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8章 燒烤

作品:《重生之相逢未晚

    今天是難得的好天氣,韓父看著放在院子角落里用細竹竿做的簡易魚竿,不知怎麼就起了想去釣魚的心思。他從公司退下來,閑著這幾年,除了跟老朋友打打高爾夫,最常做的就是養花釣魚。時不時約上三五好友,在m國各地的湖區扎營垂釣,常常出去一玩就是許多天,沒少讓家里人擔心。

    他一說要去釣魚,韓母就不高興了,“你這幾年還沒釣夠呢,”

    老頭子略微有點心虛,色厲內荏道,“這叫修身養性,你不懂。”

    韓母想著在林墨家里,也懶得跟老頭子吵,擺擺手道︰“行,你樂意干嘛干嘛去。”

    老頭子難得露出笑臉,轉身問林墨︰“墨墨,你們這兒有可以釣魚的地方嗎?”

    林墨第一個想到大伯林城家的魚塘,不過他們家的魚塘周圍只有一圈去年才移栽的柳樹,才長了幾根枝條,根本沒法遮陰,這天氣要去曬上一下午,還不得中暑?

    林建跟林墨想到一塊兒去了,見林墨沒說話,便插嘴建議道︰“要不我們去叢山村的山月水庫?那水庫里魚多,有幾塊地方種滿了樹,陰涼的很。”山月水庫建在叢山村,管著下游許多村子的用水,因此並不屬于某個村子,鎮上派了專門人員看守,負責開閘關閘同時也防止小孩兒去游泳。水庫修了幾十年了,水從來沒干過,每年夏汛的時候,都會有不少魚涌進去,釣魚技術稍微好點的人,總能在里面釣到魚,沒人知道里面有多少魚。看守的人員也很狡猾,水庫雖然是公有的,但他們卻可以拿著雞毛當令箭,以安全的名義不準村民們去釣魚,除非給他們一些好處。當然,這畢竟是工作,哪怕這里的看守人員跟鎮上當官的沾著親,他們也不敢做得太過,往往送點煙酒給他們意思意思就行了,村民們也大多老實,這麼多年大家睜一只眼閉一只眼就那麼過了。

    林書已經把廚房收拾好了,听他們說要去山月水庫釣魚,立馬拉著林墨說︰“哥,我想吃烤魚。”

    韓父喜歡釣魚,也喜歡吃魚,他跟老朋友們一起出去野營的時候,沒少讓隨行的廚子給他們做各種魚,一想到林墨的好手藝,老頭子眼楮一亮立馬拍板道︰“就這麼決定了,阿虎你跟豹子一起去城里,多買幾根魚竿,買點好魚餌,再買個燒烤爐子,讓墨墨給我們做烤魚。”

    阿虎就是個不折不扣的大吃貨,提到吃,還能有什麼意見?顛兒顛兒的開著車去了城里,往返花了不到一個小時,什麼東西都給置辦齊了,還很周到的買了一大堆做燒烤的調料、鐵簽子、刷子等等。林墨看他置辦的那麼齊全,索性決定今晚不做飯了就吃燒烤。

    雞鴨山上都有現成的,一會兒宰了腌上帶過去就行,家里豬肉、排骨、牛肉、香腸都有現成的,為了招待客人,早上還從地里摘了很多蔬菜回來,什麼茄子、白菜、土豆、萵筍都有,香菇、金針菇、平菇、嫩蓮藕也買了一些,玉米可以去地里掰,還有奶奶做的老豆腐,再加上魚,東西相當豐富,做成燒烤妥妥的。

    考慮到水庫那邊用水可能不太方便,林墨讓韓父韓母跟爸爸一起先去水庫那邊釣魚,他和奶奶在家把菜準備好了,再過去。韓勛也自告奮勇的留下來幫忙,結果處理起這些食材來,還沒林書利索。看著小胖墩洋洋得意暗含鄙視的小模樣,韓勛只能默默的磨牙,小舅子什麼的,最討厭了。

    食材有點多,弄了一個多小時才弄好,阿虎開車過來,把他們接去水庫。韓父帶著微妙的得意表情向林墨和韓勛炫耀了一番他的成果,結果只有小胖墩看著兩只大水桶里十多條大魚,冒著星星眼崇拜的看著他,小小滿足了一把他的‘虛榮心’。

    阿虎早就跟另外兩個保鏢把燒烤爐子弄好了,阿虎以前在m國的時候,沒少跟老爺子出去野營,殺魚是一把好手。林墨來了以後,他把爐子交給林墨,拎著水桶去找水庫管理員,麻利的將這些魚開腸破肚。林墨站在樹蔭下面,一邊串菜,一邊跟韓勛說︰“沒想到姑老爺還有這麼有趣的一面。”

    “我爸那人看著凶,偶爾還是挺好說話的。”韓勛見林墨難得對爸爸生出兩分親近感,即使有心想往老頭子臉上貼金,也不敢把話說滿了。

    “瞎掰吧你。”林墨撇撇嘴,將腌制好的雞翅膀串在鐵簽子上,他才不相信韓勛的鬼話,韓父一看就是那種原則性很強的人,言語間透著久居上位的霸道果決,想要他接受他倆的關系,只怕比登天還難。上輩子也夠蠢的,居然就那麼傻乎乎的相信韓勛說的,什麼他的家人能接受他們,還祝福,就韓父這樣,真要知道了,不把他倆打斷腿才怪。林墨想想就覺得泄氣。

    韓勛不敢太黏糊,一邊串切好的土豆片,一邊小心轉移話題。他不想告訴林墨,在夢里的時候,他因為到了三十五還單著,那會兒爸媽都是過七十的人了,隱約也知道他的性向,老爺子只罵了他一頓,說讓他把人先帶回家看看,老媽給了他那對視為傳家寶的玉戒……至今忘不了夢里那種期待又忐忑的心情,可是他卻不想告訴林墨這些。三十五歲的自己能夠給林墨的承諾,憑什麼現在的自己就給不了?他缺的只是一點點時間而已,他怎麼能夠輸給未來的自己?

