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九章 集訓

作品:《六宮鳳華

    頭名?

    尹瀟瀟听得瞠目結舌,一臉“你快醒醒”的神情。

    松竹書院每年都是頭名,多年來從未被超越。博裕書院緊隨其後,穩居第二位。

    這十余年來,蓮池書院在書院大比中取得的最佳成績是第三。去年只有第四。現在,謝明曦一張口就是頭名,傳出去不被人嘲笑才怪!

    怒氣沖沖的廉夫子,此時倒是不生氣了︰“這話听著還算順耳。”

    “也罷,你既有此自信,我便饒過你這一遭。如果你只會吹大氣,射御墊底,看我怎麼收拾你。”

    謝明曦微微一笑︰“請夫子放心,我說到必然做到。”

    廉夫子略一點頭。

    “從明日起,我們海棠學舍開始集訓!取消午休,晚上也要多留一個時辰。”謝明曦正色道︰“我已和諸位夫子都商議過了,煩請廉夫子多費心。”

    書院大比是六大書院的盛會,也是京城盛事。定好人選後,便要開始為期近兩個月的集訓。

    身為夫子,自要留下單獨指點參加比試的學生。

    廉夫子不假思索地應下︰“好。”

    尹瀟瀟一直處在震驚中,直至廉夫子離開,才回過神來。

    “謝妹妹,你這樣忽悠廉夫子,不太好吧!”尹瀟瀟脫口而出︰“今晚是躲過去了。可廉夫子要是把你的話當真了怎麼辦?”

    謝明曦瞥了尹瀟瀟一眼︰“誰說我是忽悠夫子了?我剛才說的都是真話。書院大比,我們去拿個第一回來!”

    尹瀟瀟︰“……”

    之前落荒而逃的六公主,不知何時又回到門邊︰“說得對!比試不拿第一,還有什麼意思!”

    尹瀟瀟被滿腹自信的謝明曦和六公主震住了,半晌才呼出一口氣︰“好,我們就去爭第一!”

    ……

    隔日,一眾少女進了海棠學舍,第一眼看到的便是貼在牆上的一幅字。

    柔軟雪白的宣紙上,墨跡尚未干透,顯然是剛剛寫成。字跡清雋飄逸,力透紙背。

    只有短短兩個字!

    第一!

    一眼看去,心神俱振!

    “寫得好!”第一個夸贊出聲的,竟是李湘如︰“謝妹妹果然寫得一手好字!”

    听似夸贊,細細品味,分明透出一絲淡淡的嘲諷。

    書院大比想拿第一?好大的口氣!蓮池書院雖好,也不及松竹書院。另外四家書院也各有所長。謝明曦便是再自信自傲,說什麼拿第一也太囂張了些。

    謝明曦目光掃了過來,似笑非笑地揚起嘴角︰“多謝李姐姐夸贊。我習慣了第一,便是書院大比,也不例外。”

    李湘如︰“……”

    每次都被謝明曦壓一頭只能屈居第二。對心高氣傲的李湘如來說,無疑是生平一大恥辱。听到這番若有所指的話,李湘如便氣血上涌。

    不過,其余少女听了卻頗為振奮,七嘴八舌地說道︰“謝妹妹說得對,我們此次一定要爭奪頭名!為我們蓮池書院爭光。”

    “也讓那些眼高于頂的男子們看看,什麼是巾幗更勝須眉!”

    趁著眾少女群情激昂之際,謝明曦宣布了集訓計劃︰“從今日起,取消午休,晚上也要多留一個時辰。這樣算來,我們每日就多了兩個時辰的時間。”

    “眾夫子也會一起留下,對我們進行個別指導。”

    “這一個多月里,請諸位同窗勤勉練習,不能有分毫懈怠!”

    眾少女齊聲應下,目中各自閃出志在必得的光芒。

    便連盛錦月,此時也是摩拳擦掌斗志昂揚。

    她原本以為自己沒機會參加書院大比,頗為沮喪頹唐。沒想到,竟入選了音律比試的名單。原本對謝明曦的厭惡憎恨,陡然消退了一半。

    六藝之中,她最擅長的便是音律。雖說琴藝不及謝明曦李湘如,卻也頗為出色。還有一個多月時間,她定要勤加練習,到時候在音律比試時大放光彩!

    ……

    有相同想法的,當然不止盛錦月一個。

    入選了一門比試名單的,心無旁騖。入選兩門比試的六人,自是更辛苦一些。在書院里用功不說,回府之後勤奮苦練至深夜的,也大有人在。

    一時間,海棠學舍里的氣氛前所未有的熱烈和諧——因為各人都忙得很,沒時間斗嘴慪氣,便是閑話也無人再說。

    夫子們也被學生們的勤勉所感染,沒了午休晚上留下也毫無怨言。

    私下湊到一起說話,更是感慨連連。

    “今年的海棠學舍,確實勝過去年的新生。”

    “原本顧山長決定全由新生參加書院大比,我還滿腹憂心。听聞海棠學舍全員參加,更是情急。現在看來,我實在是多慮了。短短數日,眾學生竟都有進益。”

    “是啊!或許,今年我們蓮池書院真的能在大比中大放光彩!”

    “這一切,有大半都歸功于謝明曦。她自己勤練不說,還時時鼓勵督促同窗。絲毫無愧舍長二字。”

    “看來,山長很快就要多一位弟子了。”

    說完,眾夫子對視,露出會心的笑意。

    謝明曦聰慧堅韌,才學過人。顧山長相中謝明曦,也在情理之中。

    顧山長年過四旬,這個年齡,對女子而言,委實不算年輕了。此時收弟子正合適,精心教導幾年,日後便能繼承顧山長衣缽。

    ……

    俞皇後來上課這一日,也是滿面笑意。

    “往年書院大比,蓮池書院均遺憾敗于松竹書院博裕書院。最佳的名次也只有第三。今年你們有奪得頭名的雄心壯志,本夫子也十分快慰。”

    “禮樂書三項,素來是蓮池書院的強項。數射御三門,卻是弱項。每年名次居後,也皆因這三門比試成績不佳。”

    “屈指算來,離書院大比還有四十日時間。這四十日之內,你們絕不能有半點松懈,務必拼盡全力。”

    “若真奪得頭名而回,本夫子定有重獎!”

    眾少女听得熱血澎湃,齊聲應是。

    然後,俞皇後的目光落在謝明曦身上︰“謝明曦,你可有信心?”

    謝明曦站起身來,從容應道︰“學生有信心。”

    俞皇後挑眉一笑︰“好,本夫子等著看你們大放光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