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9章 千禧年

作品:《重生之相逢未晚

    有了老店的基礎,錦城的新店在開張前做了充分準備。開張前幾天,林墨找了家印刷廠,把廣告公司幫忙設計的傳單印刷出來,讓新店尚未上崗的員工在市區最繁華的地方發放,作為獎勵,每發出一張傳單,員工能拿到一毛錢。這時候,街上的廣告單多停留在牛皮癬廣告階段,很少有這樣沿街發的,每張傳單約雙面A4紙大小,上面用鮮艷奪目的色彩印刷著火鍋店的特色湯底、精美配菜,再配上俏皮的文字解說,光看著就讓人有吞咽的沖動。

    錦城是省城,消費要比L縣高上不少,人均六十多的消費,放在縣城里會有很多人覺得太貴,更多人喜歡十五、二十塊錢一客的自助餐,便宜實惠。放在省城,這個價格就跟大多數普通火鍋店的檔次差不多了,在對自家火鍋有足夠信心的前提下,為了保證利潤,林墨和爸爸商量後,把價格定位在人均八十左右,價格比平均水平略高,普通百姓想要搓一頓,也不是消費不起。為了打開市場,提高知名度,林墨讓員工們發的傳單上全都印著,憑傳單可在開業五天內享受八五折優惠,另每桌每人贈啤酒一瓶,每桌限用一張傳單。

    傳單上的精美菜肴非常吸引人,新穎的解說配上折扣的誘惑,再加上火鍋店的位置又在市中心非常容易找,開業這天不出所料客人爆滿。新穎的野菌鍋、霸王別姬湯,傳統麻辣鍋,特色超級辣雞鍋,但凡吃過的,就沒有一個說不好吃的,林建高薪聘請來的小吃師父,手藝也是一絕,格式新穎別致的特色小吃讓人耳目一新。陰冷寒濕的冬天本就是吃火鍋的旺季,客人們回去少不得宣揚一番,接下來幾天里,店里天天爆滿,這股勢頭一直持續到活動結束都沒消下去,截止大年夜,錦城半數的好吃嘴們都知道了林氏火鍋樓的名號,新店開門紅算是站住了腳跟。

    新店一直忙到除夕前一天才給員工們團年放假,假期只到正月初三就正式開始上班營業。考慮到過年期間,包子店的生意不是特別好,林建把假期給谷嬸他們順延到了正月十五,算是給老員工的一點福利。

    從新店開張到除夕前夕,短短十來天的營業,營業額達到五十來萬,店里用的食材半數是來自荒山農場,大大降低了成本,刨除各項開銷,利潤驚人。

    截止十二月底扎帳,縣城里的兩家店鋪年純收入就達到了六十九萬余元,再加上春節前這火爆的一個多月新店老店的利潤,妥妥的突破百萬。辛苦經營斬獲的利潤固然可觀,但是跟林建在全國各地買下的那些鋪面的租金比起來,就有些不夠看了。當然,林建並不灰心,拿林墨的話來說,他已經做得非常好了,現在需要做的就是穩打穩扎的發展,把管理層培養出來,摸索出最佳的經營管理模式,把分店開遍全國,到那時,小小的租金算什麼?

    韓勛的注資已經給林墨的餐飲帝國打下了夯實的基礎,他用不著通過加盟的方式來籌集資本,也用不著為房租煩惱,還有絕妙配方,他今後需要做的就是培養人才—開分店—培養人才,保質保量的良性發展下去。

    林建如今的眼界開闊,就算他預見不到未來房價會爆發式增長,也明白他現在手里的商鋪是一筆巨大的寶藏,而一個忠誠優秀的領導班子就是開啟這個寶藏鑰匙。配料廠已經建起來了,千禧年里的發展腳步必然會加速,林建心里有個小小的規劃,就是在來年將兩家火鍋店變成十家,盡量搶佔錦城地級市的市場,站穩S省的市場,以此為據點,爭取後年將店鋪發展到外省。

    絕大部分男人都有野心,林建也不例外,很多時候只是欠缺一個契機,如果他沒有斷腿沒有被逼入絕境,或許如今的他仍然是一個拿著幾百塊錢工資兢兢業業工作的鄉村數學老師;如果沒有兒子撐過堅強家中最艱難的那段時光,他現在很可能已經去世或者在病床上掙扎著等待死亡;如果沒有韓勛引渡他去M國接受治療,他現在很可能是個只能坐在輪椅上的殘廢;如果沒有韓勛的大力注資,他們家的小店估計還龜縮在L縣一隅,想要迅速搶佔全省乃至全國市場,還需要一段極其漫長的時間和極其艱辛的努力,甚至林墨很可能會因此放棄學業早早進入社會打拼……

    一個人的一生有太多如果,每一個如果都是一次抉擇,都是一個轉折,在關鍵的轉折點上,那個能夠幫你擺脫泥淖的人往往被視作是貴人。

    不可否認,韓勛就是那個出現在他們一家命運拐角並伸出援手的貴人。

    對韓勛,單薄的感激二字不足以形容林建對他的謝意,然而,經歷這麼多,林建早不復當初做老師時的單純,他不禁想知道,韓勛做了這麼多,他究竟圖的什麼?

