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5章 流年(4)

作品:《重生之相逢未晚

    章莫,如果林墨沒記錯的話,他今年應該有三十二三歲了,前年因為國家法律變更,提前結束刑期出獄,轉身又被人關進精神病院。沒錯,章莫是一個男同,還招惹了不該招惹的人。前世林墨還要過幾年才認識他,那時候的章莫已經快被精神病院關成真正的精神病了。空有一身極好的家傳廚藝,卻極度怕火,根本再做廚師,前世林墨高價買來的配方,有一半出自章莫之手據章莫自己說,他家祖上是宮中的御醫,他的祖父是杏林中頗有名氣的中醫,而他的父親本應繼承祖父衣缽,卻因為缺乏興趣,轉而專攻美食,尤其痴迷將藥材與食材結合,研究出了許多美味又營養的藥膳。章莫是他父親的老來子且是獨子,章莫在做菜上頗具天賦,二十多歲時便已盡得父親真傳,在老饕圈子里頗具名聲。少年成名的章莫本來會有一份很好的前程,結果卻愛上了不該愛的人。這一切都是章莫的私事,盡管他與林墨某種程度上而言算得上是朋友,在章莫不願意提及的情況下,林墨知道的不多。

    上輩子,章莫原本並不願意賣掉父親苦心收集和研究出來的秘方,奈何他無法克服心理陰影做不成廚師,多年的牢獄生涯和‘精神病史’讓他找不到別的工作,父親早早在多重打擊下過世,年邁的母親換上尿毒癥需要定期進行透析,昂貴的治療費用逼得一貧如洗的章莫不得不設法賣掉手里的秘方。

    錦上添花易,雪中送炭難,章莫得罪的人來頭不小,又急著想要錢,一時間,京城里打那些秘方主意的人都在觀望。林墨適時出手買下了一部分秘方,因為開罪另一個頗有勢力的政治家族,陳俊曦還跟他冷戰了一段時間。得到最夠的金錢後,章莫帶著母親離開了Z國去了一個風景秀麗的歐洲小鎮定居,林墨時常通過網絡跟他交流那些秘方,偶爾也聊聊別的事情,一直到林墨上輩子過世之前一段時間,林墨都跟他保持著聯系,兩人關系還算不錯,勉強稱得上‘忘年交’。

    正因為如此,林墨知道章莫心里並不甘心。試問有誰在最好的年華里先被丟進監獄,後被關進瘋人院,還被害得家破人亡能夠甘心?章莫不是不想報復,只是面對根蟠節錯的政治家族有心無力而已,他在國外那麼多年,一直都沒忘通過各種途徑收集徐家的罪證,只潛伏著等待給他們一個一擊斃命的時機。在林墨過世前,新一任的領導人大刀闊斧的換血無疑給了章莫最大的機會,可惜林墨沒能活到那天。

    這一世,如果不是有韓勛做後盾,有他的承諾,林墨也不敢輕易去踫觸章莫。章莫深恨著徐家,徐家對這個‘害死’了嫡子的男人何嘗不是血海深仇?

    韓勛通過金錢攻勢在身邊凝聚起不小的勢力,只要通過合法途徑將章莫從瘋人院撈出來,有他罩著,再給章莫換個國籍,徐家再想玩兒這些陰的,鑽法律的空子,可就沒那麼容易了。至于來橫的,徐家畢竟是政治家族,惜羽都來不及,不會將買凶殺人的這種事放在明面上,否則,章莫也不可能活到今天。

    想通這些關節,又有韓勛保證的‘放手去做’的承諾,林墨才讓阿虎幫他打探章莫的下落。

    章莫被關的地方相當偏僻,阿虎花了不少心思才查到他的確切消息。徐家顯然是想將章莫往死里整,卻又不打算真讓他死,跟醫生打過招呼好好‘照顧’他。因此,林墨打著章家親戚的名義還愣是給醫生塞了兩千塊錢紅包才見著章莫。

    早上吃下的白色小藥片,藥效已經消得差不多了,章莫僵硬的猶如石頭一般無法思考的腦子勉強恢復到漿糊狀態,當護士過來告訴他,有人來看望他時,他呆滯的雙眼閃過一絲詫異。然而,見到來人是個十六七歲的陌生小男生以後,心底剛剛那絲飄渺的希望再次粉碎。

    林墨看著坐在輪椅上的章莫,很瘦,淺藍色的病號服空蕩蕩的掛在身上,頭頂華發早生,灰白枯黃的頭發如同深秋季節路邊被人反復踩踏的雜草。長期不見陽光的生活,讓他的皮膚變得異常蒼白,失去光澤的肌膚下,一根根藍綠的血管縴毫畢現。章莫的五官生得很好看,即時被折磨得整個人都脫了形,甚至眼角蜿蜒出深刻的紋路,依然難掩其俊美。

