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4章 流年(3)

作品:《重生之相逢未晚

    林墨到京城後的次日,葉知秋母女也順利離開錦城抵達京城,林墨昨晚跟韓勛纏綿了半夜,早上醒來腿軟得直都直不起來,林墨可不希望自己出去丟臉,氣鼓鼓的把借接機的任務交給韓勛。韓勛上午還要去公司開會,只好把任務交給阿虎。

    阿虎去機場接到人以後,先將葉母送到早先聯系好的醫院,等葉知秋辦好相關手續後,又將葉知秋送到醫院附近一處小區。小區的房子是林墨早先讓爸爸買下來的,最初是為了做升值投資,也方便來京城的時候有自己的地方可以住宿。多虧這套房子,林墨辦理轉戶口和轉學容易多了。而現在,他跟韓勛住在一起,這套房子空著也是空著,索性就暫時留給葉知秋住,剛巧這套房子距離醫院很近,也方便葉知秋就近照顧母親。

    葉家的變故太突然,葉母做夢都沒想到自己會中年喪夫,自己會突發腦梗變成全身癱瘓的廢人,家里還惹上大禍。然而,看到家里所有本該由她來承擔的重擔悉數落在寶貝女兒身上,原先胖乎乎的女兒一天比一天瘦,葉母絕望到麻木的心也忍不住劇痛。當女兒告訴她林墨願意幫助她們,願意帶她們離開這里,甚至願意為她們安排日後的生活,葉母心底總算迸出生機,不再一心沉浸于絕望中,開始配合醫生治療。葉母才堪堪五十歲,原先身體底子一直不錯,她從思想的死胡同里走出來以後,身體也日漸有了起色。在來京城之前,她總算可以勉強說一些簡單的詞語,右手的手指漸漸開始有了知覺。

    來京城之前,葉知秋把家里的房子賣了,這時候的房價不高,又是住了許多年的老房子,她處理的也急,一百多平米的房子就只賣了十八萬。買下她房子不是別人,正是跟她從小一個院子長大的發小李昀夏。葉家的事情早在醫院里傳遍了,早先跟葉家關系不錯的人都恨不得撇清才好,也就只有跟葉家住對門的李家幫了不少忙。兩家幾十年的交情是其一,李昀夏的那點小心思則是其二。

    李昀夏是典型的刀子嘴豆腐心,明明掏了媳婦兒本把葉家的房子買下來,還是忍不住罵了葉知秋一番︰“說你笨你還 嘴,我早就說過那姓袁的不是什麼好東西,你偏不听,幾句花言巧語就哄得你姓什麼都不知道了,怎麼樣,被我說中了吧?活該。”

    在葉知秋傷口上撒鹽這種事,李昀夏從小到大不知干了多少次了,這件事情之前,葉知秋一直都挺怕他,也挺討厭他的。然而,正所謂患難見真情,家里出事到現在,除了林墨也就只有李家毫不避嫌的幫助她們母女。

    明明是氣急敗壞的一通臭罵,葉知秋听在耳中,心底卻涌起濃濃的暖意︰“李昀夏,謝謝你。”

    李昀夏不爽地皺起眉頭︰“死丫頭,教了你多少遍,我是你哥,喊聲哥能要你命啊?算了,我也懶得說你了,林墨願意幫你是好事,但你也別只長肉不長心眼,被人賣了都不知道。”

    “嗯。”

    李昀夏看葉知秋的神情就知道她沒把他的話听進去,這胖丫頭真是……李昀夏那顆心哦,那叫一個糾結。

    “李昀夏,你什麼時候定下來,準備結婚了,別忘了告訴我。”葉知秋看著斜陽中的李昀夏,心里涌出莫名的酸楚。

    李昀夏剛想發作,看著站在樹蔭下葉知秋,看著她微微泛紅的眼眶,不禁嘆息一聲︰“蠢丫頭。”他伸手將葉知秋拉出樹蔭,兩人沐浴著斜陽一路牽著手,像小時候那樣慢慢走回家。

    有那麼一剎那,葉知秋惶恐的想李昀夏不會對她有意思吧?結果她糾結了幾天,直到她踏上飛機,李昀夏都沒有任何表示,飛機起飛的那一刻,她不知道自己心里是解脫更多還是失落更多。

    林墨名下的這套房子是二手房,買下來以後一直沒時間管,好在房子原本的裝修就不錯,前段時間林墨在京城的時候,就把該添置的家具都添置齊了,葉知秋拎包入住完全不成問題。葉知秋非常感激林墨的安排,想當面給林墨道謝,不過阿虎告訴她,林墨昨天感冒了,得在家休息兩天,讓她先把自己的事情安排好,別的事情,下來再說。

    阿虎的外表打扮一向具有威懾力,葉知秋不敢多問,只點頭說會盡快辦好自己手頭的事情。阿虎見她這會兒沒什麼事情,就先行離去了。

    葉知秋把家里稍微打掃了一遍,又出去添置了些必需品,最後在家熬好稀飯,去醫院陪母親。

    韓勛這段時間非常忙,等解決掉手里幾件最急的事情回到家已經晚上九點了,打開門就聞到家里飄著拌菜的酸香和炖排骨的濃香,霎時一天的疲憊盡去。林墨正百無聊賴的坐在沙發上看電視,見韓勛回來了,沖他淺笑道︰“快去洗手吃飯,菜都涼了。”

