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八章 承諾

作品:《六宮鳳華

    謝明曦見顧山長終于動容,心中也松了口氣。

    看來,她沒猜錯顧山長的心意。

    她精于六藝,每次月考皆是滿分,平日課業表現也十分出色。她的優秀,已無需證明。顧山長特意將此事交給她,是想考驗她的組織協調和判斷能力。

    當然,胸襟也很重要。

    盛錦月曾陷害過她,李湘如和她不對盤,顏蓁蓁等人和她平日有些口角摩擦……她若趁著此次機會故意踩低同窗,便失之大局,且顯得睚眥必報,心胸狹窄。

    其實,她從來都是小心眼記仇之人,信奉的是“有仇當時就報”“過了十年也不妨再報一報”。

    不過,既要投顧山長歡心,在顧山長面前,總得裝裝樣子。

    顧山長目光炯炯,掃過謝明曦從容的臉龐,聲音放緩︰“謝明曦,你天資聰穎,實為我生平僅見。”

    “美玉良材,也需精心雕琢,才能綻放最璀璨的光華。”

    “此次書院大比,便是你綻放光芒的最好時機。希望你不負我所望,帶領海棠學舍的學生,力壓所有書院,奪得第一回來。”

    顧山長滿含鼓勵的話語和充滿希冀的目光,在謝明曦的心中掀起陣陣激流和豪情。

    “是,”謝明曦堅定地應道︰“謹遵山長之命。”

    顧山長的目中閃過笑意,淡淡說道︰“我知道你心中所想。待你獲勝歸來,我便收你為弟子。”

    謝明曦眼楮驟然一亮︰“君子一言?”

    “快馬一鞭!”

    顧山長不假思索地接了下一句,然後失笑︰“你這丫頭,竟敢在我面前淘氣。行了,快回學舍去。接下來一段時日,領著所有同窗全力準備。”

    謝明曦朗聲應是,然後轉身離去。步伐比往日輕快得多,終于透出這個年齡的少女應有的活潑朝氣。

    顧山長端起清茶,淺淺啜飲,茶香溢入口中,嘴角揚起愉悅的弧度。

    ……

    當日傍晚,練功房。

    廉夫子陪著尹瀟瀟過招。

    六公主則手持木刀,和謝明曦過招。

    謝明曦今日格外精神,仿佛不知疲倦一般,長刀如虹,攻勢凌厲。一刀接著一刀,刀刀不離要害。

    六公主雖能招架得住,也忍不住張了口︰“別人心情好,都是請客吃飯喝酒。你心情好,便拿刀砍我。這可有點過分了啊!”

    謝明曦被逗得撲哧一聲笑了起來,手中刀勢一頓。

    六公主趁機退讓數步,黑色的武服已被汗水濕透大半,濕漉漉的粘在後背上。頭發不知何時散開一縷,同樣濕漉漉的貼在耳際。

    謝明曦忽地上前,伸手撩起六公主的那屢濕發,撥至耳後,一邊輕聲笑道︰“公主殿下今日果然賣力,頭發都濕了。”

    清麗秀美的臉龐近在咫尺。

    眼眸如寶石般善良,紅潤的唇瓣噙著笑意,一張一合。

    六公主的臉孔驟然掠過一絲暗紅,猛地後退兩步。

    謝明曦︰“……”

    兩人每晚同乘馬車,互相喂食的親昵舉動都有過,撩一撩頭發這麼大反應干嘛?嘖嘖,臉還紅了。

    謝明曦今日心情極好,也有了玩鬧之心。故意又湊上前,笑盈盈的臉孔離六公主極近,一張口,屬于少女的氣息輕柔地拂了過來︰“公主殿下怎麼了?為何這般緊張?”

    六公主︰“……”

    六公主什麼也沒說,麻溜地放好木刀,然後飛快地出了練功房。

    謝明曦忍不住笑了起來。

    清脆悅耳的笑聲飄進落荒而逃的六公主耳中。

    六公主的耳後也紅了,心里暗暗哀嘆。

    不管謝明曦心理年齡有多大,現在只是個十歲少女。自己要是對她動什麼心思,和禽獸有什麼區別?

    深呼吸,平心靜氣,清心寡欲。

    再深呼吸一次。

    ……

    “咦?”

    過了片刻,尹瀟瀟也住了手,這才發現六公主沒了蹤影︰“公主殿下人呢?剛才不是還在嗎?”

    謝明曦收斂笑意,一本正經地應道︰“公主殿下一聲不吭地跑了,應該是去了淨房。”

    人有三急。

    尹瀟瀟一臉恍然,表示了解。

    廉夫子走了過來,目光掠過謝明曦的臉孔︰“謝明曦,你為何沒參加射御比試?”

    六公主尹瀟瀟倒是都參加了射御比試,唯有謝明曦沒參加。

    廉夫子頗有些不滿,板著臉孔說道︰“方若夢和佟悅雖也不錯,卻都不及你。你為何將參加射御的名額讓給了她們兩人?”

    廉夫子的想法很樸實。既是參加比試,就該由射御最佳的前三名參加,這才能取得最佳成績。最好是力敗其余五大書院,一雪前恥。

    謝明曦熟知廉夫子的脾氣,今日若不好好解釋,休想安然脫身。只得將自己的打算如數說了出來︰“請夫子勿惱。我這麼做,自有我的打算……”

    “你的打算,就是讓海棠學舍所有學生都參加書院大比。”廉夫子面無表情地接了話茬︰“如此贏了書院比試,確實更風光,也更突顯蓮池書院對學生教導精心。”

    “不過,你有沒有想過,如此行事,也頗有風險。”

    “你以為其余幾家書院都是吃素的嗎?如果他們那麼好對付?去年我精心教導的學生豈會大敗而歸,被人足足恥笑一整年?”

    “我卯足了勁,不惜將廉家刀法傳授于你們三人,每日傍晚陪你們練習一個時辰。不僅是憐惜你們天分出眾,也是為了你們三人能在射御比賽中大放光彩,為蓮池書院爭光,為我這個夫子也掙一掙臉面。”

    “你不和我商議,就放棄了射御比試的名額,如何對得住我?”

    廉夫子越說越快,說到後來,目光咄咄,語氣凌厲,竟是要翻臉動怒的樣子。

    尹瀟瀟听得心驚肉跳,連連沖謝明曦使眼色。

    還不快些好言賠禮。

    謝明曦沒有膽怯退縮,定定地看著滿臉怒容的廉夫子︰“夫子的一片苦心,我都知曉。只是,我這麼做,也有我的理由。”

    “希望夫子相信我,也相信方若夢和佟悅,她們定能在射御比試中取得好成績,絕不會丟了夫子顏面。”

    “我要領著所有同窗,在此次書院大比中拿下頭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