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6章 流年(5)

作品:《重生之相逢未晚

    陳俊曦覺得自己絕對是中毒了,自從見過林墨以後,他就像發瘋了一樣腦袋里總是不經意的閃現他的臉,不經意的總是想起他,甚至對那些對他殷勤獻媚的女生再提不起半點興趣,簡直就跟害了相思病一樣。然而,當林墨連續幾晚出現在他的春夢中時,他終于意識到事情根本不是得相思病那麼簡單。

    一見鐘情。

    陳俊曦在二三代圈子里泡大的,一夜情他見過不少,也玩兒過,可他做夢也想過一見鐘情這種事情會發生在他身上,簡直比中彩票還不可思議。冷靜下來,他再一次暗中調查起林墨的背景,然而查來查去查到的都是些流于俗表的東西,一看就知道有人從中干涉。忽然莫名其妙的喜歡上一個男孩子,陳俊曦自己都接受不了,更別提家里人了,因此,在調查林墨的時候,他也不敢過多的動用陳家的能量。

    林墨家里的情況查不到,陳俊曦只好把目光投注到他現在的生活上。偏偏林墨深居簡出,除了上學就是呆在家里,偶爾出去,也有韓勛陪著,全程司機接送,根本就沒有接近他的機會。當然,陳俊曦也非常猶豫,喜歡玩男孩子這種事情,在他的朋友圈里並不是特別稀罕,大家都是私底下玩玩兒圖個新鮮好玩,誰要較真了誰就是傻逼。林墨的家境雖然不怎麼樣,但是有韓家撐腰,還有韓勛賣力的護著,怎麼可能是‘玩’的對象?可是,就算他想來真的,陳俊曦想起林墨那雙過于冷淡的眼楮,心里格外不是滋味。

    躊躇許久,陳俊曦到底管不住自己,決定試一試,近距離的接觸一下。他跟林墨不過幾面之緣,或許等到真正接觸了,才知道他根本就不像自己臆想的那麼好。

    “林墨,真巧,居然在這兒遇上你了,你也在青玉讀高中?”陳俊曦笑得一派溫柔親切,心底卻微微有種莫名的緊張。上次看到林墨的時候還是夏天,一晃幾個月,小家伙還是清清瘦瘦的,臉色看起來卻健康多了,精致的眉眼漸漸長開,越發清雅誘人。

    林墨太了解陳俊曦了,他壓根兒就不相信他巧遇的鬼話。陳俊曦重朋友意氣,在京城的二代圈子里出了名的好人緣,到哪兒都是呼朋喚友三五人一起,像這種單獨出行還趕巧就在他抄近道回家的小巷口,沒有貓膩才怪。陳俊曦自以為自己掩飾的很好,他卻一眼就看穿了他眼底的‘興趣’。

    林墨情商不高,感情遲鈍,可是他畢竟跟陳俊曦在一起生活了十多年,開心過,快樂過,愛過,傷心過,失望過,恨過,直到最後所有的感情被消磨殆盡……漫長的時間里,林墨曾經那樣無微不至的深愛過他,可以說,他對陳俊曦的了解遠遠超過對韓勛的,一個眼神他便能看透他心中所想。然而,有時候,越了解一個人,往往受傷越深。因為太了解,所以輕易便能看透他心中所想,回過頭來,當他再用花言巧語敷衍蒙騙你時,一字一句都是鮮血淋灕的背叛。林墨骨子里從不肯折腰的驕傲,可以接受貧窮,可以忍受屈辱,可以承受不公,惟獨無法容忍背叛。

    他太了解陳俊曦了,他重情義,又心軟,所以他總是在親情和愛情之間搖擺不定,藏在他內心的軟弱,更使得他在面臨日益加重的壓力時,選擇了逃避。林墨心里很清楚,即使沒有上輩子的絕癥,即使沒有郭素雅,陳俊曦身邊早晚也會出現別的女人,他們危機重重的感情無論如何都抵達不了幸福的彼岸。

    重活一世,不管有沒有韓勛的參與,林墨都不願再與陳俊曦糾纏不清。

    “嗯。”林墨輕輕點了點頭,裝作一副不認識陳俊曦的模樣。

    陳俊曦絲毫不介意他的冷淡,笑著說︰“你不會忘了我是誰吧?上次在御華樓,還有印象嗎?後來,韓勛舉辦的宴會上我們也見過。”

    記得可真清楚。

    林墨裝出一副恍然的神色,點頭遲疑道︰“我記起來了,你是田茜茜的……表哥?”

