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2章 流年(1)

作品:《重生之相逢未晚

    “當然可以。”

    六菜一湯五個人將其一掃而空,一開始還有些矜持的沐老師撐得坐在椅子上爬不起來了,就更別提龐俊和老龐兩叔佷了,林書在哥哥若有若無的警告下只吃了九分飽,有點小怨念。不過一想到這段時間哥哥都會在這邊陪他,怨念瞬間就煙消雲散了。飯後歇了一小會兒,很乖的洗碗打掃廚房。龐俊也不好意思干坐著,也跟著去廚房幫忙。

    這頓晚餐吃下來,大家關系拉進不少,沐老師拉著林墨閑聊起家常,問了些林書給她講過的趣事,說到林書前些天吃烤魚一臉的羨慕,林墨只好邀請她這周末去家里玩。

    聊著天,時間過得很快,轉眼到了晚上九點,沐老師帶著龐俊回家去了。老龐先去沖了個涼水澡,等林書洗了澡出來,給他講了兩道題,打發去做作業,他則留在客廳看電視。這時候的電視劇哪比得上未來那些制作精良的大片?林墨看了會兒沒多大興趣,就推說要看書,先回房間去了。他給家里打了個電話,告訴奶奶這邊一切安好,不用擔心,又給爸爸打了一個電話,大概給他說了一下葉知秋的事情,還提了一下藥膳館的打算。林建一直清楚兒子心里很有成算,藥膳館的事情他自然不會有什麼意見,只一點,讓林墨務必不能耽誤學業。這一點上,林墨不敢跟爸爸爭,只能乖乖點頭。

    這頭剛掛電話,韓勛的電話就打過來了,林墨走過去將虛掩的門關上,坐到床沿邊接起電話︰“你這兩天不是正忙嗎?怎麼這會兒有時間給我電話了?”

    韓忠在老頭子的派遣下,已經在幾天前抵達京城並與韓勛成功會師。他過來的目的大家都心知肚明,韓勛剛回京城,林墨理所當然的認為他們之間會辦理一些交接業務。

    韓勛的聲音听起來很輕快︰“那是因為有人不自覺,我不給他打電話,他就永遠都想不起來要call我,你說是不是?”

    林墨听他的聲音,就知道他那邊的事情應該比較順利,勾起唇角笑道︰“原來這是打電話來興師問罪呢?”

    韓勛笑道︰“還算你有點自知之明。林小墨,你想我沒有?”

    林墨嘴角含笑︰“我記得有人好像是前天才走的吧?”

    “難道你不知道什麼叫一日不見如隔三秋嗎?前天昨天今天,你自己掰著指頭算算我都多久沒見了你,小沒良心的。”韓勛說到最後竟真有兩分怒氣。

    林墨懶得理會韓小人,仰面躺在床上,問︰“你那邊的事情跟忠叔交接好了?”

    “差不多吧。”韓勛笑著喝了一口威士忌,大哥轉過來的資金雖然足以彌補他當前的資金缺口,但是只要深究,並非沒有破綻的,可是破天荒的忠叔不僅沒有深究,還在老頭子面前把他一頓好夸。過後也只是交待他手下的職業經理人定期給他財務報告,一點都沒有要監管他產業和投資的跡象,昨天老頭子前腳走,他後腳就一個人去京城逛了。忠叔的種種作態都是在給韓勛一個信號,只要韓勛不胡來,他就不會插手。如此,韓勛先前的擔憂消失了大半。

    一開始韓勛還想瞞著林墨,他爸爸已經生疑的事情,但是林墨在這件事情上一向敏感,即使韓勛不說,他也能猜到幾分。後來又听阿虎說他爸爸要過來,又听老頭子告誡韓勛要多听忠叔的指點,三分猜測變成了七分。韓勛對他不設防,他一詐,韓勛一不小心就漏了餡兒。盡管韓勛咬死不承認韓父已經對他倆起疑,還是給林墨說了韓忠要過來的事情,畢竟,他交給林墨的那部分資金不是小數,萬不能讓老頭子听到風聲。

    林墨听他這麼說,心情也跟著好了點,跟他聊起了葉知秋的事情。他在錦城沒什麼人脈,葉家得罪的那個病人家屬是錦城這邊市委副書記的某個旁系親屬,那家人仗著市委書記的關系,跟錦城的黑社會分子走得很近,所謂的黑白兩道通吃,因此才這麼囂張。正是院方知道這家人後台硬又難纏,才安排了省醫院里外科技術最好的葉醫生給病人做手術,然而誰也沒料到病人竟然會大出血而死。按理說,殺人不過頭點地,不管這件事情葉父有沒有責任、究竟是自殺還是他殺,畢竟已經過世了,罪不及妻兒。可看葉知秋的樣子,明顯就是受了人脅迫。那家人敢如此囂張,可想而知如果沒有他們點頭,葉知秋和她母親想離開錦城,只怕沒那麼容易。