    前世,林墨就打趣過章莫,如果他臉上沒那些傷疤一定是個大帥哥,如今一瞧,比他想的還要好看上三分。

    “章莫,你想不想離開這里?”林墨深知章莫的性格,憑著兩人上輩子的交情,林墨也不想跟他兜圈子。

    章莫茫然地看著林墨,沒有說話,呆愣的樣子看起來跟別的病人差不多,然而林墨知道他的性格,看著他微微抖動的尾指就知道他的心里絕對沒有表現出來的平靜。

    病房里,只有他們兩個人,林墨為防隔牆有耳,壓低聲音道︰“我不是徐家的人,我是真心想救你出去。”

    章莫不為所動,林墨等了半天他依然一言不發。林墨知道他戒心重,這樣耗下去不是個辦法,遺憾的笑了笑︰“既然你想繼續做瘋子,那行,就當我今天沒有來過。章莫,如果是這個世界上有誰是真心想讓你離開這個瘋狂的地方,那麼,除了你的母親,就只剩下我。可惜,你的母親顯然沒有這個能力……希望你不要後悔今天的決定。”林墨認真的看著章莫,沒有錯過他听到‘母親’二字時,眼底閃過的刺痛。

    果不其然,章莫總算開口了︰“你究竟是誰?”

    林墨自然沒辦法去給他解釋前世今生這麼復雜的問題,也不想去偽裝自己的身份,只笑道︰“這個問題並不重要,我要救你出去,勢必會跟徐家結仇,我是一個商人,我想要的自然是利益。”

    一個十六七歲毛都沒長齊的小孩兒竟然會說出如此老成的話,卻絲毫沒有違和感,甚至讓人覺得信服。章莫覺得自己要不就是在做夢,要不就是吃藥把腦子徹底給吃壞了產生幻覺了,管他媽的是幻覺還是夢,他現在一分鐘都不想再呆在這個鬼地方!

    章莫的腦子沒有以前那麼好使了,沉默了好一會兒才盯著林墨問︰“你是想要我手中的藥膳方子?”

    林墨笑容不變︰“錯,你手中的藥膳方子確實珍貴,可惜我已經知道大半,對我來說意義不大。”上輩子章莫離開瘋人院後,日子過得那麼淒苦都舍不得賣掉那些方子,林墨可不想在這上面白費時間。而且直接告訴章莫他知道這些秘方,何嘗不是反守為攻,在這場談判中始終掌握主動權。

    章莫臉色大變︰“這絕對不可能。”隨即,在他驚訝至極的目光中,林墨快速背了三道藥膳秘方,上輩子章莫給他說過,這三道秘方只有他和他父親才知道。林墨不知花了多少口舌,才出高價買下來,這輩子換他用這些秘方吊章莫的胃口,心里很不厚道的偷樂了一把。

    “你究竟是誰?”

    門外忽然傳來敲門聲,護士在外面說︰“探訪時間結束,病人需要休息,請家屬盡快離開。”

    林墨遺憾道︰“忘了自我介紹了,我叫林墨,雙木林,黑土墨,剛才給你說的事情你好好考慮一下,明天這個時候我再來看你。”林墨笑著將一個信封塞到章莫的枕頭下面。

    章莫吃過護士給的藥片,躺在床上等藥勁過去後,摸出信封。打開來,里面是三張照片,照片的主角全是一個垂老佝僂的老婦人。章莫捏著照片捂著嘴,無聲痛哭……

    章莫一直等到第二天傍晚,林墨才出現。林墨略帶歉意地告訴他,臨時有點事情來晚了。章莫經過一天一夜的思考、煎熬,最終緩緩開口︰“林墨,你究竟想要什麼?”不得不承認,林墨太狡猾了,他的許諾精準的命中了他的死穴。

    “我要你。”林墨說︰“我打算開一個藥膳館,我要你做的就是簽一份長期勞動合同,成為那兒的主廚。”

    此時的章莫還沒經歷前世醫院失火被火燒傷的經歷,尚未留下懼火的陰影,勝任主廚的位置一點問題都沒有。

    “長期是多久?”

    “做到退休,或者教出我滿意的徒弟為止,當然徒弟的人選由你來定,我不插手。另外待遇上我也不會虧待你,除了主廚該得的那份薪酬,我另外再給你藥膳館10%的股份。”好歹有上輩子的交情在,林墨沒打算把人往死里坑。

    章莫本已做好了‘賣身’的準備,做夢也沒想到林墨竟會給出如此豐厚的報酬,他看了林墨許久,實在瞧不出半點虛假,挑眉問道︰“為什麼?為什麼你要幫我?”

