛苦,一想到忙完這些就能回林墨身邊,他就覺得再累也是值得的。

    眨眼到了三月中旬,藥膳館在葉知秋的監督下,已經完成了前期的裝修、招聘、培訓,甚至采購,隨時都能夠開業。

    藥膳館的裝修完成後,改換了國籍的章莫隨後從國外回來。原本他想讓母親繼續在國外過安樂無憂的生活,奈何因為各種各樣的原因,母親死活要跟著他一起回來。章莫也清楚,母親這樣做,是舍不得離開他。京城對他來說是個傷心地,對多年來求助無援受盡冷眼的母親又何嘗不是?

    章莫不是不知感恩的人,林墨為他做了這麼多,他心里都有數,站在合作伙伴的角度,他不會讓林墨‘虧本’。同樣,他也不是矯情的人,林墨既然一開始就給了他股東的身份,他不會傻得該找林墨幫忙的事情,還藏著掖著。

    然而,林墨比他想的更加周全,在他回國之前,就提前給他準備了住處。兩室一廳的房子,在藥膳館附近,小區有些年頭了,但是環境清幽,生活便利,很適合居住。

    林墨深知章莫的價值,加上上輩子是朋友,不會在這些小錢上跟他斤斤計較,安排好他們母子入住後,直接將這套面積不大的房子過戶給了章莫。事情到了這一步,章莫也懶得再費心思去想林墨真正的用意了,就算林墨真的別有目的想要利用他,他現在能夠跟母親好好的生活在一起,就算被利用也甘之如飴。

    章家的藥膳方子主要涉獵兩大方面,一個是美容養顏,一個是延年養生,還有一部分是具有針對性的。藥膳之所以受人追捧,很多人都是沖著其獨特神奇的效果去的,真要說味道卻不一定有多好,很多時候還帶著一股子難聞的藥味兒,有些甚至比藥更難吃,不是每一個人都吃得慣。

    章莫的父親專攻藥膳,為的就是改變這種局面,竭盡全力將每一個藥膳方子改造到效果與美味並存,通過幾十年的心血總算改造成功,留下數十道藥膳方子。章父的這些藥膳方子有不少是由古方改創而來,其價值在廚藝界不亞于開山創派。然而,遺憾的是,本來可以將章家藥膳發揚光大的章莫卻因為和徐家嫡子的一段孽情,不僅將自己毀了,更差點毀去父輩幾十年的心血。

    如今,愛人已死,章莫經過漫長的折磨,心里放不下的只有兩件事,一是報仇,第二就是完成父親的心願,將章家藥膳發揚光大。

    報仇不是一朝一夕能夠完成的,章莫現在能夠做的就是發揚藥膳。

    章莫在國外這些日子沒有閑著,恢復的差不多後,就開始用林墨留給他的現金想方設法購買各種藥材食材練手。他這麼久沒有接觸廚房,廚藝生疏許多,好在,臨到回國前已經找到曾經的那種感覺了,但距離他曾經的巔峰狀態還差不少。一方面是時間太短,另一方面則是體力還跟不上。

    廚師是一件極耗體力的活兒,一個主廚,如果沒有好的體力,根本無法在高溫、高濕、重油煙的環境長時間費心費力工作。

    好在章莫還年輕,他自己也極其擅長調養,這才幾個月沒見,早先臉上深刻的皺紋已經消了許多,新長出的頭發也是鴉黑一片,再經過一段時間的沉澱和積累,恢復甚至超越他曾經的巔峰狀態不過是早晚的事情。

    章莫回國安頓好後,林墨把他和葉知秋約到一起,在藥膳館的新辦公室里開了一個小會。

    章家的藥膳方子不少,林墨這段日子一直在考慮怎麼做能使得利益最大化。從市場的角度來講,一個產品要迅速打開局面,就要有一種讓人耳目一新的感覺;然而,當新鮮勁過去後,想要留住客人就需要經得起檢驗的效果。藥膳與中藥同根同源發展下來,就連中藥本身都以見效慢著稱,藥膳的效果又怎麼可能比中藥的效果更快呢?更可況,吃藥是因為有病,必須得根據醫生的囑咐一天幾頓的吃,有多少人能將藥膳天天頓頓的吃呢?