    陳俊曦心底閃過一絲惱意——我一大活人站在你面前你沒想起來,居然想起田茜茜了?茜茜她……腦補了一下少年慕艾什麼的,陳俊曦整個人都不好了。

    林墨心底飛快閃過一絲快意,仰頭道︰“你還有什麼事情嗎?沒事的話,我要回家了,還有好多作業。”

    陳俊曦哪能輕易讓他溜走,溫柔得笑道︰“那我送你回去吧,正好順路,巷子里黑漆漆的,你一個人走不安全。”

    昏暗的巷子那頭突然傳來一個冷冰冰的聲音︰“不用麻煩你陳大少爺了,林小墨,我不是說了讓你放學了在學校等我嗎?”韓勛從陰影中走出來,手臂搭在林墨肩上,嘴角露出一絲佔有欲十足的笑容。

    林墨在心底控訴,你丫明明說你今天要去四合院那邊的!

    陳俊曦心底微訝,韓勛對林墨的態度,可不怎麼像表舅對表外甥啊?他們之間……

    “陳俊曦你還有什麼事情嗎?要是沒事,我們就先走一步了。”

    韓勛的態度冷且不善,陳俊曦到底好面子,不想硬湊上去自討沒趣,搖頭微笑道︰“沒事,時候也不早了,改天再請你和小墨吃飯。”

    “再說吧。”韓勛絲毫不給陳俊曦面子,拉著林墨轉身走進巷子。

    陳俊曦一直站在巷口,愣愣地看著韓勛和林墨的背影消失在黑暗中,心底莫名地感到不甘,為什麼站在林墨身邊的那個人是韓勛?憑什麼?為什麼不是他?明明……

    一種微妙的感應在陳俊曦心底一閃而逝,快得只剩下淺淺的、不明所以的憤怒。

    一路回到家里,韓勛的臉都黑得跟鍋底似的,林墨心里也不高興,把書包仍到沙發上︰“你甩臉色給誰看呢?”

    韓勛滿肚子的怒氣,陳俊曦這混蛋才見過林小墨幾次?怎麼就惦記上了?居然還跑到林小墨學校去堵人?簡直沒把他放在眼里!

    “反正不是給你看。我帶了點吃的回來,你先做作業,我去給你熱。”韓勛琢磨著,是不是該給陳俊曦找點兒事情做呢?省得他閑得都有功夫來勾搭他的人!

    這還差不多!林墨心底的郁氣頓時消了大半,把書包里一撂苦逼的練習冊拿出來,拿出最上面的數學題開始做。韓勛在廚房里搗鼓了半天,把買回來的粥和小吃熱好端出來,把林墨那些練習冊扔一邊,“你們怎麼每天都有這麼多作業?才高一而已,怎麼比我大學的作業還多?”

    林墨瞥了他一眼︰“故意氣我是不是?”听了一整天課,晚上回家還有一大堆作業要做,林墨深覺兩輩子加起來的第一次高中生活實在太苦逼了。青玉高中除了對成績要求高而外,還非常注重學生的全面發展,班上會各種特長的一大堆,就連他那疑患有自閉癥同桌也拉得一手好二胡,每周一次的班級聯誼會,他都盡量躲,實在躲不過了再隨便唱首流行歌敷衍過去。幸好,在班上比起來,林墨幾次測試的成績都在靠前,不然他真要懷疑自己的智商了。

    韓勛看著林墨難得幼稚一副氣鼓鼓的樣子,心底那點氣瞬間煙消雲散,賠笑道︰“我哪兒敢啊。要不一會兒我幫你做?”

    韓勛幫忙做家庭作業這種事情已經不是第一次了,林墨把正在做的習題冊丟到旁邊︰“英語、物理、化學都是你的。”

    “包在我身上,快去洗手過來吃飯。”

    如果被林建知道,韓勛就是這麼‘監督’他兒子‘好好學習’的,絕度拿教鞭抽他!

    林墨一貫不喜歡吃宵夜,吃少少喝了一碗稀飯,吃了兩個蒸蝦餃,余下的一大堆東西全進了韓勛的肚子。

    “你今天不是說你要去四合院那邊住嗎?”

