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1章 請客

作品:《重生之相逢未晚

    林墨說得太突然,一時間葉知秋心里也沒底,不知道該不該答應,不過她心里清楚,林墨這麼做完全是為了幫助她。葉知秋放下手中的水杯,略拘謹的看著林墨語無倫次道,“這太突然了,林墨,你知道我之前的工作,餐飲行業,頂多就是知道錦城的哪家店味道不錯,哪家店是正宗老店,其他的我一點經驗都沒有……”

    林墨揮手打斷了她的話,“知秋姐,你只需要告訴我你有沒有信心和決心去做這件事情。”

    葉知秋看著林墨深邃清澈的雙瞳,心里的不安、焦躁慢慢沉澱下去,腦海中浮現出殯儀館的白布下父親變形的臉,醫院的病床上母親黯淡無光的雙眼,男友背信棄義的丑惡嘴臉,以及不久前收到的威脅信……一樁樁一件件如一張細密的網將她緊緊纏住,勒得她喘不過氣來。林墨的提議無疑讓她看到一縷希望的曙光,以她現在的情況,離開錦城確實是最好的選擇。至于經驗,葉知秋自問不笨,沒有誰天生就會做什麼,她願意盡最大的努力去學,盡最大的努力做好林墨交給她的每一件事情。只要她能渡過現在的窘迫,能夠有個容身之處,能夠讓母親繼續接受治療,她願意付出一切。

    林墨的提議對此刻的她而言,如同久旱的旅人在沙漠里看見了綠洲,就算拼盡最後一絲力氣也願意去爭取。可是想到那些黑暗中的威脅,葉知秋再一次遲疑了。林墨願意在她最艱難的時候伸出援手,已經很讓她感動了,她不能讓他因為自己惹上不必要的麻煩。

    林墨看到葉知秋的眼楮亮了一下,很快又黯淡下去,瞬間知道了她的顧慮。他淺笑著安慰道︰“知秋姐,我大概知道你在擔心什麼。你放心,他們不會也不敢找我麻煩。我還要再過半個月才去京城,如果你願意跟我一起去,就趁這段時間把家里的事情處理好,另外,我會讓我朋友在京城幫伯母聯系合適的醫院和醫生。伯母的治療費不夠的話,你也盡管向我開口,我可以先幫你墊付,等以後你掙到錢了再還我。”

    林墨心里明白,盡管葉知秋現在過得窘迫艱難,但她絕不是那種會輕易接受別人饋贈的人,真要無償給她媽媽治病,只怕她想都不想就會拒絕。無關聰明愚蠢,單純是一個人骨子里的尊嚴。

    葉知秋不知道林墨哪里來的自信,敢信誓旦旦那些人不敢找他麻煩,但是不知道為什麼,這話從他嘴里說出來,好像就是特別有說服力。壓下心底的千言萬語,葉知秋只能含淚道一聲︰“謝謝。”

    林墨含笑道︰“舉手之勞而已,這半個月你先把家里的事情料理好,藥膳館的事情等到了京城我再具體跟你說。”

    “好。”葉知秋感激的點頭道。

    林墨抬頭看了眼牆上的鐘,已經快六點半了,再過會兒林書他們該回來了,他還讓老龐邀請了他嫂子和佷子一起過來吃飯,這會兒還沒煮米呢,必須得抓緊時間了。葉知秋心里惦記著去醫院照看母親,也跟著抬頭看了眼牆上的鐘,沒想到時間已經這麼晚了,連忙起身告辭。林墨也沒強留她,兩人互相交換了電話號碼,葉知秋拿著她壞掉的皮包匆匆離開了。

    林墨先把電飯煲里煮上飯,再看了下冰箱里老龐買回來菜,有整只雞,土豆、青椒、紅椒、芹菜、豬肉、牛肉、嫩藕、小白菜林林總總一大堆,廚房的水槽里還養著兩條大鯉魚,家里各種調料也備得挺齊全的,一看就知道他有多期待今天這頓晚飯了。

    林墨先把雞拿出來洗干淨,切小塊,焯掉水,放在一旁;削了土豆跟青椒紅椒一起洗淨切塊;等鍋里油熱了以後,將切成厚片的土豆炸至金黃色盛出,再倒入花椒、白糖炸香後倒入雞塊翻炒至雞塊變成金黃色,加入姜、鹽、朝天椒、干辣椒、醬料、大料、料酒等調料熗炒出香味後,倒入開水燜炖。

    知道老龐和小書都嗜辣,林墨特意在今天的大盤雞里放了朝天椒。等雞塊悶得差不多後,倒入炸好的土豆燜炖片刻,再加入青椒和紅椒,稍加翻炒調味出鍋,一大盤色澤艷麗,辣香撲鼻的升級版大盤雞就做好了。

    而這時,林書和老龐也到家了。林書鼻子一向尖得很,剛到樓道口就聞到大盤雞的香味了,跟道風似的刮到三樓,站在門口使勁兒敲門。

    林墨打開門看到弟弟跟只小饞貓似的站在門口,滿臉堆滿了笑︰“哥,你是不是做了大盤雞,我在樓下就聞到香味了?”

