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四章 賭約

作品:《六宮鳳華

    賭約?

    顧山長幾乎以為自己听錯了︰“謝明曦,你不是在說笑吧!剛才的話,再說一遍!”

    謝明曦神色坦然地將和董翰林立下賭約之事,又說了一遍。

    顧山長︰“……”

    顧山長伸手扶著額頭,只覺得頭痛不已︰“你素來聰慧伶俐,最得眾夫子歡心。為何此次要激怒董夫子?還和他立下這等賭約?”

    學生和夫子立賭約,輸了倒也罷了,便是贏了,也是一樁麻煩。少不得落一個不敬夫子的惡名。

    更何況,董翰林從來不是胸襟寬廣的人,從盛錦月之事便可見一斑。他若是因此記恨于心,事事為難謝明曦,總是不美。

    顧山長已將謝明曦視為弟子,處處為她著想。想了想說道︰“待會兒我便叫董夫子過來,安撫他一番。賭約之事,也就此作罷。”

    謝明曦卻道︰“多謝山長美意。這個賭約,不必取消。我就是要令董夫子出一回丑。”

    顧山長︰“……”

    顧山長看著神色如常的謝明曦,久久說不出話來。

    謝明曦主動張口,打破沉默︰“董夫子打從心底里瞧不起女子。他雖在蓮池書院做夫子,口中卻時有輕蔑女子之言。”

    “天底下像董夫子這樣的男子,數不勝數。我此次便要讓董夫子看一看,什麼是巾幗勝須眉!”

    “不止是董夫子,還有那些明里暗里嘲笑輕蔑蓮池書院的男子們,定要讓他們低頭服輸!”

    顧山長默然片刻才道︰“男子地位高于女子,古來如此。男子對女子的輕視鄙薄,想徹底改變,談何容易。”

    “正因不易,才要抓住每一次機會。”謝明曦眼眸明亮粲然︰“皇後娘娘設立蓮池書院,山長更為蓮池書院耗盡心血。不也是為了讓世人接受女子可以出門讀書麼?”

    “學生雖不及山長,卻也願為此獻出綿薄之力。”

    ……

    不知是哪一句話打動了顧山長。

    顧山長終于嘆了一聲︰“罷了!你們和董夫子立賭約之事,我只當不知便是。”

    反正,學生們年少,輸便輸了,給自己的夫子賠禮低頭也不丟人。反之,董翰林一旦輸了,就要寫一篇“巾幗更勝須眉”的策論張貼在書院門外,這張老臉算是丟得徹徹底底。

    可憐的董翰林,在點頭應下的那一刻,已經跳進了謝明曦和六公主聯手挖的深坑。

    謝明曦終于說服了顧山長,心中頗為愉快,隨口說道︰“董夫子今日似分外暴躁易怒。”

    顧山長神色有幾分奇異。

    謝明曦心里一動,試探性地問道︰“莫非和山長有關?”

    顧山長不肯背後說人是非,含糊其辭︰“我也不清楚。行了,你回學舍去吧!”

    謝明曦只得退了出去。

    沒走幾步,便遇到了幾位丁香學舍的夫子。夫子們正低聲閑話,謝明曦耳尖地听到了董翰林三個字,立刻放慢腳步。

    “董夫子竟真的請了官媒到顧家提親!”

    “可不是麼?虧得他有臉!”

    “山長早已離開顧家多年,一直單身未嫁。顧家也做不得她的主!”

    “便是能做主,也不可能應下這門親事。顧山長何等優秀出眾,豈能嫁給他做續弦?說句不好听的,這等男子,便是我都不樂意嫁。”

    “說的沒錯。听聞顧家當時便將官媒攆走了。那個官媒丟了顏面,便去董家鬧了一場。董夫子這回可算是‘名聲在外’了。”

    呵!

    好一個想吃天鵝的癩蛤蟆!

    謝明曦被惡心壞了

    早知是這等事,她就該立下賭約,讓董翰林自請辭退才是。

    ……

    董翰林請官媒去顧家提親之事,很快便在蓮池書院里傳開,在夫子和學生們之間引起了強烈的反響。

    顧山長品性高潔,性情方正,對夫子和學生們關愛備至,極受敬重愛戴。董翰林竟肖想娶顧山長為續弦,委實可恨可憎可惱。

    謝明曦和董翰林設賭約之事,被眾人認定了是“正義”之舉。

    謝明曦也因此被眾人有志一同地出言贊譽,在蓮池書院里風頭無雙。

    便連季夫子甦夫子等人,也對學生們說道︰“你們定要竭盡全力,此次奪得頭名,令董夫子低頭。為山長出一口心頭悶氣。”

    一時間,學生們士氣大漲,在接下來的數日里,各自突飛猛進,也算是始料未及的收獲了。

    ……

    轉眼,便到了九月。

    書院大比臨近,各家書院都在緊鑼密鼓地準備。此時參加書院大比的名單,也已傳開。蓮池書院的全新生陣容,也成了京城最新的談資。

    顧山長和另五家書院山長齊聚一堂商議書院大比之事時,便被明里暗里地取笑了數回。

    “顧山長對今年的新生倒是格外青睞啊!”

    “看來,今年蓮池書院的新生必然十分優秀。竟全部都參加書院大比,真是史無前例啊!”

    “去年蓮池書院排在第四,今年或能第二第三。”

    “此言差矣。听聞那些新生早已放出風聲,要拿第一。”

    “第一?哈哈!那可得問過孟山長願不願意禮讓才行。”

    一連串的哈哈笑聲,听來分外刺耳。

    一張張含著輕蔑嘲弄的臉孔,讓人頓生一拳揍扁的沖動。

    尤其是松竹書院的孟山長,捋著一把山羊須,故作矜持風度地笑了一笑︰“少年人有野心有沖勁是好事,應該鼓勵才是。”

    另四個山長立刻笑著附和︰“孟山長言之有理,確實應該鼓勵!”

    “對對對!孟山長胸襟寬廣,實乃男子中的楷模。”

    “我等自愧弗如啊!”

    呸!

    一群自以為是的男子!

    顧山長心中冷笑一聲,面色淡淡︰“孟山長,不如你我也立下賭約。此次書院大比,松竹書院拿了第一,我顧嫻之願至松竹書院為夫子。反之,若蓮池書院得了頭名……”

    孟山長想也不想地應道︰“我去蓮池書院為夫子!”

    顧山長優雅一笑︰“這倒不必。我們蓮池書院挑夫子頗為嚴格,不是誰來都能勝任。以後書院大比改而設在蓮池書院便可。”

    孟山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