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六章 嫡庶(三)

作品:《六宮鳳華

    隔日,方若夢頂著一雙紅腫的眼出現在眾人面前。

    再一細細打量,方若夢細嫩的右臉上竟隱有青淤。分明是被用力掌摑後留下的印記!

    一眾少女看在眼中,俱都忿忿不平。尹瀟瀟一把拉住方若夢的手,怒道︰“你的臉是怎麼回事?是不是被打了?”

    林微微目中也閃過怒意︰“打人不打臉!明知你日日要到書院來上課,竟這般對你,真是半點身為嫡母的顏面都不要了。”

    “就是,你嫡母也太過分了!”

    方若夢清了清嗓子︰“其實,我只挨了一巴掌……”

    “行了,你什麼都別解釋了。我們有眼楮,難道看不出來?”

    “你挨了打,又哭了許久,所以眼楮才會這般紅腫。”

    “你嫡母故意折騰你,讓你這樣來書院,就是為了故意折辱你。”

    方若夢還沒來得及說話,便被義憤填膺的同窗團團圍住。

    謝明曦沒急著說話,略一打量,目光落在方若夢閃著光芒的臉孔上,突如其來的問了一句︰“方姐姐昨日可曾吃虧?”

    方若夢立刻道︰“沒有,我只挨了一巴掌。我嫡姐卻被父親打了兩巴掌,而且,嫡母也被痛斥一頓,暫時被奪了內宅管家之權。說起來,是她們母女吃虧。”

    然後,有些羞赧地承認︰“我昨日確實哭了許久。不過,是因為太過高興,喜極而泣。所以眼楮才會紅腫。”

    眾少女︰“……”

    這轉折,也太神奇了!

    唯有謝明曦,微微笑道︰“如此就好。不過,便是那一巴掌,你也不該挨!便是為了告狀,之前方若蘭故意尋釁滋事,鬧了你的生辰宴,也已足夠了。你何苦出言激怒她們,故意挨這一巴掌!”

    “苦肉計,到底先苦的是自己。”

    方若夢目中閃過驚異欽佩︰“謝妹妹,你實在是太厲害了。我還沒說,你竟然就猜到了是怎麼回事。”

    謝明曦淡淡一笑。

    這有什麼難猜的?

    自己實力不足,便需借力借勢。方若夢漸露光芒,方老父子既不是瞎子,也不是傻瓜,豈有不重視之理?

    羅氏跋扈囂張慣了,被方若夢頂撞幾句,氣得動手打了方若夢。方若夢去哭訴告狀,自然一告一個準!

    ……

    方若夢很快張口,將昨日發生的事說了出來。

    正如謝明曦所料。羅氏親自張口叱責,喝令方若夢向方若蘭賠禮道歉。方若夢故意頂撞了幾句。

    羅氏一怒之下,動手打了方若夢。緊接著,又罰方若夢跪在院子外。

    方若夢果然老老實實地跪了一個下午。待後來,便是羅氏命人讓她起身,她也未起。一直跪至方大老爺回府。

    方大老爺看到嫩臉一片青淤在日頭下被曬得虛弱不堪的方若夢,頓時大怒。質問羅氏是怎麼回事。

    羅氏從未見過方大老爺這般動怒,心下也是一慌,正要張口為自己開脫。方若夢便哭著說道︰“父親,此事怪不得母親。都是我的錯!”

    “我是庶出,錯不該比二姐聰慧,更不該考上蓮池書院,令二姐難堪,令母親不喜。”

    “我不該在生辰這一日,請諸多同窗來做客。便是二姐領著三堂姐前去鬧事,我也應該忍下。母親質問遷怒,我應該通通受著。誰讓我出身卑賤?”

    “只是,我便是庶出,也是父親的血脈。母親讓周媽媽掌嘴,我萬萬忍不得。否則,一旦傳出去,豈不是壞了方家的聲譽,令人恥笑父親內宅混亂?”

    “母親見我頂撞周媽媽,心中惱怒,這才打了我,又罰我跪在院子外。母親管教女兒天經地義,我心中絕無半絲怨言!”

    “只請父親為我做主,以後不令我受奴婢羞辱!”

    說完,用力磕了三個頭,然後昏迷過去。

    方大老爺鐵青著臉,扇了方若蘭兩記耳光︰“混賬!你身為姐姐,竟無半點容人之量!若夢生辰,宴請同窗,你不幫著招呼也就罷了,竟去胡攪蠻纏,真是丟盡了我們方家的人。”

    方若蘭挨了重重兩記耳光,哭得撕心裂肺。

    羅氏心疼得滴血,上前護住方若蘭︰“老爺有什麼氣就沖妾身來,若蘭還小,哪里懂這些……”

    “她年少無知,難道你也不懂事?”

    方大老爺怒罵︰“蓮池書院是何等清貴之地,若蘭有幸考進書院,做了皇後娘娘的門生,為方家長臉。她宴請的同窗好友,俱是京中名門閨秀,來往結交也是好事。”

    “若蘭去鬧事,惹怒眾人。誰回府不得嚼舌幾句?到時候,若蘭還有什麼閨譽?過幾年及笄了,還有什麼好人家肯登門提親?”

    方大老爺越想越怒,越罵越氣︰“我看,你簡直是昏了頭!以前也就罷了,若夢還小,又是庶出,從不出方家半步。你這個嫡母刻薄些也無人知曉。現在若夢每日去書院讀書,你打了她的臉,她去上學,誰能看不到?”

    “母親年邁,將內宅之事交付于你,你便是這樣管家理事的嗎?”

    羅氏被罵得面色如土。

    可惜,後悔也遲了。

    方老回府听聞此事後,臉都黑了。

    方老夫人索性奪了羅氏的管家之權,暫將內宅交給了二房媳婦趙氏。

    眼看著賬本庫房鑰匙和管事對牌都被拿走,羅氏懊惱後悔得想吐學,當晚便“一病不起”。

    ……

    羅氏這一“病”,內宅的風向很快便轉了過來。

    今日早晨,方若夢去給老夫人請安之際,便連老夫人身邊的大丫鬟都殷切熱絡了許多。

    方若夢也在一夕之間頓悟。

    往日,是她太過怯懦,困住了自己。其實,嫡母嫡姐並不如她想象中的那般可怕!她也並不弱小無助!

    她是方家這一輩最出眾的女兒。她的聰慧出色,便是她最大的底牌!已足夠她立足方家內宅,自保且保護自己的親娘了!

    “……祖母本想讓我告假幾日。”方若夢低聲對謝明曦說道︰“我和祖母說,書院大比即將開始,我要積極爭取參加,不能告假,祖母便讓我來了。”

    謝明曦目中閃過笑意︰“書院大比的人選,我已有了主意,正好和大家說一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