    延年養生是一個漫長的過程,而人無論如何總是一天天的在衰老,想要在這上面見到顯著的效果不僅慢而且難。可是美容養顏就不一樣了,一個人氣色好不好、臉上的皺紋多了還是少了、胖了還是瘦了、頭發是多了還是少了白了還是黑了等等,往往一目了然。畢竟再好的化妝品也無法過多掩蓋時間沉澱下來的痕跡。延年養生很多是邁入老年的人考慮的,美容養顏卻是每一個年齡段的女人無法忽略的,從顧客基礎來講,後者無疑要大得多。而且,精明的猶太人也說了,女人和孩子的錢是最好賺的。

    京城的貴婦們每天花費大把的時間和金錢來做美容,為了美,她們甚至可以罔顧自己的健康。當健康和美可以由內而外的自然結合起來時,林墨不相信這些女人舍不得大把掏銀子。這些貴婦與她們的老公比起來,她們擁有更多的空閑,她們也更樂意交流這些生活中的小細節,很容易形成一種一傳十十傳百的效果。

    “……經過我的調查,京城里現在這種純粹的針對女客的私房菜幾乎沒有,我覺得小林的計劃非常可行。”葉知秋越听林墨的分析,越覺得計劃可行。她不知道林墨曾經告訴她的那些美容方子是不是就是章莫的藥膳方子,但她可以確信的一點就是,這些方子確實有效,而且起效需要的時間不是特別長。

    章莫在做生意上沒什麼天賦,他懶洋洋地說︰“反正我一切听從老板安排。”

    “藥膳館每天只接納二十桌客人,你現在忙得過來嗎?”藥膳館的選址是在一個三進的大四合院,院子被先主人維護的很好,經過精心裝修後,古香古色美輪美奐,單從環境上來講,絕對能讓人流連忘返。在這樣的環境下,邀請二三閨蜜,悠閑的品嘗著色香味俱全的古藥膳,大約再多的煩惱也會被暫時拋諸腦後。

    章莫略思考了一下,說︰“先來十桌吧,等我徹底恢復了,把新人帶上手了再慢慢添。”章家藥膳的美容方子以蒸煮燜炖為主,只部分材料需要特殊炮制,前期準備比較耗時,後續加工反而不太費力。

    林墨點頭道︰“好,就按你說的辦吧。”

    接下來,大家又討論了一下價格定位,會員制度,管理制度等等細節。

    葉知秋和章莫抓緊時間,分頭準備開業所需要的一切事宜。

    林墨讓藥膳館走的是‘精品’路線,菜單上最便宜的菜肴也不低于三百,人均最低消費在兩千以上,在這年代,消費得起的都是貴婦中的貴婦。走這種‘精品’路線注定了藥膳館不可能像火鍋店那樣去電視上打廣告或者滿大街發傳單,需要的是有貴婦圈子里的人牽線搭橋,口耳相傳。

    這一塊兒剛好是林墨的短板。

    不過,京城圈子里的人一個比一個消息更靈通,誰不知道韓勛韓小財神有個放在心尖尖上的表佷子?盡管林墨平時課業忙很少跟韓勛那個圈子里的人接觸,但不代表這些人就不在暗中關注他。林墨開藥膳館的動靜不小,韓勛也順口幫他宣傳過幾句,如今眼瞅著要開張了,大家能不捧場?

    不少人把越洋電話打到韓勛那兒,套了近乎,問好藥膳館只招待女客後,就跟家里老娘老婆姐妹女兒們說了,讓她們在開業那天務必去捧場。這些女人們一听美容藥膳,也覺得新鮮,樂得呼朋喚友去嘗個鮮。

    到了開業這天,要不是葉知秋和章莫準備得夠充分,四合院里雅間差點坐不下。

    因為是藥膳,害怕某些藥材犯了客人的忌諱,每一道菜都圖文結合標明了所用的食材藥材以及效用,精心培訓過的服務員也會在女客們點好菜後,貼心的告訴她們哪些菜可能會相克,同時也會給她們推薦搭配起來效果更好的菜。為了讓更好的為消費者們服務,這些服務員全都是葉知秋精心聘來的有一定醫學基礎的衛校高材生。通過系統的培訓,和精心選拔,她們可以通過觀察判斷出客人身體可能存在的問題,為她們推薦更適合的佳肴。

    菜肴上桌後,光看精致的擺盤就讓人覺得舒服養眼;菜香杳杳,一些菜絲毫嗅不到藥味,藥味最濃的菜也不過恰到好處,不會讓人覺得刺鼻難聞;再一嘗,味道竟然比自己期待的還要好許多,半點不比那些高檔會所、私房餐廳的佳肴差。

    漸漸的一些喜好美食的貴婦們成了這里的常客,慢慢的,日復一日的藥膳吃下去,有人發現自己吃的飛燕湯好像起作用了,腰好像是細了些;貴妃釀好像效果不錯,皮膚白嫩了不少;山藥蟲草羹不僅味道好,還真把臉上的黃氣給祛掉了;芳菲華年好像還真有效果,臉上的皺紋似乎是比前段時間淺了些;青絲如黛果然名不虛傳,新長出來的頭發好像真沒什麼白的了……

    幾個月過去了,京城的貴婦圈里幾乎都知道了章家藥膳館的名字。

    沒錯,新開的藥膳館,林墨直接以‘章’姓冠名,在開業那天,匾牌上的紅布揭下來的那一刻,章莫看著匾牌上蒼勁有力的古體字,淚流滿面。幸好,幸好有林墨幫他,幫他實現了父親的夢想,不然,他以後該拿什麼面目去見被他活活氣死的父親?