    投資?林建相信韓勛放到他賬戶上的五千萬美金,以韓勛的人脈,不管做什麼投資都比投資火鍋店的回報率高百倍。

    人道主義贊助?林建跟韓勛前前後後面對面的接觸不算多,但是他直覺,韓勛並不是一個人們臆想出來的天使。

    如果說是因為親戚關系,且不說這筆資金韓勛讓他瞞著林墨意外的所有人,韓勛在給他這筆資金時,他們分明還是什麼關系都沒有的陌生人。

    他,為什麼?

    這個疑惑,林建在心里憋了很久,無解。

    如果林墨是個女孩兒,他大概還會覺得韓勛這麼做是在追求他,可林墨明明是個男孩。

    林建除了必要的應酬,很少去娛樂場所,即使去了也因為跟別人格格不入,早早結賬離開,他或許知道‘斷袖’是什麼意思,但是畢竟沒在現實生活中見過,壓根沒往這方面想。因此,盡管他的猜測已經非常接近真相,卻仍然不得其解。

    除夕夜,吃過年飯,林建邊看春晚,邊將自己的想法說了出來。

    林墨險些以為爸爸在懷疑他和韓勛的關系,好在奶奶大大咧咧把話題岔了過去,林墨順著奶奶的話夸了幾句韓勛好人品,便默不作聲的看春晚。過了會兒家里的電話鈴響起,是韓勛打過來的越洋電話,跟林墨全家拜了年,又小聲跟林墨暗示,讓他去方便的地方給他打電話。

    林墨在家里坐了一個小時,借口去看在樓下放鞭炮的林書,到樓下,悄悄走出小區,找了個路邊沒人的地方,撥通了韓勛的電話。電話接通,那頭接了起來,電話里傳來韓勛氣鼓鼓地聲音︰“林小墨,是不是我不提醒你,你就不記得給我打電話了?”

    林墨想到剛才爸爸說的那些話,想到奶奶對韓勛的無條件信任,心里默默嘆了一口氣。活了兩輩子,他比任何人都清楚,這世上沒那麼多兩全其美的事情,最重要的還是珍惜當下。

    “誰說的,我本來就準備要給你打,如果不是你剛才打過來,我早給你打過去了。”林墨覺得韓勛偶爾的小孩兒脾氣還是需要哄哄的。

    果然,電話那頭韓勛的聲音變得明快起來︰“這還差不多。”

    兩人說了好一會兒沒營養的話,韓勛在電話里听到了汽車的喇叭聲,問︰“你在外面?”

    “嗯。”

    “你怎麼不早說,萬一凍壞了怎麼辦?林小墨,你怎麼一離開我身邊就不知道好好照顧自己呢?”

    林墨難得溫順道︰“是啊,所以你一輩子都不要離開我好了。”

    韓勛心里霎時甜得跟灌了蜜似的,耳尖微微泛紅,捏著電話說︰“這可是你說的。”韓勛頓了一下,深情道︰“林小墨,我愛你。”

    分別了半個月,林墨第一次在街邊的路燈泛起了思念,他踢了踢腳邊的石子,不禁想,如果韓小人在這兒的話就好了,他們可以去逛夜市看花燈,可以放煙花,可以做許許多多平常又有趣的事情,隔著一個大洋的距離,那些事情仿佛都變得平常又無趣了……

    “……我也愛你。”

    在感情上,林墨總是拘謹又害羞帶著小小的別扭,很少很少主動開口說這樣直白的愛語,說完,自己的臉就先紅了。

    韓勛幾乎能在腦海中描繪出林墨此刻害羞又懊惱的模樣,心里暖得一塌糊涂,恨不得立刻出現在他面前,給他一個緊緊的擁抱,一個忘情的深吻。

    這個世紀年過得好像沒那麼遺憾了。

    韓勛嘴角噙著滿足地笑容︰“真乖,等下次我們見面的時候記得再說一遍。外面冷,趕緊回去吧。”

    林墨輕笑一聲,掛掉電話,轉過身就看到林書站在他身後,嘴角的笑容頓時僵在了臉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