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7章 回家

作品:《重生之相逢未晚

    轉眼到了期末,在青玉高中‘每月一考’的調教下,林墨毫無壓力感的渡過了期末考試。韓勛就比較慘了,年前忙著推出《魔戰2》和網游《功夫》,成天忙得連喘氣的時間都沒有,事情剛告一段落就迎來期末考試,幸好他已經是大四,沒幾門課,抽時間借同學的筆記大概看了下,他的專業基礎相當扎實,很容易就把期末考試糊弄了過去。不過,韓勛是交換生,盡管哈大認可他在青大修到的學分,想要結業,還得回哈大將不足的學分補足,這意味著他需要回M國。

    臨近過年,錦城的鋪面早已裝修完畢,相關人員該招聘的、該培訓的都已經準備妥當,只待開業。半個月前,柳立已經全盤接手了配料廠的事情,順利投產。林墨承包的荒山經過開發和大半年的改造,如今部分地方已經搭起大棚,種上了反季節蔬菜,部分成熟周期短的蔬菜已經能夠供上店里的需求。荒山上放養的雞、鴨已經長成,火鍋樓里每天要銷好幾十只,算是見利了。京城這邊的藥膳店裝修有葉知秋全權負責,林墨幾乎很少過問。

    “林小墨,你必須跟我一起去M國。”韓勛氣鼓鼓地瞪著桌上的電話,大聲吼道。

    林墨無奈地聳聳肩︰“你剛才也听到了,奶奶讓我回家陪她過年,而且之前我就已經答應小書,寒假要回去陪他。”

    “林小墨,你自己說說,你心里還有我的位置嗎?”韓勛一面控訴,一面粘過去,將手臂纏在林墨的腰上,大手不老實的往淺灰色的毛衣里探。

    林墨捏著他的手,扭頭看著他︰“你說呢?”

    韓勛委屈地眨巴著桃花眼,醋勁兒十足;“我覺得在你心里,阿灰都排我前面。”

    “……行,這可是你說的。”

    居然就這麼承認了!居然敢承認他連狗都不如!這是要翻天了!

    “林!小!墨!”韓勛咬牙切齒,一個翻身將林墨壓在沙發上。17歲青澀精致的容顏,33歲成熟清雅的氣質,奇妙的糅雜在一起形成一股魅惑人心的魅力。韓勛緊緊摟著身下的人,狠狠吻上那張被他養得紅潤粉嫩的雙唇。

    被暖氣燻得熱乎乎的房間里,很快淹沒在一片令人面紅心跳的喘息聲中。

    林墨的身體經過這半年的調養,已經好了許多,不過考慮到他還是未成年,過早沉迷欲海會傷了根本,韓勛盡量去克制自己的欲望,一個月頂多能‘吃’上一兩回,韓小人早就把眼楮都憋綠了。這次一走就是幾個月,怎麼著也得先做夠本!

    林墨不知道韓勛這是第幾次身寸在他體內,炙熱的液體燙得他的身體一陣陣顫栗,雙臂無力的搭在韓勛腰上,帶著哭腔呢喃︰“不,不要了……”

    一貫清冷的聲音變得沙啞,冷靜和驕傲變成低泣和哀求,韓勛只覺得欲望的心弦為之震顫,剛剛軟下去的巨龍又熱了幾分。韓勛按捺住澎湃的欲望,憐惜地吻去林墨眼角的淚珠,輕聲說︰“乖,讓我抱一會兒,我不動好不好?”韓勛翻身,抱著林墨側臥在大床上,一手環著他的微微顫抖的腰,一手在他的背上而溫柔的撫摸,時而輕柔的按摩,直到林墨閉著眼楮呼吸變得平穩綿長,他才無奈又寵溺地在他唇上親了親,欲求不滿地從他體內退出來,去浴室放好熱水,把人抱進去清理干淨,再抱回床上,美美的一覺睡到天亮。

    林墨要回家過年,葉知秋母女卻不準備回去。對她們而言,錦城的那個家、錦城的那些涼薄的親友都是不願再踫觸的記憶。這半年里,葉知秋幾乎把京城里大大小小的餐飲店調查個遍,從菜品到裝潢到人工服務人員安排等等全都爛熟于心,每周上交的調查報告清晰的記錄著她的心得體會和成長。因為經歷了家庭的不幸,葉知秋更懂得珍惜機會把握機會,盡管她不是科班出身,林墨相信憑借她的認真和努力,把藥膳館交到她手里絕對是個明智的決定。

    這半年,葉知秋的變化非常大,曾經胖乎乎的小護士已經成為過去,如今的她人瘦了,變得漂亮起來,驟然失去父母的維護還要撐起整個家,半年來的奔波和歷練,讓她變得成熟干練,入鄉隨俗的時尚打扮更添幾分女人韻味,她現在要是回錦城,保管以前那些舊識都認不出她。

    藥膳館現在已經開始裝修了,跟林氏火鍋樓一樣,都是仿古式裝修。與林氏火鍋樓不同的是,藥膳館走的是高端路線,針對的是那些有錢的老饕,裝潢上自然要更花一番功夫。

    貴而不俗。

    這個要求看似簡單,想要做到卻很難。幸而,京城是仿古裝潢專家的聚集地,想要找這方面的專業施工隊不難,難的是材料,和家具擺設。真正的古董投資太大,放贗品則是自降檔次,林墨肉痛了好一陣子才下定決心在潘家園訂了一批明清時期的花瓶、字畫、擺件等,幾乎全是真品,卻找不到兩件‘珍品’,就這樣還花了他小兩百萬,讓他肉痛了足足一個星期。倒是韓勛,眼楮都不眨一下就花了一千多萬,就買了一對元青花瓷瓶,據說是御制,還買了幾幅名家字畫,準備帶回M國收藏。