    感激的話不必多說,章莫在心里默默發誓,這輩子絕對不會背叛林墨。這一刻,他不再僅僅將林墨當成老板,而是將他放到朋友的位置上。

    藥膳館從最初每天接納十桌不超過四十個客人,到現在每天二十桌不超過八十個客人。藥膳館的消費在普通人看來高不可攀,消費得起的卻大有人在。章家藥膳館漸漸成了貴婦人們新的集散地,上門的人多了,偶爾也會出現‘仇人相見分外眼紅’的情況。能夠讓不怎麼管事的貴婦人恨之入骨的人多半是小三,藥膳館現在預約排得滿滿的,林墨索性大手一揮,讓葉知秋告訴客人,以後藥膳館只接待原配,什麼亂七八糟的鶯鶯燕燕少來!

    這條待客規定一推出,藥膳館瞬間上了一個檔次,得到了原配夫人們的一致好評。男人們雖然喜歡家中紅旗不倒外面彩旗飄飄,但是真正有腦子就不會去干拿彩旗換紅旗的蠢事,畢竟,家和才能萬事興不是?心思都拿去跟家里的老妻兒女斗法了,家庭如何能夠長久的昌盛下去?連糟糠之妻都能說拋就拋的男人,又有幾個人願意跟你做長久生意或結成長久的政治聯盟?小三想上位可不是件簡單的事情,越是自持身份的家族,越講究這些所謂的‘禮法’,哪怕是裝也要裝得像那麼回事兒。

    林墨這一招可真是深得這些原配們的心,很快,除了膳食,藥膳館又推出了下午茶,這些貴婦們聚在一起賞花聊天交流各種心得,各自拓展著自己的人脈。

    到這里消費的時間久了,藥膳吃得多了,不少人的身體還真的得到了改善。有人變得苗條、有人變得漂亮、有人變得年輕,甚至還有一個結婚近二十年沒有孩子的貴婦竟然奇跡般的懷上了老來子,激動得她那模仿丈夫差點沒樂瘋……

    這里的藥膳簡直被傳得神乎其神,林墨也樂得賺得盆滿缽滿。

    半年的時間轉眼就過去,韓勛這些時間一直在國外,林墨要忙課業,要照顧林書,還要時不時關心一下藥膳館的經營,忙得腳不沾地。期間,陳俊曦又來學校堵過林墨三次,也不知是他見林墨實在沒跟他周旋的心思,還是被他冷淡的態度‘凍’到了,又或者是別的什麼原因,被林墨接連拒絕後,就再沒來過。林墨考慮了很久,到底還是把這件事情告訴了韓勛。他覺得他跟韓勛能夠走到現在真的非常不容易,如果因為一些小事造成什麼不必要的誤會,反而不好。

    韓勛知道後,比林墨想象的更加淡定,至于他放下電話後還是不是這樣淡定,林墨就不知道也管不著了。

    “林小墨,我這邊還有點事情,暫時去不了Z國,要不你和林書暑假一塊兒過來玩兒唄。我媽和我爸都想見你了,艾倫現在會說話,可逗了,他以前那麼喜歡黏你,你再不過來他說不定都把你給忘了。”韓勛現在跟老媽在一塊兒,只能拿懵懂無辜的小艾倫說事。

    林墨輕笑道︰“他那麼小,哪兒來的什麼記憶。”

    韓勛氣急,在心里暗罵林小墨狡猾,明明知道他的意思故意裝不懂,太可惡了。

    “一句話,過不過來?”

    “我要先跟小書回L縣看看奶奶,到時候再說吧。”

    “不管,我就當你答應了。”

    “……”林墨無語地听著電話那頭傳來的忙音,心里卻認真的考慮起到底要不要去M國,分開這麼久,他也有點想韓小人那張討厭的臉了。

    學校已經放假,林墨現在只等拿通知書了,林書卻還在上最後幾天的奧數課,這天中午,林墨瞅著時間準備去接林書回家,在校門口遇到了一個意想不到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