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五章 下注(一)

作品:《六宮鳳華

    顧山長和孟山長立下賭約一事,被多嘴的幾位山長傳開。就連身為鴻盧寺卿的謝鈞,也有所耳聞。

    同僚們自要打趣一番︰“謝三小姐如今名震京城,此次書院大比,誓要壓過一直位居第一的松竹書院。如此雄心壯志,真是令人不得不欽佩!”

    “正是,正是。虎父無犬女,此話半點不假!”

    “到時候,謝大人可別忘了擺酒慶賀!”

    謝鈞笑容有些僵硬。

    這一個個地哪里是夸贊,分明是起哄架秧子,看笑話瞧熱鬧來了!

    幾位皇子都在松竹書院就讀,松竹書院里的學生俱出身高門,才學出眾者比比皆是。十余年來的書院大比,一直獨佔鰲頭。

    除了松竹書院,博裕書院同樣赫赫有名。博裕書院招錄新生時,不論門第不看出身,看重的是天賦資質。其中不乏天資聰穎的平民子弟。

    蓮池書院的名氣,更多的是來自俞皇後和顧山長,也被譽為大齊最好的女子書院。

    不過,再好也是女子書院。

    怎麼可能勝過博裕書院松竹書院?

    想及此,謝鈞氣不打一處來。

    好好參加書院大比,爭取奪得一兩項的頭名便已足夠。非要弄出什麼爭第一的噱頭!

    謝明曦最是聰慧伶俐,此次卻自信自負地過了頭,給自己挖了個巨坑!待書院大比過後,原本的榮耀風光立刻就會變成京城笑談。

    ……

    謝鈞陰沉著臉回了謝府。

    沒料到,永寧郡主今日也領著謝雲曦回來了。

    永寧郡主似笑非笑地張口道︰“听聞明娘此次是蓮池書院學生之首,放言要在書院大比中奪得頭名。此事你也該知道了吧!”

    沒等謝鈞吭聲,謝雲曦已嘲弄地笑了起來︰“三妹此次真是‘大出風頭’,便連我們白鷺書院,也都傳遍了。不知多少人跑來問我,待會兒見了三妹,我可得好好問上一問。看看她到底有幾成把握!”

    謝元亭的眼中也閃著譏諷︰“不瞞父親,我這幾日在新儒書院,也是不勝其擾。等三妹回來,父親可得好好教訓三妹一頓。免得她四處亂吹大氣,日後成了笑柄,連累我們謝家名聲!”

    謝老太爺皺起眉頭,沉聲道︰“元亭說的話,不無道理。”

    徐氏撇撇嘴。

    謝家除了謝明曦之外,還有什麼好名聲?

    她一個老婆子,雖不懂什麼六大書院什麼書院大比。不過,有一點她很清楚。那就是幫親不幫理。不管什麼時候都要站在自家人這一邊。

    “還沒比過,你們怎麼就敢斷言明娘她們一定會輸?”徐氏堅定不移地表明立場︰“我看,明娘定能贏!”

    素來木訥少言的謝銘,竟也張口道︰“娘說的對。”

    永寧郡主冷笑一聲︰“如果只喊一句口號便能贏,未免將書院大比想得太簡單了。我何嘗不希望蓮池書院得了第一,明娘也能為謝家爭臉?可惜,這根本是不可能的事!”

    “她出丑丟人也就算了,連累我們在書院也被人恥笑可就不對了。”謝雲曦憋了半年的悶氣,在此時盡數抒發出來,暢快之極。

    謝元亭目光一閃,忽地說道︰“外面有人開了盤口,下注押名次。松竹書院賠率極低,博裕書院一比二,德潤慈湖分別是一比三一比四,新儒書院是一比五。至于蓮池書院,今年創了記錄,竟是一比十的賠率。”

    往年,蓮池書院最多是一賠三的賠率。今年賠率如此高,有大半原因都“歸功”于幾位書院山長的“大力宣傳”。

    也就是說,沒人看好蓮池書院,更無人相信蓮池書院真得能奪第一。

    一比十?

    “押十兩銀子,若蓮池書院得了第一,就能拿回一百兩!”徐氏最是貪財,一提銀子,雙眼便閃著金光︰“押一百兩,豈不是能贏一千兩?”

    永寧郡主鄙薄不屑徐氏為人,懶得搭理。

    謝雲曦卻冷笑著扯了扯嘴角︰“銀子扔進水里,還能听個響。拿去下注,連響聲也听不著。”

    謝鈞皺了眉頭,警告地瞪了謝雲曦謝元亭一眼︰“賭博之事,不可參與。”

    謝元亭表面恭敬地應下,心里卻暗暗自得。

    擺在眼前的銀子,不賺就是傻瓜。

    他在兩日前,便將所有的私房銀子都拿了出來,下注押了松竹書院頭名。雖說賠率低,不過,算一算總能賺十幾兩銀子花用。

    謝明曦心直口快︰“父親,你說得遲了。我已將私房銀子拿出去下了注,押松竹書院第一。少說也能賺五十兩銀子。”

    永寧郡主挑了挑眉,悠然道︰“我壓了一千兩。”

    謝鈞︰“……”

    要不然,他也將私房銀子悄悄拿去下注賺些回來?

    ……

    當日晚上,徐氏便將積攢了多日的銀子拿了一半出來︰“阿銘,這里有五百兩銀子。你拿去下注,買蓮池書院頭名!”

    只要押中,就是五千兩!

    足足能賺四千五百兩!

    徐氏心里 里啪啦地撥著算盤,眼中金光閃閃。

    謝銘立刻應了下來。

    一旁的闕氏看著五百兩銀子的銀票,頗有些心疼,小心翼翼地說道︰“娘,五百兩是不是多了一些?要不然,下注一百兩,以示支持便是了。”

    徐氏卻道︰“要押就押五百兩!若是贏了,我便有了養老的銀子,蘭娘的嫁妝也有了。”然後,又教訓兒媳︰“既是要賭,便要看準了人。我相信明娘,這五百兩銀子算是投在她身上。”

    “便是輸了,我手里還有五百兩。再說了,我們住在謝府,總不會挨餓受窮!”

    說到底,他們兩手空空地來京城。這銀子都是謝家的。輸了也沒什麼可心疼的,贏了就能大賺一筆。還有什麼舍不得的?

    闕氏听了徐氏的一席話,霍然開朗︰“還是娘精明睿智。”

    徐氏頗為自得地挑眉︰“那是當然。老娘吃過的鹽比你吃過的米還多,豈會看錯人!”

    謝蘭曦輕聲道︰“奶奶,我有十兩銀子,一並下注。”

    謝元舟也要湊熱鬧︰“我有五兩銀子!”

    徐氏呵呵一笑︰“好好好,贏來的銀子歸你們自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