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9章 交談

作品:《重生之相逢未晚

    韓勛一家人在林墨家里玩兒了兩三天,因為小艾倫下周需要注射疫苗,不得不開始準備回m國的事情,韓勛要陪著爸媽,沒理由留下來。林墨卻因為要跟柳立談配料廠還有去錦城看分店的事情,臨時決定在家呆一段時間,等中考成績出來了再去京城。盡管韓勛滿心不甘願,有嗅覺敏銳的老頭子在,他也不敢過分的表露出來,只能安慰自己,趁著這個時間,回去把京城的事情安排好,還要想個辦法穩住忠叔。

    臨走之前,林墨不僅給韓父準備了幾罐秘制的醬料,還把家里剩下的香腸臘肉,全打包給了他,知道韓母喜歡吃辣,特意給她準備了幾罐自制的辣椒醬。這些辣椒醬是去年做的,比新制的辣椒醬少兩分辛辣,卻更添幾分醇香。小艾倫眼巴巴的瞅著林墨,可是林墨真沒什麼土特產能送給他,就跟林書一起用茅草編了幾只可愛的蜻蜓送給小家伙,小家伙拿著就不肯撒手,等到下午離開的時候,青翠的小蜻蜓已經變回了枯草,小家伙捏著枯草歪著胖腦袋,一副十分不解的模樣,萌煞眾人。

    送走韓勛一家,林書已經連續曠課三天,賴著在家里住了一晚上,第二天一早跟龐校長去了錦城。

    林墨這幾天一直在張羅大家的三餐,變著花樣做各種好吃的,心里還藏著別的事情,感覺很疲倦,一直睡到快十點才起床,精神好了很多。他在家里吃過早飯,跟奶奶說了一聲,騎著自行車去了店里。

    等到了店里,已經快十二點,雖然是工作日,又是中午,店里的生意依然不錯,大堂六成以上的桌子都坐了客人。大堂里好幾個櫃式空調同時運轉,即使煮著火鍋,依然感覺不到太多熱氣,光是這一點,就要比縣里其他火鍋店好上許多,即使價格上貴上那麼一點,顧客們也欣然接受。

    林墨看著店里的服務員都井然有序的做著自己的事情,不由微微點了點頭。他走進櫃台,等林冬梅空下的時候,問了她一些店里的事情,有一搭沒一搭的聊著天,不知不覺就到了下午三點,店里最後一桌客人離開。

    林墨把忙得滿頭大汗的柳立叫到樓上包間,等他吹會兒空調,喝了一杯冰鎮烏梅湯徹底涼快下來後,才說︰“我們要在錦城開分店的事情,你知道吧?”

    不知道為什麼,柳立每次跟林建交談都很自如,一對上林墨就開始緊張,尤其是被他那雙冷清黝黑的眼楮看著時,腦門上就控制不住開始冒汗。他在心底哀嚎,明明林墨才是年紀小的那個,才不到17歲,長得又清秀漂亮半點跟可怕沾不上邊,就算要怕也該怕曾經當過老師的林建才對嘛!

    “知道。”柳立幾乎僵著脖子點頭道。

    林墨開門見山道︰“火鍋的底料配方只有我們兩個人知道,現在開了分店,以後還會有更多分店,配方我不可能再告訴別人。”

    “那怎麼辦?”柳立順著林墨的話頭問道,心里隱隱生出一絲興奮,早在他听到林建說要在錦城開分店的事情後,他就一直悄悄琢磨著這事兒。柳立沉默寡言並不代表腦瓜子笨,事實上,他比許多自以為聰明的人都聰明,所以,林墨一找他談話,他就知道自己的機會大概來了。

    林墨最喜歡的就是像柳立這樣大智若愚的手下,聰明卻不浮躁,永遠清楚自己的位置,自己的目的,有野心,卻不會用旁門左道去實現,而是腳踏實地的去做。

    “建立配料廠。”

    柳立進入餐飲這一行的時間滿打滿算也就一年的樣子,除了會做包子,別的白案功夫一竅不通,紅案就更別提了,配火鍋底料還是跟林墨學的配方,但是他卻拿著比縣城里最好的廚子還要高的薪資。

    他憑什麼?柳立不止一次這樣捫心自問。

    所以柳立心里明白,他憑借的就是林墨對他的賞識,給他的機會和信任,而他唯一能夠回報給林墨就只有忠誠。店里生意很火,已經有人打听出他是配料的主廚後,暗地里出高價想將他挖走,也有想從他這里買配方的。他全都拒絕了,原因很簡單,因為林墨。林墨不僅是給予他機會的伯樂,更重要的是,林墨本身非常具有潛力,要知道他現在甚至還不到17歲,短短一年多時間里,就從一無所有,發展到現在擁有一家全縣最好的早餐店、一家全縣最火的火鍋店,馬上還將在錦城開一家比這更大的分店,如果再給他多一些時間呢?

