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四章 嫡庶(一)

作品:《六宮鳳華

    這哪里是來道賀?

    分明是故意尋釁來了!

    方若夢心中涌起怒意。

    方若蘭自小就愛欺負她,事事都要壓著她一頭。換在往日,她忍便忍了

    可今日是她生辰,她特意邀了同窗好友來做客。若任由方若蘭欺辱,以後在同窗面前還怎麼抬得起頭來?

    “二姐這話是何意?”

    方若夢定定神,不卑不亢的應了回去︰“自家姐妹生辰,哪里還要特意相請。前些日子二姐過生辰,沒讓人請我。我還不是精心備了賀禮,主動前去?”

    方若蘭顯然未料到膽小怯懦的方若夢竟敢頂嘴,頓時惱了,冷笑一聲道︰“我年年過生辰,母親都要宴請親朋,你又不是聾子瞎子,豈能不知?倒是你,往年從未設過生辰宴,難道我還要特地記著你的生辰是哪一天不成?”

    “你也不照照鏡子,看清自己什麼模樣。你哪一點,配和我相提並論!”

    輕蔑鄙薄的口吻,氣得方若夢全身發顫,俏臉漲得通紅。

    眾少女各自蹙眉不快。

    這個方若蘭,說話也太刻薄太討厭了!

    今日方若夢生辰,又特意邀了同窗登門,身為嫡姐,不幫著招呼客人無所謂,可也不該來攪局。

    方若梅也似笑非笑地說道︰“有些人,自以為考中蓮池書院,便算出人頭地了。真是可笑!便是讀書讀得再好,也不過是區區庶女。難道還能越得過嫡女不成?”

    方若蘭冷哼一聲︰“白日做夢!就是在蓮池書院里讀上十年二十年,也還是卑賤的庶女!”

    方若夢本就不善言辭,此時被無情羞辱,在一眾同窗前丟人出丑,心里難過之極。淚水在眼眶里直打轉。

    你們為何要這般羞辱我?

    我是庶出沒錯,可我也同樣姓方,同是方家的孫女,是你們的妹妹。

    你們在我的同窗好友面前,令我顏面掃地,于你們有什麼好處?

    我已經處處忍讓,你們為何還不滿足,還要這般輕賤我?

    屋子里陡然安靜下來。

    空氣中流淌著令人難堪的沉悶。

    很快,一個少女聲音打破了沉默︰“考中蓮池書院,確實值得驕傲。沒考中蓮池書院的人,有何資格來嘲笑方姐姐?”

    方若蘭︰“”

    方若梅︰“”

    是誰?竟敢當眾羞辱她們?

    方若蘭方若梅齊齊怒目而視。

    不用多想也知道,會在此時出言的非謝明曦莫屬。

    謝明曦今日應邀前來做客,穿了一身鵝黃色衣裙。淺嫩鮮亮的顏色映襯得她眉目如畫,姿容秀美無雙。

    不張口時,唇畔含笑,溫文爾雅。

    一張口,便如利箭飛出,直戳方家兩位嫡女的痛處。

    “你是誰?”

    方若蘭被羅氏驕縱著長大,在方家內宅素來跋扈慣了,此時動了氣,十分惱怒︰“我們方家內宅之事,哪里輪得到你來說三道四!”

    謝明曦慢條斯理地應道︰“我和方姐姐是同窗。你們姐妹之間的事,我確實不該過問。”

    “不過,你們出言辱及蓮池書院,我便不能忍了。”

    “蓮池書院乃皇後娘娘創立,是大齊最好的女子學院。能考中蓮池書院的學生,無一不聰慧過人。”

    “方姐姐考上蓮池書院,足以證明她天賦出眾,資質過人。數次月考,方姐姐皆在前五。便是在我們學舍里,也算出眾。”

    “你們兩人,有何資格嘲笑蓮池書院,有何資格羞辱方姐姐?”

    然後,又故作遺憾地嘆了口氣︰“天資不如人,也就罷了。不知勤勉上進,只會借著嫡出二字彰顯優越感。由此可見,除了嫡出二字,你們再無能及得上方姐姐之處了。”

    論口舌,方若蘭哪里是謝明曦的對手,被噎得一口氣差點上不來。

    方若梅也被羞辱得滿面通紅,一雙眼眸狠狠盯著謝明曦,仿佛要噴出火苗來︰“你是誰?報上名來!”

    林微微張口了︰“她姓謝,閨名明曦,海棠學舍的舍長。當日以第一名的成績考入蓮池書院。數次月考皆考了滿分,被山長譽為蓮池書院里的少女天才!”

    “你們便是在白鷺書院讀書,也該听說過她的名諱才對。”

    方若蘭方若梅再次被噎得說不出話來。

    謝明曦!

    這個名字,如雷貫耳,誰人不知?

    對了!謝明曦也是庶出只是,她的光芒早已掩蓋了出身的缺憾。便是她們兩個再惱怒,此時也沒底氣出言羞辱對方。

    尹瀟瀟早看她們兩人不順眼了,仗義執言道︰“嫡出庶出確實身份有別。不過,你們兩個身為嫡姐,這般欺辱方若夢,委實有些過分。”

    “是啊,今日是方若夢生辰,你們兩個做姐姐的,未攜禮來道賀也就罷了,竟出言羞辱,令她難堪。哪里還有半分做姐姐的樣子!”蕭語 也皺眉出言。

    林微微輕哼一聲,將頭扭到一旁︰“話不投機半句多。和這等人沒什麼可說的。”

    秦思蕁聲音溫婉,語氣也稍稍委婉一些︰“不如請兩位暫且離去,也免得言語沖突,彼此難堪。”

    佟悅和沐婉婷也都是家中嫡女,平日和方若夢交情平平,此時並未吭聲。不過,便是她們兩個,也覺得方若蘭方若梅欺人太甚。

    便是庶出,也是姐妹。這般羞辱,實在可恨可惱。

    方若蘭可以大肆羞辱方若夢,卻不便開罪今日前來做客的少女們。

    方家是京城名門,可眼前的一眾少女,哪一個不是名門閨秀?一股腦地得罪光了,便是羅氏也饒不了她。

    方若蘭狠狠瞪了方若夢一眼︰“方若夢,你給我等著!”

    然後,便憤然轉身。

    方若梅倒沒放狠話,不過,看著方若夢的眼神也十分不善。

    方若蘭方若梅很快走了。

    方若夢眼眶通紅,嘴唇不停輕顫,拼命想忍住眼淚︰“對不起,我今日請大家來做客,本是想請大家來說說話熱鬧一番。卻沒想到,會鬧出這等事。都因我之故,掃了你們的興致,對不起”

    話未說完,眼淚已奪眶而出,滑落臉頰。