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五章 嫡庶(二)

作品:《六宮鳳華

    眾少女見方若夢這般模樣,心中也頗不是滋味。

    除了謝明曦之外,她們都是嫡出。尹瀟瀟是家中獨女,林微微家中只有兄長胞弟,其余幾個,卻都是有庶出姐妹的。

    捫心自問,她們對庶出姐妹難免輕視幾分。可今日方若蘭方若梅的言行委實過分了些……

    謝明曦的聲音淡淡響起︰“方姐姐,今日之事,我們都看在眼里。非你之過,你為何要說對不起?”

    方若夢抬起淚眼。

    淚水模糊了雙眸,謝明曦美麗淡然的臉龐卻意外的清晰。

    謝明曦定定地看著方若夢,緩緩說道︰“你因庶出的身份自卑,一味彎腰低頭。往日無人為你撐腰,你不得不如此。如今你已用自己的實力證明了自己的出色,為何還要退縮忍讓?”

    “因為你對自己沒信心,也無底氣和她們正面交鋒。她們正是吃準了你的軟弱,所以一味相欺。”

    “今日有我們在此,為你仗義執言,氣走了她們兩個。待我們走了,她們再來找你的麻煩,你要怎麼辦?”

    “你的母親叱責你,你要如何應付?”

    “若牽累了你的親娘,你又打算怎麼應對?”

    方若夢滿臉茫然無措,雙眼紅通通的,看著無助又可憐。

    林微微也忍不住張口了︰“方妹妹,別人幫你只是一時,幫不了你一世。你想在方家安穩立足,能依靠的,唯有自己!”

    尹瀟瀟也道︰“說得對!你如今是蓮池書院的學生,皇後娘娘門生,是方家最出色的女兒。只管抬頭挺胸,不用畏懼任何人!”

    眾少女紛紛出言安撫。

    方若夢終于鎮定下來,深深呼了一口氣︰“多謝你們安慰。我知道該怎麼做了!”

    ……

    有了這個插曲,方若夢的情緒到底受了影響,總有些強顏歡笑的意味。

    謝明曦等人吃了午飯後,便各自散去。

    方若夢親自送同窗好友們出了方府。

    同窗們前腳剛走,後腳嫡母羅氏便命人召她前去。方若夢對這樣的情形半點都不意外,默默地隨著丫鬟去了羅氏面前。

    羅氏今年三十多歲,相貌不俗,穿戴出眾,看著頗有貴婦氣度。只是,一雙眼角略略揚起,嘴唇略薄,面相便有幾分刻薄。

    一張口,更是盛氣凌人︰“方若夢!給我跪下!”

    方若夢自小到大不知被罰過多少回跪。

    不敬嫡母不敬嫡姐不敬尊長……天知道哪來這麼多的不敬!在羅氏面前,她素來大氣都不敢出!

    羅氏一怒叱,她反射性地就要跪下。

    腦海中忽地閃過謝明曦的詰問。

    非你之過,你為何要說對不起?

    是啊!她什麼都未做錯,為何被罰跪被問責的人總是她?以前如此,難道,以後也還是這樣?

    她不甘心!

    不甘心啊!

    羅氏一聲令下,見方若夢蒼白著臉站在那兒動也不動,心頭一股怒火騰然而起,冷笑一聲︰“果然是長大了,翅膀硬了。我這個嫡母的話是不管用了!來人,教一教四小姐何為規矩!”

    這便是要掌嘴了!

    這也算不得什麼稀奇事。一個婢生女,在嫡母面前只有任由揉搓的份兒。掌嘴罰跪,都是常事。

    方若夢的親娘是羅氏的陪嫁丫鬟,後來開臉做了通房,生了方若夢後,再無所出,也不得寵。一直在羅氏身邊伺候。方若夢自小也算在羅氏“眼皮子底下”長大。待遇和嫡出的方若蘭卻是天差地別。

    若不是方若夢考中蓮池書院,方大老爺幾乎忘了還有方若夢這個女兒。

    一旁的管事婆子立刻應了一聲。

    這個管事婆子姓周,是羅氏的陪房管事。

    周媽媽走上前,揚起手便要掌嘴。

    一直逆來順受的方若夢,忽然抬起頭,冷冷地盯著管事媽媽︰“大膽刁奴!你是母親的陪房管事,連方家下人都不算。你有何資格動手打方家四小姐?”

    ……

    此時的方若夢,目光冷冽,竟和方大老爺動怒時的樣子頗有幾分肖似!

    周媽媽被震住了,高高揚起的右手頓在半空,遲遲未落下。

    羅氏頓時怒不可遏,霍然起身︰“方若夢!你真是反了天了!竟敢這般說話!”

    血液在身體里不停涌動,匯聚成洶涌的熱流,沖破束縛,汩汩涌上腦海。

    方若夢挺直胸膛,直直地看向曾畏懼不已的嫡母︰“母親,我剛才說的話,可有半點不對?”

    “我姓方,是方家四小姐。周媽媽是母親陪房,替母親打理庶務天經地義。可她有何權利來管教方家四小姐?還敢肆意掌我的嘴?莫非母親身邊的下人都高我一等?”

    “今日待父親回來,我便去問一問父親。方家內宅何時多了下人管教主子的規矩。若父親做不得主,我便去問祖父祖母!”

    “方家上下,總有人會為我做主!”

    羅氏︰“……”

    羅氏萬萬沒料到方若夢口齒忽然變得這般犀利!

    往日周媽媽時常替她“出手管教”,這個臭丫頭根本不敢吭聲,挨打罰跪後,連告狀都不敢。俱是默默忍了下來。

    誰能想到,方若夢今日竟像變了個人一般……

    羅氏滿腔的怒火堆積在胸膛,卻遲遲未翻臉。

    今時不同往日!這個臭丫頭考進了蓮池書院,方大老爺對她陡然親近了不少。每次月考公布成績後,便是方老也要過問一聲夸贊幾句……

    方若夢再不是以前那個任人揉搓無人過問的婢生女,而是方老父子眼中最出色的方家女兒。便連她那個卑賤的親娘也被抬做正經的妾室。

    今日之事,又被方若夢抓了漏洞,鬧騰開來,倒是她這個嫡母不佔理!

    羅氏狠狠地瞪了方若夢一眼,然後咬牙道︰“周媽媽,退下。”

    周媽媽暗暗松了口氣,忙退後幾步。

    方若夢似未看到羅氏凶狠的目光。

    此時的她,正沉浸在奇異又微妙的震驚和喜悅中。

    謝明曦說得沒錯。

    她不該一味低頭彎腰退縮忍讓。她不能軟弱被欺!

    便是庶出,她也要抬頭挺胸,堂堂正正地活下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