    林墨戳戳他的額頭,笑道︰“狗鼻子真靈,先去把書包放下吧。才剛做好一道菜,要等會兒才能開飯,一腦門子汗,先去吹會兒風扇看看電視吧。”像林墨這樣,小孩兒回家就讓去看電視的‘好家長’實在不多,當然,像林書這種暑假還特訓到晚上六七點的小學生也很少。

    林書看了眼牆上的鐘,已經七點過了,這會兒動畫片早放完了,全在播新聞,沒什麼好看的,還不如先把作業做完,等晚上的時候再看。

    “我還是做作業吧,晚上再看。”當然,林書可不會老實交代,作業是前段時間曠課落下的,他昨天已經補了一大半了,今天晚上再做會兒明天就能成功交差了。

    林墨哪知道林書心里那點小九九,只感慨自家寶貝弟弟實在太懂事太乖了,揉揉小家伙汗濕的頭發,轉身繼續去廚房忙碌。

    不一會兒,老龐也回來了,他放下文件包,跟林墨寒暄幾句,主動幫林墨打起了下手。林墨也沒客氣,將殺魚的任務交給了他。林墨將切了一半的牛肉,繼續剁成碎肉。然後將先前切好並且已經碼好味的肉絲,先炒了一個青椒肉絲,又炒了一份甜椒肉絲,再將牛肉和著芹菜炒了。

    三道菜一起鍋,老龐已經將魚殺好去鱗了,林墨將兩條大鯉魚片成片,魚骨切段,魚頭剖開,分別裹上胡椒、澱粉、花椒、蔥段、料酒以及蛋清等調料碼味提嫩,再將鍋里倒上足量的菜籽油,等菜籽油熱好了,混入少量豬油,豬油同樣也有增加魚肉鮮嫩的效果。隨後倒入姜片、蒜瓣、干朝天椒、花椒以及野山椒等調料炒出香味,再倒入切好的酸菜,炒出濃郁的酸香後,倒入適量清水,待燒開後,放入魚骨、魚頭熬湯。

    在熬魚湯的同時,林墨把切好的藕片,和著泡椒一起炒了。起鍋後,用白菜和豆腐做了一個最最清淡刮油的白菜豆腐湯。

    林書趴在客廳的茶幾上做題,平時幾步就能解出來的題,在廚房飄出的陣陣香味的干擾下,半天想不出一個步驟。忍了又忍,小胖墩到底沒忍住肚子里的饞蟲,把作業收進書包,一溜煙跑到廚房里,皺著鼻子貪婪的嗅來嗅去,美其名曰幫哥哥打下手。

    老龐見林墨菜都快做好了,跑到樓上招呼嫂子和佷子一起下樓用餐。

    老龐的嫂子姓沐,容貌普通,個頭不高,燙著卷發戴著眼鏡,身材偏胖,看著就有種知性溫婉的感覺。老龐的佷子,龐俊已經讀高二了,個頭跟林墨一般高,身材微胖,遺傳了老龐家的細長眼,笑起來給人一種憨憨的感覺,十分可愛,他的皮膚也很白,跟林書站一塊,比林墨更像他哥哥。寄宿在他們家的這段日子,林書一直跟龐俊一個房間,龐俊在數學物理方面非常出色,兩人又都喜歡看武俠片,很快就從陌生人變成朋友再變成哥們。

    龐俊剛一入座,林書就吸溜著口水給他介紹︰“你快嘗嘗我哥做的大盤雞,超級好吃。”

    龐俊是獨子,林書不僅乖巧懂事,還跟他尤其談得攏,在他心里,林書幾乎快等同他親弟弟了。林書這小屁孩兒成天把哥哥掛在嘴上,久聞林墨大名,今天乍一見,才發現林書對他哥哥的外貌形容太簡陋了,這哪里叫好看,這樣的貨色要放到他們學校去,不知多少男同胞要磨牙了,幸好幸好。

    龐俊性向正常,智商高情商正常,青春期蠢蠢欲動的雄性看到另一個擁有完美外表的同性,心里自然少不得比較,先被林墨的外貌秒殺後,再夾一塊酥黃的雞肉放到嘴里——極致的麻辣中帶著微甜,土豆和青椒的味道全然融入與雞肉,與之本身的香味融為一體,燒得恰到好處的雞肉外酥里嫩,嚼在嘴里幾乎讓人舍不得咽下去。

    老龐更中意酸菜魚,極致的酸與辣光嗅著味道,口腔就忍不住開始分泌唾液,夾一塊兒雪白的魚肉吹涼放在嘴里,鮮嫩細膩帶著點點‘肥’的感覺,簡直讓人恨不得把舌頭也吞下去。配上冰鎮啤酒,怎一個爽字了得。

    沐老師比較矜持,先夾了一塊兒大盤雞里的土豆。炸過再燜的土豆,外酥里嫩軟糯可口,濃郁的麻辣味兒配上雞肉天然的香味,一吃就停不下嘴。

    林書這個小吃貨已經讓林墨給養刁了嘴,大口大口啃著雞肉竟然還有些不滿︰“這雞沒有我們家養得好吃。”

    龐俊只差沒跳起來把雞骨頭扔到林書頭上——這麼美味了你居然還敢挑!勞資吃了我媽煮了十七年連食堂都不如的豬食,這不是存心要氣死勞資嗎?

    哪知林墨竟然笑道︰“確實差了點,乖,等你這周放假回家我再給你做。”

    林書搖著小尾巴,小模樣別提多得意了。龐俊眼巴巴看著林墨︰“再加我一個成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