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045.繼續的劇情

作品:《[HP]成為最終BOSS的日子

    魁地奇比賽結束過後,霍格沃茲又恢復了往常千篇一律的生活規律。

    自從目睹了在那個寒冷的夜晚,斯內普獨自一人黑暗中練習他最痛恨的飛天掃帚時的情景,萬墨發現他對圍觀故事情節的發展,已經沒有了意料中的熱衷。他發覺自己執著了千年的圍觀意念,或許並不如想象中的重要——而斯內普,這個原本打算在漫長的時間里試著相處百年的巫師,在他心目中的地位早已今非昔比。

    夜幕下,萬墨在塔樓頂上幽幽的嘆息。

    注視著下面在送走海格非法收養的龍之後,前一秒還在為德拉科尾隨他們而被麥格教授揪住,扣掉20分高興的哈利和赫敏,下一秒鐘就被費爾奇逮到了。

    萬墨也听見穿著睡衣的麥格教授在說,“我倒要看看——斯內普教授怎麼處置你,馬爾福!”

    ——看來今天晚上的小馬爾福先生,會被他的院長狠狠地刷一頓。

    那麼也就意味著,可憐的萬墨先生今天晚上……又別想在臉比鍋底還黑的斯萊特林院長那里討到什麼好處了。

    萬墨摸摸下巴,墨色的眼楮里閃過微光。

    “我想,你是否可以告訴你可憐的教授——尊貴的馬爾福先生在什麼時候腦子也變得和核桃仁一樣大小?”斯內普教授陰沉著臉,從鼻孔里噴出憤怒的氣息。

    地窖的燈光映在他的臉上顯得格外的陰森。

    難得墨爾斯沒有太早來騷擾,魔藥教授心情愉悅地架起坩堝,打算把一個反復思考驗證了多次的創新熬制成一劑美妙的魔藥,結果材料才剛下去一半就被敲門聲打擾。

    斯內普當然不會認為是墨爾斯——那可惡的家伙從來都當大門是擺設。

    但他沒有想到在這個凌晨1點時間,來拜訪他的會是麥格教授——格蘭芬多憤怒的母獅王還叼來了瑟縮的鉑金小蛇一條。

    地窖蛇王刀子一樣凌厲的目光讓小馬爾福先生高傲的頭顱的低了下去,“我只是發現波特他們在幫助海格非法托運一只幼龍。”他聶聶地說,小臉煞白。

    “……我想——盧修斯不會因為你為他制造機會合法繳獲一只龍,去和某些人交換更多的利益而高興,因為你做得實在不夠聰明。”斯內普嗤之以鼻,用指節敲著面前的書桌,“動動你的腦子——你是個馬爾福,我希望盧修斯不會因為你欠缺思量的行為來向我哭訴——馬爾福家在下一代繼承人身上已經喪失了他們引以為豪的狡猾,或者干脆來向我討要增智藥劑!”

    德拉科耷拉著腦袋,連那頭耀眼的鉑金色頭發都顯得有些黯淡了。

    “當然,如果真的有那麼一天,我會給你父親最好的。”斯內普無情地嗤笑。

    “我知道錯了,教授。”鉑金小龍低低的聲音里都透著可憐兮兮,背在背後的手指捏著衣角。

    “哈?那你說說看,都錯在哪里?”斯內普挑眉,抱著雙臂靠上椅子背靠。

    “我不應該一看到眼前的利益,不多加考慮就出手。最重要的是,不應該留下把柄。”德拉科微微抬起頭,臉色蒼白但灰藍色的眼楮里卻透著堅定。

    斯內普看著他沉默了片刻。

    “很好,馬爾福先生,看來你的腦子還沒有被克拉布和高爾同化。”他面無表情地拉開椅子站起了來,指著門口,“現在,轉身,挺起你的胸膛,回到你的寢室睡覺。等到明天,不管那幾個格蘭芬多面臨什麼處罰,你都得和他們一起。”斯內普假笑。

    “當然,教授。”小馬爾福挺了挺胸膛,微微鞠躬,然後邁著優雅的步伐走了出去。

    斯內普揉揉額頭,再次鑽進魔藥制作間繼續他被打斷的事情。

    但還不到5分鐘,魔藥教授的辦公室大門又響起了急促的敲門聲。

    斯內普陰沉著臉,“霍”的一下用力地拉開房門。該死的,千萬別是些什麼莫名其妙的小事情,他討厭在無聊的事情上浪費精力!

    門外站著驚慌失措,捂著後腦勺的德拉科。

    他哧溜一下就鑽進了房間里,灰藍色的大眼楮泛著水汽,著讓他的漂亮的眼楮看起來水汪汪的,掛在巴掌大的小臉上格外招人憐憫。

    “德拉科!該死的,你這是什麼表情!你父親會因為你的失儀而感到羞恥,你究竟要干什麼?”斯內普扯著嘴角,臉黑得可怕。他瞪著貴族風度都被拋在九霄雲外去了的鉑金小龍怒吼。

    “可是,教授,教父——你的寵物蜥蜴剛才突然躥出來,它揪掉了我幾縷頭發,還把我的後腦勺剔了個精光——我需要生發藥劑!!”

    “……”斯內普憤怒的表情瞬間變得很是奇異。

    而在離地窖不遠的地方,菲里格斯蜥蜴正迷戀地用爪子撫摸著那閃閃發亮的鉑金色頭發~“哦,我偉大的主人!~菲里格斯真的太喜歡這種頭發了,多麼漂亮的色澤,多麼柔軟,看它迷人的——可惜美中不足的就是短了點……”

    “菲里格斯——”

    “是的,我的主人。”

    “下次你可以去光臨他父親,盧修斯的頭發現在應該留到了兩英尺。”

    蜥蜴龍突然像被重擊了一樣退後兩步,並用小爪子捂住胸口,它張大的嘴角流出了可疑的液體,玻璃珠似的金色瞳孔像探照燈一樣迸出了可怕的光。

    與此同時,正在地窖使用生發藥劑的德拉科和馬爾福莊園的盧修斯,父子兩同時感到背脊發涼。

    “怎麼了,盧修斯?”