    林墨還擔心他買到假貨,韓勛輕飄飄地說,他從小就是看著這些東西長大的。原來,韓家在國外那些年,一直都在收集因為戰亂流落到國外的古董,就是真正國寶級的玩意兒也不少,韓勛打小就是看著這些東西長大的,還有韓母韓父從旁指點,好歹算半個專家,再加上他如今凝聚的‘勢’,古董店就算想蒙他也得掂量掂量自己有沒有那麼‘好’的胃口。

    現在,這些古董都存放在葉知秋家里,一開始葉知秋還擔心得好幾天睡不著覺,就怕家里什麼時候遭賊,時間長了才好點。她現在就盼著藥膳館能夠趕快裝修好,把這些燙手的山藥全部搬走。

    返家之前,林墨找葉知秋問了一下藥膳館的裝修進度,又往她賬戶上轉了一筆裝修款。

    過了兩天等成績單下來,他和韓勛在同一天前後腳離開京城。下午,在錦城機場下飛機,林墨搭乘出租車直接去了錦城的住處。隨著新店即將開業,林建這段時間都住在錦城,為了方便,就在新店附近買了一套兩居室,兩套三居室,兩居室他自己住,另外兩套則給店里的工作人員住。林建本想租房更劃算些,但是林墨勸他現在房價便宜,這時候買房絕對比把錢存銀行劃算一百倍。林建一向相信自己兒子的眼光,沒在猶豫,將房子買了下來。

    對許多外地務工人員而言,包吃包住絕對是一項極大的誘惑。再加上林氏給的薪資待遇本身就極好了,大家干起活來更加賣力。

    剛下飛機林墨就給爸爸打了電話,等他到的時候,爸爸已經早早等在小區門口了。

    半年不見,爸爸的變化很大,再不是林墨記憶中早衰蒼老絕望瘦得脫型的模樣。如今的他,穿著今年流行的翻領皮夾克,剃得短短的頭發少少的幾根銀絲幾乎可以忽略不計,人也胖了些讓額頭眼角的皺紋看起來淺了、少了,整個人由內而外散發著自信和生機,仿佛平白年輕了十歲。

    林建看到小半年沒見的大兒子,臉上露出欣慰的笑容︰“看來阿勛沒騙我,有他管著,你看起來可比先前在家的時候氣色好多了,高了,也結實了。”

    在京城讀書是忙,但是這種忙跟奔波生計的忙碌比起來簡直不值一提,這半年林墨大半的心思都放在學業上,作息規律又少操心,再加上韓勛嚴格的管控,想不長好都難。

    只不過,看著爸爸如此信賴韓勛,林墨心底不可抑制的生出些許心虛和內疚來。

    林墨飛快斂去眼底情緒,笑道︰“爸爸的氣色也變好了,奶奶和小書還好吧?”

    林建樂呵呵地說︰“都好都好。”

    老太太在農村過了大半輩子,店里的事情她幫不上什麼忙,偏生又是閑不住的性子,便主動接管了荒山的事情。山上的活兒專門雇了人干,老太太大多數時候充當著監工的角色,偶爾也搭把手,不用太勞累,又能一定程度上滿足老人特有的虛榮心——對老人而言,又什麼比自己的孩子出息更值得高興的呢?當然財不露白的道理她懂,對外,她說了這山是韓家包下來的,她就幫忙跑跑腿。韓家的陣仗村里人都見過,不說別的,光那一排黑西裝加墨鏡威風凜凜的保鏢就足以讓村民們談論很久。村子里的人都是看著、跟著林建長大的,與其相信他有本事在短短一兩年間發跡,不如相信這一切是韓家的投資,林建一家不過好命充當跑腿的角色。

    當然,從某種意義上來說,這樣的猜測未嘗不是真相。不過,就算沒有韓勛投資的大筆資金,林墨依然會按照現在的腳印發展,韓勛的介入,只是縮短了時間而已。

    有韓家這座大山當擋箭牌也是件好事,能推諉掉許多不好處理的人情。

    做戲就要做到底,老太太接管了荒山的事情,林建就給她開工資,每月的工資單上老太太都排在第一個,一個月六百不比那些工人少,每次領了工資她都興奮地給林墨打電話,好幾次給林墨說,她要把這些錢存著,以後給她的孫媳婦兒、小重孫花。韓小人偶爾听到了,居然還臉皮賊厚的接過電話,直夸老太太是他見過的最好的奶奶,樂得奶奶心花怒放,氣得林墨哭笑不得。

    林書一小學生這學期過得比林墨這高中生還忙,先是每天雷打不動的奧數訓練,然後不負眾望的拿到了全國小學組一等獎,可把老龐給樂壞了。成績一出來,錦城那邊好幾所中學紛紛給林建打電話,提出各種優惠條件爭取生源。L縣這邊好不容易出了個可以爭‘國重’的好苗子,哪里肯放手?平日教委那些人沒少照顧林建的生意,跟他關系也親近,好話說了一大籮筐,開出的條件不比錦城的學校差。錦城那邊師資力量強大,L縣離家近方便照顧,一時半會兒林建還真拿不定主意,等著林墨回來跟他商量商量。

    無形間,林墨已經成了家里的主心骨。

    父子倆說笑著剛跨進家門,電話鈴聲急促響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