    柳立自問自己沒能力做到這樣,那些想來撬走自己的人也沒有這樣的能力。想明白了,就很容易做出抉擇。柳立的抉擇就是追隨林墨,他知道林墨是個很大方的人,只要他有肉吃,就一定少不了他湯喝!

    關于配料廠,柳立曾听程叔說過,錦城山城那些有名氣的火鍋連鎖店幾乎都有自己的配料廠,不過配料廠的廠長通常是火鍋店老板本人或者至親,配方往往不會讓外人知道。程叔說的時候,還很羨慕他運氣好,讓他跟著林墨好好干。現在听到林墨提配料廠三個字,柳立的心髒開始不受控制的狂跳,他甚至漏听了幾個字。

    “……沒有太多精力管配料廠的事情,交給別人我也不放心,你願意接手嗎?”

    “願意。”柳立忙不迭點頭。

    林墨笑道︰“你都不問問待遇就同意了,就不怕吃虧嗎?”

    柳立露出一個憨厚的笑容︰“不會,我知道你不是那樣的人。”

    林墨笑著說︰“看來還不能虧待你,不然我就要變成‘那樣的人’了。”

    柳立明知林墨是跟他開玩笑,還是急出一頭大汗,兩只蒲扇大的手都快搖成風扇了︰“不是,我不是那個意思。”

    林墨真懷疑自己再逗下去,柳立會不會哭,他想了下自己的臉,沒什麼可怕的地方啊,怎麼柳立見他一次比一次恐懼?

    林墨收斂了笑容,認真道︰“既然你願意,以後配料廠我就交給你全權負責了,從生產到管理,全部都交給你負責,你有信心嗎?”

    柳立沉默片刻,最後很認真的點頭︰“我會努力做好的。”

    林墨松了口氣,如果柳立想都不想就答應下來,他才該擔心了,但願,這次他沒看錯人。“配料廠我會給你最大的權限,我對你只有兩點要求,第一,管理上不能任人唯親,必須做到公私分明;第二,配方絕對不能讓第三個人知道。這兩點,你能做到嗎?”

    這一次涉及原則,柳立沒有絲毫遲疑,非常堅定的點頭︰“能。”

    “配料廠一旦成立,將成為火鍋店的附屬生產企業,我會設立單獨核算,配料廠提供給火鍋店的每一份底料,都會以一個合理的價格進行采購。場地、廠房、機器設備等等初期固定資產投資全部算我的,你只需要技術入股,並負責管理,除了工資外,我算你15%的股份,另外還有林氏火鍋樓總店以及以後開的所有分店3%的股份,另外今年年初承諾你的分紅不變……”

    林墨話音未落,柳立激動得打翻了手邊的玻璃杯,他慌亂的將杯子撿起來,卻听林墨繼續道︰“你大概也猜到了,林氏火鍋樓並不只有我們林家一個股東,如果你將來有了什麼別的想法,你可以先同我溝通,總之,不要做讓自己的後悔的事情。”

    柳立看著林墨帶著淺笑的俊臉,腦海中浮現的卻是某次驚鴻一瞥看到的阿虎那雙冰冷殘酷的眼楮,那樣的眼神,總讓他想起村里屠夫將刀子捅進豬脖子的瞬間。他知道,林墨是在警告他。

    人心是最不容易滿足的東西,只給胡蘿卜的下場,往往是養出一個大胃王,適當的大棒才能激發出人骨子里的奴性,才更好統御。

    看到柳立的臉瞬間變得蒼白,林墨適時地轉移了話題︰“明天我要去錦城看看那邊分店裝修的進度,不出意外的話,我要去京城念高中,所以,後續的事情,爸爸會跟你談。具體的合同、保密協議等爸爸找的律師擬好以後,再跟你簽,如果你有什麼要求,就趁這段時間多想想,想好了就跟爸爸或者我說,我們會為你考慮的。”

    “好。”

    “配料廠現在還沒開始修建,預計最快要十一月份才能投入使用,這段時間店里會招一些新人進行培訓,你多費點心。”

    “這是我應該做的。”

    “行,那就先這樣吧,有什麼問題你隨時跟我聯系。”

    “好。”配料廠15%的股份,林氏火鍋樓3%的股份,如果沒有林墨的恫嚇,柳立都要樂瘋了,他哪里會有什麼問題?先不說別的,以火鍋樓如今的生意,林墨承諾他的這些股份,今年年終獎少說不低于兩三萬,再加上他這一年存的工資……不行,等晚上下班了,該找冬梅好好商量一下,究竟是在鄉下修棟樓房好呢,還是在城里買套房子呢?只可惜還要再等兩年,他才到法定結婚年齡,正好趁著這兩年多存點錢,以後風風光光的將冬梅娶進門。可是,好想現在就娶媳婦兒怎麼辦?

    跟柳立有著相似煩惱的還有韓勛,明明到手的媳婦兒又溜了,還要獨守空房十多天,簡直不能再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