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章 輕視

作品:《六宮鳳華

    回宮後,俞皇後笑著將此事說給建文帝听。

    建文帝立刻笑道“這個謝明曦,倒有幾分你當年的風采!”

    俞皇後絲毫不吝嗇夸贊“論天資,和我當年相差無幾。論驕傲自信,猶勝我年少時一籌。”

    俞皇後本人優秀出眾,毋庸置疑。

    不過,她當年女扮男裝,在松竹書院里要處處留心,和一眾同窗保持距離。自然沒機會像謝明曦這般做舍長,領著同窗參加書院大比。更無機會放出“奪得頭名”之類的豪言壯語。

    “朕還從未見過你這般盛贊過誰。”建文帝也來了興致“這個謝三小姐,果真有你說的這般出眾?”

    俞皇後笑著點點頭“臣妾豈敢虛言。”

    建文帝笑道“你這般欣賞她,將她收為弟子便是。”

    這十余年來,真正能得俞皇後青睞的學生寥寥無幾。被收為弟子的,也不過三五人而已。

    俞皇後無奈一笑“我倒是有此意,可惜遲了一步。嫻之早有收徒之意,說等過了書院大比,便收謝明曦為弟子。”

    她再中意謝明曦,也不能和好友爭搶吧!

    建文帝哈哈一笑“看來,只能作罷了。”

    俞皇後和顧山長自小相識,相交數年,感情極其深厚。用什麼姐妹之情來形容,都顯得淺薄。

    顧山長張口在先,俞皇後只能“拱手相讓”了。

    帝後說笑一回,並未將此事放在心上。

    考第一的口號,哪家書院都要喊上幾回。不過,十數年來,松竹書院牢牢佔據第一的位置,至今未被撼動。

    便是俞皇後,心里也只想著此次能越過博裕書院,奪得第二,已算很好了。

    ……

    “第一?你們?”

    淮南王府里,盛渲听了盛錦月的豪言壯語後,頓時樂不可支“妹妹,這等口號听一听便可,千萬別當真。”

    “我們松竹書院,這麼多年來穩居第一,其余五家書院便是追趕得再緊,也無法超過松竹書院。”

    “想在書院大比中拿第一,還是洗洗早點睡吧!哈哈!”

    盛錦月被迎頭澆了盆冷水,頗有些不忿,繃著臉去練琴曲。

    盛渲跟著進了琴室,一邊听盛錦月撫琴,一邊揶揄“十八個比試名額,新生佔一半是慣例。蓮池書院竟以全新生陣容參加比試,本就輸了一籌。且未擇出最優陣容,竟連你也能參加書院大比!嘖嘖!你確實得好好練琴,免得到時候丟然現眼,我這個做兄長的也顏面無光!”

    盛錦月手中動作一頓,抬頭瞪過來“大哥,莫非連你也瞧不起我?”

    盛渲這才驚覺自己剛才說的實話太過傷人,立刻張口補救“我說笑而已,絕不是瞧不起你。”

    話是這麼說,眼中的笑意卻明晃晃地,十分刺目。

    盛錦月心里火苗蹭蹭地往上涌。

    連自家兄長也這麼說!

    她就這麼差勁嗎?

    不,她要對自己有信心……就算對自己沒信心,也要對謝明曦有信心。參加音律比試的名單是謝明曦定的,謝明曦既然選她,足以證明她的實力!

    盛錦月將心頭的怒氣按捺下去,繃著臉繼續練琴。

    盛渲又道“妹妹,你和明曦表妹是不是和好了?”

    盛錦月動作一頓。

    算和好嗎?

    其實,也不算吧……她拉不下臉主動張口,謝明曦也未單獨和她說過話……反正,她也不稀罕。

    盛渲見盛錦月沒吭聲,卻心生誤會。想到謝明曦秀美的臉龐,心念一動,笑著說道“你們是表姐妹,應該多走動親近才是。過兩日休沐,你邀她來做客。”

    盛錦月撇撇嘴“我才不想請她來。”

    一張口,準踫硬釘子。她才不想自討沒趣。

    盛渲好言相勸,盛錦月就是不肯。盛渲索性道“我明晚去接你。”到時候見了謝明曦,他親自張口相邀。

    ……

    隔日晚上,盛渲一散學便到了蓮池書院外等候。

    一同前來的,還有李默和陸遲。

    “你們听說沒有,蓮池書院此次誓要拿下頭名!”李默擠眉弄眼地笑道“誒喲,這些姑娘家,還真是滿腹雄心啊!”

    透露出濃濃的輕視。

    盛渲也笑了起來“可不是嗎?我听聞此事後,也笑了許久。”

    “看來,今年書院大比有熱鬧可瞧了。”李默咧嘴“我們松竹四公子都被選中比試名單,欺負這些小姑娘,真是勝之不武啊!”

    一邊說,一邊唰地搖開折扇。

    溫文爾雅的陸遲瞥了兩個好友一眼“你們兩個,現在說笑也就罷了。待會兒可別胡亂取笑,免得李小姐盛小姐心中不喜。”

    李默搖著美人扇,故作無奈地聳聳肩“這是當然!口中總要相讓幾分!”

    盛渲頗有默契地接了話茬“不過,等到了書院大比之時,可就不能相讓了。到時候記得掏些私房銀子,買些好吃的好玩的哄一哄妹妹就是。”

    “陸兄也別忘了哄一哄你的林妹妹。”

    兩人又促狹的笑了起來。

    陸遲也拿這兩個損友沒辦法,索性充耳不聞,任由他們兩人高談闊論。

    天色漸暗,海棠學舍的學生們終于一一出了書院。

    李湘如和盛錦月一同走了過來,和各自的兄長打了招呼。

    “大哥,你們剛才在說什麼,聊得這般高興?”李湘如隨口笑問。

    李默眨眨眼笑道“我們是在討論,等你們比試拿了第一之後,要如何為你們慶賀!”話語中的戲謔之意,清晰可見。

    李湘如雖然覺得比試第一基本不可能,也暗中譏笑過謝明曦的不自量力。不過,被李默這般輕視取笑,卻頗為惱怒,立刻瞪了過去。

    李默立刻躬身賠禮“別生氣,大哥隨口說笑,不是取笑于你。”

    陸遲失笑。

    李默雖然嘴賤了些,不過,對李湘如這個妹妹卻頗為疼愛。

    過了片刻,林微微也出來了。

    陸遲眼眸亮了一亮,喊了一聲“林妹妹。”

    林微微笑著走近,在兩米之外停了腳步“陸大哥,你怎麼來了?”

    陸遲笑容微微一頓。

    兩人已經數日未見。他今日特意前來接她回府,她竟無驚喜,反應十分平淡。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