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奶奶

作品:《重生之相逢未晚

    “小墨,愣著干啥,你爸爸在哪個科室,快給我們帶路啊。”林常青寄好自行車,輕輕推了推林墨。

    林墨恍惚了一下︰“啊,哦,好,好。”

    林書年紀小,他從小生活在鄉下,去的最多的也就鎮上的小學,除了買四季衣服,王艷艷從來不帶他上街,只偶爾跟著爸爸哥哥進過幾次城,這會兒看到醫院里黑壓壓的人群,心里莫名感到緊張和恐懼,小胖手下意識拉住林墨的手,恨不得整個人躲到林墨身後去。

    林墨注意到他的異樣,忙回握住他的手,輕聲道︰“小書別怕,等一會兒看完爸爸和奶奶,我給你買娃哈哈。”

    林書僵著小臉,點點頭,輕輕嗯了一聲,小胖手松了松,沒再抓得那麼緊了。

    市醫院是解放後修建的,只有三棟大樓,外科住院部在第二棟大樓里。盡管事隔十多年,林墨仍然很容易就找到了那間位于三樓病房。病房在廁所旁邊,推開門,不大的病房里並排安著四張床。一個頭發花白微胖的老太太站在窗邊,手腳麻利的收拾的著東西,中年男子雙目緊閉躺在床上,正輸著點滴,看樣子像是昏睡過去了。另外三張床上都躺著病人,大家輕聲細語東一句西一句聊著天,神色都不太好。

    “奶奶。”林墨輕輕喊了一聲,一股難言的酸楚瞬間彌漫心間。

    老太太抬起頭來,見林墨神色不對,放下手里的東西,快步走到門口,將林墨拉到外面走廊上,著急問道︰“乖孫,小書他媽呢?她咋個在家里嗦(磨蹭)了這麼久還不來,她不曉得你爸爸等著要錢做手術啊?”

    老太太一向不喜歡她這ど兒媳婦,成天光知道打扮得妖里妖嬈的,東家打牌西家坐,一點都不顧家,半點都比不上林墨他親媽,活活一個敗家精,看著就來氣。要知道她是這麼個貨色,她寧願她兒子一輩子打光棍,都不讓他娶這麼個不成器的東西。

    一想到王艷艷的種種劣跡,她就氣得心疼口,連帶的看林常青的臉色也不大好了。

    林常青尷尬的摸摸鼻子,沖老太太打個招呼,沖林墨遞個眼神,拉著林書站牆角邊上,不說話了。

    林墨深吸一口氣,說︰“奶奶,這兒不是說話的地方,我們去旁邊說吧。”

    “這是出了什麼事兒了?”老太太老不見王艷艷拿錢過來,整個人急得跟熱鍋邊上的螞蟻似的,如今看孫子這架勢,心里那股不好的預感陡然增強。

    林墨把老太太拉到旁邊的天橋上,現在天氣冷,天橋上幾乎沒什麼人。

    “奶奶,王艷艷拿錢跟人跑了。”

    “什麼?”老太太的聲音陡然拔尖,那聲音就像被突然掐住脖子的老母雞,絕望地讓人心痛。

    “怎麼可能,王艷艷怎麼能這麼做,她還是人嗎?造孽啊,這可怎麼辦啊,這可是你爸的救命錢啊。嗚嗚……老ど的命咋個就這麼苦啊,遇上個敗家婆娘,哎喲喂……這不是要逼死我們一家人嗎……這可這麼辦哦……”老太太嚎啕大哭著,若不是林墨扶著,她都快支持不住倒地上去了。

    “奶奶,你先別哭,你看我不是把三爺爺請來了嗎?他答應借我們兩萬塊,先把爸爸的手術做了再說,手術千萬不能再拖了,再拖下去爸爸的腿就救不會來了。”

    老太太到底是經過事的人,分得清輕重,听了林墨的勸說,顫顫巍巍的從兜里掏了一條洗的發白的藍色格子小手帕,抽泣著擦掉臉上的淚痕。老太太是屬于天生皮膚白的那種人,如今六十三了,臉上依然白白淨淨的,微微發胖的臉上,皺紋比同齡人少些,非常慈祥可親,看起來既富態又有福,身上穿得衣服雖然有些舊,但是洗得干干淨淨不見一絲皺,看著絲毫不像農村里出來的老太太,比城市里那些養尊處優的老太太也不差。

    林墨看著奶奶淚眼摩挲的樣子,想著後來奶奶迅速蒼老,岣嶁瑟縮的模樣,心里非常難受。

    老太太的慈祥可親也是得分人分時候的,潑辣起來,一般人絕對吃不消。她老人家一扭頭看著林常青,還沒開口,林常青就立馬腆著老臉告饒了︰“二表嫂,王艷艷的事兒是我對不住林建,我當時就好心,我也沒想到她竟是那種德性。”他四下看了眼沒人,忙從衣服的內口袋里掏出兩扎帶著體溫的百元大鈔︰“二表嫂,這兩萬塊錢你先拿去給林建看腿,有什麼事兒我們以後再說,他的腿傷可不能再耽誤了。”

    老太太沉默片刻,她也不是完全不識好歹的人,嘆息著接過錢︰“乖孫,還不快謝謝你三爺爺。”現在錢是借到了,可以後的日子該怎麼辦啊。老太太心里依舊沉甸甸的。她現在唯一希望的就是兒子的腿能夠好起來,千萬不能落下殘疾什麼的。

    林常青心里懸吊吊的大石頭總算落下去了,忙道︰“一家人不說兩家話,謝什麼?趕緊去找醫院,最好能今天就把林建的手術給做了。”

    老太太沒理他,扭頭對林墨說︰“墨墨,一會兒去找張紙,給你三爺爺打張欠條,這錢咱以後必須一分不少的還給你三爺知道嗎?”