    韓勛心里熱乎乎的,他覺得如果這是夢,一定是自己這輩子做過的最美好的夢。

    “傻站著做什麼?快點……”林墨話音未落,韓勛一陣風似的刮到他面前,托著他的臉頰就是一陣狂吻,直到兩人都氣喘吁吁才停下來。

    “林小墨,你真讓我著魔。”

    林墨想到昨晚韓勛的瘋狂,雙耳更紅,微微別過臉道︰“快點去洗手,等你吃飯等得我肚子都餓扁了。”

    韓勛樂得嘴巴都咧到耳後根去了︰“遵命!”

    林墨做的菜不多,一道綠豆排骨湯,一道冬瓜蝦仁湯,口水雞,涼拌三絲,拍黃瓜,韓勛一口氣解決了三碗飯,撐得半死還被林墨踢去洗碗,美其名曰‘消食’。林墨喜歡做飯,不代表他喜歡做家務,洗碗掃地什麼的,在家有奶奶和林書輪流來,到這兒了,自然這些工作都是韓勛的。韓勛好不容易把廚房收拾干淨,出來看到林墨舒適地躺在沙發上,閑適地搖晃著白嫩嫩的腳丫子,吭哧吭哧地啃著大隻果,小模樣愜意極了。

    林墨適時的遞了一個削好的隻果給他,韓小人心底那丁點兒不滿瞬間煙消雲散,樂呵呵的坐在林墨身邊,咬了一大口隻果,邊嚼邊躺在沙發上,裝出一副有氣無力的樣子在那兒嚎︰“林小墨,幫我揉揉肩膀唄,今天忙了一天,好難受。”

    林墨專心致志的看韓勛帶過來的好萊塢大片,目不斜視道︰“你自己揉。”

    韓勛瞥了眼熒幕上‘波濤洶涌’的金發美女,頓時來氣了,聲音提高了八度︰“林小墨!”

    “別吵,還有一點尾巴,等我看完再說。”

    韓勛兩分醋意瞬間變成八分,直接撲過去將林墨壓在身下一陣狂吻,吻著吻著兩人的衣服越來越少,好在韓勛盡管動情不已,依然惦記著林墨現在的身體不宜交歡,最後就著林墨的手勉強紓解了一次,最後緊緊抱著他,靜靜的等待兩人的欲望褪去。

    韓勛一臉欲求不滿地說︰“真想你馬上就長大。”看得到吃不到,最苦逼了有木有。

    林墨不滿地瞪著他︰“混蛋。”把別人火氣挑起來,還不準別人發泄,才叫苦逼好吧。

    韓勛吃到點肉末末,勉強滿意,在林墨唇上輕輕啄了一口,將人橫打抱起來︰“走,洗澡睡覺咯。”

    過了兩天,林墨主動聯系了葉知秋,並帶著禮物去醫院探望了葉母。葉母含著眼淚看著林墨反復說謝謝兩字,葉知秋也跟著母親紅了眼眶,弄得林墨怪不好意思的。出了醫院,林墨在附近找了家環境不錯的咖啡廳,慢慢跟葉知秋聊起了後續的安排。

    藥膳館的店鋪是現成的,但還需要徹底的裝修。林墨交給葉知秋的第一個任務就是去調查京城所有的中高檔餐館經營現狀,然後自行安排藥膳館裝修,如果條件允許還可以適度物色合適的人選,此間產生的一切費用憑票報銷。藥膳館預計明年三月開業,換言之,葉知秋有半年的時間來調查和適應行業。在這半年時間里,林墨包葉知秋住宿,另外每個月支付她一千五百塊保底工資,與此同時,葉知秋要每周按時將她的調查情況寫成報告交給林墨,由林墨審閱後,會根據她調查報告的質量,酌情給她考慮一定額的浮動工資。

    對于林墨的安排,葉知秋一點異議也沒有,老實說,這種帶薪學習的機會,葉知秋一開始根本想都不敢想。從林墨的角度來講,花幾萬塊錢培養一個骨干高層並不算什麼,只要葉知秋能夠發揮她的潛力,能夠忠誠與他,再多的前期投資都是值得的。而後來的事實證明,葉知秋沒有令他失望。

    又過了幾天,韓勛總算擠出時間來,陪林墨去青玉高中辦理後續的轉學手續,原本在青玉高中像林墨這樣的外省轉校生,會有一場難度極大且監考極嚴的學前測試,通過測試才能辦理轉學。但是早先就知道韓勛大名的校長怎麼可能把林墨當成普通外省生對待,再一看是韓勛親自送林墨過來的,二話沒說直接將林墨安排進了尖子班,半個小時不到就把一系列手續全部辦妥,還將林墨未來的班主任介紹給他認識。熱情得林墨都覺得有些不好意思。

    臨近開學前,林墨讓阿虎幫他打听的一個人,終于有了下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