    韓勛嚼著一塊兒驢肉火燒,邊吃邊說;“忠叔跟幾個朋友去綠島旅游了,要過些日子才回來,這段時間我都住這兒。省得我不在的時候,你又偷懶,自己老實交待,這幾天沒跑步了?瑜伽都按時做了嗎?”自從搬到一起住以後,韓勛就把林墨的健身計劃提上了日程。每周四天做瑜伽,剩下三天練跑步,韓家家傳的健身拳法必須每天打一次,韓勛有空過來的時候,還會教他一些簡單的防身術和格斗技巧。

    林墨平時上學已經夠忙了,回到家里只想休息,再加上他本身就對健身沒什麼興趣,對做一次痛幾天的瑜伽更是敬謝不敏,次次都想法設法的偷懶。只要涉及林墨的身體健康,韓勛就相當堅持原則,甭管林墨使什麼花招,最後都會被他一一化解,一段時間下來,林墨勉強能堅持了。

    “你哪天沒打電話追著我問這件事情?你說我做了沒有?”周一到周末,每天早上六點二十準時起床運動,林墨覺得自己比學校那些必須早起做早操的宿讀生還痛苦。他們好歹還可以躲在人群里裝裝樣子,好歹還有個雙周可以休,韓小人呢?少跑一分鐘都不行,瑜伽的動作必須盡量做到位,一旦被他發現偷懶,就重頭再來,新學期里唯二兩次遲到,就是被他給折騰的!

    抱怨歸抱怨,林墨自覺身體好像是好了一些,半個月前,班上流感大爆發,他居然罕見的成了那‘幸存’的二分之一,這在以前是絕對不可能發生的事情。自那以後,他就開始自覺了。

    韓勛湊過去在他臉上吧唧親一口,留下一個油乎乎的唇印︰“真乖。”

    “韓小人,你故意的是不是?”

    “bingo,寶貝兒你真聰明!”

    兩人都很默契的沒有提起陳俊曦,好像他就是個跟他們不熟的人似的。

    不過,陳俊曦的這次出現引起了韓勛的警覺,他盡量壓縮白天的時間,工作做不完寧肯帶回家做,也要把晚上接林墨回家的時間空出來,堅決不給陳俊曦絲毫機會。

    盛唐真正的老板是誰,瞞得過普通人,卻瞞不過圈子里那些嗅覺敏銳的人,韓勛以在校生的身份創下如此具有升值空間的產業,固然離不開韓氏家族的資金支持,但他本身的實力絕對不容置疑。崇拜者、羨慕者,慢慢的還出現了跟風者。

    在韓勛的帶動下,個別在校的二代、三代也蠢蠢欲動的想要創業。陳俊曦勉強也算得上太子級別的人物,自然不甘落于人後,再加上他本身不太想從政,便跟幾個玩兒的好的朋友創辦起了房地產公司。上輩子,陳俊曦的起步還要晚上兩三年,京城的房地產圈子已經被人瓜分的差不多了,再涉足進去也撈不到什麼油水,因此他一開始主攻的是建材,後來又投資一些五花八門的產業,賺錢是賺錢,但是資金太分散,沒有屬于自己的核心企業,始終無法做大做強。再加上這些產業多是陳俊曦那些親戚朋友的,他總是拉不下面子,導致這些產業背後蛀蟲叢生,以至到後來泥足深陷。

    陳俊曦跟他的那些朋友合開的建築公司,關系絕對夠硬,但是資金就遠不如韓勛那麼豐厚。因此,韓勛創辦的房地產公司主攻地產開發,有林墨這個作弊器在,競下了不少‘物美價廉’的土地放在那兒靜待升值,另外也以雄厚的資金接下了一個二環的商貿大廈開發案子。至此,韓勛的建築公司在圈子里是徹底站穩了位置。相較之下,陳俊曦只能接一些小的政府工程,能賺錢,但絕對算不上利潤豐厚,打點花費還不少。二者相較,高下立判。

    小打小鬧大半年,陳俊曦終于競下了一個大點的工程,由于公司的人手緊張,很多事情不得不親力親為。第一次做大工程,做起來也不順,三天兩頭的出點小岔子,忙得陳俊曦焦頭爛額,徹底沒時間來思考慮他對林墨那點小心思了。

    目的達成,韓勛讓他安在陳俊曦公司里的釘子繼續想辦法拖住他。

    小樣,就這點本事還想跟我爭!好戲還在後面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