    說到底,韓勛就是鑽了牛角尖,自己吃夢里那個未來的自己的飛醋。不過,這種微妙的心情,恐怕連他自己都沒有察覺。

    過了一會兒,林書提著幾條殺好的魚過來了。魚需要鮮吃,越鮮做出來就越鮮。林墨把串簽的任務交給林書和韓勛,他去處理魚。幾條鯉魚大約都在斤半以上不到兩斤,阿虎已經將它們挖了腮剔了鱗,林墨為了讓烤魚更入味,直接用刀將它們剖成兩半,在用小刀在魚鱗那一面劃上一道道痕跡,先刷一層料酒去腥,再刷一層自制的醬料腌味,將幾條魚全都腌制好了以後,再將烤爐弄燃。

    l縣是個小縣城,根本沒有國外那些精致上檔次的燒烤爐,只有大排檔那種簡易的燒木炭的爐子。阿虎買的這個還是別人訂做的,本來老板是不賣的,可是阿虎一副黑社會老大的架勢,他哪里敢說‘不賣’二字?不僅賣了,還是以成本價賣的,一分錢都沒敢問阿虎多要。

    去年冬天燻肉,家里還剩了好多木炭,林墨直接讓阿虎拉了兩口袋過來。長條形的燒烤爐里,阿虎已經鋪了一層木炭,林墨去旁邊樹下撿了一捧干樹葉過來放在里面點燃,再往火里添一些木炭,天熱,沒一會兒整爐木炭都燃了起來。林墨等煙霧散盡後,才將魚拿到干淨的鐵絲網上慢慢烤,邊翻邊往上面刷油,沒一會兒魚肉的鮮味兒混著醬料的香味兒飄了出來。林書忙把手里那串排骨串好,撒丫子跑到不遠處的看守員那兒把手洗得干干淨淨的,再沖到林墨身邊。只見哥哥手里的魚全都烤得金黃金黃的,過油的地方帶著滋滋聲,看起來格外香酥。

    林書吸溜著口水道︰“哥,我要吃麻辣味兒的,多要辣椒多要孜然,還要蔥。”

    林墨順手遞了半條魚給他,“已經烤得差不多了,你自個兒刷辣椒,省著點啊,小心上火。”

    林書忙點頭,接過簽子,用刷子往魚兩面刷上薄薄一層辣椒,再將瓶子里的孜然粉均勻的撒在上面,烘烤片刻,再撒上切得細碎的小蔥,香味撲鼻而來。林墨的動作比林書嫻熟多了,林書折騰那半條魚的時候,他已經把手里所有的魚全都撒好了作料。

    先給韓父爸爸送了半條,再給樹蔭下乘涼聊天逗小艾倫的韓母奶奶以及兩個佣人媽媽各送半條,余下的韓勛阿虎以及今天值班的看守員還有幾個保鏢全包了,林墨自己也吃了半條。

    香酥鮮嫩,咬在嘴里第一口嘗到的濃郁的辣椒、孜然以及小蔥的香味,第二口則是魚肉本身的鮮嫩,第三口才能嘗出魚肉中蘊藏的特殊醬料香味,每一口都濃縮著炭烤的炙香,越品,香味越濃,越吃,越停不了口。

    刁嘴如韓父都吃得連連點頭,心里琢磨著回去的時候,讓阿勛問墨墨要點醬料,這東西要帶回去,保證讓那幫洋鬼子大開眼界。韓父心里正得意著,魚竿的微微一沉,他瞅準時機,用力提起魚竿。好家伙,魚鉤上掛得那條大鯉魚至少得有三斤半!韓父眉開眼笑,將魚取下來放在桶里,不經意間瞥見在樹蔭下小口吃的林墨,再看看正在烤雞肉串的韓勛,默默在心里嘆息一聲。但願之前是他想多了,林墨這孩子確實不錯。

    燒烤雖然看似不難,但還是講究技術,同樣的調料,林墨烤出來就是比其他人烤出來的好吃幾分。老爺子嘴刁,只吃林墨烤的,韓勛難得想表表孝心,選了一串自己烤得最好的牛肉給他,老爺子好歹沒打擊他的積極性,皺著眉頭吃了下去,韓勛看著他那副形同吃毒藥的表情,很有自知之明的不再去獻寶了。林墨很識時務的及時給老爺子送上一串焦黃甜香的蜜汁烤雞翅,老爺子咬了一口,肥嫩酥軟香甜,頓時饜足的閉上了眼楮。

    阿虎買的燒烤架是加長型的,四五個人同時上一點問題都沒有,大家七手八腳的烤著各種食材,有林墨的秘制醬料,就算技術差點,味道也不會差到哪兒去。大家聊著,烤著,吃著,笑聲在山頂傳了很遠,一直到月亮爬上柳梢,大家才收拾著東西離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