    “因為那些秘方,因為你有這個價值。”

    兩天後,章莫終于走出了這所陰森的精神病院,在林墨的安排下,跟母親一起去了M國。林墨給了他幾個月時間適應和休養,並讓韓勛想辦法幫他取得M國國籍,剩下的,只需要葉知秋把該調查的調查,該學的學會,只等藥膳館裝修完成,他再回來工作。

    等章莫出國,學校那邊也開學了。青玉高中是一所重點高中,不少學生是從它的附屬初中升上來的,林墨一進新班級,立刻感受到了濃郁的小團體氣氛,不少人抱成團一起說說笑笑。他默默嘆了口氣,找了個安靜的角落坐下。上午主要是班主任過來發書,安排座位,讓同學們進行自我介紹,然後又將各科科任老師帶到班上讓大家相互認識,完了,下午集體大掃除,等到明天才正式上課。

    因為韓勛的關系,校長給班主任交代過要好好照顧林墨,班主任有林墨轉學前的資料,知道他是從偏遠縣城的鄉下中學過來的,怕他跟不上尖子班的進度,便把他安排跟入學成績最好的一個學生坐一塊兒。

    林墨新鮮上任的同桌商翼穿著一身洗得發白的衣服,個頭跟林墨差不多,在北方人中顯得又矮又小,帶著一副大眼鏡,即使清秀的相貌也難掩‘土’氣。拿到課本以後他就一門心思看書,幾乎沒與林墨說話。不過這個沉默寡言的同桌,倒是意外的合林墨的心意。真要分個聒噪的‘同齡人’做他的同桌,他還不知道該跟他聊什麼。

    高中的課程要比初中深奧不少,平時各科老師都抓得緊,林墨收了多余的心思,每天認真听課做筆記完成家庭作業,幾次測試下來,他的成績都還不錯,班主任總算松了口氣。高中不比初中,晚上安排了晚自習,除了周六周日都要上到九點半,周六也要上半天課。林墨住的地方離學校很近,走路也不過二十來分鐘,韓勛有空就過來接他一起回家,沒空他就自己走回去。學校食堂飯菜的味道還算不錯,在林墨接受範圍內,因此他大多數時候的午餐晚餐都是在學校里解決的,偶爾也在外面下館子吃點好的。

    比起林墨,韓勛就忙太多了,先不提學校的課程,光是盛唐的工作就夠他忙,還有其他投資、必要的應酬,時不時的他還要去四合院那邊住上幾晚,打消忠叔的疑慮,能夠跟林墨呆在一起的時間,實在少得可憐。然而,當忙了一天,拖著疲憊的身體回到家,家里有心愛人的熱著宵夜,點著燈默默的等你,那種溫暖和甜蜜簡直無法用語言來形容。

    忙碌中,時間呼嘯而過。開學不到一個月時候,林書的奧賽成績出來了,小家伙竟然考了滿分,拿下了錦城小學組的第一名。這次比賽是錦城教育局為了挑選種子選手自行組織的,林書毫無疑問成了明年國奧賽的頭號種子選手,把全家人都高興壞了。爸爸少不得叮囑林墨要好好像弟弟學習,他現在忙著店里的事情,還要操心荒山的規劃、配料廠的修建,壓根沒時間管兩個兒子的學業。好在林書有龐校長幫著照顧,林墨自覺度相當高,還有韓勛信誓旦旦的表示會從旁監督,完全不用他操心,省了不少精力。

    九月秋收過後,林城本想問林建借點錢,在市里開家冷鍋魚店。哪知兒子死要面子好說歹說都不同意,最後只好緊著家里的錢,在鎮上租了間鋪面開起了小店。林東跟親戚學了一年,手藝總算出師了,開店後生意一直不錯,再加上魚是自家養的,每天收入十分可觀,一家人也不再眼紅林墨家的好日子。

    相比自己的兄弟蒸蒸日上的生活,林芝的日子就過得沒那麼順氣了。她厚著臉皮找林建幾次‘入股’的事情,次次林建都斬釘截鐵的拒絕她,時間久了,她心里也恨上了林建。林建原先還擔心老太太插在中間左右為難,哪知老太太心里門清,從不跟他提林芝的事情。

    林墨在外求學,林建不想兒子分心,家里的事情全都只撿好的說,就在林墨以為生活會一直這麼平靜的過下去的時候,陳俊曦意外的出現在了他回家的路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