    “嗯,這事兒就交給我吧。”林墨想了一下,對老太太說︰“奶奶,王艷艷的事兒,我們先別告訴爸爸,等他先做了手術再說。”

    如果讓林建知道家里背上‘巨額’負債,以他 起來九頭牛都拉不回來的脾氣,還不知會怎麼樣呢。

    知子莫若母,老太太如何不知道自家ど兒的脾氣,她虎著臉說︰“我正要說,你們千萬別給我說漏嘴了。小書,一會兒你爸爸問你媽,你就說她病了,在家里挺尸呢。”

    林墨無奈的說︰“奶奶,小書還小,你別沖他生氣。王艷艷臨著要走,還把小書打了一頓,他身上還全是傷。”

    老太太正恨著王艷艷,連帶的,對小書也很難有好臉色。但是,這樣的遷怒卻是最容易讓人受傷的。前世,也正因為這種無形的傷害,讓林書從一個活潑懂事的小胖墩生生變得敏感多疑且缺乏安全感的孩子。等後來,林書鬧出那件事情時,大家才發現對他的忽視給他造成了多大的傷害。

    老太太一看林書要哭不哭的躲在林墨身側,心里驟然一軟。林書長得胖嘟嘟的,白皮膚大眼楮,模樣既不像林建也不隨王艷艷,反倒格外像老太太。平日里,老太太再不喜歡王艷艷,對林書還是特別疼愛。人心都是往偏著長的,孫子輩的在老太太心里,最疼第一得數林墨,第二絕對是林書。

    老太太蹲下身,一把摟著小林書,“我可憐的乖孫哦,怎麼攤上這麼個媽。你別傷心,就算你媽不要你了,還有你爸和老太婆呢,再不濟還有你哥,我們都最疼小書了。不難過了,知道嗎?”

    林書含著兩泡淚珠兒,握著小拳頭,抿著小嘴點點頭,嗚嗚的說︰“我只要哥哥奶奶和爸爸……”

    小孩子親近母親是天性,林書能說出這樣的話,可見王艷艷這個母親當得有多失職。

    祖孫三人稍微平復了一下心情,擦干眼淚,回了病房。林常青好人做到底,拿著錢和相關手續去找醫院協商做手術的事情了。

    這會兒林建還昏睡著,額頭上全是細密的冷汗,一看就知道被身上的傷痛折磨得不輕。

    林墨拿起枕邊的帕子,小心替他擦掉額上的汗水,開著爸爸現在模樣,林墨微微有些晃神。

    經歷了那麼多事情,過了那麼久的時間,在他的記憶中,只剩下爸爸頂著一頭亂糟糟的花白頭發絕望的躺在舊床上,雙眼空洞的看著黑黃的蚊帳,臉上布滿溝壑,每一道皺紋里都透著絕望,又隱隱浸著解脫的興奮。

    多少次,他從睡夢中驚醒,腦海中浮現的全是爸爸七竅流血的樣子,然後冷汗淋淋,整夜整夜失眠。

    他幾乎忘了爸爸最初的模樣。

    林建繼承了母親的好皮膚,卻五官平庸,整張臉上最好看的就是他高挺的鼻梁,一米七五高,現階段在南方人里算半個高個兒了。人有些瘦,帶著眼鏡時給人一種很斯文的感覺,算不上帥。不過跟林墨那些記憶一比較,林建現在幾乎稱得上斯文英俊了。

    那個年代的人普遍結婚結得早,在農村,許多人根本沒到法定結婚年齡就組建了家庭。林建跟他們比起來算是結婚晚的了,一直拖到24歲才結婚,他如今也不過才39歲。前世直到他過世也沒滿43歲,正值壯年卻被病魔折磨得比那些五六十歲的人看起來還要老。

    咋一看到父親這麼‘年輕’的樣子,林墨心里還覺得怪怪的,好像有點兒不習慣。

    俗話說,有錢好辦事,一點兒錯也沒有。

    一直沒空的主治醫師,听陪同的護士說林家已經預繳了住院費,立刻抽出金貴的時間,喊上幾個護士來到病房。

    經過仔細的檢查後,又是拍片又是化驗,最後跟其他醫生商議後,主治醫師非常遺憾的宣布︰“病人左腿傷情太嚴重,必須從大腿部位截肢,右腿膝蓋以下同樣需要截肢,否則病人將有生命危險。”

    老太太捂著心口,直接攤在了椅子上,眼淚嘩嘩的流,一個字兒也說不出口。

    林墨只覺眼前陡然一黑,難道他重生一回竟只能保住爸爸半截大腿嗎?

    “如果送他去省醫院呢?那樣可不可以保住他的腿。”林墨握緊拳頭問道。

    醫生一听有些不樂意了,瞥了眼林家人土里土氣的打扮,陰陽怪氣的說︰“省醫院的醫療設備比我們這邊先進,送去那邊的話,保住病人的右腿應該沒有太大問題。不過,省醫院的費用可不是我們這些小地方上能比的,如果沒有報銷,一般家庭可能承受不了。”

    錢花了還可以掙,治病的機會沒了就永遠沒了。

    “那左腿呢?左腿還保得住嗎?”

    “如果在明天之內安排手術,有希望保住左腿膝蓋以上部位。”

    “那送到省醫院,大概需要花多少錢呢?”

    醫生輕飄飄的說︰“最少要五六萬吧。”口罩後的嘴巴不屑的撇了撇,漫不經心的補了句,“如果在我們這里接受截肢手術的話,兩萬左右就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