    韓勛在京城結識了不少衙內二代,錦城距離京城雖遠,卻都是一個體系的,派系之間總有說得上話的人,就算強龍壓不過地頭蛇,也會讓它知道什麼是收斂。

    韓勛對葉知秋沒什麼特別的印象,記憶中只是個胖墩墩的小護士,從年齡身段到外貌都沒啥威脅度,毫不猶豫的答應了林墨。

    在京城,大家都將韓勛視作小財神,想要他人情的人不少,他前腳把話傳出去,後腳就有人打電話給他,客氣地說事情已經擺平了。韓勛少不得將人好好招待一頓,酒過三巡,韓勛隱晦的提到自己的表佷子在錦城那邊做了點小生意,言下之意不言而喻。韓勛請去喝酒的都是聰明人,大家誰都沒把話說透,吃飽喝足後,大家轉戰到會所繼續唱歌玩樂。韓勛不喜歡那種煙霧繚繞的環境,更不喜歡那些妖妖嬈嬈的庸脂俗粉,借口自己明天一早要去公司,在會所給大家訂了一個豪包又給會所經理打招呼,讓他好生招待這些人,賬記他頭上,任誰都挑不出一絲毛病,這才飄然離去。過後,幫忙的這人想開家廣告設計公司,韓勛直接投了他一半的啟動資金,事實證明,韓勛眼光精準財運上佳,事後不僅賺得盆滿缽滿,還得了個慷慨大氣的好名聲,樂意‘幫’他的人更多了。

    在外人面前,韓勛永遠是一副風光霽月的模樣,到了林墨那兒方露出小人本色。第二天一早就打電話給林墨哼唧,什麼陪喝酒喝得上吐下瀉兼頭痛,還欠了大人情,絮絮叨叨磨了半天,醉翁之意不在酒,直到林墨簽了好幾條‘喪權辱國’的口頭協議,還在電話里給他飛吻一個,才意猶未盡地掛掉電話,樂得只差沒在床上打滾了。

    趁著早上涼快,吃過早飯林墨打車去了市中心的店鋪。這家店鋪的裝修同樣是全包給了林海,林海還有其他工程,這里的活兒教給他最得力的干將在做。林墨去的時候,工人們已經開始在忙碌了,這家店跟縣城里總店一樣是仿古風格的,需要改動的地方非常多,林墨結合裝修圖紙實地觀察了一番,跟負責人提了一些意見,少不得又要與林海以及設計師進行溝通,一番討論下來,不知不覺就到了下午五點過。

    具體的一些細節,因為林海和設計師今天沒在,沒法說,只能明天在過來。林墨瞧著時間不早了,打車去離家最近的菜市場買好菜,馬不停蹄的回家準備飯菜。

    從養生的角度而言,林墨並不贊成晚上吃得太過油膩,因此相較昨天的大魚大肉,今天晚上只準備了魔芋燒鴨一道葷菜,余下的是涼拌黃瓜、涼拌西紅柿、尖椒大頭菜、魚香茄子、醋溜土豆絲、干煸苦瓜,另外還熬了一鍋清涼解暑的綠豆粥。林墨做素菜的技術絲毫不遜于做葷菜,哪怕是林書和龐俊這樣的食肉動物,吃著酸香兼備的魚香茄子,都沒有半點不滿。

    時間一天天過去,白天林墨去店鋪監督工程進度,晚上在家給大家準備晚餐,到了周末的時候,邀請龐俊一家去他家玩,還去龐俊心心念念的山月水庫釣魚野炊,又請他們去火鍋店吃了火鍋。龐俊找就听他老爸說過l縣新開了一家味道特別好的火鍋店,因為課業忙,一直沒時間過來,現在總算如願吃到了。

    “林墨,吃過你家的火鍋,我以後哪兒還吃得下別家的?”龐俊腆著肚子裝模作樣的哀嚎。越跟林墨接觸,龐俊越覺得林墨是一個有點小神秘又有意思的人,不禁生出親近和結交之意。

    林墨笑眯眯的說︰“放心,錦城那邊的分店已經在開始裝修了,預計年底能夠開業,別忘了到時候多帶點親戚朋友過去照顧我們生意。”

    “林墨你知道你現在笑得像什麼嗎?”

    “像什麼?”

    龐俊故作鄙視︰“狐狸!財迷!奸商!”

    林墨冷笑︰“本來還打算給你一張會員卡,既然我又財迷又奸商,那還是算了吧。”

    龐俊嘆氣︰“我還以為你會說要給我免單的……”

    “……”這人臉皮也忒厚了吧?敢情他那張胖嘟嘟的憨厚臉下面長得不是脂肪,全是臉皮。

    林書見哥哥被噎,立馬奮起︰“你想得美!”

    “林小胖你哪國的啊?”這小家伙剛才還跟他親得跟一家人似的,轉身就變小刺蝟了,果然,弟弟還是要親的才好。

    “當然跟我哥哥一國的!還有,不準叫我林小胖!”林書年紀見長,小屁孩兒慢慢也懂了丁點美丑,非常不喜歡林小胖這個難听的綽號。

    “我偏要叫,我還要去你們班上宣傳。”龐俊唯恐天下不亂。

    林書不甘示弱︰“明明你比我還胖,你才是龐大胖!”

    所謂打虎親兄弟,林墨煞有其事的點頭幫腔︰“簡稱胖胖。”

    老龐和他哥、老杜還有林建喝酒聊天正聊得高興,壓根沒管三個小孩兒在嚷什麼,沐老師去上完洗手間回來,剛好听到林墨在喊龐俊胖胖,頓時驚訝道︰“你們怎麼知道龐俊的小名?”

    林墨和林書瞬間爆笑,龐俊氣得面紅耳赤嘴都歪了,天知道他五歲以後就不準家里任何人再叫他這個丟臉的小名了,沒想到居然在關鍵時刻被老媽掀了老底,簡直是……

    自那以後,林墨和林書再沒叫過龐俊的大名,通通以胖胖代稱。多年以後,龐俊覺得自己的身材不斷往橫向發展,絕壁跟這倆兄弟脫不了干系。

    又過了一個多星期,林墨的中考成績終于出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