    “哦,親愛的茜茜,不知道為什麼,我突然想戴帽子……”

    “盧修斯,現在是半夜里。”

    好吧,讓我們來回到地窖。

    重新長好頭發的鉑金小龍,不顧形象地向結巴黑魔法防御課教授奇洛學習了一回——用手絹包裹住了整頭頭發,只留張臉在外面,鬼鬼祟祟地反復四下張望後被他臉色黑漆漆的教父——雖然他在學校里拒絕德拉科叫他這個稱呼,嗯,直接丟了出去。

    凌晨兩點,斯內普已經睡下,一個暖和的身體滑進了他的被窩。

    熟悉的軀體從背後圈住他的細腰,把臉埋在他的頸側,貼著微冷的皮膚,深深的吸取他的氣息。

    盡管天氣已經在轉暖了,但地窖的夜晚依然比較冷,而斯內普的四肢也欠缺應有的熱度。

    “你讓菲里格斯去捉弄德拉科?”低沉而絲滑的聲線在耳畔響起。

    “……你知道?”

    斯內普轉過身來,和他對視,模糊柔和的微光描繪著他的輪廓。

    “除了你,我想不出還有誰能讓老實了那麼久的蜥蜴向德拉科伸出它的爪子,雖然之前它也在垂涎那該死的鉑金頭發,但一直沒那麼做過。”斯內普瞪著一臉無辜的墨爾斯先生。

    “西弗勒斯,這可不是我的錯,是菲里格斯每天都看著閃亮亮的東西在眼楮旁邊亂晃,被誘惑了。”縴長的手臂緩慢地把他圈牢,溫熱的掌心透著舒適的力度在脊背兩側緩緩地按摩。

    斯內普先生瞪了他一眼,吹口氣,而後閉上了眼楮不再說話,默默享受墨爾斯身上透出的熱量和後背的放松。

    他明天一大早還要早起。

    不得不說,習慣真是種可怕的東西。在以前,斯內普絕對不敢相信他會在有人不斷騷擾的情況下睡著,就算那動作是多麼該死的輕柔。

    為此,斯內普先生不得不接受在第二天早上醒來時變得光溜溜的,還差點和一直致力于不斷撩撥他的墨爾斯“擦槍走火”。

    雖然最後依然是墨爾斯先生意猶未盡地用艷紅的舌尖舔舐著嘴角,看著他一顆一顆把密實的銀扣一路扣到遮住喉結上的吻痕而告終。

    當然,這次中斷的原因是因為斯萊特林的院長要去校長處報告昨天晚上小巫師半夜夜游的事情,和轉達教子校長給以的處罰,而不是因為他們誰都不願意做下面的。

    然後,我們都知道的,幾個敢于破壞校規的小巫師得到了晚上十一點在禁林和半巨人海格一起巡邏的勞動服務懲罰。

    萬墨帶著海膽,還有爆米花(他真的喜歡這東西,不是因為好吃,而是因為適合看戲)提前在禁林里隱蔽氣息,蹲點。

    接下來,在黑漆漆的夜晚,在樹根盤扎蜿蜒糾結的密林深處,哈利.波特和德拉科.馬爾福遇到了附在奇洛身上吸食獨角獸銀藍色鮮血的伏地魔。

    獨角獸的尸體,伏地魔在陰暗處緩慢滑動爬行的樣子,和沾滿銀藍色血液的下巴嚇壞了兩個小巫師。

    德拉科尖叫一聲,扭頭就跑——面對未知的危險時,如果沒有特殊,斯萊特林絕對會選擇優先保存自己。

    波特?波特關他什麼事情?斯萊特林從來不做立在危險之地逞英雄的蠢事。

    海格空有架子的大狗牙牙,也咽嗚著跟著德拉科跑掉了。

    小波特已經嚇得不能動彈,尤其當黑影向他滑過去的時候。更糟糕的是,他頭上的傷疤也像被烙鐵烙過一樣火辣辣地疼痛起來。他踉踉蹌蹌,視線模糊地往後退,想要躲避那可怕的黑影,卻被地面盤結的樹根絆倒。

    “吧唧,那個,好吃的,想要。”一片黑暗的某處發出了細微的聲音。

    “噓——”萬墨把剩下的爆米花全都倒進弗拉菲嘴里,雖然它想吃的是伏地魔。

    海膽幼兒委屈地搖搖粉嫩嫩半透明的柔軟小觸手,咂咂嘴巴。

    馬人費倫澤出現了,他用蹄子拼命刨地,踩踏並趕走了虛弱至極的伏地魔。撿起小哈利,和隨後到達的馬人同伴一起激烈地爭論了一下星星軌跡和命運的話題後走出漆黑的密林。

    萬墨從一片漆黑中浮出。

    墨色的眼楮中的黑暗比黑夜還要濃重,仿佛透不進任何的光。

    他眨眨眼楮,眼里可怕的黑暗和冰冷斂去。

    嗯,時間還早,還不到1點,現在還能回地窖,鑽進斯萊特林院長的棉被里。

    如果西弗勒斯剛睡下,那麼他還可以試試繼續今天早上被終止的事情——不,現在這的時間,他一定還在清潔沐浴——或許……萬墨還可以期待一次濕漉漉的,纏綿的共浴?

    作者有話要說︰腦子一片空白,我都不知道我寫了些什麼。。。連修文都很困難to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