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一章 敏銳

作品:《六宮鳳華

    陸遲心中疑惑,面上卻半點未露,溫和笑道︰“李兄盛兄商議要到蓮池書院外等李小姐盛小姐,我今日無事,便也一起來了。”

    林微微卻道︰“我自行回去便行了。陸大哥以後得了閑空,不妨去白鷺書院,接陸二妹妹回府。”

    陸遲︰“……”

    林微微果然在疏遠他。

    細細想來,此事其實早有征兆。

    這幾個月來,他每次去林府,林微微都以課業繁忙為理由待在閨,極少見他。每日早出晚歸,也未和他同行……

    往日的親密無間,不知何時,竟生了隔閡。

    陸遲定定地看著熟悉的姣美臉龐,心中涌起淡淡的苦澀。

    他做錯了什麼?為何她這般疏遠他?

    他有心相問,可李默等人都在,根本問不出口。

    林微微卻未抬頭看他,匆匆扔下一句︰“我先走了。”然後,迅速從陸遲身邊走過。

    陸遲生性溫文,做不出死皮賴臉追上去的舉動,眼睜睜地看著林微微上了馬車,心里的澀意更濃。

    李默和盛渲對視一眼,心照不宣地交換了一個眼神。

    這是怎麼了?

    看來是鬧了別扭。

    李默張口打破沉默︰“我們先行一步。”然後,和李湘如一並離開。

    林微微已經走了,陸遲也沒了興致再逗留,很快也走了。

    盛錦月看著陸遲的身影,用力咬了咬嘴唇。

    盛渲顯然不知盛錦月的少女心思,笑著問道︰“明曦表妹為何一直沒出來?”

    盛錦月硬邦邦地回了一句︰“她的事我怎麼知道。你自己問她去!”然後繃著臉便上了馬車。

    盛渲索性吩咐車夫送盛錦月回府,自己繼續留在書院外等候。

    ……

    又過了一個時辰。

    天色漆黑,天邊躍起幾點繁星。

    盛渲等得心浮氣躁。不過,一想到謝明曦秀美的臉孔狡黠的眼眸,又按捺住了離去的沖動。

    今晚,他一定要等到謝明曦不可。

    門口終于有了腳步聲。

    盛渲自小練武,目光頗佳,目光落在三個模糊的身影上,立刻認出了謝明曦的身影。久候的焦躁不耐,頓時一掃而空。

    盛渲主動迎上前,笑著一一招呼︰“六堂妹,尹姑娘,明曦表妹。”

    這三個少女,正是六公主尹瀟瀟和謝明曦。

    海棠學舍所有學生多留一個時辰,她們三個,就得多留兩個時辰。嚴格的廉夫子,絲毫沒有因書院大比臨近便放松要求的念頭。

    忙碌一整日,謝明曦本就疲累,見了盛渲,更無半點好心情。淡淡嗯了一聲,便不理會。

    盛渲並不介懷謝明曦的冷淡,笑著說道︰“明曦表妹,我在此足足等了你一個多時辰。為了書院大比,你們竟練至這麼晚,委實令人欽佩。”

    謝明曦懶得和他虛與委蛇︰“我要回府了,請盛公子自便。”

    盛渲等了這麼久,哪里肯讓她就此離開,立刻說道︰“錦月嫉心過重,做下錯事。明曦表妹不計前嫌,令她入選音律比試的名單。由此可見,明曦表妹胸襟之寬廣。”

    “過兩日休沐,明曦表妹來王府做客一日如何?你和錦月和好如初,祖父和姑母知道了,心中定然快慰。”

    呵!

    果然沒安好心!

    謝明曦扯了扯嘴角︰“誰說我和盛錦月和好如初了?我這個人記仇的很,誰開罪過我,我少說也得記上十年二十年。”

    盛渲︰“……”

    默默中了一箭的六公主︰“……”

    尹瀟瀟見氣氛不對,硬著頭皮打圓場︰“天色已晚,有什麼事以後再說,先各自回府吧!”

    盛渲將一口悶氣咽下,擠出笑容︰“我送你回府。”

    “不用了。”沉默不語的六公主忽地張口道︰“我送明曦回府。你回你的淮南王府。”

    話語中隱隱透出幾分不善。

    盛渲心中有些惱怒,卻不得不咽下這口悶氣,改而笑道︰“既有六堂妹相送,我便先行一步。”

    ……

    “你討厭盛渲!”

    上了馬車後,六公主冷不丁地冒了一句。看著謝明曦的目光里透出一絲探尋。

    盛錦月確實惹人討厭。可盛渲,生得英俊不凡,出身高貴,對謝明曦溫柔殷勤。謝明曦為何這般厭惡盛渲?

    莫非,謝明曦前世和盛渲有過舊怨?

    可惜,謝明曦神色淡淡,窺不出半分情緒︰“是又如何?”

    六公主緊緊地盯著謝明曦的臉龐︰“他曾開罪過你?”

    謝明曦不答反問︰“你問這些做什麼?”

    六公主理所當然地應道︰“他是你的仇人,便也是我仇人。以後我想法子收拾他,給你出氣。”

    謝明曦︰“……”

    謝明曦說不清心中一閃而過的異樣感覺是什麼,下意識地應了回去︰“不必了,我會親自報仇。”

    話一出口,便有些後悔。

    果然,六公主神色一沉,眼眸中閃過驚人的冷厲︰“他果然和你有仇!”然後,皺起眉頭思忖片刻,又問道︰“莫非他曾非禮過你?”

    否則,謝明曦為何這般厭惡盛渲?

    這個六公主,簡直敏銳得驚人。稍微漏些口風,便能猜出幾分。

    謝明曦閉口不語,不願多說。

    六公主也未再追問。

    ……

    回宮後,六公主吩咐湘蕙一聲︰“替我傳令下去,讓人查一查盛渲。”

    宮中諸位皇子,皆有數百侍衛。

    昌平公主府的侍衛有千人。

    皇子公主們身邊的侍衛,俱都經過精心挑選,家世清白,自少時起嚴格訓練,對主子十分忠心。

    建文帝不便厚此薄彼,也給了六公主五百侍衛。六公主平日出入宮廷,自有侍衛暗中隨行守護。若有差遣,傳令下去便可。

    湘蕙有些詫異,卻未多問,應了一聲,便退了出去。

    三日後。

    一張薄薄的紙送到六公主手中。

    盛渲的性情喜好,至交好友,都被列于紙上。一一看來,沒什麼特異之處。

    想想也是,前世舊怨,或是情愛糾葛,今生都尚未發生。除了謝明曦之外,天底下最精明的暗衛也查不出其中端倪。

    等等!

    六公主的目光一凝,落在最後一句話上。

    盛渲身邊伺候的丫鬟,皆未滿十四。

    六公主定定地看了許久,目光冰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