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六章 下注(二)

作品:《六宮鳳華

    “小姐,郡主和二小姐今晚回了府,奚落嘲笑小姐一通。還說下注押了松竹書院,要大賺一筆。”

    謝明曦剛回春錦,從玉便滿臉忿忿地來稟報。

    謝明曦不以為意地扯了扯嘴角︰“隨她們鬧騰去。”

    現在鬧騰得越厲害,日後臉越疼!

    從玉還是滿肚子悶氣︰“我听說,大少爺也私下買了松竹書院頭名。”

    沒半點兄妹情意!太可恨可惱了!

    謝明曦自然不會將謝元亭放在心上,一笑置之。然後,吩咐從玉一聲︰“你明日出府一趟,替我去下注。買蓮池書院頭名!”

    從玉精神一振,立刻應下︰“是。”又好奇地問了句︰“小姐打算下注多少?”

    謝明曦漫不經心地說道︰“梳妝匣子里的銀票都拿上。我沒細數過,大概一萬兩左右。”

    從玉︰“……”

    一萬兩銀子,已足夠在京城買一處四進的院子。

    一個官宦千金出嫁,有一萬兩銀子置辦嫁妝,也算體面了。

    小姐哪來這麼多的銀子?

    好吧,這個問題先不考慮……這麼多銀子都拿去下注,萬一輸了怎麼辦?

    從玉很快從震驚中回過神來,小心翼翼地建議︰“不如小姐留下一半做私房吧!”買個五千兩其實也就差不多了。

    謝明曦悠悠一笑︰“不,全部下注。”

    ……

    隔日。

    京城文風盛行,賭風也頗為盛行。此次以書院大比的排名開設盤口的,是京城四大錢莊。下注時不問姓名,只開具憑證。待日後,也是拿著憑證來兌換銀子。

    書院大比乃是京城盛事,關注之人頗多,每日來下注的也極多。短短幾日,便已有數千人進錢莊下注。

    金額有多有少,少的一二兩十兩八兩,多的幾百上千兩。

    也因此,當從玉從袖中拿出一萬兩的銀票時,頓時驚動了錢莊大掌櫃。

    “這位姑娘,真的要下注買蓮池書院頭名?”大掌櫃一雙精明的眼,迅疾掃了相貌平平貌不驚人的從玉一眼。

    從玉拿著厚厚一摞銀票,其實心里頗為緊張。面上卻強自鎮定,點了點頭。

    一大早便有人急著來送大筆銀子,大掌櫃心情頗佳,也不多勸,點收過銀票,很快開具憑證。

    從玉拿著憑證走出錢莊時,雙腿都是軟的。

    “也不知這是哪家的丫鬟,奉著主子之命來給我們錢莊送銀子。”一旁的伙計見大掌櫃滿面春風,立刻笑著湊趣。

    竟下注蓮池書院頭名,不是送銀子是什麼?

    “不得胡言!”大掌櫃不疼不癢地隨意呵斥兩句︰“書院大比後日才開始,到底結果如何,現在如何能知曉?”

    伙計見大掌櫃沒真的生氣,又多嘴笑道︰“如果得了頭名的是蓮池書院,光是這一筆就得賠付十萬兩銀子。這幾年,小的還從未見過這麼大筆的賭注!”

    話音未落,一個二十余歲的女子走了進來。

    這個女子相貌秀麗,氣度出眾。

    伙計不敢再多舌,立刻笑著迎上前︰“這位姑娘也是來下注的嗎?不知要押哪一家書院?多少銀兩?”

    年輕女子從袖子里掏出一摞銀票︰“一萬兩,蓮池書院。”

    伙計︰“……”

    大掌櫃︰“……”

    ……

    怪事年年有,今年特別多。

    一日之內,前來下注的頗多,依然是松竹書院居多。其次,竟不是博裕書院,而是蓮池書院。

    更稀奇的是,前來下注的多是丫鬟打扮的年輕女子,且賭注都不少。

    除去兩個一萬兩的巨額賭注不提,其他的賭注也多在幾百兩到一千兩不等。加起來,赫然是一個驚人的數字。

    蓮池書院輸了,這些銀子便盡歸錢莊所有,大賺一筆。只是,一旦贏的是蓮池書院,按著一賠十的賠率,錢莊便要賠得吐血。

    還是大掌櫃精明通透,很快便想通了其中的緣故︰“前些時日,下注押蓮池書院的極少。今日忽然冒了這麼多人出來,想來定是蓮池書院里的學生為自家書院撐場面造聲勢來了。”

    在蓮池書院就讀的少女,無一不是名門閨秀。幾百兩的私房銀子,自然不在話下。

    只是,那兩筆一萬兩的賭注,卻實在令人咋舌。

    到底是哪一家的閨秀,竟有如此巨額的私房銀子?還傻乎乎地都拿到了錢莊來?

    ……

    九月初四,蓮池書院放假一日。

    九月初五,便是書院大比。比試的前一日,顧山長令所有學生休息調整。

    海棠學舍的學生們,早已約定好,今日齊聚謝府。

    謝府門第雖不高,宅院也不算太大,不過,謝明曦卻是眾少女之首。比試前的這一次聚會,自然要在謝家。

    謝鈞郁悶了幾日的心情,今日終于稍稍好轉。

    林御史之女,李老的孫女,顏老方老府上的千金,尹大將軍的獨女……謝明曦的同窗,個個身份矜貴來歷不凡。

    不管如何,謝明曦能為眾少女之首,總是露臉又風光的好事。

    更令謝鈞驚喜的是,六公主今日也親至謝府。

    六公主每晚送謝明曦回府,不過,從未踏進過謝府大門。今日還是第一回!

    而且,以“孤僻陰郁”聞名的六公主,頗懂禮數,竟先來拜會謝家諸長輩,然後,才去了春錦。

    便是謝老太爺,心中也頗為自得自喜,六公主一走,便對謝鈞說道︰“阿鈞,明娘年少氣盛,有問鼎第一的自信也是好事。便是輸了也不打緊。反正她還小,便是被人說上一陣子,也算不得什麼。”

    今日眾多名門閨秀前來謝府,皆是因為謝明曦。

    六公主以晚輩之禮相見,也是沖著謝明曦。

    這麼優秀出眾的孫女,待過上幾年,提親之人不踏破門檻才是怪事。

    謝老太爺想了想又道︰“自家人總得支持一二,我打算讓人去錢莊下注,押蓮池書院。”

    謝鈞和謝老太爺顯然想到一起去了,舒展眉頭笑道︰“父親說的是。兒子這便打發人去錢莊,下注一百兩。”

    也算是支持女兒了。

    之前私下押松竹書院五百兩的事,還是別告訴謝老太爺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